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剑斩诸天 > 第265章 师徒再见

第265章 师徒再见

作品:剑斩诸天 作者:夏胤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燕尘?”

    唐家众人一怔,一时有些疑惑。下一刻,便是齐齐大惊,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燕尘?难道……是那个燕尘?

    他,不是被大燕家通缉,消失不见了吗?

    况且,眼前此人,修为深厚,怕是有武宗二三阶,怎么可能是燕尘?

    一时间,众人惊疑万分。

    唐芙轻轻皱眉,面上亦浮现一抹疑惑之色,一对美眸大睁,在燕尘身上不住打量。

    越看,心中那一股熟悉的感觉,便越发强烈。

    而那声音,虽稍稍有些变化,变得更为低沉,稳重,但却与记忆中的,依稀吻合。也正是凭着声音,她才认了出来。

    燕尘轻笑一声,缓缓抬手,掀起了兜帽。

    当兜帽揭开,露出那张俊逸面庞时,唐家众人眸光一凝,露出了失神之色。旋即,双眸缓缓瞪大,充斥着震惊,以及难以置信之色。

    眼前这少年,英武,俊逸,眉目有些变化,但没有错,的确是那个燕尘。

    唐轩定睛一看,亦是失神了片刻,接着,便是微吸了口凉气,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眼前这位“宗主”,竟真的是那个少年!

    他一阵恍惚,分明一年前,眼前这个少年,才刚到大武师,才一年过去,竟已是武宗二三阶,远远超越了他。

    一念及此,他嘴角一咧,苦涩地一笑。

    当年,六方会武,此子便已初露峥嵘,可是,他又哪曾料到,此子的成就,竟会如此惊人。

    十六岁,武宗二三阶,当真是惊世骇俗!

    听说,此子入了大燕家后,便展露头角,一跃成为大燕第一天才,后来,更是被冠为云域第一天才。

    尽管沧幽城地处偏僻,但这等消息,还是传到了这里。

    本来,这该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只可惜,后来不知为何,此子竟叛出了大燕,为大燕家所通缉。

    后来,便是消失了,半年多再无音讯。

    没想到,如今又出现在了沧幽,而且,修为已至武宗二三阶,更得一名武尊强者,作为手下。

    看来这半年,他过得不错,眼下回来,该是来寻找北元的吧!

    稍一沉思,唐轩便明白了过来。

    抬起头,仔细端详燕尘一番,他便面现唏嘘之色,感慨了出声。

    在他身后,唐震低呼了一声,露出惊喜之色,唤了一声燕兄。

    但接着,便是一怔,神色一黯,露出了拘谨之色。

    眼前这少年,已是武宗强者,况且,似乎还是一宗之主,地位已是截然不同。

    唐芙偷眼打量着燕尘,忽地,亦是神色一黯,抿了抿嘴,有些失落。

    虽然,还是那个燕尘,但总感觉,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时,唐轩张了张嘴,欲言,却又止,迟疑片响,方才道:“燕……宗主……”

    燕尘一摆手,笑道:“诶!不用这么客气,叫我燕尘就可以了。”

    “这……不妥吧!”唐轩道,“要不,叫贤侄吧,我与你师父,也算有点交情。”

    “也好!”燕尘一拱手。

    唐轩热情一笑,再是一侧身,做了个请的动作,招呼道:“来来来,别站着了,我们进去再说。”

    燕尘一颔首,便随着唐轩,进入了唐府。

    在堂中坐下后,唐轩道:“真没想到,会是贤侄你,这一次,还真要多谢你,否则,我唐家就要被迫离开沧幽了。”

    燕尘抿了一口茶,笑道:“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唐轩笑了笑,忽地,神色一肃,道:“贤侄,你这次冒险回来,应该是为了北元吧!”

    燕尘颔首道:“没错,不知当时我师父离开时,可有留下什么讯息?”

