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完美主义症候群 > 第74章 对总裁的第七十三印象:

第74章 对总裁的第七十三印象:

作品:完美主义症候群 作者:雾十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总裁的第七十三印象:总是被秀恩爱。

    林家的私人飞机上,林楼终于摘下了隐形眼镜,露出了自己本身的瞳孔颜色——白的仿佛与眼白已经融为了一体,只有在模糊间,才能依稀看出那十分淡的粉色作为区分瞳孔与眼白的特征,从小到大,一直如此。

    他的头发、眼睫毛以及眉毛其实也是这样的银白色,只不过都被特意染成了黑色作为掩饰。

    谁能想到呢,当年中学的时候,全校都以为的他那一头作为叛逆标志的白毛,才是他真正的发色。

    随行的管家在林楼没入座前就拉下了整个机舱的窗帘,避免林楼直接曝晒于阳光之下。他看着神色恹恹地林楼,最终还是决定僭越的问一句:“您这又是何苦呢?”

    林楼闭目养神,并没有回答管家的问题。因为对方确实是僭越了,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以及这么做会得到什么结果,他很肯定自己能接受这个结果,并不需要别人在他已经做完之后再说什么。

    于是整个机舱就这么尴尬的沉默了下去。

    一路无话,林楼甚至小睡了一会儿,直至快到e国了,他才终于开口问了管家一句:“陈叔你知道什么是白化病吗?”

    “当然知道。”管家陈叔几乎不用思考就立刻答道,他伺候了林楼和他母亲两代人近几十年的光景,对白化病可以说是再清楚不过了,“用医生的话来说,白化病就是由于酪氨酸酶缺乏或功能减退引起的一种皮肤及附属器官黑色素缺乏或合成障碍所导致的遗传性白斑病。患病者视网膜无色素,虹膜和瞳孔呈现淡粉色,怕光。皮肤、眉毛、头发及其他体毛都呈白色或黄白色。(以上引自度娘),简单来说就是您和夫人的外表这样,白头发白眼睛,有可能会怕一点光,但在其他方面您和正常人是一模一样的,您不比他们寿命短,不比他们体格弱,更不必他们智商低,只是外表不太一样……”

    管家陈叔越说越激动,他想和林楼说这话已经很多年了,这也是林楼早逝的母亲想告诉林楼的,你与别人一样,甚至比他们更出色,根本没什么好怕好自卑的。

    林楼对这一席话却没什么触动,因为从小到大他不知道从爷爷奶奶那里听说了多少遍这些类似的话,早已经习以为常,他也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有别于常人的长相而产生过什么自卑的心理,他只是……“你知道它在我看来是什么吗?”

    陈叔回答不上来,只能安静的等待林楼的答案。

    林楼却最终也没有给出答案,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说。

    白化病一般不是家族遗传就是近亲结婚的结果,换句话说就是,它是别人传给林楼的,如果林楼结婚,他也会就这样传给他的孩子,孩子还有孩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哪怕大部分不会发病,只一个就够受的了,好比他自己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他可以不在乎白化病从小到大带给他的来自别人的异样眼光,他又如何能保证他的儿子会不在乎?他的孙子不在乎?

    林楼不能说他父母太自私,为了自己的爱情,明知道他们结合后的孩子肯定会有白化病,却完全不顾也许林楼会在乎世人的眼光坚持把他生到了这个世界。毕竟他们给了他一条命,子不言父母之过,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好歹不给他的孩子徒增这样的烦恼。

    不用烦恼为什么从小到大就自己与别人不一样。

    也不用烦恼为什么身边的人不是拿他当脆弱的瓷器,就是看他如怪物,不只是言语会伤人,好奇的眼神也会。

    最不用烦恼的是当看到喜欢的女孩时,会犹豫自己和她在一起会不会害了她。

    林楼身边所有的人都告诉他,你与别人是一样的,没什么不同,你能跑能跳,会长命百岁。但若他真的与旁人一样,又何须别人来反复告诉他这些根本不需要说的话?

    因为……

    ……日晒后容易出现各种光感性皮炎甚至是并发细胞癌;视力只是常人的十分之一,眼睛会畏光、流泪,眼球震颤甚至是散光;最可怕的是还有可能在体力或者智商上发育较差等等等,这些种种都是白化病有可能遇到的事情。

    林楼从小到大不知道看了这些内容多少遍。他比较幸运,小时候基本真的和正常孩子一样,长大了才渐渐有了畏光的毛病,却也不见再有其他上述的问题。

    但他又怎么敢保证他的孩子还能像他这么幸运?他怎么敢对他爱的人保证,他们的孩子一定是好的?!

