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智齿gl > 第52章 旧事

第52章 旧事

作品:智齿gl 作者:礿锦烯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动声色的与申之国寒暄了一会儿,聿念桐三个人被请到了座位上。

    “赶路还没吃饭吧,快来,你嫂子刚热的。”村长热情的拿着酒瓶想给聿念桐倒酒。聿念桐伸手挡了一下,忽略掉村长的尴尬神色,低声说:“我们不喝酒。”

    “啊,哈,好好,不喝酒。”聿念桐见他给申之国几个人倒上了酒,便问道:“嫌疑人在哪里?”仓房里除了这几个人也没见别人。

    村长听见她的问题,慌张的站起来走到仓房中间,地上有一块木板,他掀开后对聿念桐说:“在地窖里呢。聿副所要和我下去看看么。”

    “好。”感觉到王维要从身边站起来,聿念桐按住她。她不能让王维和全永福跟着她下去,万一这是一个局至少她要留有一线的希望。

    “你们先吃。我去看看。”她拍了拍全永福的肩膀,在对方的眼中得到了回应,心知他也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提高了警惕,才在村长的身后下了地窖。

    地窖里还堆放着一些杂物,冷气极重,四周的墙壁用不规则的石头砌了起来,因为没有灯,村长手中的蜡烛成了这黑暗中唯一的光亮。

    聿念桐站在入口处借着微光一眼便看见了被五花大绑的嫌疑犯,他坐在角落里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有人在看他,头颅靠在坚硬的石头上,仰着头不知道看着什么方向,他紧紧的闭着眼睛,嘴角抽搐让人感觉他十分的痛苦。如此冷的环境里,他竟然穿着单薄的衬衫,还被汗水浸透了。

    “这是犯瘾了。”村长长叹一口气,对聿念桐解释。

    聿念桐自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她打量着村长的背影,一个普普通通的形象,背有些佝偻,衣服虽然整洁却看得出是穿了很多年了。

    “你知道他有瘾?”聿念桐轻声问。

    村长回头看着聿念桐,动了动嘴角,最后又是长叹一口气:“这几年断断续续的就出这样的事儿。你说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也不知道是谁把这害人的东西带进来的,挺好的一个孩子。”他动容的说着,粗大的手掌蹭了蹭眼角,聿念桐看着也难过,随着他的长叹也深深的吐了口气。

    “我们刚从村委会那里来。有几个人袭击了我们。”

    村长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聿念桐。聿念桐仔细的观察着他的表情,他惊慌失措又强壮镇定的解释:“不可能是村里的人,村里的人谁也不会干出这种缺德事的。聿副所长,虽然我们村里有人沾了这个东西可是我们都是老实巴交的乡下人啊!”

    “我懂。村长,你别激动。村委会遭到了破坏,我要通知你一声。免得明天你去上班吓到。”安抚着村长,聿念桐问道:“最近村子里有没有什么人来过?陌生人或者不经常回来的本村人都算在内。”

    “那倒是没有。不过……”村长忐忑不安的靠近聿念桐,贴着她的耳边低声说:“今年不知道为什么林警换班特别早。”

    “聿副所,上来吃饭吧。一会儿就凉了。”未等村长说完头顶传来一声粗矿的男声。村长立刻像个弹簧弹了老远。聿念桐抬起头看着头顶的方框,地面上一个陌生的男人拿着蜡烛弯着腰正在看着她。

    挥了挥手,对方退开了,聿念桐爬上梯子上到地面,转身接过村长手中的蜡烛,看着他爬出来盖好盖子。

    转身那个男人还举着蜡烛等着她,聿念桐挤出一丝笑容问:“听说你们已经协助村子里抓了好几个这样的瘾君子了?”

    “是啊。”那男人憨笑两声,聿念桐又问:“也是不容易,我听同事说咱们这片林子是保护的最好的最完整的。你们任务本来就重,这时候还要帮村里维持治安。听说要换班了,一年里也是要休息的时候了。”

    两个人说话间已经坐到了各自的位置上。村长随后而来,摆好烛台也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屋外的雷声震耳,雨是越下越大,屋子里虽然人多但都沉默,听着聿念桐讲这些话,申之国笑了笑,说道:“我们是刚来接班的。这一年最冷的季节里我们都要在深山老林里。”

    “你们是新来的?那原来那班人呢?”聿念桐装作好奇的问。

    “谁知道,交班就走了吧。半年没回家,肯定着急回去抱媳妇孩子啊!”另一个林警笑着说。

    聿念桐与王维、全永福相视一眼,随着他们笑着。王维说:“就是。冬天就应该,孩子老婆热炕头。几位大哥真是辛苦。”

    “哎,说这个干嘛。毕竟也是吃这口饭的。”

    “就是,怎么说我们因为这份工作把家能安在州府,孩子接受好的教育,也比在镇里强。”

