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重生巨星之宠翻天 > 96、甘之如饴的爱情俘虏

96、甘之如饴的爱情俘虏

作品:重生巨星之宠翻天 作者:渣小玖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烨这个大胆的,又完全离经叛道的举动,让现场一时间沸腾了起来。

    他和唐子泰身上都是黑色西装。

    优雅青涩的唐子泰,和邪魅俊逸的顾烨,这样强烈的视觉冲击,本已足够吸人眼球。

    顾烨做出这样的举动之后,在他们中间,突然多出一道白色的靓丽风景。

    现场的记者们都兴奋了!

    照相机的闪光灯一刻不停地闪着,将眼前这一幕忠实地记录了下来。

    顾烨单手扶在唐佩后腰,脸上笑容邪气不减,甚至低声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配合下。”

    唐佩本是背对场下的嘉宾而站。

    所以能看见她表情的,便只有唐子泰和顾烨。

    她微微眯起了眼睛,撑在顾烨肩上本来要推开他的手,却在目光扫过弟弟唐子泰时,缓缓放松了手上的力道。

    这样从T型台下看去,唐佩就像是伸手轻轻扶在了顾烨的肩上,而顾烨则揽着她的腰。

    两人本就是先前便穿过绯闻的传说中今年的最强新人,现在又在合作拍摄着同一部戏,话题和新闻要多少就能有多少。

    如果不是之前楚家的高压,关于唐佩的新闻数量,只怕能是现在的十倍。

    但是现在……

    记者们都快疯狂了,这样的一幕,至少够他们反复炒作一整周了!

    唐佩却背对着记者们的相机轻轻勾了勾唇角。

    原本只是扶在顾烨肩上的手突然一用力,将他推开了一些。

    唐佩脚步一错,便站到了唐子泰的身边。

    她微微侧身,终于将自己的侧脸暴露在了镜头之内。

    然后抬手,转而抚上了唐子泰的肩膀。

    唐佩嫣然轻笑,双眸专注地看着唐子泰愈发羞涩的侧脸,低声轻轻说道:“揽着我的腰。”

    灯光下,唐子泰的脸都有些红了。

    他微微垂下了眼睛,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眼中的光。

    但他却还是缓缓伸手,轻轻扶在了唐佩的腰上。

    唐佩慢慢转过了头,对着镜头,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妩媚笑容。

    原本还十分热闹的现场,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青涩优雅的唐子泰。

    推开了邪肆妖孽的顾烨,转而选择了这一抹干净清泉的妩媚唐佩。

    以及逆光而站,灯光只勾勒出他的侧脸,看起来有些高深莫测的妖孽顾烨。

    他们三人,就这样勾勒出了一副最美的画面!

    T型台上,原本该是单纯的走秀,被顾烨这样一闹,却好像有了完整的故事情节,连这一场秀,似乎都被赋予了新的灵魂。

    现场只安静了几秒钟,很快便响起了几声清脆的掌声。

    掌声很快蔓延开来,变得越来越热烈。

    人们都带着笑容,由衷地感谢这三人给他们带来的视觉盛宴。

    唐佩微微一笑,和唐子泰、顾烨一起对着现场的嘉宾们鞠躬。

    掌声中,穿着一身利落简洁的西装的沈青文,带着笑容从幕后走了出来。

    那些参与此次走秀的模特,也都鱼贯而出,站在T型台上鼓着掌欢迎他们的优秀设计师。

    “谢谢。”从唐佩身边经过的时候,沈青文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对她道了声谢。

    唐佩脸上笑容不减,却什么都没有说。

    她的手从唐子泰肩上放下,他们三人也开始跟着别的模特儿一起鼓起掌来。

    沈青文脸上带着笑容,鞠躬感谢着到场众人的支持。

    一场秀,以一种有些戏剧的方式,最终完美落幕。

    记者们手中相机的闪光灯仍然在闪烁个不停,忠实地记录下了这和谐的一幕。

    直到所有的模特儿开始退场,她才转头对唐子泰微微点了点头,从T型台侧面的楼梯上慢慢走回了贵宾席。

    楚君钺没有说什么,外人甚至可能无法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不同来。

    但是唐佩还是一眼看出,他目光中的不满。

    她走回他身边坐了下来,侧头低声笑道:“刚才我的表现怎样?”