    “这……”唐轩露出沉思之色,回想片刻,便惊喜道,“有了,你师父离开之前,曾跟我提起过,他在北方明霞山那边,有一个故人,那时候,我只以为他是随口一提,并未在意。”

    顿了顿,他续道:“如今仔细一想,倒不像是偶然,因为那之后,你师父,还有整个北元,便在一夜间消失了。”

    闻言,燕尘剑眉一蹙。

    稍一思索,便是想起,这明霞山,乃是位于云域北方的一处山脉。

    旋即,寻思了起来,北元虽说不大,但也有百来号人,寻个安身之处并不容易,说不定,就是去投奔这个故人了。

    这明霞山,值得一去。

    即便师父不在那儿,说不定,也能找到一些线索。

    当下,便暗暗打定了主意。

    旋即,冲唐轩一拱手,笑道:“多谢唐家主。”

    “诶!这有什么好谢的,该是我唐家谢你才是。对了,贤侄,要不多留一会,让我好生招待招待。”唐轩道。

    “这……就不必了吧!你也知道,我身份特殊,待久了,怕给你唐家惹麻烦。”燕尘道。

    “也罢!那我就不强求了。”唐轩道。

    燕尘起身,正欲离去,忽地,却像是想起了什么,手腕一抖,掌中便多了几道卷轴。

    “唐家主,这些功法,还有武魂技,正适合你唐家,你就收下吧!”说着,便是递了过去。

    唐轩一怔,道:“这……这如何使得?”

    今日,他唐家已受了那么大的恩惠,哪还能再收下这些功法。

    燕尘笑道:“诶!唐家主就不要客气了,其实,赠给你们功法,我也有几分私心在,只望你们以后能守住北元山门,不要让人破坏了。”

    “像今日,北元山门差点就落到了鹿刀门手中,而我,也不希望看到这沧幽城,落到其他势力手中。”燕尘续道。

    “这……唉!真是惭愧了,那……我就收下了,还请贤侄放心,这北元山门,我唐家一定好好守着,以后贤侄若是有空,可以回来看看。”

    唐轩说着,便上前一步,双手探出,恭敬地接过这些卷轴。

    打开一道一看,他便是低呼了一声,难掩震惊之色。

    这一道卷轴上,记载的竟是一门高等心法。

    这心法,乃是根本,关系到吸纳灵气的速度,一门高等心法,可将他唐家的实力,提升一个档次。

    这门心法,实在太珍贵了!

    他露出激动之色,拿着卷轴的手,都有些哆嗦了起来。

    一旁的唐家众人,亦是惊呼了出声,看家主的反应,他们便知道,这门功法有多珍贵。

    燕尘轻笑一声,眸光扫过唐震,唐芙二人,便是一怔,手腕一抖,又是出现了两道卷轴。

    “差点忘了,这两门武魂技,一门是雷系的,一门是炎系的,恰好适合唐兄,还有唐姑娘。”

    说着,便是递了过去。

    兄妹两人一怔,看了看燕尘,又是往唐轩瞧去。

    唐轩一点头,道:“去吧!”

    唐震上前一步,恭敬接过卷轴,道:“多谢燕兄。”

    旋即,唐芙上前,抬眼一看燕尘,便是有些羞怯,低下脑袋,从燕尘手中接过了卷轴,低低地道了声谢。

    燕尘笑道:“好了,我也该走了,诸位,后会有期!”