    “你们都在州府?那很远了。”聿念桐装作无知的说道。

    申之国好像很喜欢和聿念桐说话,听着她这么说忙喝了一口鸡蛋汤,顺了顺馒头,说道:“我们都在州府生活,一年四季毕竟还有两个季节可以和正常的上班族一样,坐办公室,朝九晚五,接送孩子照顾家里。挺满足的了。再说也不是年年冬天都是我们在这里看着。”

    “那倒是。那倒是。”全永福迎合着他,对聿念桐说:“申老三的二哥,他们大哥死的早,老二这是接的他哥的班儿。”

    “哦。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些。挺冒昧的。”聿念桐违心的说道。

    “没事儿没事儿。别提我那个三弟和五弟,两个不争气的家伙。”申之国瞪着眼睛有诸多的不满:“两个兔崽子,也是家里没教育好,老三开的那叫什么啊。你们没事儿也该多管管他那些生意,就是因为李狗蛋那家伙当了所长,他们简直是一手遮天。”

    “申老板的生意没什么问题啊。”聿念桐似笑非笑的说。

    申之国看了一眼全永福和王维,叹口气,念叨着:“家门不幸啊。”便不再讲下去。

    一知半解的聿念桐十分不舒服,她知道是因为全永福和王维,申之国才不再说下去。申之国看似对申老三的生意十分的不满,甚至都有大义灭亲的想法,否则他不会主动提起这些。

    “大哥,去世的很早么。我听囡囡说,家里父母走的也早,以前都是大哥带着兄弟几个。”

    “你认识囡囡?”申之国惊讶的问道。

    聿念桐心下暗自欢喜。故意说道:“我和囡囡关系不错。有时候会一起晨练。她总说镇里的人不能理解她。是个挺好的孩子。还有陈子息。我也认识,他俩总在一起。”

    说到陈子息,聿念桐看见申之国面色一沉,她悔恨自己不应该提起这个人,却没想到申之国喝了一口酒,看了看在座的人。

    “这里的人都知道,我家老三害死了陈子息他爸。”他重重的放下酒杯,皱着眉头说:“我们老申家和老陈家那些恩恩怨怨真是一夜也说不完。”

    他望着门外的大雨,视线飘渺起来。

    那一年大雪封山,在林子里的工人不能开工也回不去家,就藏在休息的房子里喝酒、打牌,自己找乐子。那年的雪有多大,申之国说他有些记不得了。反正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雪。

    那个时候工人住的是通铺。就是很长的一个房子里砌起两条火炕,没有隔断,火炕烧的很热,吃的都是镇里想办法送进来。

    工人们休息了无非喜欢喝酒吹牛,打牌赌钱。

    那一年,申家老大是林警的队长。

    申家老大他们虽然单独有个小房子但是人少炕冷,所以他们总往工人的房子里钻。

    申老大出事那天屋子里一如既往的火热。不管是温度还是气氛。

    申老大和几个工人的头头儿还有陈子息的父亲在一个酒桌上喝酒。他们对面炕上的那一桌儿是陈子息父亲曾经的小学徒。因为陈子息父亲的脾气不太好,又因为小学徒不想一辈子举着电锯伐木头,便拖关系调进了机械组,能上车还能学修车,也算是技术工种。

    虽然都是工人,但是小学徒年纪小又学了技术,以后林场里也算前途光明,人也渐渐的娇纵起来。

    那时候一日为师终身为师的观念在这群大老粗心里还是很严肃的,小学徒娇纵对陈子息的父亲多少不恭敬了,不过好在平日里干活两个人在不同的工段,冲突偶尔有也都很快过去了。

    陈子息的父亲从心里看不上小学徒,他其实还有点恨他。这小子插着硬翅膀,给他下了多少绊子,让他很多次下不来台,他一个中年人,在工段里也算老资格了,自然面子上过不去。

    两伙人就这么对着喝着酒,相看两相厌,几杯酒下肚,嘴上也没了把门的。

    后来很多人回忆都记不得两个人是怎么骂起来了,只记得两个人坐在各自的位置上指桑骂槐后有了正着的冲突,大家还在看热闹时陈子息他爸像疯了一样冲了出去。

    两伙人也不知道是拉架还是泄愤就扭打成了一团,好不容易将大部分的人拉开各自按回到位置上,陈子息的父亲还没拉回到原位时,他突然举起了枪对着小学徒就打了过去。他这一开枪大家都吓得不行,有人抱头鼠窜,有人忙去拉他的胳膊。

    混乱中,一颗子弹飞向了正在炕上找自己配枪的申老大的方向。

    冰冷的子弹从申老大的太阳穴进入,贯穿了他整个脑部。

    而打死他的那把枪正是混乱中被陈子息的爸爸拔出来的他的配枪。

    更荒诞的是陈子息的父亲和小学徒那个时候都在争夺这把枪,而子弹打中申家老大的时候配枪正在小学徒的手上。

    这个案子很轻松的拍案完结了。小学徒在第二年春天在西山的一处被枪决了。据说那天可以围观,有人说他脑浆子都崩了出来。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