    楚君钺轻哼一声,伸手将她的手抓在自己手中。

    两人十指相扣。

    唐佩的手指要白皙许多,楚君钺的手指是健康的古铜色。

    这样交织在一起,他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唐佩掌心的茧,低声说道:“如果当时不是子泰也在上面,你会继续配合着表演下去吗?”

    “嗯……”唐佩故意皱起眉头沉吟了几秒。

    抓着她手指的手果然就是一紧,楚君钺的眉头微微皱起,目光中的不满已经掩饰都掩饰不住。

    “大概也会吧。”唐佩微微偏头,看着他一笑道:“当时如果不继续表演下去,现场气氛肯定会十分尴尬。”

    其实顾烨的动作虽然非常敏捷,在唐佩眼里还是有些不够看的。

    在他搂着她跳上台的时候。

    或者说在他跳下台伸手来抓她的时候,她都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避开他。

    但是如果那样做了,无论如何都肯定会有小小的争执。

    那样的话,反而会更吸引别人的目光,最后让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所以她现在的做法,虽然可能也会引起一些话题。

    但是太过大方自然的态度,尤其是最后推开顾烨选择唐子泰的做法,带着明显的故事性和表演性质,可能反而让人们不会多想什么。

    楚君钺一点一点的摩挲着她的手指。

    他虽然不是娱乐圈中人,但是本就非常聪明,对唐佩的做法很快便明白了她的用意。

    但明白是一回事。

    心情却是另一回事。

    想到顾烨那张英俊到妖孽的脸,想到他搭在唐佩腰间的手,想到他也握过唐佩的手……

    楚君钺觉得自己非常有让人封杀顾烨的冲动!

    他的做法,绝对是对他毫不掩饰的挑衅!

    这么耽误了一会儿功夫,唐子泰已经和顾烨联袂走到了台前。

    他们甚至没有换下身上的衣服。

    唐子泰仍然是刚才那身西装,只是脸上的笑容却明显了许多,不再像刚才那样羞涩。

    顾烨依然勾着唇角,笑容邪气而不羁。

    走在他们身后的,则是这次秀的设计师沈青文。

    唐佩站了起来,手一用力,本来是想从楚君钺手中抽粗豪。

    楚君钺却没有放开他。

    他只是敛起了脸上不满的表情,继续坐了片刻,然后跟着唐佩,也缓缓站了起来。

    “姐。”唐子泰已经快步走到了唐佩身边,对她微微笑了笑。

    顾烨也走了过来,只是他并没有表现地多热情,仿佛刚才那个拉着唐佩一跃上台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他对唐佩微微点了点头,目光从唐佩和楚君钺相握的手上一扫而过,最后落在了楚君钺脸上,对他也笑着点了点头,客气地打了声招呼:“你好。”

    他的目光很快转开,看向了旁边也跟着站起的连修靳和连天睿。

    唐子泰早在台上的时候,便注意到了连修靳和连天睿的存在。

    他笑着和唐佩打过招呼之后,目光也转向了这两人。

    迟疑了片刻,还是缓缓朝他们走了过去。

    当初连天睿千里远赴美国,不仅救了他,而且还将他带回去精心照顾,最后让他终于能够重获新生。

    唐子泰对他本来就没有任何不满,当即便笑着叫了一声:“连大哥。”

    连天睿点了点头,上下看了他好几眼,伸手轻轻拍拍他的肩膀,淡淡笑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子泰你这一身打扮,让我差点不敢相认了。”

    “连大哥说笑了。”唐子泰微微一笑。

    他目光慢慢转到了连修靳身上,没什么表情的轻轻点了点头,还是招呼了一声:“连先生。”

    连修靳从唐子泰一出来便已经站了起来。

    听到唐子泰叫连天睿大哥的时候,目光都变得激动了起来。

    但是最后这一声冷冷淡淡的“连先生”,却让他原本亮起的目光逐渐黯淡了下来。

    反而是沈青文,在和唐佩及楚君钺打过招呼之后,已经微笑着走了过来,和连修靳以及连天睿分别握了握手,笑道:“谢谢两位特地拨冗前来。”

    “你太客气了,非常优秀的秀。”连天睿淡淡说道。

    他稍微看了自己三叔一眼,连修靳的目光现在完全放在唐子泰身上,根本舍不得分一丝注意力给眼前这个美丽干练的女子。

    心中轻轻叹了口气,连天睿又继续说道:“连氏对沈小姐的设计挺有兴趣,如果沈小姐愿意的话,敝公司希望能够投资你的工作室。不知道沈小姐意下如何?”

