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树大招雷 > 第46章 长者的恋爱

第46章 长者的恋爱

作品:树大招雷 作者:翻云袖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过见公婆这种事轻松度过之后,沈越迎来了第三位长辈。

    偃晋,端静各种意义上(无血缘)的兄长。

    也不算迎来,只不过是云素衣发现自家男人已经出关了还见过儿媳妇了要去逮人,但是想想丢俩小辈在这儿也不大好,可要是再唠唠嗑说说话看看树啥的……先别说儿媳妇哪有自家男人重要(哪怕是宝贝儿子也不行),就说说自家儿子的眼光,云素衣也是完全信得过的。但古往今来场面话也怎么得对俩孩子说说,不过场面话嘛,长辈来说就可以了。

    长辈即可了嘛……

    于是云素衣便机智的让两个孩子去见见兄长偃晋,自己立刻走人了。

    沈越看着走得飞快的岳母,感觉到了很是心塞,他莫名有种被嫌弃的感觉,但是看看同样被嫌弃的端静,又感觉好了很多。

    不过端静显然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牵着沈越微微笑道:“随我来,我带你去见偃晋阿兄。”他迈开了两步,忽然又顿了顿,万分犹豫道,“偃晋阿兄脾气古怪,若呆会见着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你千万不要惊讶。”

    哎哟卧槽,这话说的……沈哥每次不想被你的美□□惑之前,也都给自己打过预防针了,结果呢……

    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沈越还是乖乖点了点头道:“无妨。”

    不管你是什么啦,沈哥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区区一个阿兄……

    兄……

    沈越真想穿回去给刚刚那个想着“区区一个阿兄”的自己一巴掌,端静看起来也很是有些尴尬。当然,并不是说他们没找到偃晋,恰恰相反,他们出去没找多久,就找到了偃晋这个人,而是偃晋躺在栏杆上,靠着柱子,玲珑精致的酒瓶子放置了一地,他自己怀里还抱着个酒坛子。

    可偃晋只穿了一件内裳,扣子还没系好,衣襟大敞——这就好比现代人穿着条内裤就大白天的跑出来喝酒了。

    “你让我不要惊讶,可你却好像很是惊讶。”重点从来没对过的沈越反应慢了一拍,等偃晋都喝完那坛子酒了,才慢吞吞的对明显快要石化的端静说道。其实这句话也不是非要说不可,又不急,但沈越也没有别的非常急的话,所以他觉得还是调侃端静来得有趣一点。

    端静脸上露出微微的苦笑来,还没回答,就听得一声酒坛脆响,偃晋朗声大笑道:“你倒是很有趣嘛。”

    一般人说话都会盯着他人的眼睛或是对着人家说话,偃晋不是这样,他盯着天上的云朵夸沈越,连一眼都不舍得给沈越。他很快又说道:“希望你不要介意,我这个人天生好美色美景美物,并不是针对你。”

    “哦……”沈越想了想,又问道,“那你怎么不看端静呢?”

    “我都看了他多少年了,再漂亮也看不出一朵花来,我当年喜他玉雪可爱,猛瞧了他一百年,终于活生生把自己瞧恶心起来了,我也不能见他,见他就不舒坦。”偃晋也很老实,有问必答——这大概是端静家人的特色之一吧,不过他说得这么夸张,也听不出是真是假。

    端静只是苦笑。

    “看来他是最好看的也不能瞧,不好看的也不能看,你们也是辛苦了。”沈越点了点头,恍然大悟的对端静道。其实看完偃晋之后沈越就已经对自己见家长这事儿没抱太多期许愿望了,岳父岳母都在沈哥失去了知情权后见过了,虽然岳父岳母很满意,但是却严重伤害了好不知情沈哥作为一棵逗比树的树洞……心灵。

    沈哥迟早有一天要上访!要申诉!要六月飞霜!

    咳咳,话题扯远了,主要是……这个偃晋阿兄看起来也是蛮奇奇怪怪的,看脸嘛就看脸还非要说自己喜好美色,爱装逼,遭雷劈!

    很显然,端静对自家这个完全找不到重点的树老伴的不靠谱跟自家阿兄的更不靠谱感到了异常极其十分尤为的心塞,于是他毅然的无视了沈越的那个有关难养的话题,十分淡定的问偃晋道:“阿兄何以穿得如此……放荡不羁?”

