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妾无良 > 第50章 .炼金石

第50章 .炼金石

作品:妾无良 作者:古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唐夫人见完了亲家母,当然要去致庄院和女儿说说话的。

    母女俩就在花厅里摆了茶水点心,在那里敞亮亮地喝茶聊天。

    几句话就说到武梁身上来。她既是新立的姨娘,又是刚和唐家有过扯皮的主要人物,唐夫人这次就是为着这事儿上门的嘛,当然要让人过来见见。

    武梁其实在那儿挺愁的。程向腾这几天都歇在洛音苑里,而唐端慎那事儿没有缠掰清,唐氏也无心搭理她,没叫她立规矩什么的,所以她倒也轻松。

    可是随着唐家事儿了,唐氏绝不可能还任由她这般逍遥,然后她要咋办呢?

    男人虽然很给脸,但到底他不可能时时都在,这内宅还是唐氏的天下。并且规矩一起,那就是日日面对啊。人家会怎么对付她呢?

    武梁想来想去有些无解。

    最后她觉得,还是回燕家村去呆着好些儿。

    那儿虽不算天高皇帝远,但庄子上常驻人口一共没几个,貌似唐氏的人真没插、进去手。并且现在她成了正牌姨娘了,在奴才中级别略高,那孙二之流也不敢再明目张胆来犯了吧?

    那儿还有她的地呢,没准还能挣点儿小钱呢。并且孙庄头也不大管她,她想出去玩还能跑出去,相当的自由。看这次跑去逛莱茵寺,虽然出了事儿,大伙儿都没有说不让她出门是吧?那以后她立足燕家村,不是还可以四处溜溜去吗?

    结果和程向腾一提,男人立马怒了。说这次的事情不是给你摆平了吗?女人你竟然还不信我能护住你?我立姨娘是为了让你躲到庄子上去的?

    好吧,立姨娘是为了使用的,她知道。

    可这次是外面的人招惹,和家宅事儿能一样吗?日子比树叶稠,想寻人晦气,哪天不能寻出一堆来?

    何况人唐氏的风格似乎都不怎么需要理由,不高兴了说打就能打一顿吧?

    只是武梁一看程向腾那是真恼了,忙讨饶卖乖地说些“当然舍不得离开爷,就是怕爷做难……”之类的话

    然后回庄子上去的话是再不敢提了,若连男人也惹怒了,那她可肿么办呀。

    于是,这么快的,就要来见唐氏了。还不是来见一个,而是俩女人。

    一个小妾被传唤,她是不能问句“你叫我干啥呢”的,没人搭理她,她就跟在锦绣的旁边帮手服侍。

    其实也没啥需要服侍的,最多茶水续杯。其实女人们那茶都是摆着看的,哪里就真渴了。

    点心也不怎么用。这天又不用打个扇。至于捏肩捶腿那种需亲密接触的活儿,估记唐氏还懒得使唤她。

    主要就是傻站着。

    武梁就想着,这个得好好练,以后只怕经常用得着。

    约是唐夫人和唐氏一个话题还没聊完,程向腾就进来了。说是听说岳母来了,特意回院来拜见的。然后客气一番,再一起坐下喝茶。

    唐夫人却象忽然想起来武梁似的,就问起身边的丫头来,让把随身带的物件拿出来,给新姨娘做个见面礼。——赏了武梁两只金钗,恭喜她成了姨娘。

    这意思吧,武梁觉得大约等同于道歉?你看之前错怪你了,不好意思啊,赏赐你收下,那事儿就不提了。

    主子奶奶嘛,身份高高在上,不流行向下人认错,所以给赏就是一种表示吧。

    要不然两人实在不算熟,上一次见面她还口无遮拦来着,没道理这次就看赏了。

    不管如何赶紧表示感谢没错的。心里还想着既然专等着程向腾来了才行赏,自然是做给程向腾看的。

    只要她们还忌讳程向腾一分,那是不是自己就安全一分呢。这般想想就心里略轻松了一点儿。

    唐夫人心里却嘀咕着她每次来,这姑爷可不是都会专程回来见她的。如今这般若非是因为着紧这位五姨娘,怕她们娘儿们吃了她不成?