    沈青文微微一笑,道:“能得到连氏这样的大公司青睐,我非常荣幸,谢谢连总给我这样的机会。但是下半年我会出国进修,等到回来的时候,希望能做出更让连总满意的作品来。”

    她伸手和连天睿轻轻一握,不卑不亢的态度让连天睿都赞许地微微点了点头。

    沈青文对自己的定位非常准确,知道今天自己能有这几人联袂前来捧场,并不是自己的设计有多么与众不同。

    而是自己无意中,请了一个了不起的主秀模特儿。

    虽然他还只是个新人。

    只是虽然沾了唐子泰的光,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或许还入不了这几个眼高于顶,又长期高高在上的人的眼睛。

    想到这里,沈青文不由微微一笑,转头看向了唐子泰。

    唐子泰仍然安静地站在那里。

    他在等着沈青文打完招呼,直到沈青文看向了他,才对她微微点了点头,转身走回了唐佩身边。

    唐子泰对姐姐的态度,可就比对连修靳他们要热情许多了。

    两人凑在一起,低声说了好一会儿的话,直到回去的车上,唐子泰都还是难掩兴奋。

    “姐。”他笑着比划道:“我今天穿的那身西装……”

    说到这里唐子泰的脸都有些红了,也不知道是兴奋的还是害羞:“其实和青文姐一开始的设计有些不同,是根据我本身的特点,我和她一起修改完成的。”

    他说着笑着眯了眯眼,忍不住又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很不错啊。”唐佩毫不吝啬地夸赞道:“你觉得沈小姐怎么样?”

    “人非常好,教了我很多东西!”唐子泰又道:“这可能是她今年在国内的最后一场秀了,下半年她会出国进修。”

    唐子泰的语气变得有些遗憾起来。

    如果可以的话,他其实非常乐意继续跟在沈青文身边,向她学习一些这方面的东西。

    唐佩微微一笑,大约猜出了唐子泰的心思。

    她对沈青文的印象也不错,唐子泰一向没什么同龄朋友,虽然有自己,但是朋友还是需要几个的。

    这段时间他明显比从前稍微开朗了一些,就是最好的证据。

    “子泰。”坐在他们对面,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楚君钺却突然将目光从他面前的笔电上转开,看向了唐子泰。

    “嗯?楚大哥有什么事吗?”唐子泰也看向了他。

    “你如果愿意的话,其实可以和沈青文一起去学习。”楚君钺淡淡说道:“你对服装设计本身就感兴趣,现在和沈青文一起,既可以跟她学习一些东西,两个人之间也有个照应。”

    他目光中有了淡淡笑意,继续说道:“沈青文虽然比你大了两三岁,但是大方漂亮……”

    这已经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话,楚君钺看了脸上明显有些不好意思的唐子泰,还是继续说道:“你如果喜欢的话,年龄其实并不算什么,可以大胆地去追求试试。”

    “楚大哥……”唐子泰的脸更红了,“我对青文姐……对她……”

    “咦?”连唐佩都忍不住好奇起来,“子泰,是真的吗?”

    她仔细回忆了一下,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沈青文身上那种大方从容和优雅爽利,在他们的同龄人中,真的算是不错的女孩了。

    尤其是长得还漂亮。

    正好又是唐子泰兴趣所在。

    他会被她吸引,想想还挺正常的。

    此时见唐子泰红了脸,吞吞吐吐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忍不住笑道:“吾家有弟初长成啊!”

