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重生巨星之宠翻天 > 99、天长地久

99、天长地久

作品:重生巨星之宠翻天 作者:渣小玖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车门被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的文思淼关上了。

    楚君钺的脸上仍然带着冷意。

    唐佩膝盖上的疼痛其实早就已经缓解,此时虽然还觉得有些火辣辣的,但是看着楚君钺脸上的寒意,她也没心思去管腿上的伤了。

    “你没事吧?”唐佩伸手轻轻按在了楚君钺的胳膊上,问道。

    刚才抱着她滚落在地上的楚君钺,承受了大部分的冲力。如果她的膝盖都伤成这个模样,那楚君钺应该伤得更重才是。

    楚君钺反手覆上了她的手,缓缓摇了摇头。

    “这又不是你的错。”唐佩另一只手探了过去,她索性抱住楚君钺的胳膊,小鸟依人一般依偎在了他的身边,柔声说道:“车子也不是你想出问题的。况且,就因为有你在身边,我都几乎没怎么受伤。”

    大约是她示弱的讨好和依偎取悦了楚君钺,对方的脸色终于不再那么冷了。

    他伸手轻轻搂住了唐佩的肩,低声说道:“你明明就在我的身边,却还是受了伤,这不一样的!”

    “但是如果不是在你身边,我或许会受更重的伤。”唐佩嫣然笑着撑起了上身,她在楚君钺唇上吻了吻,低声道:“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保护。”

    她又亲了亲他,笑道:“谢谢你。”

    就在这时,车窗外传来轻轻的几下有节奏的敲击声。

    楚君钺降下了车门,文思淼就站在车外,低声道:“楚少,王医生来了。”

    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正好从另一辆车上走了下来,他身边站着的,正是已经得到消息赶了过来的楚翼城。

    陆子墨就站在文思淼的身后。

    唐佩一抬眼,就对上了陆子墨关切的双眼。

    她对他无声一笑,缓缓点了点头。

    送医生来的车,是文思淼特地叮嘱开来的房车。

    唐佩和楚君钺很快和医生一起,全都换到了那辆车上。

    高大的房车里,设备就十分全了,至少有一张可以供他们平躺下来的柔软的床。

    “先替她看。”楚君钺就坐在床边,冷冷对那那王医生说道。

    “好的,楚先生。”王医生一边说着,一边便提着医药箱走到了唐佩身边。

    唐佩知道这个时候是肯定拧不过楚君钺的,她也不扭捏,弯腰便准备挽起自己的裤子。

    楚君钺的动作却比她更快。

    他一伸手,便小心握住了唐佩的足踝,将她的腿放在了自己的膝上。

    莹白的小腿上,擦伤的那片红痕比刚才还要明显,衬得周围完好的肌肤更是光洁无暇。

    修长的小腿线条柔美而修长,最后收拢在纤细的足踝上。

    王医生的目光完全不敢乱飘,飞快地便从医药箱中取出灭菌纱布,替唐佩的伤处细心地消毒,然后在膝盖上覆上两层无菌纱布,说道:“唐小姐的伤没什么问题,休息个三天左右,每天换一次伤口纱布,便可以愈合了。”

    “我说没什么问题吧。”唐佩对楚君钺一笑,从床上站了起来,对王医生点了点头,道:“谢谢您。”

    “唐小姐太客气了。”王医生对她友好一笑,目光转到了楚君钺身上:“楚少,麻烦您脱下上衣,趴倒床上去。”

    他虽然还没检查伤口,但是楚君钺西服脏得最厉害的就是他的背部,猜也猜得出来,他应该伤在哪里。

    楚君钺看了唐佩一眼。

    唐佩压根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伸手便主动防在了他胸前的纽扣上,淡淡说道:“我来。”

    她低头专注地替楚君钺解开了西服的纽扣。

    夏季西服轻薄柔软,虽然已经猜想过,楚君钺身上的伤会比自己的要严重些,但是随着西服的脱下,暴露出里面洁白的衬衣时,背部斑斑点点的血迹,还是让唐佩的眉都皱了起来。

    纤细的手指飞快地替楚君钺解开了衬衣的纽扣。

    唐佩的眉头虽然心疼得紧紧皱起,但是手指却很稳,没有一丝颤抖。

    衬衣被小心脱了下来。

    其实楚君钺背上的擦伤并不算太严重,伤口也不深。但是当他光裸健美的背缓缓呈现在唐佩的面前时,她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本古铜色的背部,此时已经满是擦伤。有些细小伤口渗出的血迹已经凝结,暗褐色的血迹和白衬衣黏在了一起。

