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剑斩诸天 > 第152章 炼狱岛

第152章 炼狱岛

作品:剑斩诸天 作者:夏胤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绿竹岛畔,涛声阵阵。

    浪涛卷来,拍打在礁石上,激起千重浪花。

    燕尘坐于礁石上,眺望远方,怔怔出神。

    一晃眼,来到大燕家已是近两个月了。前几日,便是年祭。

    往年的年祭,他都是与师父一起,可这一次,却是孤独一人,虽早已习惯了,但还是有些落寞。

    年祭过去,也代表着长了一岁,此刻,他已是十六岁了。

    十六这个年龄,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了。而距离十八岁,也仅剩下两年时间了。

    想到这里,他忽地低下头,拉开衣襟,目光落到了胸膛上,那一道青蛟图纹上。

    那神秘武王所的话,也不知是真是假,铁老让他不用担心,但他还是有些在意。

    凝视良久,他便叹了口气,略感头痛。

    稍一沉吟,便是释然。如今,他已是大武师五阶,两年的时间,还是有把握突破到灵境。若能进入血池,那么,就更有把握了。

    他灌了口酒,露出了几分洒然之色。

    忽地,像是想起了什么,手一晃,掌中便多了一道古朴的卷轴,正是那得自蛇盘岛的炼狱宝图。

    此前,顾忌虎帮与沙帮的人,他一直没有去炼狱岛。

    如今,修为提升,已接近了六阶,又铸出灵剑,实力早已今非昔比。

    就算是那燕无缺,他如今也能斗上一斗,已不用再顾忌他们。

    看来,也是时候,去炼狱探寻宝藏了。

    一念及此,他斟酌了一番,便暗自点头,不过,神色却仍是凝重。

    这段时间,无论是虎帮,抑或是沙帮的人,都没来找他麻烦,抢夺宝图。他可不相信,这群人会如此轻易放弃,必是在暗中注意他,一旦他动身前往炼狱岛,便会有所动作。

    在那炼狱岛,可是不忌杀戮的!

    那燕傲天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又岂会放过如此良机。

    不过,这虽是个麻烦,但对他来说,却也是个机会,燕傲天想取他性命,他又何曾不想,取了那家伙的狗命!

    再思虑片刻,他皱了皱眉,这一次探宝的关键,还在于燕无缺。

    此人天赋纵横,实力强横,他还没有必胜的把握,若是燕无缺亲自出动,这一次探宝之行,很可能以失败而告终,若没有这燕无缺,事情就好办多了。

    盘算一番,考虑了种种情况,他便定下了计划。

    十来天后,修为成功突破到六阶,他便赶往炼狱岛。

    他并未隐藏行迹,而是大摇大摆的,飞往炼狱岛。

    炼狱岛位于南方,乃是诸多试炼岛中,最大的一个,也是最特别的一个,这不仅是一个凶地,妖兽横行,不忌杀戮,但也是个宝地,埋藏着种种宝藏。

    宝藏有很多种,有单纯的焚币,也有各种功法典籍,丹药兵器,而炼狱宝图所指的宝藏,便是其中最珍稀的。

    清晨,雾气未散,湖面之上,烟气袅袅,朦胧似幻。

    透过雾气看去,前方一座大岛盘踞,宛若一头蛰伏的巨兽。

    飞抵岛上,俯瞰一番,只见岛上山峦盘伏,古木森森,透着一股古老的莽荒气息。

    岛屿上空,空荡着各色兽吼之声。

    燕尘盘旋一圈,取出藏宝图,仔细看了看,通过对照轮廓,确定了宝藏的大致位置。

    然而,他却未第一时间赶去,而是在空中徘徊了起来,片刻之后,才飞往那片山峦。

    在山间搜寻一会,他寻到了一处洞穴,在洞口徘徊一会,再取出藏宝图,对照一番,便露出了喜色,钻了进去。

    少顷,在山谷不远处,莽莽古森中,窜出了一道道身影,落地之后,纷纷望向了那洞穴。

    这一群人,约莫二十来人,大半身着虎袍,其余则是一袭黄衫。

    领头有三人,一人身着黄衫,面目阴柔,正是那沙帮之主,名为燕文信,而另外两人,便是燕傲天,以及那疤脸少年。

    眺望片刻,燕傲天收回目光,冷哼了一声,道:“这小子,真是蠢得可以,竟敢如此大摇大摆,他怕是想不到,我们会跟上来吧!”