    所以,如果不能保证这些的话,他宁可不要爱人,也不要孩子!

    也许这样才是真正的自私,剥夺了一个孩子诞生的可能,但这也是林楼从小琢磨到大的减轻伤害最好的办法。

    林楼的母亲早逝,没人能说得清这和她的白化病有没有关系,她小时候也和林楼一样,除了体表体征以外与正常孩子无异,但等渐渐长大了,各式各样的毛病就接踵而至,特别是在生了林楼之后,更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憔悴了下去。林楼的父亲深爱林楼的母亲,到最后却也只得到了一捧黄土,和一个与妻子一样是白化病的独子。

    林楼算过一笔账,在他母亲早逝的这件事里,痛苦的是两个家庭,他的母亲,他的父亲,他的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以及他自己。而如果他不结婚呢?那便只剩下了他自己。

    没有一条路可以让所有人幸福,所以他只能选择让最多的人幸福的那条路。

    如果,他是说如果,如果他爱霍以瑾,霍以瑾也爱他,那么他大概也会和他的父母那样,为了爱情奋力一搏。他不会替霍以瑾决定她能不能爱什么人,又或者是该不该爱什么人。但……林楼笑着想,幸运的是她不爱他。

    所以也就没有如果了。

    现实是在等了这么多年后,他终于和霍以瑾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而霍以瑾也找到了她的良人,能永远笑的那么漂亮。

    这就够了。

    飞了十三个小时之后,飞机终于落地,林楼这才看到了谢燮发的短信:【不用谢。】

    林楼一愣,然后快速打开手机,看到了c国的网络上正以一个神奇的速度迅速蹿红了的新话题——《路见不平》。

    《路见不平》就是林楼和霍以瑾当初在餐厅里遇到的那个真人类综艺节目,演一个事件给路人看,然后录下路人的反应进行播出,让观众反思。霍以瑾当初信以为真的挺身而出,这事儿在播出时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广泛关注,没想到现在反而因为霍以瑾的爆红也跟着被翻了出来,并且引发了广泛关注。

    这件事情真的是纯属意外,没什么团队在炒作,不过……

    由这个视频引起的林霍cp的呼声,很显然就是有幕后推手了。在热门关键词上,林霍cp甚至压过了霍以瑾和视频本身,这一看就很明显了,不下大功夫捧,根本没这个效果。

    林楼和霍以瑾的微博下面都开始疯狂的被人刷着“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同人图,同人文,甚至是同人视频如雨后春笋般,一夜之间遍布了网络,还有了专门的贴吧,各式各样的段子、截屏互动……以及谢燮【不用谢】之前的另一条短信【听说我家楼下今天摔了不少家具】。

    林楼看着那些“在一起”的言论发自真心的笑了很久,哪怕明知道不是真的,这么yy一回好像也不错,毕竟他和她在照片里看上去那么登对,又那么幸福。

    值了,真的值了。

    几个小时之后,在林楼珍而又重的把这些评论、图片以及视频都保存好之后,他发了一条缀着e国首都坐标的微博:【飞机已顺利降落,人已安全到家。十年前的同学,十年后的共事,业已事了,期待下个十年我们还有机会再小聚。谢燮霍以瑾】

    没有郑重其事的解释,也没有欲盖弥彰的“我们只是朋友”,只一条我已回家,霍以瑾还会一直在c国的微博就足够说明一切。

    “又给你添麻烦了,结果还是你帮忙解决的。”霍以瑾特意打来了电话。

    “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这个吧?”电话里,林楼的语气永远是那么轻松调侃,“现在你还有空给我打电话?难道不应该去想办法安抚一下你家的醋坛子?我都是直接把他拉黑的,要不后果不堪设想。”

    “已经说过了。也不知道他突然又是发的什么疯,非说要即刻对外公布我们在交往的事儿。到底他是公众人物,还是我是?平时挺正常一个人,却总会莫名其妙的任性一下,阿罗当他的经纪人可真是够呛的。”明明是抱怨的话,却是只有最亲密的人之间才会这么说。

    林楼哪里还能不明白谢燮的那一句【不用谢】真正包含的意思,早在宋媛媛婚礼的时候他应该就看出来了楚清让想要趁早公布的打算,所以才有了今日之运作,借着霍以瑾的误会,让楚清让哪怕已经不再顾及直接和霍以瑾说出自己的打算,霍以瑾也是不会信了。这楚清让……莫名的让他都有点想要同情了呢。

    不过心情很好倒也是了,谁不会乐意多看一段时间的戏呢?

