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树大招雷 > 第62章 双生树的错

第62章 双生树的错

作品:树大招雷 作者:翻云袖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人倒霉起来连喝凉水都会塞牙缝,那么一棵树——尤其是一棵生病的树倒霉起来,自然也是不遑多让的。

    继打算拿着水壶来探病的轩宁跟发明了半夜偷偷摸摸爬窗这一探病特殊技巧的明果之后,沈越迎来了第三位同样令他心力憔悴的探病者——杜清。

    没错就是那个姓杜名清告白失败但未来女友疑似媚姬可是暂时性由于家长原因不能谈恋爱然而至今依旧茫然于女朋友拒绝告白原因还被媚姬跟沈哥差点以为已经在对抗斯巴达一样的君侯时壮烈牺牲的杜清。

    一口气差点上不来,咳咳,所以说标点符号很重要啊。

    这个当然不是重点,重点是杜清的确跟君侯交过手,他们俩的情况就是两败俱伤——杜清重伤,想想之后君侯还要他跟媚姬两只妖怪打了个差不多平手,杜清这个战斗力很明显就是徒手拆高达的分量啊。

    当然这个也不是真正的重点,真正的重点是杜清还以为沈哥是他的情敌……

    还有什么比莫名其妙就多了一个战斗力碉堡的伪情敌更可怕的事情吗?尤其是在你表现出跟他女朋友有些什么的时候之后又差不多快睡了他的一名男性朋友……

    ……大概是你还没办法解释这个情况,或者说对方完全不给你解释的机会。

    其实杜清差不多满足了沈越对冰山美人所有的想法,而且这个男人还有一头又长又浓密的黑发。那一次初见没有太注意,但杜清这次站在沈越面前任由他打量的时候,沈越却觉得很是有点感慨。

    这个世上漂亮好看的人跟妖都不少见,如果不加成气质方面的,沈越也见过几个容貌比较一般的,譬如说端静的父亲、偃晋、小黑的父亲玄太游、门口扫地的胖球小弟子啊等等之类的,话外题一句,最后那个加成气质……也是颜值为0。

    杜清最特殊的一点就在于,你无法分开他的气质跟容貌来看他的脸。

    一个人的眉毛若太凌厉,就会显得气急,偏偏搭在杜清身上就觉得冷傲;一个人的眼睛若是太狭长,不免显得阴狠,但搭在杜清身上倒生出点无端风流来……

    好一个冰山美人(大冰坨子)……

    沈越觉得媚姬从某种意义上也是挺百折不挠(受虐狂)的,就是命太差了,好不容易把这么一个冰块捂热化开成一江秋水情波了,结果又怕对方长辈生气主动退出了。

    真是有够作死……

    “请坐。”沈越指了指板凳,仔细的打量了一会杜清,越看越觉得对方简直是个冰山傲娇,还是高岭之花不可逼视的那种,而且说真的……长了这么一张受脸,实在让沈越感觉有点微妙。虽然这不是初见,事实上与初见也差不了多少,因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沈越只记得杜清那双眼睛冷得入骨,差点让他透心凉心飞扬。

    杜清不喜欢沈越,这几乎是明眼就能看得出来的事实,他连哪怕流于表面的遮掩与隐瞒都不屑去做。

    “你好像有点讨厌我?为什么呢。”沈越看他就像是在看一个脾气颇大的年轻人一样,虽然察觉到自己在对方心里恐怕评价颇差,却也并不觉得十分生气。他已经过了那个轰轰烈烈,喜怒哀乐都会在意他人感受的年纪了。

    “讨厌一个人需要理由吗?”杜清冷冷道,矜持而冷漠的坐在凳子上,侧过身体对着沈越说道。

    沈越朗声大笑道:“不需要,这世上很多事情,哪里需要理由呢?只不过我倒觉得,你讨厌我,是肯定有理由的。”

    “那想必理由你也心知肚明,又何必故作懵懂。”杜清说话很是有点不客气。

    “我的确模模糊糊猜到了你讨厌我的理由,可是我却实在是不知道,这份讨厌是为了阿肃多一些呢。”沈越微微笑道,“还是为了媚姬多一些。”杜清在听见媚姬的时候微微失神了一下,随即他的眼神便比毒蛇还要狠,比钢刀还要锋利,像是恨不得一寸寸剜下沈越的血肉来。

    沈越摸了摸树皮一样的左手,觉得一层层寒意直往脑门上冒。

    “他们两个人,都很好。”杜清平静的看着沈越,然后摇了摇头道,“你……”

    “很好?媚姬有好到叫你这样的人也心动?”趁着杜清还没说出什么容易把病人气的直接倒在床上中风的话来,沈越就打断他的话,戏谑调笑道。

    杜清冷冷的瞧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道:“我有告诉你的必要吗?”