    言罢,便带着楚黑雄与莫青依二人,纵身出了唐府。

    接着,直奔北方而去。

    翌日,便至明霞山。

    这明霞山,乃是一处山脉,极为辽阔,围绕明霞山,分布两座城池,其中宗派亦不少。

    燕尘仔细打探一番,便将目标锁定在了一个名为丹霞派的宗派上。

    在明霞山中,这丹霞派并不起眼,但却是唯一一个,在半年前,招收了大量弟子的门派,也正是这一信息,引起了燕尘的注意。

    夜色清冷。

    一座高崖上,三道身影伫立。

    迎着寒风,燕尘微眯着眼,眸光投向了前方,那一座巍峨的雄峰上。

    山峰上,灯火点点,在月色下,透着几分清冷,寂寥的味道。

    凝望片刻,燕尘深吸口气,径直盘坐了下来。

    旋即,在他身后,扑簌几声,几只鸟雀冲天,飞向了那座山峰。燕尘身躯一震,双目立时大睁,泛起了一抹白芒。

    而这时,他的心神已然出窍,附到了鸟雀身上,透过鸟雀的眼睛,探查着山峰各处的情况。

    很快,便有收获,在山下一处,见到了几个熟人,正是原本北元的弟子。

    燕尘大喜,这几人在,便意味着,北元的人都在这丹霞派中,那么师父也有很大的可能,就在这里。

    当下,按捺下激动的心情,驱使鸟雀,越发细致地搜索起来。

    少顷,一只鸟雀绕向山峰后面,在半山上,寻到了一片楼阁。

    盘旋一圈,见到临渊的一间楼阁窗户大开,他便驱使鸟雀,飞了过去。

    落在木窗上,往内里一看,燕尘便是一怔。

    房间内,一道身影背着木窗而坐。

    即便只是一道背影,却也是那样熟悉,看上一眼,燕尘便认出,这正是师父。

    这时,听得响动,那道身影缓缓转过来,露出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面容枯瘦,目光清亮,鬓角的白发,却是又多了一些,显得越发苍老。

    他目光扫来,见是一只鸟雀,便是轻笑一声,旋即,身躯一颤,竟是咳嗽了起来,面庞上,浮现一抹异常的潮红。

    剧烈咳嗽了几声,潮红褪去,面上泛起了一抹病态的苍白。

    燕尘看得一阵揪心,却是知道,师父身上的火毒,愈发严重了,折磨得他身体越来越差,亦是越发苍老。

    这时,高崖上,燕尘收回心神,眸光缓缓恢复清明。

    旋即,倏地起身,冲二人道:“你们两个,先在这里等着。”言罢,便一展羽翼,无声无息地掠去。

    少顷,便至那楼阁之外。

    落下后,他行至门前,抬起手,欲要敲门,但一时间,却又是露出了犹豫之色,心情有些忐忑起来。

    这时,自那门内,传来了一把熟悉的嗓音。

    “是谁啊?进来吧!”

    燕尘抿了抿嘴,再度抬起手,轻轻推门。

    吱嘎一声,门开了,燕尘强忍着激动的心情,低低唤了一声:“师父,我回来了!”

    房间内,古长天一抬头,立时愣住了。

    师徒二人相顾,半响无言。

    旋即,噌的一下,古长天站起身,面上露出了激动之色,唤道:“尘儿,真的是你?”

    燕尘重重点头,迈入了门内。

    “好!好!没事就好!”古长天上前一步,上下打量着燕尘。忽地,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疾步上前,迅速将门关上。

    见他神色凝重,燕尘脸色微变,道:“师父,怎么了?”

    古长天叹了口气,道:“唉!说来话长了,尘儿,你来的时候,可有被人看见?”

    燕尘摇了摇头。

    “那就好,暂时应该没事,来!坐下吧!”

    “师父,到底怎么回事?”燕尘坐下,再次问道。

    古长天轻叹了口气,道:“这里啊,不安全,有燕家的耳目。”

    闻言,燕尘脸色大变,差点按捺不住,窜将起来。

    “怎么会这样,燕家的人,知道师父你在这里?”燕尘面色凝重无比。

    “知道,但是,他们也没拿我怎么样,一来,是有所顾忌,二来,怕是想拿我当诱饵,引尘儿你出来。”

    “顾忌?”燕尘一怔,面现疑惑之色。

    古长天脸色微变,再度叹了口气,露出了几分惭愧之色,“是星鸾宫!”

