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徐徐诱之 > 第43章 笨蛋

第43章 笨蛋

作品:徐徐诱之 作者:北倾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十三章报应

    念想:(#°Д°)

    欧阳目瞪口呆:“……”他是不是错过什么好戏了?这两个人的相处进度简直突飞猛进啊……

    汤底沸腾发出“咕噜噜”的声响,蒸腾得整个包厢都暖气融融的。隐约有香气飘散在空中,包厢内那盏古风吊灯在这热气氤氲里灯光都朦胧柔和了不少,光泽莹润。

    徐润清神情自若地扫了眼石化中的念想,格外自然地问道:“哪个驾校?”

    “临越那个,我学的是手动档。”念想回过神,转过身去端正坐好,握着筷子一下下戳着碗里那块牛肉卷。

    兰小君这会也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小声地补充一句:“念叔那车买的早,就是手动档的。”

    “其实我是听说自动档比手动档便宜了一千……”念想叼着筷子看了眼徐润清,见他的眼神扫过来,又赶紧转回头去,认真地继续和欧阳抢土豆……

    欧阳泪目┮﹏┮,老大,你赶紧把这无赖拐走!

    徐润清见她喜欢吃牛肉卷,下了几片放漏勺里烫熟,再放进她的碗里,漫不经心道:“我也在那学的,葛教练?”

    “嗯?”念想震惊:“你怎么知道!”

    “随便猜的。”徐润清眼底漾开一抹浅淡的笑意,对这个结果意料之中。

    葛教练是老徐同志的表弟,也就是徐润清的表叔,徐润清当年学车考驾照就在他那里。虽然学得快,但那个时候刚到瑞今工作很多地方都需要适应摸索,满打满算花了两个月。

    老念同志和老徐走得那么近,念想会去葛教练那里学车就没有什么疑问了。

    念想自然不信他就是随便猜的,不过也没有深究的兴趣,就着他夹过来的牛肉卷哼哧哼哧地吃起来。

    欧阳默默地戳着碗里凉透了的土豆片,心酸地画圈圈——徐医生从来没有对他这样细致入微过啊,好嫉妒好嫉妒好嫉妒!!!

    (ノへ ̄、)

    徐润清自己没吃多少,倒是一直在给念想留意,她的眼神瞟到哪里,过不了多久她的碗里就会出现……

    就见欧阳一直在那涮火锅,结果想捞起来喂兰小君的时候锅底都翻了一个底朝天……回头看见念想正嚼巴嚼巴地往嘴里塞,顿时有些消化不良……

    细致入微勉强不要求了,但尼玛……要不要这样……真是委屈地分分钟都能哭出来啊!

    完全没发觉欧阳强大怨气的念想不知不觉中就被徐润清喂饱了,低头一看自己盘子里的食物残渣,默默羞愧:“我平常没有这么能吃的。”

    徐润清显然不在意,敷衍地点了一下头,又往她碗里夹了一筷子青菜:“你可以继续吃。”

    念想:“……”

    念想看着碗里那颜色饱满,色泽圆润的青菜,感觉还能再吃一点,又重新握起筷子……再吃一口好了……

    等这场饭局吃到快要散场时,念想终于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

    徐润清刚才就借口要出去一下,到现在也没回来。念想正摸了钱包准备去付钱,在桌子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账单,不得已地打断对面恩爱对视的小两口:“账单呢……快帮我找找,我付钱去。”

    兰小君指了指门外:“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徐医生刚才出去的时候顺便拿走了……”

    “啊?”念想傻眼。

    吃得太投入了,根本没发现啊……人家会不会以为她故意装蒜逃单啊?

    这么想着,念想赶紧抓了钱包出去找人,结果刚出包厢没走几步,就看见他站在不远处的走廊尽头,正背对着她在打电话。

    窗外是整座城市华丽的灯光霓彩,那灯火延绵,一路至尽头,像是一条连接天街的灯河,光华璀璨。正有人在放烟火,巨大的夜幕之下,那远处的光点却清晰可见,一朵朵盛开,亮如白昼。

    他半侧着身子,黑色的大衣微微敞开着。那明灭的色彩投影而下,从他的额头,鼻梁,嘴唇处一一闪过。身上也晕染了几分这瑰丽的颜色,连那双此刻看过来的眼神都被点缀得亮如星辰。

    唔,真的是丰神俊朗,风姿卓然啊……

    不过等等……

    他什、什么时候看过来的!0.0

    念想立刻收拾好表情,在原地站了片刻这才慢慢走过去,走到近前时,电话也接近尾声。念想只听见他声音清浅又平淡地说了声“以后再联系”,便挂断了电话。

    她手里还捏着钱包,出来的原因已经不言而喻。

    不知道是不是包厢内暖气充足的原因,她的脸微微地泛红,是一种很好看的绯红,衬得她粉雕玉琢。那双眼睛亮盈盈地蕴着抹水光,漆黑透亮,眼神清澈。

    大概是沾了辣椒的缘故,双唇嫣红——整体看上去,十分秀色可餐。

    徐润清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问道:“来找我?”

