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智齿gl > 第54章 本源

第54章 本源

作品:智齿gl 作者:礿锦烯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九九三年的一个夏天,s市的一个红灯区,展清抽着烟站在街口的路灯下。灯光将她的影子拉的很长,来往的人踩在它的上面,余光中是展清的背影,带着蔑视。

    掐灭烟展清舔舔干裂的嘴唇靠在贴满了小广告的路灯柱子上,夜里的风有些冷,吹在她裸露的皮肤上起了一层疙瘩,展清望着远处的街灯,等待着。

    终于一辆车颠簸而来,车灯不算明亮,它停在展清身边,发动机发出很大的声音,这辆老旧的轿车仿佛在用最后的时光为主人卖命。

    展清的额头抵着灯柱看了半天漆黑的车窗,那里只有自己模糊的影子,浓妆艳抹的她,头型是恶俗的爆炸头,蓝色的眼影遮住了她漂亮的眼睛,廉价的衣服将她装扮的与这个城区那么相衬。她的心有一丝的难过却很快的消失。彩色的指甲在车上滑过,她坐进了车里。

    这辆车的发动机轰鸣着,车子的尾灯有一侧碎掉了,另一侧极其的黯淡。它融进了远处深邃的黑色里,在墨色的画布上点上了一块暗红。

    她们走在破旧的楼道里,展清看着尽在咫尺的翘臀摇曳着,如同电视机里看过的舞蹈,奔放中绽放着光彩,她没有收回目光,她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个破旧的城区中唯一可以慰籍心灵的只有前面的这个人。

    她打开了门,凌乱的屋子里充满了颓废的味道,展清随意的甩开高跟鞋光着脚踩在地板上,未等感受灰尘的滞感她便被前面的人抱进了怀里。

    展清的思想有一刻的外逃,唇上的湿热又将它拖回来狠狠的鞭策,她闭上眼睛慢慢的感受着,感受着那个人身上的栀子花的香气,她的衬衫的丝滑感,透过那种冰冷的布料她身体里散发的热度。她仰起头宠溺着她在耳边的放肆,她的手很冷,像冬天里的雪,滴进她的衣衫里沾在皮肤上,一张一弛在她的身上游走。展清盯着破旧的天花板上的那盏昏黄的灯,黑色的胶布缠着电线露在外边,视线里亮度忽明忽暗,身体终于跌进有些硬的沙发上。

    展清手脚敏捷的从腰部掏出一个被压扁的啤酒罐,身上的人终于笑了起来。

    “呵,疼不疼?”她的声音带着难得一见的温柔,细细的柔柔的,带着笑意。

    展清摇摇头将啤酒罐扔在地上,认真的看着她,她撑着双臂凝视着自己,一侧膝盖还在自己的腿中……间。另一只腿撑在地板上,她的衬衫领口将她的内在暴露的一览无遗。她是那么的诱人,一如她第一次见到她。她从来不化浓妆,总是带着一丝的栀子花的香气,她的手总是那么的冷,唇却异常的温热。

    她再一次的低下头,动作温柔,轻轻的如同安抚一个摔在地上疼哭的孩子,一丝一缕,细致入微。

    恍惚间展清只感觉到晃动的天花板和身下极其难忍的木板的硬度。她紧紧的搂着她的腰,又因为衬衫的丝滑有一丝捉不住的错觉,她的感觉在升腾,咆哮,在片刻之间她有一丝想逃开,身体却更加的靠近她。

    她趴在她的身上喘息着,窄小的沙发没有容纳她们两个人的空间,展清却感觉到她在偷偷的将身体撑起,于是她很轻,轻的仿佛周身的空气。

    “急色。”展清沙哑着声音轻浮的说了一句。

    换来怀里的人闷声的笑。热气呼在胸口一阵颤栗的痒,展清吞了一口口水,伸手摸上她的头发。

    她一直留中分的长发,漆黑的如同夜色,展清没有见过她烫头发,可是她的头发很蓬松,有特别的弧度,她白皙的皮肤在墨色中更加的使人羡慕不已,细长的眼睛总是笑意满满,眼尾优雅的上翘,展清最喜欢看她的眼睛,迷人富有魅力,只是她也知道,她眼底的笑意只是一种表象,她很少笑,为人寡淡冷漠,她有异于常人的意志与狠毒,她就像一只蝎子,阴暗毒辣。

