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第一影后 > 第3章 第一次相遇

第3章 第一次相遇

作品:第一影后 作者:安然许许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醉不敢这么奢望,只要卫导将来不故意对她使绊子,她就求姑姑告奶奶谢天谢地了。

    吃饭的时候,卫导果然没放过苏醉。好几次状似无意地提到苏醉的绯闻,哦不,实际上应该说是丑闻。包括今天早上星晨日报报道的求摸事件。

    苏醉不想跟他计较,当开玩笑似的笑几声就算过去了。

    中间,相总忽然提到容连望,说是容连望最近似乎计划着回国发展了,还问苏醉知不知道这个事情。苏醉和容连望上个月通过电话,电话里容连望并没有提起这件事。

    相总说:“看来你还不知道。那,映光影视和万象传媒被人买下的事情你知道吗?哦……你可能不知道这种事情。消息至今还没传出来呢,但我们商业内部都已经知道了。映光和万象是被同一个人买下的,那个人是谁?你们猜猜看。”

    在座的人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有点摸不着头脑。

    苏醉由于平时比较关注财经信息反而略有所闻,买下这两家公司的不正是魏堰晟吗?

    这事儿和容连望回不回国有什么关系?苏醉不禁好奇起来。

    相总卖了个关子,见大家都好奇地看着他,很满意,手指一点说:“那个人就是魏氏集团家的公子,立星科技的总Boss,魏堰晟。”

    “啊?”在座众位俱惊,魏堰晟这名字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他原本就是魏氏的公子,家世显赫。这几年自己又建立了一家公司,而且公司一飞冲天,一跃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科技公司,可以说仅仅几年他就在国内建立了一个技术王国。他的行事手段和商业头脑不知让多少商业人士震惊。

    如今他竟然又将注意力转到了影视圈?那又该是怎么一副惊天动地的场面?

    “对!就是他,所以这个消息虽然还没真正公布,但很多传媒公司已经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他们已经在为这一大劲敌的出现做打算了。当然了,我们这种小公司无所谓。”相总自嘲地说,“反正也没办法跟这种大手笔的人物比。”

    其他人连忙笑着说场面话,“怎么会?相总说笑了。”但现下大家还是对魏堰晟的事儿比较好奇,一个个瞪着眼睛等下文。

    相总咳嗽一声,接着说:“我听说,魏堰晟最近在组织军队,招兵买马,打算一脚定江山。所谓招兵买马呢,就是说映光和万象两家公司原本存在的一些艺人和合作群体,如果不满意他会将他们剔除掉。然后,同时会他引进一些他认为有用的艺人和团队进去,整个公司内部来个大重组。容连望就是其中一个啊!听说魏堰晟有意向把他招回国,作为他公司名下长期的合作导演。不过,这个消息也是人家传出来的,没确认。我估计,容连望现在可纠结了,在琢磨到底是回国呢还是不回国。如果回国后魏堰晟不理他,他可就亏大了,毕竟大伙儿都知道他以前在国内混得一点都不好。可要是真能被魏堰晟看上,那以后就是背靠大树好乘凉,下半辈子吃穿就不愁啦。”

    大伙儿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

    苏醉也总算听明白了,一句话总结不就是:皇帝的心思你别猜,猜也猜不来!

    …

    卫导听了半天,听到这么个结果,很不高兴!

    相总开始说这话题的时候,他还以为容连望是在好莱坞混不下去了才计划着回国的,没想到是有人要挖他回来,而且这个人还是人人称畏的魏堰晟。

    卫导的嫉妒心不由得又起了,连针带刺儿地说:“容连望啊!这话还指不定是不是他自己让人传出来的呢。我看他在好莱坞也已经混不下去了,借机找个回国的理由呗。他这几年拍出什么东西来了吗?好莱坞拍的片子,他能拍吗?人家一提他还真屁颠屁颠地过去了,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能力……”

    卫导一提到容连望就停不下来!各种讽刺污蔑的话随口就来,还提到了不少容连望年轻时候的糗事。

    这下子轮到苏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侮辱自己的话她可以一笑而过置之不理。但轮她在意的人,她却做不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卫导这么侮辱她师父,她哪能好受?

    直了一下腰,打算绵里藏针地说点什么,反驳卫导几句。捏捏手心,最后还是算了,单丹花心思特意弄了个机会让她跟卫导搞好关系,她总不能不但没把两个人的关系搞好,反而搞得更糟吧!