    所以林楼说:“别在我面前秀恩爱啊,我告诉你,我大fff团的怒火岂是尔等凡人能承受的住的?你就得了便宜还卖乖,楚清让要不是因为太在乎你了又怎么会在你俩的事情上能这么掉智商?俗话说关心则乱,等事情过去了,他也就消停了。”

    “恩,我也是这么想的。反正是不能按照他的想法直接公开的,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桶油,不够添乱的,我绝对不惯他这个想一出是一出的臭毛病。”

    “对!男人就是欠调-教!”

    “……身为男人的你是以什么立场说出这话的?”

    “呃,和你开睡衣派对的闺蜜立场?”

    霍以瑾喷笑出声:“难得你这么惦记,什么时候回来再来一次?我这边可以考虑给谢燮入手一套更少女心更适合他的睡衣。”

    “大概要十年?……咳,不开玩笑,不开玩笑……我这次能回c国也是借着新能源的事情,现在一切走上正轨,由专业人士接手了,我这个二世祖也该老老实实继续给我爸当苦力了。我们家又都在e国,短时间内回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们现在还都年轻,正在奋斗期,自然是要以事业为主的。霍以瑾对此表示理解,因为她接下来的计划就是努!力!工!作!把这折腾了三个月落下的份儿都重新补上。

    “工作重要,家庭内部团结更重要。”林楼笑着提醒。

    “安心吧,楚楚很善解人意的。”霍以瑾是这么回答的。

    正主楚清让表示,我可以一点都不善解人意的!真的!但是吧……他这边其实也还有《主守自盗》的工作,一部电影少说也要密集式的拍三个月,想不善解人意都不行,只能按捺下全部的不甘心,奋力投入到了辛苦的工作里,想着工作完之后劳资又是一条好汉!

    可惜好汉先生最终还是没来得及比自己女友更果敢更汉子,就在《主守自盗》拍摄完成之后,好汉楚先生被他的女友抢先一步安排好了一切,通知他随时可以公开了。

    “公开什么?”当时楚清让都有点没反应过来,当然,也就是那么一下,不等霍以瑾回答,他就转过弯来,并迅速表达了对这事儿的兴高采烈。

    “正好还能顺便为电影的上映预热,多好的话题。”霍以瑾如是说,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她这种哪怕是自己的八卦新闻都能利用一下的性格和她大哥、祖母等长辈是一脉相承的,“先是咱俩在一起的消息,之后是小金熊电影节的送选,参选,以及红毯颁奖礼,不管能不能得奖都是个系列话题,电影节之后紧接着就是正式上映的时间,不愁没有上座率。”

    电影本身偏一些讨论人性、社会等深层次方面的文艺,如果不花大力气宣传,真的很容易最后落得个叫好不叫座的结局,对于导演来说口碑很重要,但对于商人霍以瑾来说……什么都是虚的,钱才是真的。

    楚清让在高兴的同时又有点憋屈,倒不是说他反对利用自己的恋情的宣传方式,但这样的处处周详、环环相扣的安排,怎么想都应该由他来吧?!

    qaq亲爱的,你这么酷炫,我真的很怕有天你发现自己也能和自己生孩子,干脆不带我玩了啊啊啊。

    看着那边莫名其妙又在抽风的楚清让,霍以瑾也有点小忧伤。

    #男友一天不闹一回蠢就不爽斯基肿么破#

    “过来。”最后,霍总裁还是只能祭出情侣间的大招,一吻封唇,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意犹未尽的退出,挑眉再问,“不闹了?”

    “恩。”心满意足楚表示,这一招大概能制我一辈子了……跪求用一辈子啊亲!