    展清的掌心被她的发丝摩擦着,她也异常的乖巧,交缠间带来的热度一寸一寸的褪去,展清感觉到了一丝的凉意。

    “冷,回屋躺着吧。”她的下巴顶着她的头顶,她发丝间有一丝的烟草味道。

    展清看着她站起来,打量着这个屋子。

    “我进去了。”展清走进卧室躺进被子里,听见外边叮叮当当的声音,啤酒罐突然就窜到了卧室门口的地板上撞到了墙壁,反弹回去。她的鞋子映入视线。她走到床边坐在了展清的身边,迟疑了一下伸出手落在了展清的腰部,隔着厚重的羽绒被她的力气不见轻柔。

    她说:“我最近忙。没有时间照顾你。你自己要注意一些。”

    “嗯。”

    “听说夜总会里最近来了几个客人对你很上心。”

    “呵。”展清轻浮的笑,笑声刺痛了她自己的耳朵。

    “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你毕竟还是我的女人。”她仿佛没有听见展清的嘲笑,轻声说。

    展清觉得她不痛,她望着肮脏的地板,她瞪着眼睛强迫着她自己的泪水不要掉下来。她真的不痛,在这个混乱的肮脏的地方,她一如曾经那样的干净,她只是动了心,将她的贞洁给了一个她不该爱上的人。她任凭对方误解,任凭对方将她一次一次的摔在地上,是因为她知道,她不属于这里。

    展清错了,错在了在这一场本应该不动感情的博弈里,她用尽了前生的气力和今生的勇气。

    她没有得到展清的回答,也不愿意哄骗她开口,只是叹口气便走了。

    入秋之前她们再也没见面。

    她们都没有在意对方的沉默。

    展清再见到她时,她戴着手铐坐在审讯室里。她很安静,长发有些乱,展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走进去,她抬起头,于是展清第一次看清了她的眼睛。

    那双她喜爱的眼睛,它眼里的疑惑与震惊,还有那一抹心痛的恨意。

    展清想:也许她真的爱过自己。

    她对她们之间的事情只字未提,甚至有诸多的不配合。她一直在盯着展清看,展清才发现其实她的头发将她的面容衬托的更加的刻薄与冷漠。如果她换一个发型,必然是温柔妩媚的女人,她给了展清太多的错觉,而展清给了她太多的错误。

    她被收押,展清回到警队继续工作。

    她们的生命里曾经有过一丝交汇,那一刻留给展清最多印象的就是那个肮脏的房子里她的高跟鞋清脆的声响,她走在地板上,在她眼前一次一次的绕圈,她说:“展清,我是爱你的,也许,我是爱你的。”她像思考一个很难的问题,紧蹙着眉头,偶尔会烦躁的揉着头发,她低着头又突然扬起脸,她烦躁的踢着啤酒罐,最后不安的以极其快的速度离开。

    一年后的夏天,展清终于有了勇气去看她。

    她的长发被剪掉了,穿着颜色朴实的衣服,她一直不化妆,所以展清觉得她的面色还好。

    她坐在那里望着展清,嘴角微微的扬起,与她的眼角一样的漂亮弧度。

    展清却知道她没有笑。她从来不笑。至少从来没有对自己笑过。

    展清突然很想哭。

    她说:“我一直以为你只是我手下一个卑贱的妓……女。”

    展清便挤出一丝笑。

    她说:“你穿警服很好看。在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你真的是我一个人的。”

    展清低下头,看见湿润打湿了自己的裤子,那温热如同很久很久以前她贴在自己的耳侧温润的声调,带着一丝的暖意轻声的问自己是不是爱着她。

    展清记得她每一次都认真的回答着自己的爱。她的生活里充满了谎言,于是她不希望自己在那一刻欺骗自己欺骗这个她爱的人。

    可是,自己其实一直在欺骗她。

    她又轻笑出声,那熟悉的声调。

    她说:“呵。你哭什么呢。”

    心中的疼痛突然如同陈年的古墓在遭遇久违的光的那一刻崩塌,展清再也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展清休息了很久,听说她减刑,听说她出狱,听说她离开了这个城市。

    展清想:她若是想报仇终究是很容易找到自己的。可是她没有来,即使自己曾经那么的期盼她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哪怕是那张冷漠的脸,狠毒的目光,犀利的言辞。可是,她没有来。

    如此,也许她对自己也有了一丝感情,所以她只是不愿意再见到自己了。

    那一天,展清来到一个小镇,小镇里的阳光特别的刺眼,空气里弥漫着绿叶的味道,展清突然就想起了她身上的栀子花香,那种被提炼出来的味道,充满了浓郁的个人品味,她的那张面容在这种味道里变得模糊不清。

    展清只记得那一天,她独自坐在那张冰冷的椅子上,她的泪水。

    她的泪水,如同她曾经爱着她的炙热,在那个冰冷的地方,渐渐的蒸发,扩散,融进了周身的空气里,萦绕着,渐渐的失去了味道……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