    “星鸾宫?”喃喃一声,燕尘立时恍然。

    这星鸾宫,乃是隐世势力,其真正的实力,怕是不比七大势力差,有其出面,即便是大燕家,也不敢不给面子。

    师父与星鸾宫关系匪浅,况且,还收了两个北元弟子,星鸾宫会出面,也在情理之中。

    说起星鸾宫,古长天神色有些苦涩,旋即道:“其实啊,也是我不小心,那时候,你在大燕家展露头角后,我便知道,你的身份怕是藏不住了,已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等到你被通缉的消息传开,我便知道,沧幽城已不能待了,本是准备一个人离开,但明云掌门他们执意一起,只得举宗搬迁。”

    “这丹霞派掌门,与我有些交情,我便带着北元众人,秘密投奔与他,他倒没令我失望,出问题的,却是丹霞的一位长老,是他发现了我的身份,向燕家告密。”

    “待我察觉时,已来不及离开了,顾忌到弟子们的安危,我只得在这里待了下来。”

    “原来如此……”

    听罢,燕尘微微颔首。

    古长天笑了笑,道:“尘儿你呢,这半年多,你又去了哪里,现在怎么又回来了?”说着,打量了一番燕尘,便是露出一抹惊容,低呼道:“尘儿,你的修为……”

    燕尘道:“师父,我已是三阶武宗了。”

    “三阶武宗?”古长天低呼一声,一时瞠目结舌,旋即,畅快大笑起来,“好!好!尘儿,你还真是让我惊喜啊!”

    燕尘笑道:“师父,这一段时间,我都在木域,自己建了个宗门,名叫裂天,最近那边局势稳定了,我便想着,来云域接师父你过去。”

    “木域?原来是在木域啊!”

    古长天喃喃一声,露出恍然之色,旋即,又是一怔,“建了个宗门?这倒是不错,不过,尘儿啊,以眼下的形势,师父怕是走不了了。”

    “你再坐会儿,便赶紧走吧,万一被发现了,那就麻烦了,以后若是有空,你还可以来,放心,只要我安心呆在这里,便不会有危险。”

    燕尘摇头,坚决道:“这怎么成,师父你留在这里,总归是有危险。”

    古长天苦笑:“可是,我怎么走,一个人走了,其他的弟子,可就有危险了。”

    燕尘道:“那就一起走,所有人一起。”

    古长天一怔,又是苦笑:“百来号人,怎么走,走不出明霞山,就要被拦下了。”

    燕尘笑道:“这个嘛,师父你就不用担心了,这一趟,我带了一艘飞舟过来,装个百来号人,绝对没有问题。一旦上了飞舟,大燕家的人就追不上了。”

    ——在来云域前,燕尘早已从方管事那里,取到了定制的飞舟。

    “飞舟?”

    古长天愣了愣,愕然道:“尘儿,你哪来的飞舟?”

    他可是知道,飞舟乃是极为昂贵的东西,寻常的势力,根本买不起。

    “自然是买的。”燕尘失笑道。

    古长天苦笑一声,道:“也是!”顿了顿,又道:“可是,即便有了飞舟,但这丹霞派中,还有燕家高手潜伏,若要聚合众人离开,定要被察觉。”

    “高手?什么修为?”燕尘道。

    古长天神色一肃,凝重道:“武尊!”

    “武尊几阶?”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古长天道。

    燕尘剑眉一蹙,斟酌了起来。

    大燕家的武尊强者,他都知道,这等监视的任务,必然不会派那些特别重要的人物来,而以楚黑雄的实力,能匹敌一般的武尊三四阶高手,应该足以对付这大燕家的高手。

    即便胜不了,也能拖一拖,只要上了飞舟,事情便成了。

    再考虑了一番,他开口道:“师父,这一趟,我还带了一名武尊过来,有他在,那位大燕家的武尊,便不成问题。”

    “武尊?”

    古长天听得一阵咋舌,有些难以置信。

    燕尘道:“这位武尊,乃是我宗里的客卿长老,机缘巧合下,才加入我裂天宗的。对了,师父,他的武魂乃是寒冰龙蟒,正好可以帮你解去火毒。”
本站推荐: 万古第一神 沧元图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神级文明 我是光明神 飞剑问道 开天录 修罗丹神 吞海 万世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