    “哼!就算他知道了,那又如何,既然他上了炼狱岛,那就休想活着离去!”

    说着,燕文信双眸一眯,绽出一抹寒芒,语气之中,更有浓重的杀机。

    他嘴角一咧,掠起一抹冷笑,寒声道:“他的实力,也就与我在伯仲之间,有你们二人相助,还不是手到擒来。这一次,必教他丧命于此!”

    “这小子,太过狂妄,死不足惜!”那疤脸少年面色森寒,冷冷道。

    燕傲天大笑一声,狠声道:“这一次,看他还如何猖狂!他的命,还有宝藏,全都是我们的!”

    闻言,那燕文信亦是轻笑了一声,神色极为轻松。

    就在这时,半空之中,有一鹰隼掠来,盘旋一圈,往地面张望一番,便径直飞去。

    地面上,一行人掠出,很快,便至洞口,鱼贯而入。

    通道颇为狭窄,一直进去,便见通道尽头,出现了一个空旷的洞穴,洞内幽黑,有些看不清楚。

    出得通道,众人环目一扫,忽地,便是愣住了。

    只见洞穴宽阔,内里怪石嶙峋,而在前方的一块怪石上,静静坐着一道身影。拄着剑,低着头,浑身气势沉寂,像是融入到了黑暗之中。

    听得脚步声,那身影一动,猛地抬头,露出一张森寒面孔。

    在黑暗中,那一对墨瞳奕奕有神,绽出璀璨精芒。

    众人齐齐色变,低呼了出声,看这架势,这家伙分明是静候已久,料到了他们会来。

    短暂的慌乱后,众人面色平复下来,纷纷露出狠色。

    就算这小子知道了,那又如何,面对他们这么多人,竟还不逃跑,当真是愚蠢至极。

    燕傲天咬了咬牙,目中射出滔天恨意,旋即,阴狠一笑,大喝出声:“燕尘,当日你羞辱与我,我便发誓,誓要将你千刀万剐,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燕尘缓缓起身,戏谑一笑,冷声道:“是吗?也不知道,今天会是谁先死!”说着,眸光一寒,透出凛冽杀机。

    他浑身气势陡然转变,凌厉似剑,森寒若冰。

    “哼!死到临头,还敢如此狂妄!”疤脸少年怒喝道,“惹了我虎帮,竟还敢来炼狱岛,你这是自己找死,到了下面,可别怨我们!”

    燕文信怒哼一声,喝道:“跟他废话什么,赶紧宰了他,待取了宝图,再去寻宝!”

    言罢,双臂一挥,其后数人便齐齐掣出刀剑,往后退去,守住了出口。

    那疤脸少年亦是一挥手,一众虎帮弟子唤出武魂,掣出兵器,散了开来。

    “哈哈!”燕傲天环视一圈,便大笑出声,“当真是瓮中捉鳖,燕尘,看你往哪儿跑!”

    “跑?”燕尘嗤笑一声,“我为何要跑?”

    “哼!死到临头,竟还嘴硬!”燕傲天怒斥一声,“当日我输给你,那是我未尽全力,况且,这两个月过去,我早已是今非昔比。”