    唐子泰的脸果然更红了。

    他敛起了目光,但却慢慢摇了摇头,道:“青文姐很好,对我也很好,也很漂亮。但是……”

    他抬头看向楚君钺,毫不畏惧地对上了对方的双眼,慢慢说道:“但是楚大哥,姐……”

    唐子泰一边说着,一边转头看了唐佩一眼,才继续说道:“但是我对她,真的还没有这样的想法。”

    “哦……”唐佩明显有些不信,拖着声音挑了挑眉。

    “是真的,姐!”唐子泰有些急了,连声说道:“我对青文姐,尊重更多一些。但是真的没有,对喜欢的人那样的怦然心动的感觉。”

    “哦……”唐佩又故意拖长了声音,看唐子泰表情更加着急,才咯咯一笑,凑上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害什么羞嘛?这里又没有外人。那你说说,你对谁才有这样怦然心动的感觉啊?”

    “都没有……”唐子泰轻声说道:“不过有朝一日,遇到了这样的人,我一定会告诉姐姐的。”

    他每次不叫唐佩“姐”,而是叫“姐姐”,都带了点撒娇的讨饶味道。

    唐佩果然不再继续逼问下去,笑着坐直了身体,道:“好吧,到时候记得告诉我就是了。”

    楚君钺若有所思地又看了唐子泰一眼,这才慢慢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他低头看着电脑屏幕,又道:“我刚才也只是说笑,但你仍然可以考虑下,和沈青文一起去学习。这样你姐姐应该也比较放心一些。”

    “嗯。”唐子泰点了点头,认真说道:“谢谢楚大哥,我会好好考虑下的。”

    “这件事也不着急。”唐佩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你觉得做模特儿的感觉怎样?”

    “还不错啊。”唐子泰应道:“我大概有些明白,姐姐为什么要做演员了,那种能够将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传递给期待着你的人们的感觉,真的还不错。”

    他顿了顿,又道:“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也想穿着自己设计的衣服,举办一场这样的秀。”

    “一定可以的。”唐佩笑了笑。

    她很欣喜自己的弟弟有这样积极的想法。

    两人谈谈说说,没多久便回到了楚家别墅。

    唐佩只字不提自己中午遇到的事情,一路上只是耐心地询问唐子泰最近遇到的人或者事情。

    最后话题终于转到了顾烨身上。

    “你知道顾烨也是主秀模特儿?”唐佩问道。

    其实她是真的有些意外的,顾烨竟然也会参与走秀,并且还是和唐子泰搭档。

    “知道啊。”唐子泰点了点头,有些疑惑:“姐难道不知道吗?他最近不是在和你出演同一部电影吗?”

    “是。”唐佩点了点头。

    “所以他第一次到秀场,我便认出他了。”唐子泰又道。

    “是你主动和他说的吗?”唐佩又问:“说你是我弟弟这件事?”

    她和唐子泰长得并不像,如果不认识他们的人,是绝对不会把他们往姐弟身上想的。

    “不是啊。”唐子泰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

    “那是?”唐佩微微皱眉,问道。

    连楚君钺都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他再一次抬头看向了唐子泰,也问道:“是顾烨认出了你?”

    “嗯。”唐子泰点了点头,想了想道:“他说他曾经在电视台见过我和姐一起,知道我是你的弟弟。”

    唐佩和楚君钺对视了一眼。

    楚君钺微微眯了眯眼睛,目光中有寒芒一闪而过。

    “怎么了,姐?”唐子泰有些不解。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顾烨,那个英俊到妖孽的男人,唇角噙着浅浅笑容,慢慢朝自己走了过来。

    唐子泰记得自己见过他,也知道眼前这个人,正在和自己的姐姐主演同一部电影。

    他们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自己就和沈青文一起坐在休息室里看着唐佩。

    所以其实他并不意外在秀场见到顾烨,沈青文当时也在现场,顾烨很有可能是认识沈青文的。

    “你好,唐弟弟,我是顾烨。”当时顾烨非常大方地对他伸出了一只手,笑着招呼道:“虽然是第一次打招呼,但是其实我见过你几次了。你和你姐姐长得虽然并不像,但气质却很相似哦。”

    顾烨如此说着。

    这句话明显让唐子泰心情非常不错,他和顾烨伸手相握,很客气地说了声:“你好。”

    说到这里,再看看楚君钺和唐佩脸上显得有些严肃的表情,唐子泰忍不住问道:“姐,这个顾烨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唐佩笑着摇了摇头,道:“只是有些意外会在这里见到他,和他拍戏的时候,他可是什么都没提呢。”