    但她也实在听不下去了,于是偷偷给手机按了个备用铃声,借故接电话,走出去。

    外面走廊的气氛比屋里好多了,苏醉走到稍微远点的地方,倚墙站着。

    周越优也跟了出来,她知道苏醉一向敬重容导,听到刚刚一席话该不开心了。

    苏醉见她远远地跑过来,笑着问:“你怎么也跟过来了?真的有这么依恋我?”

    周越优撅着嘴走到近处,“真没想到卫导是这样的人,他那么说容老师,你该不开心了吧?”

    苏醉笑着轻拍了一记她的脸,安慰她,“我没不开心的,你别多想,只是懒得听他说下去了而已。”

    周越优说,“我都不想在他手下拍戏了,这种人品也拍不出什么好东西。”

    “诶,千万别这么想!”苏醉忙制止她,“卫导人品虽然不好,但作品还是可以的,我以前也在他那儿拍过几部电视剧,他拍的东西市场比较广。这是你历练的好机会,千万不能错过。”

    周越优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那好吧。”

    “嗯,乖。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站会儿。”

    …

    苏醉看着周越优离开,她忽然有点庆幸。幸好周越优在外人面前是个不爱说话,也几乎没什么表情的人。

    这样反而好!

    虽然有时候会让人觉得高冷,难以相处。但她这样最起码不容易让人看出心思,也就不存在因为站错立场而得罪人的情况。

    就好比刚刚一顿饭,卫导就没看出来周越优实际上是偏向苏醉的,要不然周越优以后在卫导手下拍戏的日子就没这么好过了。

    娱乐圈就是这样!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个面具,或优雅的,或高冷的,或风情万种的,或清新文艺的,或成熟的,或美艳的,或好的,或坏的。但实际上,观众看到的不过就是这个面具。他们的内心到底是什么样的,根本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关心。

    有些人演了一辈子好人,背地里却做着圈里最让人恶心的事。有些人演着知识青年却低俗不堪,有些人演了一路的倔强女人,为爱不顾一切,忠贞不屈,真情动人,可背地里却是爬了一路导演的床,简直可笑至极。

    果然是人生如戏,人心与人心之间隔着血,隔着肉,还隔着皮,谁又能感受到谁的真心?只不过都在看戏,看你演得什么角色而已。

    苏醉被人说得那么难听,她也不是完全不难过的。

    虽然她喜欢笑,而且一直在笑,笑得云淡风轻,从容淡定,风情万种。可终究挂满笑容的面具背后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孔。

    五月天有一首歌,唱着: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把你的灵魂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这世界笑了,于是你合群的一起笑了;当生存是规则,不是你的选择,于是你含著眼泪飘飘荡荡跌跌撞撞的走着……

    估计这个圈子的人,大多都是如此吧!

    …

    苏醉靠着墙,垂着头休息了片刻,忽然听到有人从远处走过来。苏醉连忙收起脸上的黯然,调整了一下表情,直起身。

    看清来人,苏醉惊住了。

    竟然是魏堰晟?

    哦,对了。苏醉想起来,这家尚君大酒店虽然不是魏堰晟的产业,却是魏氏旗下的。魏氏总部不在B市,而魏堰晟公司的总部却在B市,所以B市的这几家酒店和产业应该是由魏堰晟在帮忙监管着了。

    他估计是来视察民情吧。

    这个男人还真不是一般有气场,明明是一个人,竟走出了声势浩大的感觉。一身西装趁着他挺拔的身姿,简直像个杂志模特,他面容冷峻,姣好的一张脸看不到一丝表情。

    苏醉看魏堰晟的时候,魏堰晟完全没看苏醉一眼,他像是根本不认识苏醉一样,神色冷漠地从她身边走过。

    就这么擦肩而过了。

    …

    之后的饭局没持续多久就结束了。

    单丹乘车过来接苏醉和周越优。两个人一上车,单丹就问,“怎么样了?一顿饭吃下来,卫导有没有对你改观一些?”

    周越优不说话,苏醉笑眯眯地说:“挺好挺好。”

    单丹一看她俩这反应就猜出了个大概,恨恨地说:“苏醉,我就想不明白,你怎么就搞不定一个男导演?连周越优都行你怎么不行?你这身材总比周越优好吧?脸蛋这么精致,娱乐圈谁能比的上?长得好看在男人面前总该有点优势吧?你怎么就反的?”