    在小桥做手术之前,楚清让终于从地下转入地上,名正言顺的成为了总裁的男人,得偿所愿的可以开始光明正大的和霍以瑾秀恩爱了,整个人都荡漾的不得了,画风也如脱缰野马一般再难转回男神频道。

    休息在家给霍以瑾做个饭也要拍照发微博,中午给霍以瑾送个爱心便当更是要拍照发微博,下午在霍以瑾的公司等着霍以瑾下班好出门约会,必须要拍照发微博!

    秀的全世界在还没反应过来他俩真成了之前,已经习惯性的举起了手中熊熊燃烧的火把。

    然后……

    _(:3)∠)_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在一阵哭天抹泪中,粉丝们直接接受了这个设定,直接跳过抵触环节,各种吐槽秀恩爱了。

    楚清让则是在秀恩爱中各种乐此不疲,最后更是直接把微博名改成了【想叫霍清让但经纪人不让只能还叫原名的楚清让v】,并趁着霍以瑾不备,把她的名字改成了【想让楚清让叫霍清让但他经纪人不让的霍以瑾v】,用以明志。

    而也是通过这件事,就像是打通了楚清让秀恩爱的任督二脉一般,他觉得再没有什么会比直接用霍以瑾的微博号发微博更能秀恩爱的方式了。

    于是……

    (友情提示:微博和微博评论阅读顺序是自下而上。)

    【想叫霍清让但经纪人不让只能还叫原名的楚清让v(楚清让):啊,对不起,这次是真的的搞混两个账号了。//想让楚清让叫霍清让但他经纪人不让的霍以瑾v(霍以瑾):老规矩,又一次发错账号了。

    想叫霍清让但经纪人不让只能还叫原名的楚清让v(楚清让):厨艺增长的正确方式——找个根本不会照顾自己又死也不看按时好好吃饭视工作为生命的女盆友。[照片][照片][照片]】

    我想当霍以瑾的女朋友:别的我不管,只想说,不给放总裁正脸好意思发微博?!同意的请点赞

    fff团资深会员:烧烧烧!

    (以下省略n)

    ————————以上为热门评论————————

    楚楚你画风变了:自从男神谈个恋爱变逗比之后,我发现……也挺好的。

    总裁大人我的嫁:总裁一发微博我就知道准又是楚楚你这个小妖精在调皮了。

    楚清让全国后援会:为什么别人家男神是男神,我家男神却非要当男神经病呢[手动拜拜],男神你好歹拿一下你的偶像包袱吧,它被丢弃了这么多年好伤心好伐qaq

    坐看花式秀恩爱:这根本是已经连掩饰都懒得掩饰了吧?!

    懒得想名字了:_(:3)∠)_如果微博开通合并账号的功能,我第一个给影帝大人您报名,省的如此智商捉急的掩耳盗铃,你不累,我都替你我们家总裁大人累。

    后面还有xx00xx条评论,点击查看>

    霍以瑾已经决定假装自己没有微博了,因为她最近的主要是战场是朋友圈,终于能用楚清让一雪前耻了!

    ……

    终于到了小桥即将做手术的那一周,果然如霍以瑾当初所料,他吃到了幸运鸡腿。

    所有人都在恭喜着小桥,只有小桥撇嘴,对霍以瑾道:“我觉得我终于参悟到了幸运鸡腿的真奥义。”

    霍以瑾一边给他喂,一边故意阴沉沉的道:“你真的是知道的太多了。”

    然后,小桥把用全身最大的劲儿,把鸡腿弄到了盘子外面,然后面无表情道:“啊呀,一不小心掉出去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

    霍以瑾反应的自然是最快的,捡起鸡腿道:“三秒定律,食物掉在干净桌面上,三秒以为还是能吃的,拯救成功。”

    所有的孩子都很配合的笑了,却都小心翼翼以他们自以为别人不会发现的担忧目光看着小桥。

    幸运鸡腿存在意义就在于它的“灵验”,而小桥的手术成功率……却低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大人们本想用幸运鸡腿给他信心,却反而让他操心别的孩子的想法,故意把鸡腿弄掉。这样一来,无论最后手术结果如何,都能圆的回来,成功了自然是鸡腿灵验,失败了自然也是鸡腿灵验,因为它掉了。

    霍以瑾看着小桥,无奈的揉了揉他的头:“你真的是知道的太多了。”

    小桥的一双眼睛还是又大又亮,他看着她说:“存在即合理,我身体都这样了,老天爷自然总是要给我一些补偿的。”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