    说着,他一抬手,手背上,那一道魂印大亮,冲出一道耀眼的白光。

    在那光华中,有一神骏的白马冲将而出,通体如雪,眸光湛蓝,闪耀着圣洁的光辉。

    武魂附体,燕傲天浑身一震,通体泛起辉光,眉心之处,有雷纹浮现。

    旋即,他双臂一震,陡然闪现一副银白的拳套。

    他一捏双拳,猛地抬头,冲燕尘阴狠一笑,便是身形一动,骤然消失。

    燕尘双瞳一眯,凝神看去,只见那燕傲天化作了一道闪电,奔掣而来,快得不可思议。

    一眨眼间,便至近前。相比两个月前,要快了许多。

    他眸光一凝,浑身紧绷,体内元力已然涌出,凝于双拳之上。

    正要轰出,却见那道闪电骤然转向,绕着他,疯狂奔行起来。

    一时间,只见黑暗的洞穴中,有一道闪电疯狂转圈,带起一阵弥天狂风,往四周扫荡而起。

    置身其中,燕尘脸色微沉,目光如电,四下扫视。

    一开始,还能捕捉到那燕傲天的身形,但随着越转越快,对手的速度,已超越了他的目力,根本捕捉不到。

    他皱了皱眉,干脆闭上了眼睛。

    霍然,那道闪电一顿,几乎同时,在他身侧,一股霸烈的气势陡然爆发,怒轰而来。

    霎时,燕尘神色一动,脚下一旋,在千钧一发之际,避了开来。

    这一拳,几乎是贴着他的面庞而过,拳罡刮过,如刀割面。

    一拳落空,立时暴起一声惊疑。

    燕傲天脸色大变,却是无法相信,自己这一拳,竟又是被破去了。

    他迅速折身,又是一拳轰去。

    而这时,燕尘退出几步,猛地收住身形,右手一探,握住了剑柄。

    下一刻,呛的一声,灵剑出鞘,暴起一声震天虎啸。

    剑气如虹,怒斩而去,却是与那一拳对撞,炸开一圈猛烈的劲风。

    蹬蹬蹬,燕傲天浑身一震,往后退去,面色一阵抽搐。

    待凝目一看,注意到那把剑时,他瞳孔一缩,骇然失声:“灵剑!”

    其余几人,亦是惊呼了出声,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灵兵乃是珍稀之物,价格昂贵,就算燕文信等人,也舍不得去兑换。

    而且,在通宝阁中,灵兵极为稀少,灵剑更是只有几把,他们从未听说,有人兑换了出来,那这一把灵剑,又是哪来的?

    但此刻,疑惑只在众人心间一闪而逝,很快,他们目光之中,便充斥了贪婪之色。

    一把灵剑,可价值数万焚币,就算是炼狱宝图所记载的宝藏,怕也不过如此!

