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完美主义症候群 > 第62章 对总裁的第六十二印象:

第62章 对总裁的第六十二印象:

作品:完美主义症候群 作者:雾十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总裁的第六十二印象:酷爱静静的在一边看人装逼。

    楚清让只要不面对霍以瑾,智商就会全面上线,特别是在对待楚家的事情上,智商从正常到巅峰值的启动速度只需要不到三百分之一秒,各种阴谋诡计层数不穷,不去拍宫斗都可惜了这个善于各种斗的专业人才。

    那么问题来了,当霍以瑾和楚家的事情同时摆在楚清让面前时,他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阿罗好奇这个问题已经有些日子了。

    今天,阿罗终于得到了答案。

    楚清让这个蛇精病可以在“邪魅大反派”和“死偷卡痴汉”两个角色之间自由的来回切换,毫无卡顿和不适。

    上一秒还在高冷的昂着下巴示意小赵替他接工作手机上楚太太的来电,下一秒就可以指尖飞速游走的在生活手机上打字,用短信轰炸的方式给霍以瑾反复解释他不是故意失约的这一件小事。

    【你生气了吗?】

    【我真不是有意失约的。】

    【也不是因为门口堵的那些媒体。】

    【哪怕天上下刀子我也敢费劲一切去见你。】

    【我知道怕门口那些狗仔跟上我带给孤儿院和你一些不太好的影响。】

    【你……】

    “这是你母亲的电话,我接不合适吧。”小赵的话打断了楚清让的发短信节奏,他有些犹豫的看着不断响着的电话,总觉得自己去接不太像话,插在楚清让和楚清让的母亲之间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有什么不合适的?人家楚太太的助理还配不上你吗?”楚清让冷笑。

    楚太太的助理?小赵一愣,有哪家母亲主动给自己亲儿子打电话是让助理代劳的?又不是儿子找母亲,结果目前有事正忙,手机在助理手上,只能由助理代接。小赵表示不信,这太荒谬了。

    但就是这么荒谬。

    曾经年少的楚清让曾无数次的渴望过楚太太给他打电话,在被楚天赐诬陷,被楚太太误会时,楚清让其实还没有彻底死心,他搬出了楚家大宅,却其实还在希望着楚太太能在冷静下来之后想明白他是无辜的。

    可惜……

    那些期望却只能在一次次失望着被彻底磨平,磨的什么只剩下了再也难以掩盖的恨意。因为楚太太不要说来看他了,哪怕逢年过节打电话都像是为了应付楚先生的差事而让助理打的。等楚清让去了a国之后就连助理的电话都没了。

    楚太太曾说过,我能怎么办呢?只能当那孩子死了。后来自然是苦果自尝,被那孩子也当做是她死了。

    小赵不知道这些,他只按照他家庭幸福的标准来相信,天底下就不可能真有这么狠心的母亲。而鉴于楚清让是给他发工资的那个人,哪怕不信他也不能把这种情绪放到脸上,只能小心翼翼的接起了显示着“楚太太来电”字样的电话,结果……听到的却果然是一个明显不属于中老年妇女能有的声音范畴的年轻女性的声音。

    小赵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真的是亲妈?

    楚清让看也没看小赵惊讶的蠢脸,只是低头继续给霍以瑾发短信解释。早上打了数通电话过去那边都始终无人接听,发送的短信也石沉大海,没有半句回复,这让他都快疯了,坐立不安的只能车轱辘话连轴转的继续给霍以瑾发短信。

    好不容易才和霍以瑾的关系有所进展啊啊啊!绝逼不能因为这么一个破事儿就一朝回到解放前!绝不!

    阿罗:……你刚刚的嘲讽小赵的高冷呢我说?

    工作手机那头楚太太的助理在得知接电话的是楚清让的助理时,也短暂的愣了一下,有不小的错愕停顿时间。小赵很体谅,他觉得对方大概此时也正在腹诽和他刚刚心理活动里差不多一样的内容,有哪家儿子会让助理代接自己母亲的电话?这真的是亲儿子?