    楚君钺听到唐佩抽气的声音,微微侧头看了她一眼,道:“没事,小伤而已。”

    唐佩眨了眨眼睛。

    如果这伤是在别人身上,那么她也觉得不算严重。

    但是现在受伤的,分明是她的爱人。

    她凑了上去,温柔地吻在了楚君钺的肩上。

    湿热的气息顺着他的背往下,柔软的舌头小心翼翼地替他清理掉所有已经凝固的伤口,一点点地,温柔地替楚君钺脱下了衬衣。

    除了背部以外,楚君钺的两条胳膊后面,也有不同程度地擦伤。

    王医生直到此时才抬起头来,若无其事地上前查看楚君钺背上的伤口,一边替他的伤口消毒,一边说道:“今明两天最好都别碰水。”

    整个背部细小的擦伤太多,王医生只替其中两三个稍微大一些的伤口覆盖上纱布,转头看着唐佩,叮嘱道:“这两个伤口明天也要更换下纱布。”

    他的目光往下,看向了楚君钺的双腿,道:“楚少,还有下面。”

    “我来。”唐佩立刻又积极地说道。

    她的手甚至已经伸向了楚君钺腰间的皮带,却被另一只更加苍劲温暖的大手握在了手中。

    “我自己来。”楚君钺的声音都有些哑了。

    他自己身上的伤,他再清楚不过。虽然看起来面积很大,但都是些轻微的擦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也绝对不会影响到身体的某些功能。

    刚才唐佩替他脱掉衬衣时候做的那些事,就已经让他的心都热了起来。

    再让她这样……

    楚君钺抬头看向了唐佩。

    对方正关切地抬头看向了他。

    对上楚君钺难得有些难为情的表情,唐佩忍不住抿嘴一笑,收回了自己的手。

    楚君钺手中立刻一空,也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放心,他又看了唐佩一眼,这才利落地解下了自己的皮带。

    王医生一直都若无其事地站在一旁,专心地低头整理着他整整齐齐的医药箱。

    “好了。”直到听到楚君钺这么说,他才抬头轻咳一声,慢慢走了过去。

    楚君钺已经趴在了床上,双腿上的擦伤不如背部严重。毕竟当时他抱着唐佩滚下,整个背部承担了太多的冲力。

    “腿上的伤连包扎都不用。”王医生一边说着,一边还是细心地为每一个伤口都消了毒,又道:“同样最好不要碰水。”

    等王医生处理好了两人的伤口,唐佩已经找来车上准备好的干净衣服递给了楚君钺。

    车门关上,很快又被打开。

    文思淼和楚翼城一起走了进来。

    就在他们疗伤的这段时间里,文思淼已经让人开始查刹车失灵的事情。

    汽车工程技术人员已经赶到了现场,开始排查所有的故障可能。

    文思淼和楚翼城走入车里的时候,唐佩真低着头,认真地替楚君钺扣着衬衣的纽扣。

    因为车上并没有准备女装,所以她的身上也穿着一件楚君钺的衬衣。

    她个子虽然高挑,但是穿着楚君钺的衣服,却还是有些大了。

    过大过长的衬衣,将她曼妙的曲线完全笼罩在其中,有些长的袖子被唐佩挽在了手肘之上。

    明明这样的打扮,显得中性而随意。

    但是却仍然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文思淼却压根不敢多看,他的目光只飞快地在唐佩身上扫过一眼,便很快看向了车里的地板。

    楚翼城却关切地看着两人,来回打量了他们几眼后,问道:“你们两的伤怎样?严重吗?”