    顾烨能够认出唐子泰,那猜到唐佩回去现场看弟弟走秀,其实一点都不让人意外了。

    唐佩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沉得住气,和自己拍了这么多天的戏,一直到最后才露了点口风。

    她又看了楚君钺一眼,对方正微微皱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微微一笑,转头对上了唐子泰充满好奇的目光,嫣然道:“没什么啦,或许,他是想给姐一个惊喜而已。”

    “嗯。”唐子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么说话的功夫,车已经驶入了楚家别墅。

    由于下午丢下了工作去陪唐佩,楚君钺当天晚上简直忙碌极了。

    等他从书房回到卧室的时候,唐佩已经沉沉睡去。

    唐佩睡觉一向警醒,楚君钺尽量放轻了自己的动作,但最后等他小心翼翼躺上床的时候,唐佩还是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睡意朦胧地说道:“忙完了?”

    “嗯……”楚君钺低声应了声。

    他俯身在唐佩额角轻轻一吻,温柔地低声说道:“继续睡吧。”

    “嗯。”唐佩翻了个身,让自己窝进楚君钺温暖的怀中,继续沉沉睡去。

    楚君钺温柔地抱住她。

    曾几何时,他们两人都是那样不习惯,身边躺着别人。

    但是现在……

    他温柔地垂眸看向怀中的人,唐佩不知道梦到了什么,额头在他肩上轻轻蹭了几下。

    楚君钺的心霎那间柔软得不可思议,那瞬间,他是真的觉得,即使为了怀中这个现在终于肯稍稍依靠他的人,倾尽天下也在所不惜。

    “好梦……”他几乎无声地在黑夜中轻声喃喃说道,然后又低头轻轻吻了吻唐佩的额头,“吾爱。”

    第二天唐佩的戏排得很满。

    她一大早起来的时候,楚君钺也跟着起了床。

    “你继续睡吧。”唐佩梳洗完毕出来,发现楚君钺也准备去洗手间梳洗,忍不住笑道:“昨天不是忙到很晚?”

    楚君钺摇了摇头,道:“我送你去片场。”

    唐佩一怔,随即明白,大概是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情,让楚君钺有些不放心。

    她微微一笑,并没有拒绝,而是笑着点了点头,道:“那可真是荣幸呀。”

    楚君钺当天真的亲自将唐佩送到了影视城中,为了这件事,他还专门换了一辆比较低调的黑色轿车。

    晚上等唐佩拍完一天的戏之后,一到门口,就发现楚君钺的车又静静地停在了不远处。

    这样每天接送她去拍戏的日子持续几乎一个星期,唐佩他们的内景戏,终于只剩下了最后一幕。

    那天她也很早到了影视城中,楚翼城和顾烨却到得更早,他们甚至已经开始讨论摄像机的角度问题。

    等唐佩化好妆换好衣服出来,楚翼城抬头看向唐佩,脸上的笑容难道有些揶揄:“怎么样?会不会有心理压力?”

    唐佩一笑,道:“这也是剧情需要啊。”

    “我倒是有些紧张啊。”站在一旁的顾烨却笑了起来。

    唐佩和顾烨的关系,并没有因为秀场那次的事情有什么改变。

    虽然事后确实又有记者因为这件事的关系写了一些报道,将唐佩和顾烨之间描写得很是暧昧。

    但是那天楚君钺也是在场的,早已料到会有这样结果的他,从一开始高压政策便层层压下,那些新闻根本就没有激起什么水花,便飞快地被压了下去。

    楚翼城听了顾烨的话,“呵呵”笑着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今天唐佩和顾烨只剩下在这个基地的最后一场戏——床戏。

    楚翼城将这幕戏留到现在才拍,本就是为了让两人逐渐熟悉起来之后,拍起来没有那么尴尬。

    现场工作人员已经布置好了一切。

    只等导演一声“action”,便可以开始拍摄。

    布置成卧室模样的场景里,唐佩和顾烨站在门外,两人低声交流了几句,场记便拿着打板走了过来。

    楚翼城看了唐佩一眼,见她对自己点了点头,便高声宣布:“action!”

