67书吧 > 完美主义症候群 > 第6章 对总裁的第六印象:

第6章 对总裁的第六印象:

作品:完美主义症候群 作者:雾十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总裁的第六印象:天生的女王。

    “好久不见。”楚清让心里暗道了一声倒霉,明明在剧组的时候已经躲过去了,没想到还是给遇到了,真是孽缘。脸上却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摆出最标准的职业笑容上前与霍以瑾寒暄握手打招呼,保持在一个令人愉悦又不会过分热情的程度上。

    ——您的好友[史上最虚伪的楚清让]已上线。不知道为什么,阿罗当时的脑内弹过这么一句话。

    “九年前,我奶奶的病房外面,还记得吗?”霍以瑾引以为傲的从来都不是自制力,而是记忆力!【喂

    “再次感谢你介绍了你奶奶给我认识。”楚清让脸上的笑容看上去真诚了一些。当年要是没有霍以瑾,以伊莎贝拉病房外面那个保镖团的数量和质量,他根本没可能见到伊莎贝拉的。

    只是……

    楚清让遇到霍以瑾时,正处在他中二病犯病最严重的时候——遭到不公正待遇,被人陷害,还学不会正确的反击,只余下了满肚子的愤世嫉俗和阴暗想法,手段幼稚,马脚颇多。这在今天的楚清让看来那就是妥妥儿的黑历史,任谁都不太会乐意重提这样的旧事。

    不过事实上,霍以瑾并没有意识到过去的楚清让有什么问题,此时也没打算说些让楚清让尴尬的话,她只是想对楚清让再道一回谢。

    九年前,霍以瑾十六岁,正在读高二,父母空难,年轻没经验的霍大哥刚接管霍氏国际,忙的脚不沾地,祖母又被诊断出了癌症晚期……可以说那是霍以瑾顺遂的一生中为数不多最艰难的经历之一。

    挫折使人成长,也会让人自以为长成了的一时脑热做下些奇怪的事情。

    好比霍以瑾。

    伊莎贝拉因化疗失去了一头哪怕已全是霜色却依旧如锦缎般的秀发,而霍以瑾觉得媒体的嘴巴似剑似毒,她祖母没了头发的照片再怎么防着也难免会流出去被大肆报道,所以她就连声招呼都没和家里人打的也剃光了自己的头,想着能分散一下媒体的注意力,又或者单纯只是陪着祖母一起没有头发也好。

    等伊莎贝拉和霍以瑱知道的时候,霍以瑾的头发已经没了,锃光瓦亮的一个脑门比灯泡儿都亮。

    “……”不是不感动的,却也因此给了伊莎贝拉和霍以瑱这仅剩的两个长辈很大的压力。

    所以说,楚清让遇到霍以瑾时,那段不仅是楚清让的中二黑历史,也是霍以瑾没头发的黑历史。

    而且,霍以瑾的光头还被楚清让看了个正着。

    事情是这样的……

    霍以瑾打小独立,自上了中学之后就不再让家里派车接送她上学了,也不要保镖。霍以瑾上的中学就在南山半坡里,学生基本都是附近的名人子弟,治安绝对有保证,霍家也就没勉强霍以瑾。伊莎贝拉住院后,霍以瑾依旧保持着这个习惯,步行上学,步行来医院陪她祖母。

    戏-肉就发生在一天中午,霍以瑾和往常一样,从医院出来准备步行着去学校。

    出门在外,伊莎贝拉会强硬的要求霍以瑾必须带上假发。而就在那一天,也不知道哪里刮来了一阵邪风,吹掉了霍以瑾黑长直的假发。

    白底t恤,水色牛仔裤,帆布鞋,黑书包,这就是霍以瑾当时全部的打扮了,远没有外人想象里那种恨不能全身都被各种浮夸的首饰和奢侈品堆满。简单大方,自信阳光,

    但当霍以瑾头上的假发被吹掉时,阳光少女一秒钟变秃头什么的,这就有点尴尬了。

    不明真相的路人被这样前后的反差闹的都在大肆嘲笑,指指点点。只有楚清让冲上来把自己的棒球帽一把扣到霍以瑾的头上,然后一边指责围观嘲笑的人不道德,一边拉着霍以瑾跑出了人群。

