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一定是我破碎虚空的方式不对 > 第8章 武纵星空(8)

第8章 武纵星空(8)

作品:一定是我破碎虚空的方式不对 作者:衣落成火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打!人!

    为什么要打脸!

    ——不,不对。

    重点是为什么这个明明是妖怪头领的家伙,会揪住一个淬骨境的小炼气士去打他的脸!

    跟随而来目睹一切的三大妖王纷纷表示不能理解。

    罗狐妖王迟疑地往那边看了看:这少年……并没有比大王长得俊啊……

    天狼妖王也很犹豫:难道大王跟他有仇?有仇难道不该宰了他?

    金猿妖王踌躇了:如果是要教训人,大王为什么要亲自动手?

    而最前方那空山大王,却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径直地走到内堂去了。

    三大妖王略囧:大概,是大王又犯病了吧……

    然后,他们也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似的,快步跟上去了。

    后面的妖兵齐刷刷迈步,哗啦啦地全部消失。

    真是风一般的妖怪们!

    同样目睹了一切的围观群众们:尼玛那也能是幻觉?别拉低他们的智商好吗!

    无辜挨了一顿揍的古刑:“……”

    完全不能理解这突如其来的灾难。

    他难道得罪过那人?

    这般耻辱,不可不报!

    姗姗来迟刚好看到古刑的上官诀,手中扇子合拢一敲,指着古刑就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古刑你也有今天!被打成猪头了吧!哇哈哈哈哈!”

    古刑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他深吸一口气,正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个晃身窜过去,把上官诀的脖颈一搂,拉着他进了小巷子。

    一刻钟后。

    小巷子里走出来两个人。

    他们俩,有着,一模一样的猪头脸。

    上官诀:该死的混蛋!

    古刑:……爽了。

    另一头,从容前行的空山大王,目光里闪过一丝暗光。

    为什么一看到那张脸,他就会觉得手痒?

    此事……说明了什么?是不是,与他失去的记忆有关?

    这样想着,空山大王已经走进了内堂。

    他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人。

    之后,他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了。

    ·

    作为一个有大局观的星主,考虑到剧情的尿性总是那么持久,子车书白很谨慎地安排了亲卫将功折罪,去找那两个臭小子——尽管多半是遇不上的。

    要知道但凡是始点升级流,主角总是充满了奇遇,而种马类的升级流,主角那是必须在不同的巧合中邂逅妹子。

    仔细想想,原著里的这一块儿,主角就是遇上了另一个大世家的妹子来着。

    在这里咱们得提一提这本叫做《武纵星空》的种马文了,原·顾白·现·子车书白的那个好基友卫良,写起种马文来那叫一个俗套,跟吃人肉|欲种马流的顾白完全不一样。人家写的是种马中的变种,盖上了遮羞布的后宫流——换一句更贴切的形容,也就是“真爱流”。

    什么真爱流呢?主角以谈情说爱为主,以暧昧纠缠为看点,啪啪啪不是目的。

    像顾白觉得吧,既然已经用【哔——】来思考了,就别谈感情,老老实实承认自己的本质多坦率啊!可卫良摇了摇头,表示该立的牌坊,咱们还是得好好立上。

    ——扯远了。

    还是回到这本书上来。

    古刑在原著里的女人很多,只存在暧昧的不计数,啪啪啪过的呢,有十三个那么多,而这十三个里面,还有三个是真爱。

    可想而知当年上官玉儿这位跟主角相爱相杀从未啪过的是如何的一枝独秀……虽然后来终于证实,独秀是木有的,这位是个爷们。

    这种冰清玉洁的女神被【哔——】糊了的赶脚,也只有那时追文的宅男才懂--

    像如今的拍卖会也算是前期一个比较重要的情节了,古刑在这里认识了他的真爱之一,连桥儿。

    注:古灵精怪型女主。

    本来这俩人认识的原因是上官诀发现了古刑也到这里来了之后主动过去找茬,还发动一众纨绔对古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围殴,后来被连桥儿看见制止来着。

    现在古刑跟着上官家一起来了,这不知怎么出去了而上官诀还跟去了——也不知道剧情是不是再度开展,主角已经跟他命定的真爱……之一相遇了呢?

    子车书白脑中放空,面无表情地坐在休息区,端起茶盏慢慢啜饮一口。

    就在这时候,他感觉到门口处射来一道充满了侵略性的目光——玛蛋谁敢这么看哥!一定要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呃。

    子车书白愣住了。

    那张只比他丑一点点的脸!

