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树大招雷 > 第65章 勒紧裤腰带

第65章 勒紧裤腰带

作品:树大招雷 作者:翻云袖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关于妖族失去内丹这种事情,在小说评书包括电视剧电影游戏等等里头,当事妖的一般表现形式不是痛不欲生就是心如死灰。

    但是沈越只是觉得肚子里好像有点空空的,最后他觉得自己除了失去内丹以外还可能是饿了。

    如果说魔有良心这么一个玩意的话,那么沈越必须得说君侯还算是个比较有良心的魔头。毕竟现在人为刀俎沈哥为鱼肉,阶下囚这种身份一听就是那种关小黑屋跟老鼠蟑螂作伴的那种款式,经典例子可以参考每年寒暑假都要放的《还珠格格》——沈哥的童年阴影。

    但事实上这个关着沈越的屋子既不是暗无天日也没有蟑螂跟老鼠,它虽然不算极尽奢华却也很是整洁,只是一间普通的民居而已,除了门窗外肉眼可见的结界无时无刻不提醒着沈越他正在被绑架的事实,老树妖险些就要以为自己是包了君侯农家乐旅游团带着明果来了个亲子农家乐七日游了。

    民居简陋的很,除了桌椅木板床再无其他,桌子上有七个窝窝头跟一壶冷茶,木板床上明果正蜷着身体,看不出是在睡觉还是昏迷。

    沈越数了数,想起君侯那一句七天后死,然后凝视着这七个窝窝头很是有点烦恼。

    虽然沈哥在有内丹时的确是不用吃饭啦,但是明果还要长身体啊,一天三顿,好歹七天也要给二十一个窝窝头啊!而且现在沈哥还没内丹了感觉到饥饿了,明显窝窝头要再多给几个啊!君侯这数学老师真是死的早,昨天还把语文夫子给气疯了(并没有),真是造孽……

    这么想着,沈越拿着一个窝窝头倒了一杯冷茶将就着吃了,肚子里的空荡感还是没有消去。

    沈越终于确定不是自己饿的原因了,他放下了茶杯,摸了摸感觉还是很空的肚子,彻底明白为啥妖族失去内丹不是痛不欲生就是心如死灰了,毕竟这种饥饿感对辟风来说……那只吃货老虎估计要死了。

    不过老树爷爷是什么样的人……阿不,妖!饿肚子这种事,勒紧裤腰带就是了!

    不过失去内丹的感觉其实很奇怪,就好像平日都是冬暖夏凉的,这时候却会感觉到了闷热跟沉重,沈越能感觉到自己开始变得像是一个普通人了。虽然也不是说他没当过普通人,但毕竟他当妖怪的日子更久一点,就好像一个人习惯了自己不怕冷不怕热,现在却忽然知道冷暖起来了,就有点难受。

    而且沈越还发觉到一件事,他可能现在还算是半个病人……

    如果这是电视剧或者什么搞笑小品,沈越应该嘤咛一声旋转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柔弱倒下,如果剧情安排有人接就肯定会有人过来接住,没有人接就极尽美感的倒在地上,地上还铺着一地的花瓣,然后一个远镜头,露出相当艺术哲学的美感。

    事实上沈越只是觉得有点热,所以他很淡定的脱了一件外衣披在了明果身上。

    之后沈越就拖着一具普通人的病躯到处瞎逛,差不多把床底下的耗子都赶出来了之后,他终于发现了一件很是惨无人道的事情——这里没有厕所,也没有夜壶。

    明果还在睡。

    沈越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了,这种不对劲说白了就是直觉,跟什么推测什么真相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只是觉得很不对劲。

    “小果子?”沈越轻轻推了推明果,然后他就感觉到了相贴的肌肤几乎是立刻传来了炙热的温度,不由脸色大变,“小果子!你醒醒!别睡了!”

    明果的温度只是越来越高,沈越咬咬牙想了想,撕扯下自己衣服上的一大块布来,倒出一杯茶来打湿了布,然后过去为明果擦脸了。奇怪的是,明果虽然温度越发高了起来,但肌肤却不显得过红,也没有流汗,仿佛只是在不停的升温升温升温……

    “你又不是个煤气灶,也不是什么房地产,升温有什么用啊!”沈越没有办法,颇有点气急败坏的在床前绕来绕去,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糊成了一锅粥,最后他站定在明果面前,担忧的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忍不住说道,“傻孩子,你可千万别烧傻了,本来就跟轩宁没学着什么好东西了。”

    明果继续睡着,毫无反应。

    沈越心急如焚,可是他却真的是束手无策,结界似乎是特意用了封妖的咒术,沈越刚想打开门求救就被弹了回去,虽然闪躲还算及时,但结界还是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痕迹。

    打人不打脸啊……

    沈越摸上那半边原本完好的脸,上面已经裂开了一道大口子,鲜血随着地心引力流了下来,沾满了沈越的手心。沈越叹着气擦了一下血迹,有点疼,但愿别破伤风了,堂堂千年老树妖死于破伤风可不大好听。

    说起来这个世界对沈哥的脸有多大的恶意啊,好好的半边脸都被毁了,难道沈哥真的没有高颜值的福气?!