    周越优在一边忍不住笑了。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苏醉说,“卫导又不喜欢女的。”

    “啊?”单丹惊讶地看着她,“我书读得少,你可别骗我。”

    苏醉不屑地哼唧一声,“我骗你干嘛?你啥眼力,这都看不出来,他挑男主的眼光都差不多,那眼神!不要太明显。”

    苏醉说完不再理会单丹和周越优惊讶的表情,随手拿了份财经杂志看起来。

    杂志好几篇文章竟都提到了魏堰晟。

    虽然魏堰晟几乎从未答应过任何杂志的采访,但他作为金融界一大人物,而且又是个青年才俊,各大杂志都会时不时提到他,作为文章亮点。

    这个名字映入眼帘,苏醉不由得回想起她和魏堰晟的第一次见面。

    那一次相遇,可以说是十分之尴尬。

    …

    那是她参演的一部电影上映结束后的事情,当时那部电影票房不错,主办方为了庆功,给他们演员每人提供了一张豪华游轮的船票。

    苏醉原本不怎么乐意去,因为那个剧组主办方实在太令人厌恶。投资人中有一个叫欧跃的男人,在电影拍摄期间曾三番五次地骚扰她,摆出一副我给你机会拍电影你就得一切听从于我的丑陋脸孔。苏醉是忍了又忍才把这部电影拍完的。后来,她和剧组另外几个女演员聊天,这才知道,原来不止是她,其他几个女演员也都受到过这个剧组人的骚扰,甚至被吃了豆腐。

    游轮之旅,欧跃也在,一看就是对同行的女演员动了心思。

    于是苏醉萌生出一个整人的想法,心想以后反正也不可能再合作,整整更健康。还可以清新空气,净化世界!

    于是在游轮上,苏醉带了一包可以使人腹泻不止的酚酞片粉末,主动过去找欧跃。

    过去的时候,欧跃房间的门是开着的,因为有服务员在里面布餐。苏醉进去,服务员什么也没说,似乎对此习以为常,布完餐便识相地带好门出去了。盥洗室里有人在洗澡,苏醉走到门口,用一种让人直起鸡皮疙瘩的妩媚声音,透过门缝朝里面喊了一声,“欧总~”

    里面的人动作停顿了一下,却并没有回应。

    苏醉故意娇笑着说:“欧总,我在外面等你~”

    欧跃洗澡期间,苏醉开了一瓶红酒,并且往欧跃杯子里倒了酚酞片粉末。一切准备妥当,苏醉便倚着床头,半躺在欧跃的床上,还故意把裙子往上撩了撩,露出她修长光滑的大腿。这样一幅场景,任是什么样的男人看了都会肾上腺素飙升的。

    等了一会儿,卫生间的门被人推开,有人从里面走出来。

    苏醉看清那人的脸,原本装出来的风情顿时被吓得烟消云散,手里的酒杯一抖,红酒差点泼在自己胸口。也不等自己脑子转回路,她已经本能地一个挺身,迅速从床上站起来。

    这便是……苏醉和魏堰晟的第一次相遇!

    没错!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根本不是欧跃,而是魏堰晟。

    够尴尬吧?

    苏醉花了整整一分钟时间,才找回自己的舌头,说话都结巴,“对,对,对不起,我这……我走错房间了,不好意思,魏先生。”

    B市第一人,魏堰晟!谁会不认识?

    魏堰晟此时身穿一件灰色浴衣,站姿挺拔,目光冷冷地定在苏醉身上,那神色及其厌恶,看苏醉就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片刻后,他默然地收回了视线。