    那深藏扭曲的气质!

    那清晰到不容错辨的深井冰感!

    ……这不是跟他失散已久的死变态吗?

    这一瞬,子车书白的心里,略觉喜悦。

    是的,略觉。

    哥是一个很矜持的人,绝壁木有听到无数小花儿绽放的声音。

    哥才没有等着变态过来呢!

    只见那死变态一身玄色长袍(→其实也有点深沉美),长发披垂(→好吧这是魔性美),袖摆带风大步行来(→姿势也很有风度美啊)。

    子车书白面瘫脸看过去,眸光微闪。

    随后,死变态走到面前来了,死变态出声了,声音还是辣么温柔,温柔得好像要滴出水来。

    “这位公子好生面熟,在下空山,想要与君相识……”

    子车书白:“……”

    尼玛这话是几个意思!

    等仔细一看,子车书白算是发现了。

    这化成了灰他也认识的死变态,眼神里的占有欲还是那么浓郁,可他这表情,明明就是不认识他了啊!

    不认识啊!

    啊!

    暴躁……

    子车书白很不爽。

    此刻,他的目光落在紧随变态而来的几个人身上——呵呵,还有个挺性感的妹子嘛!艳福不浅啊!不愧是前·种马主角啊,到哪儿都有美相伴啊!

    ……太特么不顺眼了!

    于是,他也没理会看起来很懂礼貌很亲切的死变态,一转身:“清彤,走了。”

    清彤妹子斜眼扫了那上赶着过来认识她家星主的家伙,心里冷哼一声,也一扭头,带着亲卫们哗啦啦走到另一边去了。

    哪里来的猪哥!搭讪很顺口嘛!

    这年头真是谁都敢刷“咱们面熟”了,咱星主才不跟他面熟!

    子车书白走掉了,把空山大王一群人甩到身后,明明白白就是不搭理的意思。

    见到这情景,空山大王的脸,顿时变得无比阴郁。

    他的视线,在清彤的背影缓缓扫过,心中陡然升起浓厚的杀意。

    碍眼……

    太碍眼了……

    想要杀了她!

    脸上的狰狞一闪而过,空山大王的目光,仍旧灼热地盯着走到另一边的子车书白。

    这个人很熟悉,也很陌生。

    他确定记忆里没有这个人,可却同时觉得,这个人应该是他的——应该被他搂在怀里,握在手心,悉心呵护,肆意纠缠。

    但是不行。

    可为什么不行?

    这样的感觉……太奇怪了。

    空山大王从来没有如此想要得到一个人,这个人看向他目光,也不该是这样的。

    为什么不理他,为什么要离开?

    为什么……不高兴?

    明明他是他的……是他的他的他的!

    他要把他带走,要把他困在怀里,要把他关在只有他知道的地方,要把他吞进肚子里,永远也不分开!

    忍耐。

    空山大王努力按捺住胸中翻腾的*。

    他不想让他生气的。

    对,不能让他生气。

    他现在……应该去哄他开心,去把所有的一切,都献给他。

    终于平息了心绪后,空山大王的神情温柔,抬步就往那边走去。

    他很快来到了他想接近的那人身后,却被一群男人挡住了。

    霎时间,空山大王的眼神阴森。

    居然有男人,想要阻止他——

    该死,该死——

    不,不能惹他生气。

    空山大王手指狠狠掐进肉里,用痛楚让自己冷静了些。然后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冷酷,毫不迟疑地继续往前走去。

    所过之处,有一道无形的力量将拦路的人都往两边掀开,那么多的亲卫,居然没有一个人能挡住他的去路。

    就连清彤妹子和打酱油的流愫妹子,都被毫不怜香惜玉地,掀到了两边去。

    终于,空山大王来到了子车书白的身前,他一伸手,拉住了子车书白的手臂:“你……”

    清彤妹子:卧槽啊!婢子失职让星主的玉手被亵渎了啊!

    流愫妹子:一个大男人玉手个毛线……今天的贵客妾身真是看不明白……

    亲卫们:再次失职tat五体投地求谅解tat

    子车书白面瘫脸看旧情人。

    空山大王的神情瞬间变得无比柔和:“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三大妖王=口=

    妖怪们=口=!!!!

    玛蛋!

    这到底是发生了神马!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