    故事结束。

    “没想到你以前还有英雄救美、乐于助人的时候,还真看不出来啊。”

    等霍以瑾走了,回到楚清让的小跃层里,只剩下楚清让和他的经纪人阿罗时,阿罗这样打趣楚清让道。在阿罗眼里,楚清让的本质就是个生性凉薄的鬼畜变态,而变态的小时候自然只能是个小变态。万万没想到,楚清让以前的画风和现在能差别这么大。

    楚清让没搭理抽风罗。

    阿罗却不想就此放过楚清让,随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细长玻璃杯权作话筒,假意采访道:“这些年您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从做好事不留名的红领巾变成今日这幅模样?”

    “你怎知我做好事没留名?”楚清让看着手里的德文书,连眉毛都没抬一下。内心冷笑,你以为当年与霍以瑾全无交集的我到底是怎么被霍以瑾介绍给伊莎贝拉的?一见钟情吗?

    当年楚清让做出了那样的事,国内是待不下去了,楚家巴不得送他出国,却不会乐意给他很多钱,也就是说他急需钱。凭借伊莎贝拉的关系打入a国影视圈,不仅能给他第一桶金,也是个障眼法,让人以为他这辈子也就是个演员戏子了。那是他把这局棋盘活的唯一办法,没有机会他也会创造机会去认识霍家人的。

    而很简单的,霍家人里最好认识的就是少女霍以瑾。

    楚清让一向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巧合的,有的不过是人为的必然。当年他可是在仁爱私人医院外面蹲点了小半个月,才好不容易才碰上这么一个机会的。

    当然了,自认为已经对这个世界的人性不抱任何期望的楚清让是不会承认的,当时看着那么多人嘲笑一个小女孩,他心中也是少有的被激起了一股不服的血性。哪怕凉薄如他,也会觉得这样对个女孩子有点过分了。

    待把霍以瑾拉走,平息了事端,听到霍以瑾解释自己光头的由来,楚清让就更加坚定了心里的中二认知——铺桥修路忠骨埋,杀人放火儿女多,好人在这个世界上是不会有什么好报的。

    虽然这么想,不过楚清让对待霍以瑾的态度还是不自觉的柔软了许多,他学着小时候他女神告诉他的对霍以瑾说:“头发可是女孩子的生命。”

    霍以瑾则笑着回答:“我祖母也是这么告诉我的,头发是女孩子的生命,不令长短,总该有个样子。”

    与此同时,城市的另一端,霍以瑾在电话里对谢副总讲起这段往事,嘴角会不自觉的上扬:“你有没有觉得当年的他很温柔?长大以后一定也不差,恩!”

    而楚清让这边对阿罗讲述的视角则是后来事情就水到渠成了,霍以瑾主动提起她祖母伊莎贝拉,楚清让趁势说我知道她,她是我的偶像,听说她病重住院,真想去看看她。以霍以瑾的性格,自然是很大方的对‘恩人’说,好啊,我介绍我奶奶给你认识,今天下午放学见?

    ——恩,说好了,放学见。

    楚清让就这样在霍以瑾的引荐下,去“看了看”伊莎贝拉。二人谈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只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就在当天晚上,伊莎贝拉一个电话把楚清让介绍给了她在a国的导演朋友,对方正在筹拍新电影。楚清让饰演了主角少年时代的外国友人,戏份不多,却可以说是整部电影的灵魂人物。后来那电影拿了当年的小金人,楚清让一夜成名。

    “我找人打个电话约霍以瑾出来吃饭,让你好好感谢她一下?”阿罗听完故事之后这样建议,“据说noble服饰的代言人快到期了,咱们正好可以趁机争取一下。”

    “……”楚清让默默的看了阿罗一眼。

    “你这么看我是几个意思?我知道利用这段往事拉关系有点那啥,但我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你!在商言商,有这个关系当然不能错过,noble服饰的代言很有可能会成为你打入国内超一流奢侈品品牌的敲门砖。而且这是双赢啊,以你在时下年轻人中如日中天的人气,对noble服饰也是一个扩大宣传的好机会,能增加不少不差钱的年轻消费群。”

    楚清让耸肩:“没什么意思,就是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会和你成为朋友。”

    “???夸奖吗?谢谢哦。”阿罗还有点小羞涩。

    直至阿罗晚上回家,才转过弯来,麻痹这还是在骂我吗?!谁和你这个蛇精病有共同语言了!