    想着眼光就没少往唐氏身上瞄,怕她不知道控制自己的情绪。

    当然也顾着武梁这边儿。见她接了赏规规矩矩福身行礼,唐夫人便一副十分满意的样子,笑盈盈的夸她:“真是个懂规矩的好孩子。”亲昵得好像她是她妈似的。

    然后又叮嘱武梁要替唐氏分忧,协力服侍好姑爷云云。说话间神态和蔼,语气缓缓,是端得再正也没有的贵夫人范儿。

    旁边唐氏看着,就心里越发别扭,觉得自己母亲态度太过平易谦和了,在这贱人面前干嘛这么低姿态掉架子?

    只是程向腾就在旁边坐着她不便多说,只忍不住偷空冷冷剐武梁几眼。

    可是偏偏程向腾就瞧见了,脸上表情便不好看。他等唐夫人对武梁说的话一落音,便生硬地开口,却是对武梁道:“五姨娘退下吧。”

    武梁忙不迭地告退了。

    按说人是唐夫人叫来的,要让人走至少也该问问她还有没有什么话交待之类的,就这般让人退下了,显得相当失礼。

    唐夫人知道,程向腾这是又有些动气了。

    她也不是没看到自己女儿的动作,心下不由暗急:月盈这傻丫头,拧不过劲儿来就算了,偏生还在男人眼巴前也这样,这性子,不吃亏才怪呢。

    她只做没在意,端起茶盏饮了一口,寻思着姑爷估记也该告退了,然后她得好好再敲打敲打闺女,让她收不了性子,至少也收收面子,不要什么表情都放脸上。

    最近于她,可不是什么有利的形势。女婿还对她留着情面。若真闹翻了,落得个冷院孤居啥的,后悔都来不及。难道娘家能上门撵着人家睡闺女不成。

    谁知各自饮了几口茶后,却听程向腾对唐氏道:“月盈你去厨上好好安排一下,等下留岳母在府里用饭。”

    这点事儿还用主子奶奶亲自去?分明想支开她。

    唐氏知道程向腾这是有话要同母亲说呢,心里便有些悻悻的。不肯当着她面讲的话,肯定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好话。

    不过想想那是她亲娘啊,不让听她回头不会问她娘么,希罕非听他说么。

    唐氏慢慢站起身来,轻声地应了,和娘亲打了招呼出去了。走时顺便一挥手,把花厅里伺侯的丫头婆子一并都遣了出去。

    唐夫人看着女儿的作派,答话和顺,还知道撤走人,这不挺柔顺会来事的嘛?不过这样子要时刻保持才行啊。要不然一会儿一转换,反而让人觉得虚伪,易起反感和戒备。反而不美。

    唐夫人收集着女儿的注意事项,等着回头好好提醒。

    ···

    花厅里没了别人,连唐夫人的贴身妈妈都站到了花厅门口去。

    程向腾默了默,便起身亲自端起茶盏给岳母奉上,道:“这阵子晚辈行事上比较鲁莽不够恭敬,借着这碗茶,给岳母赔罪了。”

    前段时间确实是,事儿赶着事儿的出。唐氏先是假孕,然后弄没了人一小妾,接着又找上人另一小妾,然后又怪上人另一通房。虽然样样都事出有因,但扎堆到一块儿看,说不是专门针对人家女人的,谁信哪?

    所以其实也难怪程向腾有火气,耍脾气。

    唐夫人原也以为程向腾是要排揎唐氏些什么的。她就想着,就算人今儿说几句难听的也没什么,她该应的应该忍的忍也就是了。

    却没想到是这样的好言好语客气恭敬起来。

    唐夫人心里着实愣了愣,下意识地就想到了先礼后兵这个词,总觉得这接下来,只怕就不是几句难听话那么简单了吧。她暗暗提着神,只是面上却笑容更盛,真象个被晚辈哄开心了的长者一样,笑得特满足地接了茶,还连声客气道:“姑爷言重了。”

    果然就听程向腾又道:“记得当初,晚辈迎月盈进门。临上轿前,岳母拉着月盈的手谆谆教导,要她以后‘恭孝尊长,繁滋行嗣,襄扶夫婿,敦睦姑嫂……’。

    不知道月盈听了是什么感觉,晚辈当时是都听进去了,心里觉得特别好。晚辈想,那就是我想过的日子,那就是我想娶的妻室……可是这些年,我越来越失望。”

    唐夫人这下是真的愣住了。

    大家子里说话,习惯性的爱绕来绕去,点到即止。哪有这般不客气这般直接的?

    唐夫人心里十分着恼,当着面说对她女儿失望,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想要怎的?