    来找账单的……

    念想清了清嗓子,见他这样子应该是已经付完钱了。然后她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和他之间涉及金钱交/易的次数还真的不少……

    也不好意思再当着他的面计较这些,徐润清看上去就是一副“我不缺钱请宰我”的样子啊。

    咳——

    念想收回思绪,正想开口说自己刚才心思百转之后酝酿好的开场白。但临了,一对上他深邃幽沉的眼睛,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干嘛这么看着她……每次这么专注地看着她总会让她有种不该有的错觉(/▽\)……

    她站的地方正好是楼梯口,正有服务员经过上菜,她站在那里出神不躲也不避差点跟服务员撞上,还是徐润清上前几步拽住她的手腕往自己身前一拉,这才堪堪避过。

    念想这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和那位受惊不小的服务员道歉:“对不起啊,我没注意。”

    话落,小心翼翼地瞄了眼脸色不是很好看的徐润清,默默抿嘴。

    说起来,自打昨晚想起了六年前的事后,念想对着他就怎么都不自在……这会更加拘束。目光落在他还扣在自己手腕上的修长手指,发呆发呆发呆……

    徐医生你不打算松开了?

    徐润清轻叹了一口气,显然是无奈至极。这才松开手,转身先下楼,走了几步见她还是没眼见力地杵在那里,忍不住出声提醒:“不走吗?”

    “不等小君和欧阳?”嘴上这么问着,行动上反应迅速地赶紧跟上……

    徐润清没回答,只回头淡淡地扫了她一眼,那眼神不言而喻,让念想立刻闭上嘴,不敢再暴露自己的情商……

    那眼神的大概含义应该是:你是笨蛋吗?

    (つ﹏つ)

    念想觉得自己是聪明蛋!

    徐润清送她回去,到公寓楼下的时候时间还早,见小区已经来电,便顺口问了一句:“今天回去看过了?”

    他这话没上没下的,念想却知道他在指什么:“回去看过了,供电已经恢复正常。”

    徐润清“嗯”了一声,似乎是还有什么要说。念想等了片刻也没等到他开口,刚推开车门要下车,右脚刚迈下去还未踩稳,就听他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念想。”

    念想回过头去。

    他的脸隐在黑暗之中,并看不真切。她的脸映衬在小区门口的路灯灯光之下,明亮又恍然。跟记忆中的那个人渐渐重合……

    他想了良久,最后出口却是一句:“没事,一个人住门窗要注意下。”

    冬日的夜晚凉意深重,他的声音似乎像是染上了寒意,凉凉的,并无半分温度。

    念想迟疑了一会,才“哦”了一声。隐约察觉他是有话要说,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说出口。想了想,还是迈下了车。

    就要关上车门时,她脑子里模糊地涌出个念头来,不等她反应,左手已经先一步去挡住车门。虽然用了几分力,还是被夹到手,痛得瞬间红了眼眶。

    徐润清显然也没料到她会这样做,微微一顿,眉头就是一皱,快速地解开安全带正要下车。念想已经拉开车门重新坐了回来,泫然欲泣地看着他……

    徐润清:“……”

    他沉默了一瞬,这才开口:“疼了?”

    念想点点头,把手藏进口袋里,声音闷闷的:“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徐润清一怔,随即勾起唇角低低地笑了几声,反问:“哪里看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的?”

    这人好像又高兴了?

    念想摸了摸鼻子,耳根微微地有些发热:“如果你没有的话,我有。”

    他饶有兴趣。

    念想盯着后视镜上的挂饰良久,这才斟酌着,组织着话语道:“我情商不高,说话也不讨喜,反应也很迟钝……但很多事情就算知道的比较迟好歹也是知道了。你好像挺忌讳医患,还有办公室恋情的……”

    见徐润清渐渐皱起眉头来,念想还未说完的话就是一顿——说得太露骨了?她没涉及敏感词啊……

    她试探着的:“我以前还存了点幻想,以为徐医生你对我是有些不一样的。不过现在好像知道原因了……”

    如果是六年前就认识,自己还在他面前闹出过这么大一个乌龙,他对自己的态度就不难解释。

    “办公室恋情?”他突然问道。

    不能怪他太敏/感,他好像联想起了一些不是很美妙的事情。

    “是、是啊……林医生跟我说瑞今禁止办公室恋情就是你说的,让我千万别看上了……”后面的话在徐润清渐渐阴沉下来的眼神里戛然而止。

    她、她又说错什么了……?

    晋/江/文/学/独/家/原/创/首/发

    谢绝转载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