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树大招雷 > 第19章 全场神展开

第19章 全场神展开

作品:树大招雷 作者:翻云袖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七天后君侯来了一次。

    阿灵正沿着小溪在追扑一对蝴蝶,露出了无尽欢快喜悦的模样来,犹如稚童的行为与神态让她看起来有些诡异。

    沈越悬在空中,神色难看的与君侯齐平着,君侯眼神冰冷的看着阿灵,然后对着沈越淡淡说道:“她是不是很天真可爱。”他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连眼神也吝惜于一点温柔,却说出这样的话来,顿时雷得沈越险些灵魂出窍。

    看来君侯被封久了脑子有点注水。

    沈越沉默了好一会,说道:“是吗?呵呵。”

    沈哥还是第一次看到天真可爱到肆意上演着“天真的残酷”的女人。

    “你在骂我?”君侯转头看了看沈越,微微皱起了眉,但看他的模样,却并不像有什么不高兴。

    “是吗?”沈越敷衍道,“我是左脸写你白痴了还是右脸写你脑残了。”

    君侯似乎微微呆了一下,然后歪歪头看着沈越白净的半张脸,老实摇摇头道:“那倒没有。”

    其实沈哥两个都写了,左边写君侯白痴,右边写君侯脑残,傻子都看不见。

    沈越:“呵呵。”

    猴哥你这么天然呆你魔界同胞知道么?

    君侯沉默了一会,又重复道:“你刚刚果然骂我了。”沈越伸出手指指了指阿灵,长袖在风中轻轻飞舞着,君侯又沉默了一会,淡淡道,“这次我不与你计较,只有这次。”

    出息呢!魔的尊严呢!

    沈越忍不住在心里捶胸顿足。

    “对了,你还在等那个男人吗?”君侯抄起手抱胸伫立,冷冷问道,“我倒觉得没有必要,你已经是我的奴仆了,我不喜欢我的东西跟别人纠缠不清。”

    刚刚还带着一点笑意的沈越脸一下子就僵住了,他摸了摸手心里的九天息壤,神色未定,说不出是尊严更重要点还是小命更重要点。

    “怎么?”君侯挑眉道,“我难道有说错吗?”

    下一刻九天息壤就狠狠砸在了他胸口,落在了君侯的手臂上。

    “带上那个女人,给我滚出去。”

    沈越神色冷漠的睥睨了君侯一眼,转身便走,他刚踏出一步,地面便忽然震动起来,无数根树根从地下穿刺而出,树冠微垂,上千条树枝抽长,宛如蛟龙一般柔软而威猛的于空中游走。沈越伸手摸了摸盛满花穗的树枝,头也未回,淡淡道:“我的确打不过你,但你可以看看这是谁的地盘,谁的主场。”

    这是辟风的地盘,沈哥我的主场啦!

    凶煞魔气顿时冲天,君侯身侧的枝条稍有妄动便尽数爆裂开来,沈越却一动不动。

    “你生性贪婪,却不愿意受一点委屈。都说世人虚伪,我看妖族还要更胜一筹。”君侯冷冷讽刺道,“你难道当这是什么你说不要就不要的买卖吗?一不高兴,不快活了,便说不肯就不肯了?你以为,你拦得住我?我若想掌控你生死,简直易如反掌。”

    “那你大可试试。”沈越慢慢转过身来,冷冷笑着使劲儿吓唬君侯道,“我不杀生,不结业,不代表我不敢。”

    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沈越还是忍不住想到。

    沈哥的确……不大敢。

    君侯想了想,约莫也是觉得打起来比较吃亏,丢下了一抹劫火后便带着还在扑蝶的阿灵离开了。

    劫火蔓延的很快,君侯离去前在火中静静的看着他道:“你会后悔的。”

    劫火来势汹汹,只要有一点风,它就可以焚毁一切,更别说入了一棵树的地盘,自然如鱼得水,烧的更为猛烈。沈越尽力而为也只压制住了劫火的涨势,最终他只能咬咬牙,拔下发上的花簪护住树身本体与果子,但其他的也就无能为力了。