    好在她一贯的沉得住气,没有勃然作色,反而深吸了口气,长长叹息道:“月盈这孩子,原本在我跟前,最是恭谨知礼的,一家子老小谁不夸赞。

    只是于归后这些年,她盼儿盼女的,叫身体带累了心情,时常难免郁郁。又因着她爱重姑爷,才会为着些无关紧要的闲人伤心置气的,身体才越发不好了。

    姑爷的意思我明白,想必月盈做得不好的地方很多,所以姑父失望。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教导好她,我这就向姑爷告个罪。以后我定多劝着教着月盈些,也请姑爷多担待一些才是。

    不过话说回来,这世上的人总有长短,又有哪个能周全无过呢?姑爷你说是不是?”

    她的表情很和善,语气很缓慢,有意缓和着气氛。

    话却说得滴水不漏的。你看我姑娘原来是好的,到你家才不好了。我还又认错又决定以后再教导的,你还有啥说的呢?何况人无完人呢……

    但程向腾却偏有说的。就听他毫不客气地追问道:“那岳母觉得,月盈的周全与不周全,各做到了几分?”

    这话问的,比刚才说不满意还更加的咄咄逼人。

    唐夫人面现愠色,连饮了几口茶缓解恼意。

    程向腾见了,便起身又将茶续上,再亲自端起奉上。等唐夫人接了,才回身又坐下,态度很恭敬,话却依然老实不客气:“岳母觉得,月盈因为心里郁郁,因为生病,因为人无完人,所以有精力打骂丫头,却没精神去给婆母端杯茶?”

    唐氏就那样,愿意的时候也能嘴巴乖巧去老太太身边奉承着,但她不愿意的时候,她就不想陪笑。所以若遇上她心里不爽快时候,去请个安说个话儿吧,她就干吧坐着公事公办一般,弄得老太太也不自在起来。

    有时为了缓和气氛还得主动找话同她说笑两句,她还不肯凑趣给你笑笑,或者压根不给你接腔。

    并且唐氏那人吧,偏生心里不痛快的时候又比高兴的时候多很多。

    老太太就觉得没劲,这请什么安啊,找别扭的吧。干脆各玩各的,请安靠自愿,有心情的时候再来吧。

    这种相处方式虽然是事实,但两下相安时倒没什么好说的。可如今程向腾这般问出来,就是直指唐氏不孝了。

    这个罪名可大了去了。唐夫人看着程向腾不语,寻思着程向腾到底啥意思?

    说是责难吧,他却态度殷勤,端茶倒水的很有晚辈样。并且看他脸上一片诚恳之色,倒有些推心置腹的意思,而不是冷嘲热讽或者发火不耐的那种神色。

    可若说不是责难吧,直言对她唐家女不满意就够让人难堪的了,现在更连不孝都扯出来说?这是说着好玩的吗?

    唐夫人自然不肯认下这不孝的名头,她斟酌着开口道:“亲家母为人慈善,向把月盈当女儿疼爱,若是月盈不够恭顺孝悌,亲家母尽可教她训她。只是我刚刚才从亲家母那里过来,并未曾听她说起过半分,想来亲家母那里还是满意的。

    我想着,月盈没有天天去晨昏定省,自是因着亲家母不爱人打扰,又体恤月盈体弱发了话,月盈才遵了婆婆的话行事,她断不敢自作主张不事婆婆的。

    只是若姑爷觉得不妥,说与亲家母知道,然后让月盈勤谨些就是了,她断不敢有怨言的。”

    说着叹了口气,两手微摊,“姑爷呀,你看,一家子过日子,若大家意见一致便还好,若一人一个主意,这做媳妇的人吧,夹在长辈与相公之间,也是很为难的。”

    竟是推得什么责任都没有了,还好像唐氏在受着夹板儿气似的。

    可她提起什么孝悌,程向腾只觉可笑。孝就先不说了,那个悌字,她又当得起吗?