    摄像机开始工作。

    顾烨和唐佩立刻调整状态,他整个人都挂到了唐佩身上。

    白安和谢连城之间的关系,一直若即若离,没有什么进展。

    虽然不断被谢连城伤着心,但是白安却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这一天,谢连城因为一些事情喝得有些醉了,得到消息的白安,立刻便赶到了现场,亲自将他送回了他的家。

    她虽然不算矮,但是谢连城即使在男人中也算得上高大。

    醉意朦胧的他,一开始还只是安静地挂在白安身上。

    即便这样,扶着他的白安,也觉得有些吃力起来。

    可是大约到了熟悉的环境,谢连城变得有些不一样起来。

    他虽然仍然挂在白安身上,脸上却浮起了一抹自嘲的冷笑,喃喃说道:“你还管我做什么?我这样的废物,什么事都做不好的废物……你管我干什么?”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挣扎了几下,几乎就要从白安身上挣脱下来。

    白安忙得满头大汗,一边要用力稳住谢连城高大的身体,一边还要扶着他朝里走去,口中连声安抚道:“谢小叔叔,你别激动……”

    她顿了顿,喘了好几口气,才又继续坚定地说道:“你怎么会是废物呢?!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最棒的!”

    “最棒的?呵呵呵呵呵呵……”谢连城闻言,却低低地笑了出来。

    他的笑声越来越大,逐渐变得讽刺起来。

    此时的白安,已经跌跌撞撞地扶着他,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谢小叔叔……”仿佛完全没听出谢连城笑声中的讽刺意思,白安一边扶着他朝床边走去,一边低声安慰道:“你别乱动,马上就到了。”

    她想了想,又道:“不管别人说什么,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棒最棒的那一个!”

    白安坚定的说道。

    或许是她语气中的坚定取悦了谢连城。

    又或许是,她没什么说服力的安慰让谢连城变得更加焦躁。

    他伸手轻轻捏住了她的下颌,将她的脸转向了自己。

    谢连城有些不羁地挑起了眉,嘲道:“那么你说说,我哪里最棒了?”

    被心爱的男人这样触碰,白安的脸早已经红成了一片。

    她有些呐呐地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谢连城便一把甩开了她的下颌,冷声道:“别再用那套‘我的电影你都会反复看十几次’的说法,你懂什么是电影吗?你知道我想要在里面表达些什么吗?”

    白安又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

    “说不出来了吧?”谢连城嘲讽般地瞥了她一眼,不屑地说道:“果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吧!”

    他挥开了白安的手,跌跌撞撞地,扑倒在了柔软的床上,冷声道:“你走吧,让我自己静一静!”

    “谢小叔叔……”白安却并没有听话地离开。

    她慢慢走到了床旁,在谢连城身边小心翼翼地跪了下去,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沿着他的眉眼描绘着。

    原本已经紧紧闭上眼睛的谢连城,却猛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握住白安的手,将她的手指甩在了一旁,冷声道:“还不快滚!”

    他的话十分伤人,但是这段时间已经被他伤害了很多次的白安,却似乎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她仍然没有离开,而是静静地在那里坐了一会儿。

    谢连城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却没有再说什么。

    “这世上……”白安却突然轻轻地开了口。她的声音脆脆的,还有几分少女的清甜,听起来非常舒服,“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她的目光变得有些迷茫,幽幽地看向不远处,好像那里,正站着一个她口中描绘的人物:“这样优雅的,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人物呢?”

    然后她的目光猛然又变得犀利起来,连声音也都冷了下来:“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本来已经闭上了双眼的谢连城,却慢慢睁开了眼睛。

    白安转头看向了他。

    她刚才念的台词,是谢连城上一部电影中,男主角对女主角说的话。

    警察和大盗,本就是对立的两人。

    可是偏偏,他们却相爱了。

    在一次次追捕的过程中,那个美丽的身影,给负责追捕她的探长,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在逐渐深入展开的调查过程中,他,终于抵挡不住对方的诱惑,陷入了甜蜜的陷阱里。

    白安目光流转,低头看向了躺在床上的谢连城。

    那部电影的后面有一个片断,是美丽的大盗诱惑了英俊的探长。

    但是谁都不知道,她这样做究竟是为了脱身,还是为了真爱。

    甚至在影片结束的时候,她被探长亲手戴上了手铐,绳之以法的时候,都没人知道,发生在那个浪漫仲夏夜的晚上,那样绮丽到不真实的一场梦境,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