    “都是小伤。”唐佩对他笑了笑。

    楚翼城脸上却难掩内疚。

    他已经在外面听文思淼大概说了下事情的经过,又有些庆幸:“幸好是在上坡的时候出了问题,如果是下坡的话……”

    下坡时候车速肯定比上坡要快很多,也更难控制。

    如果真的是下坡的时候发现了问题,那么唐佩即使反应再快,可能也不仅仅是现在这样的皮外伤那么简单了。

    楚翼城说着,和楚君钺对视了一眼。

    两人眼中的目光都有些深邃。

    楚翼城便又缓缓说道:“上午的时候,这辆车都还是没问题的。”他的语气很冷,“也就是说,这是要人多开几次才会出现问题。可佩佩在拍戏,一个片断反复拍上几次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这样的话,即使真的出了什么事,恐怕大家也只会朝车出了故障上面去想,而不是怀疑有人动了手脚。”

    楚君钺冷声说道:“这辆车,昨晚我才让人做了全面检查。”

    他的目光转到了文思淼的身上,对方一惊,立刻禀报道:“楚少,车子可能要带回去才能查清楚具体的问题。但是故障工程师怀疑,可能是刹车的某个零件被人换了。”

    他看了楚翼城一眼,又道:“而且很可能和楚先生说的一样,零件只是被换成了易损型的。也就是一开始用的时候不会有太大问题,而且很可能在检查的时候也查不出什么问题来。但是多开几趟,就会出事了。”

    “这么说来,确实是有人动了手脚,而且是针对佩佩的。”楚翼城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楚君钺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寒声又问:“上一次伏击佩佩的人,查得怎么样了?”

    文思淼低声道:“伏击的杀手已经确定了是谁,但是他当天便潜逃出国,我们查过所有的出入境记录,他应该是被人悄悄带走,暂时还跟踪不到他的消息。”

    “那么这一次……”楚君钺目光冷锐,“和上一次的幕后主使是同一个人吗?”

    “很有可能。”文思淼沉吟片刻后说道:“两次的手法都很相似,看起来并不像是要唐小姐的命,似乎只是希望她受伤后无法行动,或者……”

    “如果这一次,真的是在下坡的时候车子出现问题,那么结果,谁都不敢保证!”文思淼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楚君钺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指使人做出这些事情的幕后黑手,三天之内给我找出来。”

    他站了起来,冷冷又道:“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和负责安全的经理,就引咎辞职吧。”

    “是。”文思淼低下了头。

    楚君钺的目光转向了楚翼城。

    他还没说话,楚翼城便已经先开口说道:“我知道了,佩佩所有飚车的戏全部先不拍。等你们解决掉这边的事情再说。”

    “还有顾烨……”楚君钺道:“我会让人去查他,如果他真的有什么问题,那小叔的电影,恐怕只能中途换角了。”

    他说得理所当然。

    一部电影,中途换男主角,那就几乎相当于全部要从头拍过。

    可是连同电影的导演楚翼城在内,都没人有什么异议,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唐佩从头到尾都没开口。

    直到房车直接将他们送回了楚家别墅。

    楚翼城从车上跳了下来,房车就停在楚家别墅中。

    他抬头看了眼高大巍峨的主建筑,笑了笑道:“我先走了。”

    “爷爷前天都还在这里,昨天和几个老朋友约着去打高尔夫了。”楚君钺跟在他身边下了车,慢慢说道:“他身体很好,在澳洲待了两年,看起来比从前还要硬朗许多。”

    楚翼城沉默了几秒,展颜笑道:“那就好。”

    “周年晚会的时候,爷爷肯定会回来。”楚君钺看了看文思淼,继续又说道:“小叔那天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也一起来好了。”

    楚翼城苦笑一声,道:“我知道老爷子身体不错就够了,他看见我,不会高兴的。”

    “小叔。”一直没怎么开口的唐佩却突然对楚翼城笑道:“那天您真的不来吗?我和君钺……”

    她说着转头看了眼楚君钺,对方正好垂下手来,紧紧握住了唐佩的手,接过话去说道:“那天我会宣布和佩佩的婚事,小叔您真的不来吗?”

    楚翼城摆了摆手,道:“我会为你们祝福的,只是老爷子现在恐怕还没原谅我,还是再等几年吧。”

    他想了想,又笑道:“等他老人家抱上重孙的时候,想必心情大好,也会愿意大赦天下。到时候再说吧。”

    唐佩脸一红,却还是笑眯眯地点了点头,道:“好。”

    她话一出口,便感觉到楚君钺握在她手上的手一紧。

    但唐佩却没有去看楚君钺,只是笑着看着楚翼城,又道:“小叔,明天我想请一天假。”