    府里满打满算这么几位主子,唐氏嫁过来那年,妹妹珠儿不过七八岁,性子虽偏拗,但她一个大人,若有心哄劝交好,会连个几岁的小女孩都收服不下?可是这些年,她身为嫂子,竟是和珠儿互相爱搭不理的,好像比着看谁更不懂事似的。

    还有嫂嫂,远在边关,一年里难得回来那一回半回,母亲自然对她更热情些。唐氏因此觉得母亲偏疼嫂嫂,平日里母亲若在她面前提起嫂嫂,她就懒得应声接口。

    上次程向腾边关回来,唐氏还特意交待他少在母亲面前说起嫂嫂的事儿。问她原因,她说:“她身体壮实,又连番得子,越发得婆婆喜爱了,也越发衬得我没用了……”嫌说起人家来让她不自在。

    ……这些事儿提起来,就让人郁燥。

    程向腾不耐烦与唐夫人这么打太极,他今儿又不是为了告黑状的。

    他叹了口气,直接道:“岳母不用替月盈找这样那样的借口了。我知道那些年,月盈在唐家备受宠爱,难免有些娇骄之气。自入了程府后,也是但凡大事小非,岳母也好,舅兄们也好,都齐齐上阵帮腔帮手。就是你们这样,才助得她气焰日高,容不得人,凡事只可着自己的心意走……”

    唐夫人听他埋怨,没有点头,却也没有打断。

    只要不把无后了、不孝了这等大罪过拿出来说事儿,其他的她听着就是了。

    她最担心的是女婿对女儿不喜,跟女儿冷战。那样的话,闺女憋屈,娘家也无话可说,只能自己生受着了。

    这般把话摊开了说她倒完全不担心,哪怕他跟她提要求提条件呢,那都好解决。

    因些她倒没反驳,还顺着道:“就是呢,月盈是有点任性了。”

    说着顿了顿,又道,“不过姑爷呀,月盈前番为着没有怀上身子,暗暗哭了不知多少眼泪,后来姑爷对她不但不哄不劝的,还没个好脸色,她也没敢说什么。如今姑爷自已作主抬姨娘,月盈还不是都点头认了。现在听说姑爷不顾府里规矩一直歇在五姨娘处,月盈她也都没敢说什么。可见她真是在收心养性了,也是得了教训了……”

    程向腾打断她,颇有些无奈道:“真得了教训么?上次我连让岳母带她回唐家的话都说了。可是岳母看,她可改了几分?”

    唐夫人人不老也成精,立马从他这话里,听出几分恐吓的意味儿来。不是程向腾恐吓说要休妻什么的,而是程向腾为了镇住唐氏,让她改掉自己的毛病而进行的恐吓。

    那种“用了狠招却不奏效,无奈跟你发发牢骚”的意思相当明显。

    只要是为了女儿好,唐夫人当然都欢迎。

    等她确认了程向腾确是此意,她就再没有或是推卸,或是辩解,或是诉委屈的插话了,而是正襟坐着,把程向腾说的话都听了进去。

    程向腾说,唐氏一直高高在上,或者说一直长不大似的只有自我没有他人,是唐家的纵容庇护和程家的宽容退让造成的。

    如今岳母瞅着,自然舍不得她受半分委屈,可哪有父母能跟着子女一辈子的。就算唐家舅兄们也可以一直纵容庇护,但程家却不可能没有底线的一直宽容退让。

    还有她的不孕和体弱,没有让她因此收敛气焰,反而成了她随时随地发作的借口。

    如今都已为人母的年纪了,要教养子女为人表率,那些任性妄为的行为不可再有……

    程向腾说,家和万事兴,他所求不多,不过内宅和乐,日子平顺……

    ……呃,那个,其实可以打住了。

    唐夫人是什么人,程向腾想让唐氏改哪些变哪些,她哪有不知道的。

    不过婆媳和睦,姑嫂亲近。尤其最近,不要找人家小妾麻烦了,让人家小妾姨娘也和乐嘛,然后自然男人就和乐了,一家子都和乐。

    这要求就算明提出来,也是正当正份的,是贤惠女人该做到的,没什么可指摘的。

    不过唐夫人终是忍不住道:“可是姑爷,月盈她真的心里苦啊。”

    无子依傍,心里惶惶。她当初就是这么过来的,能不知道那苦处?