    白安的眼睛看着谢连城的双眼,缓缓俯下了身去。

    她的目光清澈,看着谢连城的双眼,突然扬起唇角微微一笑。

    那笑容魅惑而性感,就像是电影里面那颠倒众生的美丽大盗一般。

    “我相信……”她喃喃说道,不再是电影里的台词,“她是真的爱他的。”

    白安说完,俯身吻在了谢连城的额上。

    “为什么?”谢连城一震,却没有躲开她的吻。

    他专注地看着白安,好像第一次认识这个女孩一般。

    目光中虽然仍然有着淡淡醉意,却忍不住被这样的白安吸引了全部目光。

    “我就是相信。”白安轻轻说道:“只有爱上了,她才会心甘情愿,成为爱的俘虏。”

    那是一个长期被人们争论不休的话题,网上很多人在看过这部电影后,都在热烈地讨论着,究竟大盗有没有爱上探长。

    或者说,影片结束时候,那响起的轻轻的,带着讽刺的轻笑究竟是什么意思。

    白安的吻,顺着谢连城的额头往下。

    她的声音,变得温柔而沙哑起来:“至于爱过的人,才会懂得,那样的心甘情愿……”

    她喃喃说道。

    谢连城闭了闭眼。

    他猛然翻身,将白安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那是一个,比电影里那一夜还要疯狂还要绮丽的夜晚。

    带着酒意的吻,灼热地印在了白安的唇上。

    他忘记了,她是那个总是追着自己叫着“谢小叔叔”的小姑娘。此时在他眼中,只有那双漂亮的,充满了理解和热烈爱恋的目光。

    白安伸手紧紧抱住了谢连城的脖子,将自己的脸藏在了他的肩上。

    镜头拉近了一些,可以看清楚她目光中的表情。

    那是不同于从前的叛逆和乖张的表情,那样深深的,热烈的,几乎让人忍不住被吸引住全部目光的爱恋,带着甘之如饴的幸福,让白安看起来,是那样的美丽……

    “咔!”楚翼城喊了停。

    他从他的位置上站了起来,几乎是跌跌撞撞地朝门外走了过去。

    顾烨放开了唐佩,两个人好像已经瞬间从刚才的一幕中抽身而出,有些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眼,转头和别的工作人员一起看向了楚翼城离开的方向。

    唐佩朝顾烨点了点头,起身跟了上去。

    门外走廊上,灯光有些昏暗。

    楚翼城正倚墙而立。

    他的手中,已经点燃了一支烟。

    烟袅袅升起,弥漫着遮掩住他的表情,让他的面容看起来都有些模糊。

    楚翼城深深吸了一口烟,低低地咳嗽了两声,抬头看向了唐佩,摇头轻轻说道:“我没事,只是……只是想静一下。”

    “小叔。”唐佩慢慢走到了他的身边。

    她也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陪着楚翼城站在走廊上。

    这里是他们租下来的场地,安静地几乎没有任何声音。

    楚翼城仰头看向走廊顶部那盏并不算明亮的灯,低声淡淡说道:“我从前,从来都没有仔细地,认认真真地看过她。”

    “嗯。”唐佩低低应了一声。

    她知道,楚翼城这时候需要的并不是安慰。

    “从来没有认真看过……”楚翼城的声音嘶哑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他又深深吸了口烟,才继续说道:“原来在我身后,有一双那样美丽的眼睛,一直看着我。”

    他低下了头,就像刚才的顾烨一眼,低低地,自嘲地轻轻笑了起来:“我一直都觉得,她不过是小女孩心性,把我当做一场叛逆游戏的主角……”

    他闭了闭眼,痛苦地说道:“我怎么会那么蠢?!怎么会以为那不过是一场游戏?!有什么游戏,能让白枫坚持十年,却还甘之如饴……”

    他高大的身体微微弯下,好像承担不起自己生命之中的那些重量,慢慢顺着墙滑了下去,靠坐在了地上。

    “小叔……”唐佩跟着蹲了下去,伸手温柔地按在了楚翼城的肩上,低低地,却坚定地问道:“为什么?”

    她顿了顿,眼睛看着楚翼城的眼睛,问道:“你为什么?后来没有去将戚小姐追回来?”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