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京门风月 > 第二十七章心病

第二十七章心病

作品:京门风月 作者:西子情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侍画秘密给英亲王妃传出假死药后不久,英亲王府落梅居便传出了听音突然染疾的消息。

    英亲王妃立即派人前去太医院请孙太医前往落梅居给听音看诊。

    孙太医急冲冲地提着药箱子赶到落梅居。

    据说,孙太医到了落梅居后,听音已经没了呼吸,孙太医颤抖着手给她把完脉后,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英亲王妃焦急地抓着孙太医问,“怎么样?得了什么病,为何突然会这样……”

    孙太医脸色发白,看着英亲王妃,抖了抖嘴角,灰丧地道,“王妃恕罪,听音姑娘这是已经气绝了。”

    英亲王妃踉跄了两步,颤抖着手不敢置信地指着孙太医,“你说什么?”

    孙太医实在不忍心,点点头,“王妃,下官行医大半辈子,从来不曾见过这等奇怪病症。像是……像是……”

    “像是什么?”英亲王妃看着他问。

    “像是猝死,就是心之病。心跳突然停止,人也就死了。”孙太医叹息地道,“实在想不到,这病怎么会发在听音姑娘身上?”

    “心之病?”英亲王妃不太了解,“还有这种病?”

    “王妃,听音姑娘是得了心病,这些日子,她便一直郁郁不乐。都是因为咱们二公子啊。”林七眼睛通红,一般抹着泪一边哭道。

    “因为铮儿?”英亲王妃看向林七。

    “二公子自从跟随王妃您去了法佛寺为忠勇侯府小姐祈福后,就再也没回来过。将听音姑娘自己仍在府里,像是忘了她一般……她……她心下郁郁难受,再听说忠勇侯府小姐的病好了,跟正常人一样了,她更是觉得,以后在铮二公子心里没了地位,这心病一旦发作,就要了她的命了啊。”林七哭着道,“这些日子,小人日渐姑娘消瘦,想要给二公子传个信,可是听音姑娘不让,没想到她连二公子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英亲王妃一时无言,片刻后,也流下泪来,“这个可怜的孩子,的确是都怪铮儿不对了。”话落,她掏出帕子抹眼睛,吩咐道,“还不快去将铮儿找回来!”

    林七闻言立即跑了出去。

    “铮二公子没在忠勇侯府,进宫了!”孙太医对外喊了一声。

    林七脚步顿住,答应了一声,又更快地跑出了府。

    “铮儿怎么又进宫?”英亲王妃蹙眉。

    “早上太妃娘娘身体不适,召了下官进宫看诊,下官出宫的时候,看到铮二公子、谢世子、谢氏米粮的云继公子,他们一同进宫了。据说是皇子召见。”

    英亲王妃点点头,招呼孙太医,“稍后铮儿回来,誓必要询问病情,你先别离开,随我去画堂等等吧!”

    孙太医点点头,也知道自己此时不能走,就算走了,稍后没准秦铮回来也会再把他揪回来问个清楚,她又何必折腾自己。

    二人在画堂外做了大约小半个时辰,没等回来秦铮,却等回来了林七。

    林七无奈又气苦地道,“王妃,二公子不信听音姑娘死了,说您别开这种玩笑,他不回来。”

    英亲王妃闻言气得瞪眼,“什么叫做开这种玩笑?这个混账东西!我是他娘,能拿死人开玩笑吗?”话落,她对身后挥手,“春兰,你去把他给我找回来!”

    “是,奴婢这就去!”春兰叹了口气,急匆匆出了落梅居。

    英亲王妃对孙太医歉然地道,“只能劳烦你再多等些时候了!这个混账实在是气人。”

    孙太医感慨道,“这种病甚是少有,下官也是在奇闻异志的怪谈里偶然看到过。心之病突然猝死,本就令人惊异,也不怪铮二公子不信了。”

    “这个混账小子到底是年少,早先我日日担心他不近女色,长大后可怎么办?愁死我了。好不容易他看中个听音,我这心刚松了一口气,他竟然又看中了忠勇侯府的小姐。没有桃花的时候,是一株也没有,如今有了桃花了,是双花齐开。可是难保心思会偏,不能一碗水端平。更何况忠勇侯府小姐身份摆在那里,怎么能容他怠慢?如今到好,竟然害死了一个。”英亲王妃有些难受地道,“听音这孩子我也喜欢,琴棋书画都能拿得出手,铮儿栽培她一番,只是没想到……她这心也太小了,竟然就这样把自己郁郁死了。”

    孙太医闻言劝慰英亲王妃,“王妃也别难过,听音姑娘的哑症还是下官给治的,自从听音姑娘来了落梅居,下官跑英亲王府的次数比跑皇宫还多。听音姑娘的心地还是大气的,只是这女子啊,一旦心里装了情,心就会小得很了。情字害人啊!”