    “那是因为没人让她吃更多苦头。她若更苦过,就知道这些不过无病□□!”程向腾道,“我只愿她心宽心静,于自身也有益,让家人也好过。

    若能得一儿半女自是最好,实在无缘也无办法。养在她名下的孩子就是她的,谁也抢不走去,她实在不必为此忧心。

    另外,无子出妻之类的,我绝不会行此事。既娶了她结得永世好,她就永是我程家妇,是日后要与我共享香火的人,她实在不必为此惴惴。

    这些话劝解过多少回,她总听不进去。——这也是为什么我跟岳母说的原因:月盈她既听不进好话,便得逼上一逼吓她一吓,也许她反而知道修身养性。”

    “……那要怎么逼怎么吓法?”唐夫人迟疑地问。

    程向腾这话说得虽然极是好听,但这房头里的孩子本就该是她的,程家也不可能会和唐家断交休妻。这其实不过都是空话,实在难以让人安心。

    所以她怎么会信,月盈怎么会信?

    “大哥新得一子,我已预备前往添贺,此趟会多费些时日。等回来后,希望月盈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对人对已。到时候,这内院里该她的尊荣体面,一样都不会少,这些姨娘下人,该有的规矩,一个都不会乱。”

    唐夫人明白,这才算是该有的保证。当然女婿的潜台词她也明白得很:他做到他该做的,月盈也得做到她该做到的才是,象出嫁时她叮嘱她的那样。

    要不然,这女婿虽不至于休妻,但一个女人在后宅过得好不好,是尊荣体面还是灰头灰脸幽居一隅,那差别大了去了。

    唐夫人听得出来,也看得出来,这女婿最近已然不耐烦了,已然不肯多忍耐了。

    唐夫人于是打包票道:“姑爷放心,月盈那孩子最明事理,一定会恭顺待人的,更不会和那些姨娘小妾丫头下人们过不去的。”

    程向腾道,“那是最好。我这次会带着五姨娘随侍,我走后,岳母尽可以向月盈强调我宠妾不顾妻,日后更可能让她静养不理之类的,让她生些委屈憋闷,偏又无所依仗无计可使,也许就能煞住了性子懂了事儿。”

    唐夫人轻轻点头,表示认可。

    ……

    当然最后,程向腾也没忘唐夫人是为什么来的,少不得重提了下唐端慎挨打那点儿事儿,也说起了另外一件事儿:

    当初,程府摆寿宴,唐端慎席上教唆怂恿,甚至还开赌拱着邓家五公子邓紫宸,于是那邓五才起意调戏妩娘。然后受妩娘惊吓,邓五落水。

    ——为什么提起这件事儿呢,因为这是此前唯一一件与唐端慎和妩娘都有关联的事情。

    程向腾说:这次二舅兄挨打,没记错的话应该邓大统领也在现场……

    唐世子夫人当然知道,邓家兄妹和她唐家几位一起去的嘛。

    她从小生在高门长在高门,十分会将各色乱相拨乱返正。她甚至也不需要太费脑筋,就把事情给捋了个大概。

    于是在唐夫人的脑海里,事情和人民群众所知道的版本大有出入。你们普通人知道什么,你们看到的向来都是人家愿意让你们看到的东西,向来都不是真相。

    想想看,那张家是什么人家?颓败小户。那张小姐无所依傍就敢动国公府公子?并且事后还那般嚣张。好像靠着一点儿曲折的关系,就铁定能请动皇后娘娘似的。这背后,是什么人在操控呢?

    而那邓家又是什么人家?他家最善于什么?隐忍。当年怕遭株连惹祸,连女儿都可以了断关系。

    可邓家从前隐忍,是因为家族没落,子弟无能。现在人家为何还要隐忍呢?

    算算时间,五公子邓紫宸在程府落水的时候,邓隐宸在外领兵。如今人家回来了,可不正是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嘛。

    于是在春会上看到两人,临时起意,一箭双雕,让唐程两府互相撕咬……果然是做大统领的人啊,这手段,信手捻来啊。

    程向腾本想说不是临时起意,姓邓的曾在乡下庄子上落脚。小丫头子没有见识,经不住几句撺掇,就以为莱茵寺千好万好的去了。

    想了想又不愿意说起这件事,不愿意将姓邓的和妩娘再牵扯上。

    反正不需要再列旁证唐夫人也想得明白,她想不明白岳父和舅兄们也想得明白。并且这事儿也不怕查证,那绳索,字迹,都是明证。这本来就是真人真事。

    说出来,也免得唐家私下里还在查来查去的折腾。反正他们就算知道了,也不可能找邓隐宸核问。

    你让人家兄弟落水病躺,人家打得你起不来床,两下里扯平。大家都顾着脸面私下行事就不错了,谁当谁是好惹的。

    程向腾说,所以在这事儿上,对二舅兄十分气愤不满。因着他无故作怪,让外人看出我程唐两府内有罅隙,这才被人加以利用,造成我们两府互咬的闹剧……

    唐夫人点头。终究,不过因为一个妾侍。终究,还是因为唐氏不肯容人引起的。这内宅儿不平,不但可能带累到男人,甚至可能关系到朝堂呢。

    唐夫人把事儿前后串连,再联想程向腾最近的态度作派。是了,没什么好说的,好好劝说女儿吧。

    ···

    两人在花厅里说了许久的话,程向腾才告退去了外院。

    然后二奶奶唐氏无比惊讶地发现,自己母亲眼睛红红的,似是哭过?