    “哦?那你就有喜欢媚姬的必要了吗?”沈越几乎忍不住笑意了。

    杜清忽然沉默了下来,然后只说了一句话:“那又如何呢?她……左右是不喜欢我的。”他向来冷淡的面容上忽然露出了一点难以言喻的心碎的时候,实在很容易激发女性的母爱,可惜在场只有一只老树妖,性别为雄。

    不喜欢你?这话说差了吧!不不不……应该说太假了!媚姬都差点成绅士了还叫不喜欢?

    “也许她只是在顾虑你的长者,不喜欢妖类?”沈越开门见山,也不扭捏。

    “她又不是同我长辈成婚,顾虑他们喜不喜欢做什么?我喜欢就是了。”杜清觉得很是莫名其妙,面色也带了点微微的不悦来。

    说得好!啪啪啪啪!(此处应有鼓掌声)

    “我也这么觉得。”沈越颇为诚恳的说道。

    杜清终于是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他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会儿沈越,神色说不出是淡然还是疑惑,然后问道:“你与媚姬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有告诉你的必要吗?”机智的老树爷爷立刻用杜清的话打脸。

    杜清完全不上套,一脸冷漠道:“随你。”

    “真是不可爱。”沈越叹息着摇摇头道,“这么讲吧,我就是不需要被顾虑的那位长辈,当然,不是你的,是媚姬的。顺便提个不知道有没有必要的重点,她一般管我喊树爷爷……”

    杜清:“……”

    “你在端静面前,也是这样的吗?”杜清颇为艰难的开口道。

    “那么媚姬在你面前露出过雷厉风行的一面吗?”沈越反问道,杜清顿时什么都懂了。

    杜清很快就站了起来,他本来也就是被端静托付来看看沈越的情况,简而言之就是病急乱投医,专业还不对口……一个学美术的来看什么病——不过俗话说不想学美术的冰山不是好医生,杜清倒也很是尽职尽责,淡淡对沈越道:“你的病究其源,是因为明果……”

    “说点我不知道的。”沈越淡定道。

    “……”杜清被噎了一下,随即又道,“他与你是双生,因为还在弱年,所以他所无法负载的一些东西就会由主体承受。他很快会想通的,我也不欠你什么人情了。”

    他说完话就特别高贵冷艳的走了,留下语文不大好的沈越自己在那儿瞎琢磨,琢磨了好一会才想通杜清这句话是他跟明果说了点什么……不过说真的有必要撺掇明果半夜爬窗子吗?!真是个不靠谱的大人。

    沈哥生病都要做一回月老,果然是世界良心,自己都快要被自己感动的落泪了。

    杜清还算有良心,自己走就走了,还帮忙把端静给叫了回来。其实端静这几天一直在追查君侯的事情,又要照顾生病的沈越,沈越自己也挺不好意思的,毕竟他本来就很不喜欢麻烦别人,虽然有些沉溺于端静的细心妥帖里,但也实在不愿意自己成为添麻烦的人。

    “他怎么说?”端静进来后直接坐在了床边,小心翼翼的摸出沈越的手来,心疼的看着那形似枯木的手掌,极为温柔的抚摸了两下。

    “他没有跟你说吗?”沈越下意识坐直了身体,微微笑道,端静面容上的心疼实在是太过明显,沈越感觉到了一阵肉麻跟喜悦交织着从心头攒动而过,然后他伸出另一只手捂住了端静的手,摇头道,“没事的,只是看着有点吓人,我本来就是树,变回原形而已。”

    虽然知道沈越那句话只是在谈笑,但端静还是很认真的回答了他:“他让我来问你。”

    “按他的意思来听,我是代小果子受过。”沈越苦笑道,“还好是我,要是那孩子生病,也不知道会不会变回颗果子,要是赶上轩宁来探病,说不准就一口吃了。”

    显然小心眼的老树爷爷还在记恨带着水壶来探病的轩宁。

    比起沈越,端静倒是对实际情况更忧心些:“希望早些好吧,你这般虚弱,我实在是很担心。”

    沈越虽然觉得自己病到现在还挺生龙活虎的,但之前刚开始病的时候他的确很是有点恹恹,端静几乎是衣不解带的照顾他,就想了想,只是说:“你也不要太忧心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端静叹了口气,点了点头,算是妥协了。

    “对了。”沈越怕端静想太多,便换了个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道,“君侯怎么样了?”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