    沈越十分相信如果偃晋不是端静他哥,现在肯定是被痛斥厚颜无耻,下流猥琐。

    偃晋随手从地上的酒瓶子摸了一壶出来——居然没摸到空瓶子真不科学,也很是散漫的回道:“怎样,你难道生来便有衣物吗?硬叫老虎套上皮不难受吗?别笑,万物生灵,本就没什么高低上下之分。衣物本为防寒而穿,而我如今心热入火,穿着岂不可笑。”

    原来如此,学到了一招,以后暴露狂可以这么大言不惭的说道了,沈哥虽然感觉有点听不懂但感觉好像蛮厉害蛮厉害的。

    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说你整个人都是个笑话啊……毕竟是兄长啊,不大好吧。

    “哈哈哈哈哈哈!”偃晋忽然坐起身来,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无奈叹息的端静跟沈越,温和道,“你现下应当驳我狂士有狂士的活法,俗人有俗人的活法,高人有高人的活法,禽兽有禽兽的活法才是!这话咱们说了几百次,你次次都敬我是长兄不肯骂还回来,为兄实在是很没有成就感。”

    “阿兄……”端静无奈的摇摇头。

    “你不是不肯看我,也不愿意看端静吗?”再次抓错了重点的沈越疑惑问道。

    偃晋想了想,然后狡黠笑道:“这就叫犯规,有些人,总是规矩的例外。”然后他就舒舒服服的躺了回去,散漫道,“再说了,我有说我是个说一不二的真君子吗?狂人做疯事,不是正常的很?我喜欢怎么做便怎么做,我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岂不是最为轻松自在。”

    他居然说出来了!他居然不要脸的说出来了!

    “人生百年,尚有变化,赤子之心尚变勃勃野心,温婉良善尚变蛇蝎心肠。百年如此,何况咱们修仙人寿命漫漫,若不换个花样的活法,岂不是憋死自己了。要我说,想怎么做,爱怎么做,怎样才快活,就看你怎么活,非要守着些傻规矩把自己套进去,人都憋傻了,还谈什么快活。”

    偃晋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喝着酒喃喃念道,“无能之辈才要规矩保护,可随自己活个随心所欲,那才叫痛快呢,人只要尝过一次,就不会忘了。”他话音一落,抱着的酒瓶子就泼了自己一身,两人一怔,没过几秒,就听见了平稳的鼾声。

    ……这位阿兄还真是……思想潮流啊,也是挺……萌萌哒的——沈哥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良心。

    “你受惊了……”端静颇为歉意的看着沈越。

    沈越默默心想道:还好啦,只是来看了看你哥,又不是去了一趟精子库,怎么可能受精,再说了沈哥作为一棵花树,受精也结不出果子啊。

    然后沈越花了三秒钟反应过来是什么受惊。

    于是老树妖十分诚恳的对端静说道:“没什么,真的,我现在特别有信心带你去妖城了。”

    端静有些不解沈越为什么是这样的态度,又为什么有了信心,但却很是欢欣鼓舞,温柔的望着沈越道:“你愿意让我见见你的友人了?”

    这话说的,好像沈哥多薄情寡义吃完嘴都不擦就跑一样,沈哥是那种树吗!沈哥怎么可能是棵蠢到吃完了嘴都不擦的树呢!再说了辟风跟媚姬还有翠岚他们你都不晓得见过几次了,还什么你愿意让我见见你的友人吗?说得再像苦情小媳妇,沈哥也已经看出了真相了好吗!

    “你皆见过呀,何必如此高兴。”沈越同端静反身回去的时候,如是说道。

    端静却道:“我自然见过,可是你带我去同他们见面,与我自己同他们见面又怎么会一样呢?我与你去,是玉肃;我同他们见,是玄微,是端静,是忘世忧。我与你是一块儿的,你叫我如何能不高兴呢?”

    这……

    说实话沈越感觉脸上有点小烫,可能还有那么稍微的一点点的小脸红。

    快让沈哥一棵树好好静静……问静静是谁的一律叉出去游街示众!往死里拖!拖死为止!

    两人相携一同走过长廊,虽非欢声笑语毫无停歇,却也有说有笑,很是开怀,外头的雪更大了一些,一些晶花送来甜甜的暗香,有点像偃晋衣裳上的香气,但偃晋的香气混着烈酒的狠辣,还带着凛冽的风雪气息。

    而晶花暗送的甜香里,却藏着那股清冽又温柔的淡香。

    沈越下意识抬头望去,看见了晶花树下的云素衣跟那名赠玉的男子,云素衣正捂着那男子的手心,神情又怜又爱,声音温软的简直不像是沈越认识的那个霸道丈母娘。两个小辈站得颇近,只见着云素衣往男子雪白的双手上哈气,声音柔的仿佛能滴水一般:“没冷着你吧。”

    男子微微一叹道:“素衣……”他抽了抽手,没能从云素衣手心里抽出来,也就无奈摇着头随她去了。之后他清澈明亮的眼睛很快就投向了他们,端静无声行了一礼,沈越摸了摸头发,抓着端静就走。

    长者的恋爱,实在不好厚颜看下去……

    不过……原来小肃肃的男友力不是从老爸那边继承的,而是从老妈那边继承的……

    沈老树妖的三观再一次被粉碎了。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