    双方客客气气的态度在同一时间变得……更加客气了起来,只是没有了那份一开始以为是要和正主说话的小心翼翼。

    短暂的互通有无之后,小赵捂住手机下方有传声筒的地方,几步上前走到楚清让身边小声道:“她说您母亲被楚天赐气病了,此时正在医院里和前段日子住院之后就一直没出院的楚先生当病友。所以才会由她打来电话,通知您赶紧去医院看看。”

    楚清让点了点头,面上却完全不为所动,只是继续低头发着短信,霍以瑾到现在都没回他半个字!哪怕嫌他烦,让他不要继续骚扰他,会把她手机打没电了,这样回他一句也是好的啊!

    但很诡异的是,霍以瑾没把楚清让拉了黑名单,也没有直接关机,就是没有半点回应。

    这样不上不下的吊着,让楚清让真是恨不能这就扎俩翅膀直接飞到孤儿院去。

    小赵以为楚清让因为太过专注于和霍以瑾的事情,根本没注意到他到底说了什么,正准备再说一遍的时候,才发现桌子上有一张楚清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准备好的文件纸。纸上写满了当对方说什么的时候小赵该如何回答的话。

    首当其冲的就是楚母生病这一假设,还括弧了一句安慰小赵的话“她那颗玻璃心动不动就要来一趟医院一日游,其实p事没有。如果还有别的问题,就在心里默念一句话——别问,闭嘴,还想不要工资了?”

    “……”小赵就这样顶着一头的黑线照本宣科的开始了和楚太太年轻的女助理的寒暄之旅。

    客客气气的表示楚天赐真不是个玩意;然后再客客气气道我们家楚哥被他害的也不轻,至今都没办法出门;最后依旧客客气气的说楚清让的电话最近都会由他这个生活助理帮忙代接,有什么事儿他都会代为转达的。就是半句不接那边想让楚清让去医院看看的话。

    就这么没营养来没营养去的反反复复好几次,楚太太终于按耐不住的拿过了电话。

    小赵求救的看向楚清让,怎么办,boss来了,我刷不过。

    楚清让已经没在给霍以瑾发短信了,而是在给林楼打电话,试探霍以瑾他们此时正在干什么,是不是手机根本不在她手边。那打电话的音量丝毫没有对电话那头的楚太太稍微掩饰一下自己就在小赵旁边却根本不打算接她电话的事实真相。

    楚太太出离愤怒,却还是不得不忍,因为她的丈夫就在旁边看着她呢,如果她想维持她现在优渥的生活,她就必须按照他说的去做。

    “小赵,我知道清让就在你旁边,你把电话给他,我和他之间有一些误会,他还在怪我,我想亲自和我儿子解释一下。”楚太太这是在示意小赵,接下来就是仅限于母子之间该有的沟通时间了,请外人不要这么腻歪的继续当电灯泡。

    楚清让刷刷刷的写下了十字真言给小赵:【让你表叔去当这个儿子。】

    “……”小赵&阿罗。

    最终,阿罗还是为朋友当了这么回“儿子“:“您才是误会了,这天下无不过的父母,不是吗?我们家楚楚是大孝子怎么可能怪您,只是他现在真的不方便接电话,是我做的决定,要是有什么让阿姨不高兴,是我做的不对的地方,您大可以直接说我,我保证不还口。”

    在阿罗和楚太太打太极的时候,小赵蹭向了楚清让,用笔和打电话(与林楼通话中)也能一心二用的楚清让沟通道:【楚太太的助理漂亮不?我听她声音不错诶。】

    楚清让看了小赵好几眼,才提笔写道:【你找对象已经饥不择食到了不分场合和地点了吗?】

    【这不是我妈着急嘛。】

    【34-24-,50kg,模特出身,刚当了楚太太的助理没多久,你要是不嫌她之前被楚先生用过,就勇敢的上,我看好你哟,接盘侠。】

    小赵沉默了。

    那边阿罗和楚太太的电话也已经告一段落,楚太太实在是刷不过阿罗,只能无奈的挂断了。

    然后,楚太太气鼓鼓的对自己的丈夫说:“你看看他,这像什么话?我都这么自降身份的求他了,他却对我爱答不理的,这是对亲妈的态度?我早就跟你说了,你孩子一直在恨我,恨我在医院里把他弄丢了,找回他的时候他已经晓事儿了,根本养不亲,你又不是没看过他当时打人的狠劲儿,我们根本没可能重头再来。”