    “嗯。”楚翼城也没问为什么,便爽快地点了点头。

    等该走的都走了,唐佩和楚君钺才回到了别墅。

    唐子泰还没回来。

    其实现在时间还早,本来唐佩还有一下午的戏要拍,楚君钺下午也有不少工作。

    但文思淼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将能推迟的事情全都推迟,剩下的他能够解决的便自己解决了。

    楚家别墅最近一段时间来,难得如此安静。

    唐佩将楚君钺强行按着坐在了床上,又再一次伸手去解他衣服的纽扣。

    “佩佩……”楚君钺眼神一暗,伸手抓住了唐佩的手。

    “嗯?”唐佩此时仍然穿着楚君钺的衬衣,微微弯腰的时候,最上面没有扣上的纽扣处,可以清晰看到性感的锁骨。

    她一边应着,一边抬眼看向了楚君钺。

    楚君钺的眼神深邃,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

    “想什么呢?”唐佩忍不住微微一笑。

    她将手从楚君钺手中挣脱出来,嫣然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养伤。脑袋里不要有不该有的念头!”

    “这伤一点都不严重。”楚君钺仍然盯着她,低声喃喃说道。

    “怎么不严重?”唐佩有些心疼地将他的衬衣往下拉了一点,仔细看着他胳膊上的擦伤。

    刚才只是有点红,现在却可以看到,红的那片肌肤已经稍微有些肿了。

    她索性将楚君钺的衬衣全都解了开来,道:“还是换上家居服吧。”

    从头到尾,唐佩的动作都十分小心。

    楚君钺的目光却越来越热。

    到最后他被强行按着趴在床上的时候,热切而深邃的目光,不仅能吸走人的灵魂,仿佛还能将人烫伤。

    唐佩却并没有闲着。

    楚君钺趴下之后,她又去拧了一张毛巾出来。恰到好处的温暖湿润的毛巾,小心翼翼从楚君钺身上没有受伤的地方擦过。

    这样反复两次,楚君钺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佩佩,休息会儿。”

    他难得这样受伤趴在床上,虽然身上是有些不舒服,但心中却甜如蜜糖。

    “没关系。”唐佩一边低头仔细为他擦着身体,一边忍不住笑道:“楚少真的受伤了趴着动不了,稍微勾勾手指,不知道多少女人抢着来争我这个位置。所以我得把握好了机会,不能浪费了这个别人求都求不来的良机。”

    她的手指轻轻按着楚君钺的肩膀。

    穿上衣服的时候并不如何明显,此时看来,楚君钺的身材是非常不错的。

    没有一丝赘肉的背部,线条流畅,均匀地覆盖着一层蕴含着力量的肌肉。

    唐佩手指轻轻触到的地方,肌肉会有轻轻的颤抖。

    她忍不住轻轻在他肩上拍了拍,嗔道:“放松,你是想明天伤口更加严重吗?”

    等忙碌完这一切,唐佩自己也去简单梳洗了一下,这才回来,抱着笔记本电脑,也坐到了床上。

    “还要忙什么?”楚君钺却微微皱眉,伸手便想合上她的笔记本。

    连他今日都彻底放下工作了,也受了伤的唐佩难道就不能好好和他一起休息会儿吗?

    “别闹。”唐佩拂开了他的手,手指一边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一边解释道:“这件事不查清楚,我始终没办法放心。”

    她的手指翻飞,敲打键盘的速度越来越快,眉头却越皱越紧。

    楚君钺也跟着想坐起来。

    他身体才一动,唐佩却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别乱动!”

    她单手仍然在键盘上敲打着,只抬头瞪了楚君钺一眼,道:“趴好了!”

    楚君钺轻哼了一声,又慢慢趴了下去。

    在他成年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居然有人敢管束楚家家主。

    但是新奇的体验,不但不让他觉得生气,心里还有些甜滋滋的。

    等他乖乖趴好,唐佩才收回了手,继续敲打着键盘,一边问道:“文先生他们查得怎样了?”

    “车子的结果还没拿到,但是上一次伏击你的人,查出来是楚家在商业上的竞争对手做的。只是他们做得非常小心,目前还拿不到确切的证据。那个杀手,在国内排名第十,现在已经被悄悄引渡出国了。”

    “嗯。”唐佩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问:“即使引渡出国,你们也不会查不到他的下落吧?”