    楚清让不想再利用霍以瑾做什么,他三令五申的对阿罗说不要多事,他不想再见到霍以瑾。但楚清让怎么都没想到,接下来几天他还会如此频繁的遇到霍以瑾,这让他不得不开始考虑这个世界上也许真的还是有“巧合”这种东西存在的。

    要不完全解释不通霍以瑾在我周围出镜率如此之高的原因。

    ……总不能是霍以瑾看上我了吧?

    “为什么不?也请你稍微有点天皇巨星的自觉好吗?”还是你以为你的粉丝都是作假的?那些人里面又不是没有世家名媛,霍以瑾也是人,她喜欢你演的戏,很奇怪吗?阿罗如是在内心咆哮。

    “当然奇怪。霍以瑾不能说年龄很大了,却也二十好几了。她已经过了那种会追偶像明星当脑残粉的年纪。事实上,我了解她,哪怕在那个大部分人都会喜欢一二明星的青春期,她崇拜的也只会是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女强人,又或者是历史名人。有个影后祖母,并没能让她对娱乐圈多一丝的关心。”

    “你和她才见过几面?就了解她……”阿罗不以为意。

    当年为了见伊莎贝拉,制造和霍以瑾志趣相投的“邂逅”,我刻苦的了解过霍以瑾的喜好这种事情你以为我会随便说吗?by:楚清让。

    都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楚清让有理由相信,二十五岁的霍以瑾和十六的她差别不会太大,最起码不会莫名其妙随随便便就喜欢上一个只见过几次的戏子,倒不是说霍以瑾会瞧不起别人的正当职业,只是演员这个工作与她的价值取向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而很快的,楚清让就自以为他找到了真相——霍以瑾开始常驻剧组。

    在第三天,剧组主要人员的碰头会上,霍以瑾就坐在翁导旁边,让她的秘书给与会的每个人都发了一本圈了无数红圈和红线的电影剧本。

    这也算是电影开机后一个很常见的环节了——投资商对剧本不满,要重修。

    没什么时间限制,发工资的就是大爷,不要说电影才刚开拍,哪怕是快拍完了投资商才意识到电影内容与自己的三观不合、不喜欢,那只要投资方拿得出钱,经得起损耗,重拍也是没脾气的。

    待大家都看了一会儿剧本,心里有点数之后,霍以瑾首先将炮口对准了饰演她少女时代的年轻女演员离姗姗。不管对方是在国内拿了多少个奖项的当红偶像,霍以瑾都丝毫不给面子:“我看了你拍的片段,很失望。”

    离姗姗是童星出道,这些年也演了不少戏,演技不敢和老戏骨比,却也是比大部分的年轻演员好太多了。再加上形体课刻意训练出来的优雅,在没见到霍以瑾这个正牌货之前,不少人都觉得这样的离姗姗已经和真正的霍家二小姐相差不多了。

    不过……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当霍以瑾和离姗姗同处一室时,那浑然天成的气度就高下立现了。

    但这并不是霍以瑾对离姗姗不满的地方。

    “你演戏之前对你的角色有过最基本的了解吗?好比,我不会在我祖母面前连说一句话都要一边自称‘人家’一边扭上个十来八回的,也不会含羞带怯的看着什么人,更不会一副迎风就倒的娇弱模样。看电影片段的时候我就想说了,你敢不敢挺直了腰板好好说话?不觉得恶寒吗?”

    “小女孩不都是这样的吗?”被这么直白的批评,离姗姗的语气肯定不能算有多好。

    霍以瑾倒是平静,因为她以为她们只是在讨论,就像是她对她的员工那样:“我当年是个小女孩没错,但又不是个脑残。”

    离姗姗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整个会议室都莫名的由安静进入了寂静领域。

    “噗嗤。”楚清让本来只想坐在一边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的,却在乍然听到霍以瑾这么说的时候还是没能忍住给笑出了声。虽然霍以瑾在外形上与他的女神南辕北辙,但在性格上倒是出乎意料的有相同点,她们都不爱当依附者,最看不上菟丝花。

    自强自立,天生女王!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