    问之,不说。

    唐夫人倒拍拍她的头,长长的叹息着,然后领着丫头婆子,也不留下吃饭了,直接回府去了。

    留下唐氏心里惴惴难安,饭都吃不下。

    唐夫人其实和女婿聊过之后,心里十分的踏实。不管他有多少不满埋怨,觉得有问题时肯想法解决问题,这就是想要好好过日子的态度。

    听那意思,等这趟回来后,就要让那五姨娘把规矩立起来了。如今这才刚刚把人抬起来,之前还那般维护的,让人觉得不知道要宠到什么地步呢。没想到连这意正浓的时候,女婿也是心思清明没有昏了头。

    可见宠也有限。

    等过了这阵儿,也就那么回事了。

    到底也只是个玩艺儿。

    唐夫人面上带笑,想着这女婿真不愧是她挑的,好女婿呀。

    只是女儿那性子也养了这十几二十年了,只怕不容易别过劲儿来,因为便想着得下猛药,得多加码,一定把她的性子给掰回来不可。

    她故意在女婿走后把眼揉得红红的,就是想给女儿施压:你看看你男人火力多猛,你老妈招架不住了。女儿呀,对不住了,你以后自求多福吧。

    ···

    武梁若听到人家亲亲岳母跟亲亲女婿的对话,一定知道,象她这样的,也就是人家唐氏的炼金石。

    不过那个不重要,妻有妻路妾有妾道,活法本来就不一样。就算知道了,也打击不掉那份要去往边城的激动。

    宅子里方寸之地,却天天扯不清的事儿。倒是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急等着她去参演一脚。

    不过才出城门,就被程向腾扯到了马上。只是马的速度也不快,溜溜达达的小跑着。

    程向腾把武梁圈在怀里,把辔绳递给她,让她来控马。

    从前武梁骑过马,不过那是在一个有马场的景区,有人牵着跑的那么几圈。

    所以会骑算不上,但骑上去她倒也不是很害怕。尤其后面有人揽着,感觉挺安稳。只是这般骑着到底不甘心,不时的还想拉一拉缰绳什么的,倒不时把马给拉得一仰脖子停了下来,或忽然往旁边一跳,倒挺吓人的。