    等劫火烧到无物可烧时,便自动熄灭了,簪子早早在火中崩毁了,最后沈越只能是用灵力形成结界来抵抗,总算是挺过了一劫。

    而方圆百里的生灵,却都几乎被烧没了,阿呆如今还醉酒未醒,恰好被沈越护住;却不知道大黑一家怎么样了……

    沈越从树心中掉落下来,只觉得天旋地转,身体里好像有一把火以摧枯拉朽之势焚毁着他的内脏,喉咙一阵腥甜,一口血便喷了出来。

    那些被强压下的痛苦似乎都通晓趁你病要你命的口诀,在这个关键时刻争先恐后的爆发了出来。沈越蜷缩在地上,疼的几乎不敢动弹。

    这就是争一口气,做一棵树的代价……

    沈越竟不知道自己想笑,还是想哭,只是疼的面目扭曲,恨不能立刻死了才好。在无尽的痛苦折磨里,他终于晕了过去,短暂的沉入了毫无痛苦的黑暗之中。

    迷糊之中,他即将陷入昏迷的意识忽然感觉到了似乎有什么东西,砸中了他的胸口。

    沈越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晕过去了。

    ……

    端静披着月色而来,他手中抱着一只幼小可爱的,黑白相间的动物。

    他神色那么温柔,唇边也微微抿着愉快的笑意,显得既开心又快活,如果他不是要赴情人的约,便一定是要赴一个极好的朋友的约,否则他绝不会这么开心。端静没有情人,所以他在赴一个朋友的约,其实端静并没有特意跟沈越约好,但他莫名就觉得,花下奴每一日都是在等他的,每一个夜晚,都很适合赴约,即便他们从来没有约定过。

    貘似熊,小头宽脚,黑白斑驳,能舐食铜铁及竹骨。

    这只貘是司瑞寻到的,虽然名字不同,但端静一看就立刻明白这只幼貘便是沈越心心念念的所谓大熊猫。因为白无暇的事,他离开山门多日,积下许多琐事来,这些日子便在处理,只是过了这么久,也差不多得出空来,司瑞又恰好寻到了幼貘,端静便主动前来寻觅沈越。

    他满心欢喜的想象着沈越若见到这只貘会露出怎样的开怀笑容来……

    然而老天爷总是很瞧不得人开心的,所以端静只看见了一片狼藉与满身浴血的沈越。

    就像是那一日倒在血泊之中的白无暇一样。

    端静的温柔笑意一下子冻结在了脸上。

    “原来是能动用劫火的敌人……老树妖尚且自身难保,难怪……”端静看似冷静无比的一步步走过被焚毁的道路,却始终不敢看向沈越,直到他最终停在了沈越面前。他放开了小貘自由离去,然后将沈越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

    对方还有呼吸,虽然受了很重的伤,却应该不至于伤及性命。

    端静不由轻轻舒了口气,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婴儿,一个被沈越原先死死遮住的婴儿。

    这个婴儿不禁毫发无损,还生的很是玉雪可爱,他微肉的脸颊,粉嫩的嘴唇还有幼嫩的身躯都显示着他刚诞生不久的事实,而且这个孩子的身上还有一些不属于他自己的血液。这样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却在这个地方被浑身是血的沈越死死的护在身体下面……

    尽管明白沈越是名男性,他身上的伤也是因为劫火,但端静的眼睛还是忍不住在沈越的腹部打转了一下,神色微妙。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救人要紧。

    端静用法术通知司瑞之后,将沈越抱起,犹豫了许久,又为那孩子施了一个法术避去夜风,长手抓来那在地上翻滚的幼貘塞在婴儿身边,自己站在旁边等徒弟来。

    哪知道随着司瑞来的,还有师侄轩宁,轩宁跟在司瑞身后,两个孩子一过来就看到了端静抱着一个人,地上躺着一个婴儿,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司瑞知道端静抱得是沈越倒还好些,只是琢磨不透那个婴儿,老老实实的听师尊的话抱起了婴儿拎着貘。轩宁则是三观迅速崩毁中,他万万没想到会看见他师叔抱着一个……人,还带着一个明显就刚出生不久的孩子。

    这……

    轩宁立刻脑补了一段可歌可泣的虐恋情深强取豪夺的戏码,然后大义凛然的跟着司瑞一起……为虎作伥的提起了貘,老老实实跟着端静回天玄宫。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