    “嗯……”楚君钺唇角有了淡淡笑意。

    “你们是在……引蛇出洞?”唐佩略一沉吟,又问道。

    “嗯。”楚君钺忍不住抬手在她脸颊上轻轻捏了捏。

    唐佩的目光继续转回到了电脑屏幕上,又道:“但是这样实在太危险了,如果今天我们不是上山,而是下山……”

    她想起来还是觉得有些后怕。

    楚君钺却似乎真的完全放松了下来。

    他往唐佩的身边挪了挪,道:“不论上山还是下山,都有我在你身边。”

    他伸手握住了唐佩的手,低声道:“别怕。”

    此时仍然是白天,窗外阳光明媚,唐佩低头和他对视,只觉楚君钺的目光简直温柔得不可思议。

    她忍不住反手握住了他的手,低声问道:“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

    楚君钺的眼睛看着她的眼睛,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被唐佩扔在一边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唐佩将电话抓过来一看,原本微皱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连目光都放松了一些。

    “洛。”她接起了电话。

    “你……”欧阳洛这一次,难得没有用那样戏剧化的语气作为开头。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严肃,大约是听出唐佩跟他打招呼时语气里的轻松,也跟着微微松了口气,低声笑道:“我的公主,发现你在查黑暗势力的某些情报,可真把我吓了一跳。”

    “洛……”唐佩唇角微扬,“你在监控我?”

    “我怎么敢?”欧阳洛轻轻笑了起来,“对方看起来,也有高手。你才开始查他们,B&L就发出了警报。看起来,已经被他们发现了你的动作,开始防备了。”

    “不过他们追踪不到我。”唐佩轻轻一笑,自信地说道:“就算不是无懈可击,但有你在,也没有那么容易,不是吗?”

    “嗯。”欧阳洛笑了笑,问道:“那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网竟然张得如此巨大。”

    “我被人伏击。”唐佩沉默几秒,突然开口说道:“今天开的车也被人做了手脚,当时我开着车在山上,刹车失灵……”

    “……”欧阳洛难得沉默了下去。

    “当时我和楚君钺一起在车上。”唐佩一边说着,一边低头看了一眼楚君钺,伸手轻轻抚过他的头发,才继续说了下去,“幸好当时我们是在上山的过程中,否则……”

    她不用继续说下去了,因为欧阳洛已经能够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他和唐佩也算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对她的了解恐怕尚在楚君钺之上。

    “你们跳车?”欧阳洛沉声问道。

    他的声音再没了刚才的轻松,变得无比阴沉。

    “嗯。”唐佩应了一声,随即又道:“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她顿了顿,又道:“楚家已经开始调查,但我想知道,KH—10,最近接触或者联络过的所有人的名单。”

    KH—10,便是刚才楚君钺提到过的,国内排行第十的杀手代号。

    唐佩还想再说什么,一直趴在床上没有动的楚君钺却突然坐了起来。

    他伸手抽走了唐佩手中的手机,静静地贴在了自己的耳边。

    还没有说话,就听到欧阳洛的声音阴冷无比地从电话那边传来:“这件事你不用再管,我会替你处理好的。”

    楚君钺和欧阳洛接触的时间并不多,但是短短的几次有限的接触,包括下属查到的关于他的情报,让他对这个男人还是有些了解的。

    心狠手辣的欧阳家少主,人前大约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没人能从他那双湛蓝色的双眼中猜出他的心思,除非,遇到了现在这样的情况。

    “欧阳先生。”楚君钺淡淡地招呼了一声。

    欧阳洛大约想不到,楚君钺此时就在唐佩身边,而且还能悄无声息地从她手中拿走电话。

    他沉默了几秒,收敛起了刚才的语气,才淡淡回应道:“楚先生。”

    “是我。”楚君钺看向了唐佩,“有件事,我想和欧阳先生合作,不知道阁下可有兴趣?”

    “哦?”欧阳洛轻轻一笑,“你难道不怕,我答应和你合作,却出尔反尔,反而出卖了你吗?”

    “我并不担心。”楚君钺淡淡说道。

    “呵,楚少还真是自信。”欧阳洛嘲道。

    “因为这件事和佩佩有关,所以我才信你,绝不会拿她的安危来开玩笑。”楚君钺并没有理会他语气中的嘲讽之意,只是又问道:“怎么样?”

    “好。”听到唐佩的名字,欧阳洛果然严肃了许多,认真问道:“怎么合作?”

