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智齿gl > 第67章 葬礼

第67章 葬礼

作品:智齿gl 作者:礿锦烯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已经是第三天了。三天,聿念桐徘徊在这栋房子里,打她从派出所出来除了申今姬,还没有见过其他人。她望着窗外远处的杨树林,穿过那片杨树林向右转再走一段路就是林业宾馆。齐艺在做什么,他们是否还需要自己。聿念桐翻转着手中的手机,一次一次的看着它亮起来又灭掉。她想起在自己家里的那个夜里,在自己的房间里,展清给自己发的那条短信。这一切的变故应该是从那一天开始的,枪击,被审查,开除,搬进了申今姬的家里还有乞丐的死。

    想到那个衣着褴褛的乞丐,一丝酸楚涌上了心尖,清晨时窗外刺耳的唢呐声将她从申今姬身边惊醒,夜色并未退尽的小镇被凄惨的哭声惊醒。透过昏暗的路灯她看见四个人抬着一个松木棺材缓缓的从幽径中走来,望空抛撒的纸钱旋转飞舞,她看见了乞丐的模样,片刻的恍惚。她们也算相识已久,却未曾真正的谋面。记忆中乞丐还是肮脏的脸孔,那双无时无刻不透出惊恐眼神的目光和对自己露出信任时的笑容将永远的埋在那片灰尘污垢之下。原来她是那么美丽的一位女子,在这个腐朽的小镇里透着珍珠一般的光亮。

    她就这样的离开了,死在一个谜团里,如同她的家人一样,成为了尘封的档案,变成了一串毫无意义的符号。

    温热的液体布满了聿念桐的面颊,她捂着嘴用力的屏住就要迸发出的情绪,那一丝存在心底的愧疚和愤怒在经历了派出所扣押后又一次将她的身体填塞的膨胀到即将爆炸。她的另一只手紧紧的握住窗户的边缘,冰冷的材质透着这个清晨异常的寒意,她模糊的目光紧紧的追随着那个队伍直到它们消失在这条街道上。

    这条空寂的街道承载了这段记忆,那些潜伏在它身体上的纸片偷偷的随风溜走,远处的路灯熄灭了,一盏一盏一排一排渐渐的来到了聿念桐的近前,它们闪了一下如同风中摇曳的烛火最后被无情的扑灭。

    青白的阳光照亮了一切,聿念桐平缓着自己的情绪,用力的擦了擦自己的泪水,她打开了窗户,感觉到清晨最初的干净空气扑面而来,深深的吸进了身体里,她的手机终于亮了起来。

    无名的号码,简单的指令:d城已经被接管,静待老刘。

    老刘是展清的代号,聿念桐看完删除掉,疑惑不解。

    这一天她没有再得到任何的消息,展清和季冷秋也如同没有出现在她生活里一般没有音讯。她看着申今姬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收拾妥当匆匆忙忙的去上学,她独自一人坐在这个房子里,听着电视机里毫无意义的声音,开始了她的一天。

    无趣彷徨迫使她一遍又一遍的想着那条短信,晌午时她终于站起来换上了衣服走出了这个房子。

    她打开电表箱检查了一下那把手枪,又将门锁死才下了楼。步行到广场看到这个小镇一如既往的安静,人们在他们每天应该出现的地方,她走着漫无目的的。

    身后传来一阵儿的鸣笛声,聿念桐停下脚步转过身如她所想的看见了王维和刘佳。

    “一起吃午饭吧,姐。”仿佛每个中午,刘佳说的轻缓。

    “好。”聿念桐坐进了车里,看着前面的两个人疲惫的样子。

    “咱们中午吃点儿好的吧。”刘佳提议,转身对聿念桐说:“你不知道,乞丐今天出殡我们都被李所长拉去做了壮丁。好累人的。”

    “怎么这么说,这是应该的,她又没什么亲人了。即使没有李所长我们镇里也应该出人把她的后事办了。”王维反驳着刘佳,语气中的气概如同行走江湖见义勇为的侠客。

    聿念桐只是笑,静静的笑着,等待着刘佳的反驳。

    果然,“我又没说我们做的有错,我只是抱怨一下。再说了,乞丐本应该在李所长家,李所长当初说了会照顾好她的,他也算乞丐的监护人了吧,如今他没照顾好她让她跑出去出了这种意外。又是一条命案。难道他就不该负责么?”刘佳叹口气,转身对聿念桐说:“这回好了,我们又有事儿干了。现在没有了你,我们人手更不够了。”

    “什么事儿?”聿念桐好奇的问。

    刘佳刚要说话,王维咳嗽一声,聿念桐一愣,即刻说道:“我不该问的。”

    “有什么的,别理他。”刘佳说:“就是要开始查查查咯。这个镇上的小混混,外来的那些司机。反正是有一点儿问题的人都要注意。我们就四个人哎,难道是有三头六臂的。”

    “李所长没有向上面申请调派人手么?”聿念桐真的好奇了,按理说乞丐这事儿也够草草了事的了,如果李所长真是气愤的,想有什么动作不是也应该大张旗鼓了么?

