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徐徐诱之 > 第25章 职责

第25章 职责

作品:徐徐诱之 作者:北倾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十五章职责

    今天的天气实在好,一扫连日来的阴霾,阳光大盛。从走廊尽头的窗口看出去,外面的街道都被拢在暖阳里,不远处正有一处广告牌,折射着日光,那金属光泽闪闪烁烁间,灼人视线。

    又是正午时分,暖洋洋的,连带着空气里都满溢了几分暖意。

    念想蹦过去把纸杯扔进垃圾桶里,转身的时候便看见光滑的大理石表面正被阳光灼出一个光影。

    她回头看了眼,一眼就看见了挂在墙边的工作人员一览表。

    念想大略地扫了一眼,打算等会吃过饭就来这里认认人……起码得把以后的工作伙伴给记全了才行。

    边想边折回身去。

    徐润清已经率先转身下楼,她“哎”了一声,赶紧小跑着追上去,然后就跟在他身后小步走着,努力地和他保持着两步的差距。

    医生和护士大多都已经去食堂吃饭了,一楼只有前台的护士小姐文文在,看见徐润清和念想一起下来,还有些疑惑:“徐医生,念想。你们还不去食堂吃饭吗?”

    “正要去了。”徐润清回答。

    话落,回头看了眼身后忙着踩他影子的念想,干脆转身。

    念想一脚踩空,愣了一下,抬头去看他。

    “器械室就在走廊的尽头,口腔多功能ct室的旁边。”话落,把手里拿着的铁罐递给她,语气自然:“自己拿。”

    文文震惊地瞪圆眼——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劳驾徐医生拿铁罐!(⊙x⊙)

    念想顺手接过来,探头从他身侧看出去点点头:“谢谢徐医生。”

    说着便等徐润清去食堂她再去拿棉花,不过等了几秒发现挡在面前的人丝毫没有挪开的意思,一脸疑惑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念想便听见他问道:“不先去吃饭?”

    啊……

    先吃饭么……

    一起吃、吃食堂?(⊙o⊙)?

    她愣了一下,抬头看见徐润清眉眼一抹清润,眼神漆黑幽深,眼底最深处还隐隐有个光点在闪烁。

    念想顿时福至心灵,无师自通的:“好啊,我请徐医生吃饭。”

    护士小姐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简直是胆大包天,居然敢这么直接地就请徐医生吃饭……啧啧,不敢看了……(/▽\)

    通常的下场,总是徐医生一脸高冷的不约……她可是眼睁睁看着不少妹纸前仆后继地壮烈牺牲,然后哭得红鼻子红眼睛,一颗玻璃心碎成渣啊。

    就在她悄悄捂眼的时候,她的耳朵却自动接收了徐医生那颇为清冷的嗓音:“想请我吃饭?”

    念想挠了挠头——

    说实话,并不是很想啊……但这种时候应该小鸡啄米一般飞快地点头以表诚意吧?

    毕竟……都暗示地这么明显了。 ̄ヘ ̄

    想明白这一点,很显然不和徐润清在同一频道上的念想立刻点脑袋星星眼:“很想啊……”

    然后护士小姐就看见了徐医生一脸“不太好拒绝”的表情,勉强地答应了下来——

    (⊙v⊙)

    不、不是,这刚来的小实习生就、就这么……约到了?

    简直不敢置信_(:3ゝ∠)_。

    ******

    瑞今的布置格局很温馨,一楼走廊上有几处单独隔开。

    落地窗外是个散步休闲的小花园,不远处还有个茶吧,茶吧的后面便是食堂。茶吧相当于二楼的茶水间,唯一不同的是,一楼这里的茶吧是向病人公开的。

    茶吧的每个位置都由木质书架隔开,放着很多的报刊杂志,地方更是宽敞。每个小隔间都有吊顶的水晶灯,或复古或现代,十分具有手工艺的质感。

    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医院啊……

    徐润清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轻声解释:“那里也是和患者或者是患者家属谈话的地方。”

    所以环境上才布置的竟可能舒适么……

    她点点头,有些似懂非懂:“谈话需要……这样吗?”

    “你想试试?”他微挑了挑眉,问道。

    念想赶紧摇头,她对会让人昏昏欲睡的谈话没啥兴趣……

    “进去。”他抬手推开门,示意她先进去。

    念想这才发现已经走到了食堂门口。

    食堂里有不少就餐的医生护士,这会看见徐润清带着念想进来,俱是微微一愣,非常默契地抬眼看向了正在某一处用餐的——林景书。

    正挨在林景书旁边吃饭的欧阳默默地抬手轻碰了一下林景书,小声提醒:“林医生……”

    林景书这才抬起眼来,一眼就看见刚进门就殷勤地又是端盘子又是拿筷子服务周到的念想,转头问欧阳:“怎么回事?”

    欧阳一脸“我知道许多秘密,但是我不能说我好辛苦”的表情,郑重地摇了摇头,心里却默默地记下这一幕,打算回头跟兰小君汇报完毕后加进《老大和念想jq统计表格》里。

    徐润清显然也没有半分的不适应,和她相对而坐一起用餐。

    然后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念想很挑食。

    他看着她用筷子挑挑拣拣地把青椒,香菜,胡萝卜都剔到一边,忍不住皱了一下眉:“不吃这些?”

    念想见他看着被她剔出来的那堆小山,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不太喜欢……”

    “吃掉。”

    念想(⊙v⊙):“啊?”

    吃、吃掉?

    “这是医嘱。”他面不改色地说完这句,微挑了眉看着她,似笑非笑。那笑容就像是在说“你敢不从?”