    “哈哈哈!真是意外之喜!”那疤脸少年大笑了出声。

    旋即,大步一迈,抬起了右手,手背上魂印大亮,窜出一道金光,凝作一头金色的神鸟。

    此鸟神骏,模样类似于焚阳鸟,但通体色泽不同,更笼罩着金色的雷光。

    显然,这是一种变异的焚阳鸟。

    武魂附体,他便是浑身一震,通体泛起了金光,双瞳之中,有雷光闪烁。

    而那燕文信,亦唤出了武魂,却是一彩色的蝴蝶,体型巨大,通体色泽不断变幻,笼罩着一层辉光,予人一种梦幻之感。

    这乃是灵品兽武魂——镜花蝶,一种昆虫类武魂,正如其名,有着操纵幻术的能力。

    燕尘卓然而立,手中灵剑嗡嗡震颤,有猛虎虚影显现。

    他环视一圈,却是面不改色,手背上,魂印一闪,窜出一道炽烈光华。

    武魂附体,那一对墨瞳缩了缩,燃起熊熊怒焰,宛若焚天的红莲。

    他的目光冰冷,积蓄着森寒的杀机。

    “你们……全部都得死!”他翕动嘴唇,吐出冰冷的语气。

    闻言,众人一怔,立时大笑出声,露出了嘲弄之色。

    “哼!就凭你?”疤脸少年怒喝一声,猛地掣出长刀,爆射而出,一刀斩来。

    他瞳绽金光,气势勃发,却是威猛无铸。

    随着这一刀,有无边的金色雷光涌出,赫赫然间,化作一条金色雷龙。

    燕尘浑身一震,烈焰冲天而起,化作一条条狰狞的炎龙,旋即,迅速收缩,颜色变得深沉起来,由艳红之色,化作了黑色,透出一股可怖的气息。

    ——随着修为提升,他的控火能力亦是大幅提升,不仅能凝出更多的炎龙,而且,还能将火焰进一步压缩,以提升火焰的威力。

    一条条炎龙奔腾旋绕,涌向灵剑,高速旋转起来。

    下一刻,燕尘飞掠而出,叱喝一声,一剑挥斩而去。

    霎时,怒焰奔腾,与一道匹练,与那金色雷龙相撞。

    轰的一声,炸开一圈猛烈的劲风,半透明的涟漪一圈圈荡开,席卷四方。

    旋即,一刀一剑交汇,暴起铛的一声巨响。

    几乎同时,只听叮的一声,那刀刃之上,竟是破开了一口子。

    而那疤脸少年,更是浑身一震,只觉剑身之上,传递来一股滔天巨力,震得他虎口发麻。

    他脸色倏地一白,倒飞而出,狠狠跌倒。

    噗的一声,他浑身一颤,便是一口鲜血喷出。

    他捂着胸口,脸色变得铁青无比,双目暴睁,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这一击,他竟败得如此彻底!

    再一看手中的刀刃,他瞳孔一缩,心生骇然之情,那把灵剑,怎的如此厉害,就算是燕无缺那把,也不过如此!

    “这小子厉害!一起上!”燕文信大喝一声,身形一晃,猛地一分为二,旋即,再是一晃,便是分化作了四个,再是八个。

    八个燕文信,动作神情不一,却皆是栩栩如生,掣出长剑,同时攻来。

    一眼扫去,根本分不清楚。

    与此同时,燕傲天与那疤脸少年,亦是同时攻来。

    面对三人围攻,燕尘却是夷然无惧,眸光一扫,便是身形一动,往前方掠出,周身烈焰涌动,一剑劈斩而去。

    在前方的,正是那疤脸少年。

    在三人中,若说修为,此人该是排第一,但若论武魂能力,便是最差,最容易对付,而那闪电白龙驹的神行能力,以及镜花蝶的镜花水月,则都是颇为麻烦的能力。

    唯有先破去此人,方能解三人围攻之势。

    一剑劈下,怒焰奔涌,撕开了洞中的黑暗。

    疤脸少年脸色微变,却是未料到,燕尘会挑他作为突破口。他咬了咬牙,面色一发狠,疯狂催发元力,周身雷光暴涨。

    一时间,他仿佛与手中的刀合而为一,身化雷龙,怒劈而来。

    刀势惨惨烈烈,凶猛无比。

    轰!

    雷龙与怒焰碰撞,掀起一股轩然大波,所过之处,洞中怪石纷纷炸开,化作齑粉。

    旋即,一声闷响,在那硝烟之中,一道身影倒飞而出,狠狠砸落地面,手中的刀亦是脱手,当啷落地。

    一剑斩飞此人,燕尘迅速回身,脚下一跺,疯狂暴退,恰巧躲开了燕傲天的一拳。

    燕傲天怒啸一声,猛扑而来。

    铛铛铛!

    他动作实在太快,绕着燕尘身周转动,不时轰出一拳。

    燕尘将目力,魂识发散到极致,出剑如电,守得密不透风。

    霍然,漫天拳影一敛,便有八道身影从四面八方攻来,八把长剑,齐齐闪烁着森森寒光。

    燕尘闭上眼睛,心神一动,骤然间,一个旋身,一剑劈斩而去。

    铛!

    双剑交击,暴起一声巨响。

    燕文信惊呼一声,倒退而去,四周的幻象,同时消散。

    他双目瞪圆,露出了骇然之色,他从未见过,竟有人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识破他的幻术。

    心神大骇间,便是一道无匹的剑光斩来,他仓促一挡,呜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身形倒跌而出,狠狠撞上了洞壁。

    斩飞此人,燕尘并未追击,而是一回身,双目如电,探向了那燕傲天。

    燕傲天伫立原地,神色有了一瞬间的呆滞,旋即,脸色大变。

    原本,他还自信满满,合三人之力,击杀这家伙,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可如今,一会儿间,便有两人负伤,而他引以为傲的神行能力,却依旧奈何不得对手。

    这家伙,怎会如此厉害?

    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浑身战栗了一下,生出一股惧意。

    而一众虎帮与沙帮的弟子,亦露出了一抹不安之色,纷纷往后退去。
本站推荐: 万古第一神 沧元图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神级文明 我是光明神 飞剑问道 开天录 修罗丹神 吞海 万世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