    毁容当然不是什么好事,尽管沈越不是什么爱漂亮过头的偏执妹子,但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寻常人毁了容也要不高兴一会,沈越自然也不轻松。不过他本来就毁了半张脸,加上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而且他七天后都不知道是死是活,自然也就把这事儿抛之脑后了。

    事情的轻重缓急,在人心里总是有个度的。

    显然对沈越来讲,毁容还比不上破伤风的严重性。

    同时作为老妖怪跟现代人的一点好处就是沈越脑子里还有一点偏方,不过鉴于年代久远其实沈越自己也记得不是很清楚,只是随便拿出冷茶里的旧茶叶嚼了嚼,敷在了脸上,其实这个时候沈越还有点羡慕高颧骨的人,因为现在他有点怕茶叶掉下来。

    一般来讲沈越很少会后悔自己做的事情说的话,毕竟事情已经做下,再去追悔莫及不要说来不及,也没有任何意义。既然事情已经做下,话已经说出,那就承担起后面所应有的任何责任来,错了就道歉,对就坚持自我。

    但是这一次沈越真的有点后悔,如果明果出了什么事,他真的不会原谅自己的。

    “快点醒过来吧。”沈越叹息了一口气,然后俯下身轻轻吻了一下明果的额头,就好像许多年前他的母亲在他生病时给他的那个温柔而温暖的亲吻一样,带着安抚与陪伴的味道。

    之后沈越又尝试了几次,不过都是无用功,反而让他身上多了几道伤口,还好那一壶茶叶够多,全被沈越拿来当创可贴伤药使了。

    明果一直睡到了晚上,沈越一直特别注意他的情况,生怕明果中途就没气儿了,好在月亮爬上树梢的时候,明果就醒了过来,还打了一个长长的大哈欠,伸了伸懒腰,活像是只讨人嫌弃的小猫咪。

    沈越见明果松了口气,自己却差点没断气晕过去,他脸上的血已经止住了,只是留下了一道有些丑陋的疤痕,并未贯穿整张脸,却很是有些明显。不过他倒忘记了自己还是个病人加伤患的身份,精神紧张时还没什么,见明果一醒,精神一放松,差点人倒在地板上摔出个脑震荡来。

    “那个坏魔头他打你了吗?”明果心疼了摸了摸沈越的脸,咬着嫩红水润的下嘴唇委屈的活像是自己被欺负了一样,他柔软而带着一点小茧子的手掌轻轻的抚过沈越的伤处。沈越诡异的沉默了一下,忽然不知道该说明果的重点在哪里还是解释一下自己没有被打之类的。

    明果显然把他的沉默当成了默认,差点要哭出来了。

    “……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沈越沉吟了一会,决定避开这个话题不谈。

    “没有不舒服,只是肚子里好像热热的。”明果歪过头看着沈越,伸手撩起了一点衣服,露出了有点圆鼓的肉嘟嘟的小肚子,用食指指了指肚皮,顺着三个地方不停的戳来戳去道,“这个地方特别特别的暖和。”

    沈越半信半疑的伸出手去摸了摸,却感觉了一样异常熟悉的东西。

    他自己的内丹。

    准确点来说,应该是千年老树妖的内丹,也就是明果他自己的。

    “是不是哪里有不对?”明果小心翼翼的问道,然后露出了一点惊恐的神色道,“还是他抓了虫子放在我的肚子里!”

    “……你说书听多了。”沈越无语的站了起来,拿起了个窝窝头开始吃,含含糊糊道,“你肚子里是我的内丹,或者说,你自己的内丹。”

    明果的脸一下子就白了。

    “怎么了?”沈越好不容易把半个窝窝头吞下肚,疑惑问道。

    “如果内丹在我的肚子里,那你不就要死掉了?”明果这下真的哭出来了,“我不要你死。”

    沈越:“……”

    不知道为什么沈哥总觉得明果在不该重点的地方重点,该重点的地方误会成是君侯干的……

    “你看我死了吗?”沈越简直无言以对,“内丹在你肚子里那么久,我不是好好的吗?”

    明果的眼泪一下收了回来,懵懵懂懂的看着沈越,然后点点头道:“好像也是啊。”

    其实这对沈越来讲还算是一个挺如释重负的情况,他能还的东西,都尽力的还给了明果,不必再被不属于自己的愧疚感纠缠折磨了。虽然知道君侯可能只是为了让他痛苦而剥夺他的内丹,为了看他们反目成仇自相残杀而将内丹丢给了明果,但这行为真是做的没话说。

    当然说归说,君侯是个魔渣这个念头我们要贯彻到底,坚持一万年不动摇。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