    念想困难地咽了口口水,十分不情愿——这算是哪门子的医嘱?

    “那就一样一样开始,觉得哪个比较能忍受就先吃哪个,挑食不是个好习惯,也有些不礼貌。”他说完这句,又瞄了眼她盘子里的那堆小山,示意可以开始了。

    念想一脸呆滞地看着他,弱弱地问道:“徐医生你认真的?”

    徐润清只甩了一个冷飕飕的眼神给她。

    念想:( ̄△ ̄)。

    她哼哧哼哧地吃了几口萝卜,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个徐医生,你是不是有些强迫症,比如就是看不得别人挑食啥的这类……”

    说话的声音在他的注视下越来越小,最后只呜咽着念想一个人能听见。

    她夹起萝卜又往嘴里塞了一口,无辜脸看他。

    其实比起“强迫症”她更想说“多管闲事”的,不过怕被给小鞋穿,就在可接受范围内稍微变通了一下……

    “大概。”他回答。

    果然是这样 ̄ヘ ̄。

    等念想意志坚强地解决完了萝卜和青椒之后,她忍住胃里的翻腾勇敢地做了个决定——等晚上回家,一定要把老念同志那一盆青椒给全部扔了,起码这个星期内,她都不想再看见青椒qaq。

    因为戴了牙套,吃得有些不方便,速度便格外的慢。

    她边吃还要边小心注意食物残渣别夹到牙齿空隙或者是矫正器的钢丝里,一顿饭吃得简直累瘫。

    徐润清吃完之后便在等她,等她快搞定时,起身去给她倒了杯水,见她抬起头看过来,把纸杯轻移到她的面前,问道:“有没有带牙刷?”

    念想点点头:“带了。”

    “先漱口,等会回去再刷牙。”他说话时,眼睛一直看着她的,格外专注,那幽深的双眸明亮又清润。

    念想下意识捂住嘴,有些囧囧哒小声问道:“是不是吃相……太难看了?”(つ﹏つ)。

    她指的吃相其实是在问是不是矫正器……有些那啥。还担心问得太含蓄,腾出另一只手戳了戳捂着嘴的手背……这样应该能懂吧?

    徐润清侧了一下头,看着她,眼底漫开细碎的笑意:“答案很重要?”

    * ̄▽ ̄*也不是很重要……

    但她还是点点头,有些害羞(。﹏。*):“徐医生,带了矫正器之后,的确是忍不住自卑啊……”

    她都拒了宋子照请客吃饭好几次了……天知道,她是花了多大的毅力和决心┮﹏┮。

    “预约个时间。”他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一下,颇有深意地说道:“我给你做个一对一的心理辅导,嗯?”

    那最后一个单音字,似是从喉咙的深处哼出来的,带着低低沉沉的磁性,尾音略微上扬,说不出的……诱/惑。

    念想被杀了一耳朵,立时石化。

    她叼着牙刷站在镜子前,有些懊恼身体里突然出现的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情绪,很复杂。

    她理性地分析了半天也没能解析出里面包含了什么成分。只唯一清晰地记得,他话音一落,便感觉周身的空气像是突然被外力抽走了,她能呼吸到的氧气少得可怜。

    除了脑子有些发晕,一直在反复地循环着他最后那一句话外,便是这种有些呼吸不畅的感觉让她觉得心烦意乱。

    上一次出现这种症状……貌似是六年前——

    还是拔智齿的时候……

    念想闭了闭眼,不愿意去回想六年前那血腥的一幕——那一次拔牙她足足疼满了三天!伤口太大,还缝了线……

    吃不下东西,嘴巴都张不开,更别说脸了,肿得像个包子,喝个水都需要插个吸管一点点抿。唯一美好一点的记忆就是她的主治医生了……

    好像也是那个时候成为手控的?

    (っ*′Д`)っ想远了……

    她回过神,看着镜子里含着满嘴泡沫的自己,揉了揉脑袋,自我催眠——念想,你的情商不足以处理这么复杂的问题,交给智商吧……

    不过智商——貌似也没有用武之地啊_(:3ゝ∠)_。

    正纠结着,听冯简在叫她,她含糊地应了一声,赶紧漱完口出去。

    ******

    下午有些忙,林景书的病人有些多,念想就跟在他身旁学习。

    林景书无疑是个很专业的老师,*细致,涉及到大串的专业术语时都会放缓语速,等她点头示意自己听进去了,才会继续接下去。

    自然也会有提问的时候,遇到不同的病症便会问一些相关的问题了解她的知识掌握层面。

    一下午忙下来,林景书对自己的实习生表示很满意。

    虽然看上去……不是很聪明的样子,但智商方面他是不操心了。起码不会出现一个动作指令,或者是治疗操作需要讲解好几次的情况,几乎只要讲了一遍她就能很快记住。

    等终于闲下来,念想看了看正在写病历的林景书,忍不住悄悄地问道:“林医生,瑞今还有对矫正患者一对一的心理辅导治疗?”

    林景书“嗯”了一声,有些不理解:“什么意思?”

    “就是患者矫正之后出现心理上的不适应,然后医生开导下什么的……”她问完有些不好意思地飘忽了一下眼神。

    “这种每个医生都会做。”他继续写病历,边写边回答:“如果正畸过程中患者出现心理上的不适,医生开导是很正常的现象。患者对医生是有一定的依赖性的。”

    念想听得个一知半解,不过隐约是明白了——

    徐润清说得一对一心理辅导……其实不过是正常职责范围……

    晋/江/文/学/独/家/原/创/首/发

    谢绝转载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