    楚君钺挂上电话的时候,唐佩的目光又重新转回了电脑屏幕上。

    听到他讲完了电话,这才转头对他一笑,道:“商量好了?”

    “嗯。”楚君钺将电话换给了唐佩。

    唐佩也没问最后欧阳洛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只是伸手拍了拍身边的床,道:“来,继续趴着。”

    “佩佩……”楚君钺却没有依言趴在床上。

    他慢慢地,从唐佩的身后将她抱在了怀中,低头吻了吻她小巧的耳垂,哑声说道:“与其让你去和欧阳洛交易,不如我来。”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唐佩抱得更紧,看着她唇角的小小笑容,又问道:“佩佩,你会不会笑我?”

    “嗯?笑什么?”唐佩的目光仍然在随着屏幕上不断跳动的命令行移动着,一边问道:“为什么笑你?”

    楚君钺的头就埋在她的肩上。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又道:“其实刚才在山上,将你抱在怀中的时候,我是十分开心的。”

    他的手顺着唐佩的肩往下,揽着她纤细的腰,将她整个人就如中午跳车时候那样,紧紧抱在了自己的怀中,又道:“那时候感觉你完全依靠着我,你只能由我来保护,你的身边只有我……我其实是非常开心的。”

    他的下颌就抵在唐佩的肩上,说话时候的热气轻轻喷在唐佩耳边。

    熏红了她小巧的耳朵,也暖了她的心。

    唐佩伸手合上了电脑屏幕,微微侧头。

    她看不到楚君钺脸上的表情,但却可以想象。

    其实他们真的有些像,在认识彼此之前,都那样独来独往,身边没有一个能让他们放心依靠的人。

    唐佩转身和楚君钺接了个吻,低声道:“我怎么会笑你?!”

    她在楚君钺怀中转了个身,和他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她也将自己的下颌轻轻放在了楚君钺的肩上,两个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是那么温暖,又是那么契合。

    唐佩眨了眨有些发热的眼睛,柔声又道:“我也很开心,很开心很开心……开心道,那时候甚至觉得,就那样死去也没有关系!”

    “不!”楚君钺沉声说道。

    他偏头吻了吻唐佩的耳朵,又道:“爷爷还等着我们给他生个重孙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咬了咬唐佩的耳朵:“佩佩,我也想要个孩子,很想很想要。”

    唐佩抿嘴一笑。

    楚君钺的身体逐渐热了起来,喷在她耳边的气息也更加灼热。

    唐佩抱着他肩膀的手突然一用力,将他推开了一些,笑道:“甜言蜜语也是没用的,今天你必须,好好养伤!”

    她说完,一点也没有商量余地地,将楚君钺重新按在了床上。

    “佩佩……”楚君钺乖乖顺势趴在了床上,却还是有些不甘心地伸手抓着唐佩的一只手,百无聊赖地把玩着她的手指。

    “装可怜也是没用的。”唐佩眯眼轻笑。

    “佩佩……”楚君钺的声音拖得稍微长了些。

    他这样,有些撒娇的表情,让唐佩心中一动。

    她突然俯下身去,伸手轻轻捏着楚君钺的下颌,笑道:“瞧这可怜样。”

    她一边说着,一边凑了过去,在楚君钺唇上主动吻了吻,道:“这是给可怜的受伤小孩的吻。”

    说完,她索性从床上跳了起来,将笔记本电脑抱在怀中,道:“不过现在你必须好好休息了。”

    说完,便抱着电脑走向了一旁的沙发。

    楚君钺没再说话。

    也没有再要求什么。

    他只是静静地趴在床上,安静地看着唐佩的一举一动。

    唐佩偶尔会抬头看他一眼,视线在空中交汇的时候,她总是会对他微微一笑。

    楚君钺从来没有想过,光是这样安静地待在一起,即使什么都不做,也会有这样甜得心底都快融化的感觉。

    晚上睡觉的时候,唐佩终于躺在了他的身边。

    她小心地调整着楚君钺的姿势,确保不会碰到他的伤口,两个人这才依偎在一起,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唐佩是被楚君钺的动作惊醒的。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楚君钺已经拿着手机,快步走到了卧室的阳台上。

    压低的声音让她听不清楚他具体在说些什么。

    但是几分钟后,楚君钺讲完电话回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还是在说明,是好事。

    “怎么了?”唐佩一边从床上跪坐了起来,一边按着楚君钺的肩膀让他转过身去,仔细地查看着他背上的伤。

    “没什么。”楚君钺顿了顿,还是说道:“本来还想慢慢来,但是他们却越来越嚣张。所以这一次,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哦?”唐佩微微侧头看着楚君钺,问道:“这么快?”