    与其说楚太太是因为楚天赐养在自己身边多年而更喜欢楚天赐,不如说从一开始她就只敢选择看上去相对无害的楚天赐。楚太太其实一直在心理上忌惮着那个在台球厅里把人往死里打的亲儿子,怕自己有一天也会被那样对待。

    说到底不过一句话,从小被娇养长大惯坏了的楚太太最爱的只有她自己而已。她会本能的排斥一切在她看来对她有威胁的人,无论是当年那个她害怕会恨她的亲子,还是今天这个“背叛”了她的养子。

    “你对他又何时拿出过对亲儿子的态度?行了吧,别装了,助理都走了,再装就恶心了。”楚先生毫不客气的嗤笑,他和他妻子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只是爱面子的性格让他不会和她离婚而已,至于所谓的对妻子的尊重那真的是半分也无。他早就烦透了她那一边要装好人,一边又自私凉薄的样子……像极了他。

    他不需要一面镜子来照的他有多丑陋。他很清楚自己这样做不对,对别人不公平,但对他自己是有利的,那他为什么不做?!楚先生坚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一直很佩服曹操的那句话,宁可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

    楚太太瞪了楚先生一眼没说话,被楚先生这么不客气的揭穿让她有点恼羞成怒:“他态度这么恶劣,你还想他回来干什么?”

    “他这么对你我才能放心呢,他要真一脸担忧的来看你,说不定我还要提防一二。现在看来,啧啧,果然是年轻人,再会赚钱又怎么样?还不是愣头青一个。让他把气撒出来也就好了,我就不信他会对楚家没想法。”

    “你以为谁都是你呢?眼界小到只知道盯着楚家这一亩三分地打转!”楚太太的尖酸刻薄正在升级,一如楚先生烦了楚太太,楚太太也早就不想和楚先生过下去,但是没办法,她当了这么多年家庭主妇,根本没办法再离开去自力更生,也不想去,“他手上的女神风投不比楚家强百倍?他还能再看上楚家?笑话!他回来图什么?图恨不能砸钱来填楚家这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无底洞吗?”

    其实哪怕没有anti-chu的打击,楚家也已经因为楚父的经营不善而在大幅度的走下坡路了,如今更是只剩下了一个花架子。够楚太太继续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却早就无力支撑一个大企业的发展。

    运转资金眼看着就要断链,楚家急需一大笔钱来度过难关。

    所以楚父根本不是在知道了楚天赐和anti-chu有勾结之后被气的住院了,而是他打从一开始就打算让楚天赐背这个资金断链的黑锅,好一方面把楚天赐这些年背着家里得到的钱和在外面置办的企业夺过来;一方面拿楚天赐和anti-chu暗中联系的那些消息当做anti-chu的金融间谍罪证,状告anti-chu不正当竞争好赢得天价补偿,解楚氏的燃眉之急。

    不过在得知楚清让是女神风投的老总之后,楚父就改变了这个看上去很有风险一开始只是没办法必须放手一搏的a计划。

    楚先生制定了更加详细的b计划,他决定提前把楚天赐和anti-chu的事情捅出来,好把楚清让这个“唯一的亲子”以继承人的名义推到风口浪尖,逼着楚清让不得不出手解决这件事。赢了皆大欢喜,不赢……主事的楚清让只能自掏腰包补上资金缺口,事实上,anti-chu的赔偿本身就未必能够,有了楚清让才算是万无一失。楚先生的算盘打的好极了。

    楚先生对楚太太道:“你必须让楚清让出了当年那口恶气,然后原谅你,重新回到楚家,懂吗?”

    “这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啊!”楚太太没觉得自己做的都说对的,她也很清楚自己做的那些事很糟糕,但正是因为她知道她做了多么糟糕的事情,她才会更加不想去给楚清让道歉,因为她很清楚他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楚家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为什么你不想想办法?”

    “你还不明白吗?”楚先生真的是受够了他妻子的愚蠢,“我自然有我的办法让他回心转意。但这是我给你的机会,你能劝他回来,自然就能继续保持现在高枕无忧的楚太太的生活,要是不能……”

    “你还能和我离婚怎么样?!”

    “我不会和你离婚,但你也就没那么多‘慷慨经费’来让你继续当圣母了!”

    楚太太彻底被吓住了,没有那些钱,她怎么做“慈善”?!她色厉内荏道:“你别诈唬我,你要是还有别的办法至于这么逼我?”