    后又想起来要让马跑得快是该夹马肚子的,于是使劲往后靠着想把程向腾挤开点儿,好让她的腿放在马肚的正处。

    有时马得了指令忽的撒欢狂奔起来,她又吓得缩紧了脑袋。

    程向腾由着她玩,等她窘态毕露时便一阵哈哈大笑,毫不留情的奚落嘲笑。武梁不为所动,继续各种试驾,没多久还敢往马屁股上甩两鞭子找feel去呢。

    这么速度时快时慢,有时远远落在马车队的后面,有时又远远超前。超得太多了程向腾还会带着她再打马回去汇合,或者到旁边什么地方转转看看。反正不赶时间,真的是优哉游哉。

    不过有他指点,武梁果然学得很快,没几天程向腾便给她牵出一匹胭脂马来,于是武梁单独上马了。

    谁知那胭脂马竟然不温驯,几次三番差点儿把武梁给颠下去。有一次人摔下马快着地了,才被程向腾一马鞭卷起来,差点儿没吓哭了去。

    程向腾在一边笑得气震山河的。

    但武梁继续再上马,再跌跤。

    这么一路跑到充州,竟然也能骑得象模象样了。后来跟着程向腾去草甸子上驰骋,摔摔打打的无数次,还学会了一招蹬里藏身。

    武梁觉得这招好,比在马背上横躺倒立的都实用。可以藏起来让人看不见,以为这是匹空马。或者敌人一箭过来以为你落马了,哈哈其实却没死,是不是很酷。

    虽然挺难学,可有程向腾在旁边,有了那种“反正有他看着肯定死不了人”的底气,只管放开了折腾。

    后来连程向腾都感叹,他说妩儿,你怎么就这么胆大。

    武梁说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好好的学马术,忽然就变成气喘吁吁一场厮磨翻滚……

    总之后来武梁此招娴熟,让她特有成就感,时不时就要炫一炫,班门弄斧无数次。

    边城汉子们粗犷,侯爷程向骥斯文,侯夫人郑氏爽朗,几乎全程都很愉快。

    大多时候,程向腾也象个大男孩儿一般,与人争强斗能,比马术,比射箭,比兵器,甚至摔跤打猎,什么都比,很多时候都在和一帮汉子们吆五喝六的。

    比赛有输有赢,赢了他就扬天长笑,输了就拳头捶地。

    边民没有女子不能出门的规矩,尽有女子跑出来玩骑马射箭,投掷短刀等,也参加男人们的比赛。

    武梁当然全程跟着参观。

    摔跤输了后,惩罚是扎马步两个时辰。程向腾头顶着大太阳蹲着,蹲完后人都站不起来了,一屁股后倒身在地上,腿还支叉在空中,说是腿麻不会伸直了。

    还有比棍术也输了,惩罚是倒立行走一圈。技术生疏不时翻倒,然后还得再翻回去坚持走完。

    这种时候武梁就可以尽情地取笑回他,还回他从前的各种奚落。

    程向腾统不怪罪这个,只是看到她若看什么汉子太过专注,就一定会跑过来捂眼,十分小家子气。有好几次被一圈人围着取笑,他干脆把人罩怀里就跑。

    白日多是喧闹的,而晚上多是静谧的。这里的天更澄澈,星星更明亮。白天黑夜,幕天席地下多少次安静相拥,多少次激烈翻滚,伴着马的长嘶,偶有狼的长嚎。

    情动情浓都有时,可终究是要回去的。

    ……

    在这里呆了二十来天的时候,有一天收到了京城里来的一封信。不知道信上说了什么,程向腾心情不大好。

    那时,他坐在草地上,啃着一根草。然后他说妩儿,你现在只管尽情开怀,但回去后,要正式归入你家奶奶麾下,要乖乖守着规矩。我保证,不会有人动你伤你。

    但你若违逆主子,恃宠不尊,爷我就先不饶你。

    他问她:你记住了吗?

    程向腾说的时候神情相当认真,让人不敢起半分讨饶求告之心。

    武梁不过玩笑说这里侯夫人倒和气,若能留下来给她当丫头也不错。程向腾的脸就冷得天寒地冻的。

    他说妩儿,我如今宠你纵你,以后也还会宠你惜你。但圆就是圆方就是方,你要守在你的方寸之间,不管主子是和气还是严厉。

    武梁再不敢多说,只把脑袋点得啄米鸡似的,心情也被摇得乱七八糟。

    这是出来后唯一一次提到府里,话题有些严肃。后来大家便都不再提起,及时行乐是王道。

    后来隔了几天,武梁在那个清朗的大早,单人独骑,带着干粮和水悄悄出门,朝着太阳的方向一直骑一直骑一直骑。然后,她迷路了,住到了老乡的家里。

    三天,程向腾找到她,衣衫被荆棘挂破,眼睛布满红丝,神情憔悴,胡子拉茬。

    他拉着她检查,看她有没有受伤。说他一直不眠不休,怕他歇的那一会儿间,她就发生了什么不测……

    武梁也眼晴红红的,她说她只是以为到下午的时候,她再朝着夕阳的方向一直骑一直骑一直骑,就能回到原处……

    程向腾没听她解释,她安全无忧他就放心了。他躺倒在草地上,没等她说完就睡了过去。

    武梁默默揽着他的头在草地上坐了许久,然后乖乖跟他打马回去。

    前后历时一月有余,四月底,启程回京。

    要离开这个奔放的,自由的地方,武梁是真正的依依不舍。

    她一路都懒得打马,越近京城越是情怯。

    程向腾这男人,其实是个最规矩不过的男人。或许某时某刻,她能乱他的心。但她乱不了他的规矩。

    只不知道不久的将来,唐氏会准备什么惊喜给她呢。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站推荐: 唐枭 乘龙佳婿 长宁帝军 医妃惊世 盛唐风华 逆鳞 银狐 续南明 大明1617 宰执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