    “背后的大鱼肯定还没抓到,但是经过这次的重创,暂时他们应该不敢轻举妄动了。”楚君钺又道:“等你拍完小叔的这部电影,先暂时休息一阵。如果觉得无聊,就去拍拍楚氏旗下那些品牌的广告好了。”

    “噗……”唐佩笑着又问:“楚氏旗下的品牌广告?”

    “嗯。”楚君钺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大约是听到唐佩的笑声,又道:“楚氏旗下不少化妆品、护肤品和女式服装,你如果担心无聊,就挑一些喜欢的去拍,就先别去接别人的工作了。”

    不管昨天再甜蜜,不管他抱着唐佩的时候,被全心全意依赖的感觉有多么好。想起昨天那一幕,楚君钺还是心有戚戚然。

    “难怪不少明星总是会接受潜规则。”唐佩伸手慢慢抱住了他的肩,半开玩笑地从他肩上探头看着楚君钺的侧脸,笑道:“原来有一个金主大人照应着,混起来真是太容易了。”

    她笑了笑,又道:“我当然知道楚氏旗下有很多女人喜欢的奢侈品,那楚少你知不知道?光是其中一个品牌的代言,就有无数女星为之挤破头。”

    楚君钺伸手按住了她的胳膊。

    唐佩说的这个问题,他并不是一点都不知道。

    实际上,在认识唐佩之前,想要主动凑到楚家家主面前献媚的大大小小的明星,国内国外都多如过江之鲫。

    “我不知道。”楚君钺难得笑了笑,更关心的却是别的问题,“小心点别摔着。”

    “当面撒谎!”唐佩却笑着凑上前去,在楚君钺耳朵上轻轻摇了摇,狡黠一笑,道:“让我想想,去年代言CPD的高端护肤品的,似乎是国际一线女星,去年初,还拿下了全世界最妩媚女星的榜首呢,是不是?”

    “我不知道。”楚君钺的唇角微微翘了起来。

    “还有楚氏的高级定制,据说走秀的模特,个个都是魔鬼身材,天使面孔……是不是?”她又轻轻咬了咬楚君钺的耳朵。

    “我以前从来不看女装秀,今年,倒是可以陪你去看看。”楚君钺又道。

    “哼哼……”唐佩轻哼一声,又道:“她们大概都很愿意私下里,专门为楚少走一次秀吧?”

    楚君钺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一些。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经历过昨天的事情之后,唐佩对他,好像更亲密了一些。

    虽然他们之间,连最亲密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但是这样毫无隔阂的,就像普通的情侣一般打情骂俏的时候,其实是不多的。

    “还有楚氏旗下的名车,愿意坐在驾驶座或者副驾驶座的尤物,肯定也是车载斗量……”唐佩终于放开了楚君钺的耳垂。

    “佩佩……”楚君钺抓住她的胳膊转了过来。

    他低头在她额上轻吻,沉声说道:“昨天,我还是第一次坐在同龄女性开着的车的副驾驶上。”

    “真的?”唐佩挑眉,但目光中的笑意却怎么都掩饰不住。

    “真的。”楚君钺低头和她接吻。

    晨光就这样打在他们的侧脸,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温暖宁静而又美好。

    “佩佩……”楚君钺微微放开了唐佩,低声又道:“在很久以前,我的眼中就只能看到一个人了。你说的那些国际名模也好,性感尤物也好,她们,从来都没入过我的眼。”

    他伸手温柔地替唐佩理了理她的头发,额头低着她的额头,眼睛看着她的眼睛,轻轻说道:“楚家的男人其实很傻,你看我小叔就知道了,爱一个人,就会只看着一个人,到死,也不会改变。”

    这是楚君钺,对唐佩许下的,最朴实,也是最甜蜜的誓言。

    他们在晨光中接了个吻。

    那天阳光正好,岁月安宁。

    一切,都美得就像是,一幅画一般。

    ------题外话------

    看章节名,刚好,今天是第九十九章^_^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