    “我和你可是都‘重病’住院了啊。”楚先生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楚太太却思路很快跟了上去。国人重孝,哪怕楚清让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也会有大把的“正义之士”争着替他们夫妻说好话,逼着楚清让原谅他可怜的老父老母,什么你现在不是有钱嘛,你帮楚家解决了事情,早晚楚家不还是你的之类的台词一定会层数不穷。道德绑架这个词能出现,自然是因为这种事情早已经屡见不鲜。

    被楚清让挂了数次电话的楚先生表示,说实话,他是有点恼火的,他真心希望楚清让能闹到这最后一步,他很期待看着他不得不低头的样子,那一定会很愉悦。

    “要真走到这一步,你以为你还会得到一个对你惟命是从的完美的继承人吗?”楚太太继续道,这次她倒不是在和丈夫唱反调了,只是想强调自己的重要性,好从丈夫这里换个好价钱。

    “会有的。”只不过那个继承人不会是楚清让而已。楚先生很淡定。

    楚先生的私生子有很多,事实上,从一开始他属意的继承人就既不是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楚天赐,也不是楚太太生的楚清让,他的遗嘱从一开始就是另外一个私生子的名字。

    楚天赐和楚清让不过都是摆在台面上吸引注意力的东西,早在很多年前,楚先生就在等着楚清让和楚天赐在他晚年狗咬狗的斗了,要不他也不会一直资助楚清让在国外的生活,他觉得再烂泥扶不上墙人也会有野心,而这样的野心到时候就正好能为让他真正满意的私生子登鼎楚家铺路。

    不过这些话就没必要让楚太太知道,免得这个蠢女人在关键时刻发疯,给他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楚清让那边则在从林楼口中得知霍以瑾只是手机不在手边,不是生他的气故意不接电话之后就放下了心,开始给他的属下打电话谈正事。

    楚先生发难楚天赐的时间早了点,和楚清让当初的计划有些出入,但大方向还是没有错的,楚清让只需要把他的应对之策也跟着往前提就ok:“把楚先生的私生子们的名单在网上抢先一步曝光吧,不过他看好的楚北其实是anti-chu真正的幕后主使这事儿先别说。”

    楚先生会用什么手段逼楚清让回楚家填那个无底洞,楚清让是很清楚的,所以他早就准备好了应对之策,找一些人来帮他一起“尽孝”。

    他倒是要看看当这么多私生子曝光之后,楚先生还有什么脸继续揪着他不放。

    至于楚北的事儿,那才是对楚先生最大的报复。他以为玩“明着立一个靶子,暗中把真正满意的孩子保护起来”的这套很聪明,实则是最愚蠢不过的。被当靶子的也不傻,好比楚天赐就在暗中勾搭anti-chu给自己找退路;被暗中保护的也不一定能看到这一层,只会心生嫉妒和怨恨,想要毁了楚家,所以才会有了楚北幕后操控的anti-chu,这公司名字都是如此的直抒胸臆。

    楚清让基本不用做什么,就能坐山观虎斗,在最后给予楚先生最致命的一击。

    他真的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当楚先生得知这一切时的模样了。

    小赵有点害怕这样的楚清让,但最后他还是装着胆子上前表示:“呃,哥,你有楚太太助理的电话吗?”

    “你可真是不嫌脏。”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嘛。”小赵嘿嘿一笑,把他复杂的心理斗争总结了一下,“长得漂亮就一切就不是问题!反正她也没和楚先生继续保持关系不是?”

    “……”楚清让给小赵这标新立异的想法跪下了。

    然后,阿罗就代替他姐狠狠的收拾了一顿他的大外甥:“我叫你小子看脸的世界,看你妹的脸!”

    在楚清让准备勇斗楚家jp的时候,霍以瑾此时也很巧的正在斗jp,这也是她为什么根本顾不上看手机的原因。

    早上出门早,霍以瑾没能来得及知道楚家闹出来的动静,等到了孤儿院开始工作,霍以瑾就把手机静音了。不过她本应该会隔一段时间就查看一下自己的手机确认公司没有什么紧急的突发事情的,但因为那个jp就这样给耽误了下来。

    jp正是吴方的前女友钱莉,也就是霍以瑾和宋媛媛给吴方设计的考验中的一部分。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