    从始至终,他都没开口说任何一句话。

    苏醉领悟,他这是嫌弃她,不屑跟她说话,于是连声道歉后,匆忙走出了门。走出去两步后,又想起什么,跑回去把替欧跃准备的那杯酒端了出来。

    要知道这酒若是被魏堰晟误喝了,她可就真死定了。

    后来一问人,她才知道,欧跃的房间号和魏堰晟只一个数字的差别,是她弄错了。真是个大乌龙。

    然而,经此一事,苏醉在魏堰晟眼中的印象算是定下了:一个只会出卖色相的低贱女人。

    …

    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倒霉,之后没过多久,苏醉和魏堰晟竟然又遇到了一次。

    那是在一个宴会之后。

    欧跃因为没能把苏醉搞到手,心中一直郁郁难平。那天,两个人同时出现在一个宴会上,欧跃借机对苏醉多番骚扰。

    苏醉早已对他不甚其烦。

    宴会结束,大伙儿纷纷离场,欧跃更是找到一个人少的地方直接拉住苏醉,直白地问她想要什么条件才肯跟他上床。

    苏醉对这欧跃简直恨得牙痒痒,但表面却装着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她将欧跃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最后叹息一声说:“哎,欧总,不是我说,您这自身条件看来是没法变了。你既然这么直白地把话挑开了讲,那我也就不说什么场面话。女人在男人身上若是不图情,您说还能图什么?不就剩下钱了吗?欧总要是有钱,只要够喂饱苏醉这个胃,您要得到苏醉,不就一句话的事儿嘛!不过,我听说欧太太平时对金钱比较敏感,这事儿欧总还得问问太太的意思才行吧?”

    苏醉这话说得及其露骨,讽刺之味明显,说完她还不忘捂着嘴咯咯娇笑两声。

    欧跃脸色却变了,他没钱!

    欧跃在圈子里算是出了名的惧内,他老丈人是市委那边的官儿,他能有今天全靠老丈人给他铺路。欧跃的老婆又从小娇生惯养,在家对欧跃可以说是呼来喝去,更是掌握着欧跃的所有财政,为的就是以防他在外面花天酒地。

    其实苏醉一番话翻译得直白一点,就是说:你欧跃长那么丑,又没钱,有多远滚多远吧。

    欧跃被这话呛得一时发不出声,苏醉还不忘添油加醋,“欧总,您今晚要不先回去和太太商量商量看,我等你回话儿……”

    说完一个潇洒地转身,挺胸缓步而去。

    …

    可是,所谓喜极而悲。当苏醉走出大酒店,竟在大门外的大理石台阶上遇到了魏堰晟。

    这家大酒店今晚同时举办了好几场宴会,苏醉猜魏堰晟应该也是来参加其中某一场的。男人外面披着一件黑色风衣,里面是一如既往的西装领带,看上去冷峻肃然。他站在长长的台阶中间位置,一只手闲散地搭着扶手。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在台阶上留下一格一格的段落。身边偶尔有打扮精致,身穿袭地长裙,肩披名贵皮草,脚踏十公分高跟的贵妇名媛从他身边走过,他连看都不看一眼。

    他好像在等什么人?

    苏醉这样想的时候,已经迈开步子,走下台阶,打算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去。

    魏堰晟此时却慢慢转过脸,朝这边看过来,他开口,“苏小姐……”

    苏醉一惊,他竟然认识她?太让人意外了!

    “怎么?”魏堰晟淡淡地说:“苏小姐记性这么差?这么快就不记得魏某了?”

    “当然不是。”苏醉调整了一下心态,收起脸上的惊诧,转而笑开,“苏醉怎么会不记得魏先生,我只是诧异,魏先生这般人物竟认识苏醉,实在太受宠若惊了。”

    魏堰晟往苏醉这边靠近两步。虽然两个人离得依旧比较远,但魏堰晟气场实在太过强劲。苏醉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脚,生出种往后退的冲动。

    魏堰晟淡淡地打量苏醉一眼,“苏小姐果然是个直白的人。”他轻蔑地哼一声,“只要给钱,苏小姐是不是什么事都会答应?”

    苏醉睁大了眼,原来魏堰晟刚刚听到了她和欧跃的对话!

    她感受到了魏堰晟语气中的轻视和眼神中的嘲讽,看来这下他对她的误会更深了。不过,她不在乎,也懒得解释什么。反正以后魏堰晟跟她也不会有任何交集,她需要对他解释什么呢?

    于是,苏醉索性破罐子破摔,一撩头发,挑衅地说:“对啊,难道魏先生也想出点钱,让苏醉陪着做点什么吗?”苏醉这话当然是随口说说的,魏堰晟何等人物,什么样的绝色女人他碰不到,别说出钱,倒贴的都数不胜数,哪轮得上苏醉。

    …

    可苏醉万万没想到的是,魏堰晟后来还真有事用上她了。

    这也就是她在周晓轩面前扮演魏堰晟新欢的前因。

    苏醉能够理解魏堰晟为什么找她扮演,既然在他眼里她是个可以用钱打发的女人,也就大大地避免了以后情感上的牵扯不清。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