    “李所长说了,这种事儿我们自己可以处理。你也知道镇里的事情多,多,多,要是上面的人下来会发现更多的问题。到时候难看的指不定是谁呢。”刘佳说到这里吐吐舌头,对现实的不满溢于言表。

    王维听出刘佳的不满,解释着:“李所长也难做,他倒是想给乞丐一个公道,可是这公道如同当年一样,怕是后面就是一个漩涡。”

    “什么意思?”后面是一个巨大的漩涡,聿念桐认真的问。

    刘佳和王维相视一眼,两个人面色尴尬的坐直了身体,不再说话。

    被晾在一旁的聿念桐只能轻轻的笑了笑,没有流露出任何的表情,隐藏了自己的情绪。

    三个人去了上次李所长请客吃饭的地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聿念桐给申今姬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自己在和刘佳王维吃午餐,申今姬回复了一个简单的表情表示自己知道了。

    聿念桐有些不舒服,自从上次申今姬接自己出派出所两个人间的交谈少之又少,申今姬像是不想多说话,每一次聿念桐谈到什么关于小镇的事儿申今姬就沉默不语。

    聿念桐不知道她是不是感觉出来了什么,还是乞丐的事让她对事物出现了新的看法,她是一个成长中的孩子,随时都会有所变化,聿念桐没有办法去像大人一般与她讨论她们之间的变化或者是争吵。

    她想到争吵又觉得十分的厌烦,胃口顿时也去了一半。

    “姐,三娃子那事儿你不好奇结果么?”这一次的见面王维要沉默了很多,刘佳反而如同曾经一样。

    聿念桐回过神看着刘佳,浅浅的一笑,漫不经心的说着:“结果不就是那样么?”

    “你就不好奇是谁割了他的舌头?”刘佳问。

    “什么?”聿念桐一愣,这一次是真的好奇心过重了。她的身体贴近了桌子低声问:“他被割了舌头?”

    “是啊。只会呜呜呜呜了。不过他对你做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他也脱不了罪。”刘佳安慰着聿念桐,面带恐怖之色的说:“想来也真可怕,以前没觉着这镇上这么多变态啊。也不知道他这段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是啊。”对三娃子的遭遇有震惊,更多的是疑惑,那着疑惑让聿念桐叹息。仿佛对三娃子的遭遇感到叹息。

    当天下午聿念桐便见到了三娃子,因为他不能开口说话,李所长安排刘佳和王维带他去了现场,聿念桐也被请来了,他们站在小巷的尽头,三娃子已经再也没有了那天的模样,他看着聿念桐,目光中透着陌生的*,聿念桐看着他,望着他举起一把仿真的道具枪对着自己,他们安静的对视着,三娃子被扣住的双手渐渐的抖动着,他突然挣脱了刘佳和王维的控制扑到了聿念桐的身上。他的双手握住聿念桐的手腕,踢打着聿念桐,聿念桐感受到了一种陌生的痛,在她的身体上,然后它逐渐的远离,在撕心裂肺的呜咽声中她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刘佳和王维对她说些什么,嘴唇翕动,然后押着三娃子转身离去。

    废弃中的死寂,荒草在褪色的墙壁后冒出来,参差不齐。它们肆意的将一片土地占据起来,扬着下巴讽刺的笑看着伫立在墙角下的聿念桐。

    她低下头,感觉到微风吹着她的衬衫,热汗包裹的皮肤霎时间冰凉。她的掌心里一片报纸的残片写着粗大的血字。

    它占据了一片,甚至应该有一半的字体没有写进来。

    “学校。”残缺的两个字在聿念桐敏锐的神经里呈现出来。

    学校。这代表什么。聿念桐紧紧的握住这片纸片望着前方,眼前如同电影般倒序着她所知道的一切。

    学校,只有那一片操场,那一栋教学楼,还有那一片安静的树林。

    三娃子要告诉自己什么?这个曾经用枪口指着自己的男人,他曾经说过他只是想分一杯羹但是申老三却要置他于死地,他曾经在这个镇上有一个ktv,而和他在一起的那个人,是在这个镇上流传着与申老三有杀父之仇的陈子息。

    难道是陈子息。可是为什么三娃子不写的简单一些,哪怕只写陈子息三个字中间的任何一个字不是更容易让自己联想到么。

    聿念桐感觉自己又走进了一片死胡同,如同她现在所站的位置一般,前面没有那通天的大路。她,只能回头。

    而,这一次,她是不是真的能看到希望的曙光。她此刻坚定的步伐,又是不是真的能带她逃离现在所面对的一切,将这一片一片的谜团解开。

    她,又怎么在故事结束之前知道?!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