    “是啊!”英亲王妃揉揉眉心,“真没想到会是这样!忠勇侯府的华丫头虽然病病歪歪,倒是个心胸敞亮的主,别人家的小姐若是知道铮儿在意一个婢女,早就打翻醋坛子容不得了,难得她大度,从来什么也不说。我以为,这样极好。不成想,却是听音自己先受不住了。这才几日啊……可惜了这孩子,我看着也是极喜欢的。”

    孙太医也可惜地摇摇头。

    英亲王妃拿着帕子抹眼泪,“我的绣工女红刚给她教会,白费了我一番苦心了。”

    “王妃您节哀,虽然听音姑娘去了,但是在天之灵会念着您的好的。”翠荷劝慰英亲王妃,“还有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呢,您以后再教她针织女红就是了。她如今身子骨好了,本就出身在世家,女红定然会更好。”

    英亲王妃点点头。

    正说着话,外面有婢女来禀告,“王妃,依梦姑娘得到了消息,过来看听音姑娘。”

    英亲王妃收起帕子,“她得到消息可是够快,请她进来吧!”

    那婢女点点头,出去相迎。

    不多时,依梦来到门口,翠莲挑开帘幕,她提着裙摆走了进来,一脸的病态潺潺。

    英亲王妃见了她吓了一跳,“依梦?你这是怎么了?也病了?”

    依梦弯身给英亲王妃见礼,再站起身,身子晃了晃,脸色苍白,看起来十分虚弱,“回王妃,我最近染了凉,是有些不好。”

    “哎呀,既然你身子不适,怎么还劳动地折腾这里来?”英亲王责怪地看着她,“你该好好地养着!”

    依梦笑了笑,身条柔弱堪怜,有些微苦,不加掩饰,“大公子也是让我好好养着!可是王妃您知道,他回来了,我才养不上。”

    英亲王妃闻言一时失了声。

    大公子秦浩,外人看来彬彬有礼,仪表风度皆是上乘,可是外人哪里知道,背地里,他折腾起女人来不是人。他身边只有这一位侍妾依梦,不碰婢女,只能可着劲地折腾她了。

    “我听说听音妹妹她……去了?”依梦见英亲王妃不说话了,低声询问。

    英亲王妃点点头,“是突然得了心之病,去了。”

    “我想看看听音妹妹。”依梦道。

    “你身体不好,别过了死人的气给你。还是别看了。”英亲王妃对她摇摇头。

    依梦抿唇,低声道,“王妃,我和听音妹妹虽然身份不同,境遇也不大相同,但是也有相同的地方。就让我看她一眼吧!”

    “也罢!那你进去吧!”英亲王妃摆摆手,“翠莲,你带依梦进去。”

    翠莲应声,带着依梦进了里屋。

    里屋的床榻上,听音无声无息地躺在上面。

    依梦走到床前,看了她片刻,伸手去摸她,她的手臂冰凉,她手一哆嗦,撤回了手,顿时骇得后退了一步。

    “依梦姑娘,您是不是害怕?看一眼就行了,出去吧!”翠莲扶住她。

    依梦脸色僵硬,“她……真的死了?”

    翠莲点点头,“突发恶疾,孙太医说是心之病,就是心跳突然停止了,心不跳了,人可不就死了吗?”

    “心之病……”依梦又看着床上的听音愣神片刻,伸手捂住心口,“原来还有这种病。”

    “姑娘,出去吧!”翠莲低声催促。

    依梦点点头,慢慢地走了出去。

    英亲王妃见依梦出来,对她温声道,“依梦你过来,正巧孙太医也在这,让孙太医给你看看诊,开一副药方子。”

    依梦摇摇头,“已经找了大夫看过了,就不麻烦孙太医了。”

    “姑娘的面相病态明显,似乎不太好,老夫不嫌弃麻烦,给你看看吧!”孙太医道。

    依梦还是摇摇头,“我时常这个病,休养些天就好了。”

    英亲王妃了然地看着依梦,和蔼地道,“大公子这次和左相一起去了临汾镇,临汾镇的事情麻烦,估计又要好些天才能回来,你就安心养着吧!”

    依梦点点头,不再多留,跟英亲王妃告退,出了落梅居。

    她刚到落梅居门口,便看到了一人骑着马闯进了府里,向这边狂奔而来,她骇了一跳,刚要躲避,便见那人来到了近前,翻身下马,看也不看他一眼,冲进了落梅居的内院。

    正是秦铮。

    依梦定了定神,看向内院,只见秦铮已经进了里屋,门口的帘幕被他打得噼里啪啦地响。可见他是如此心急如焚地赶回来。

    她忽然想,若是她死了,秦浩会不会也和秦铮一样,如此心急如焚地赶回来。

    她静静地站了片刻,晃着脚步回紫荆林。

    秦铮冲进了房间后,看到英亲王妃和孙太医,立即问,“听音呢?”

    英亲王妃看着他的样子,若不是她自己一手炮制的此事,已经提前给他知会过了,否则看到他此时疯了一般的样子也会觉得胆颤。她叹了口气,指了指里屋,“在里屋床上,你去看看她吧!已经……”

    她的气绝二字还没说出来,秦铮已经冲进了里屋。

    孙太医面色隐隐动容,也跟着英亲王妃一样叹了一口气。

    里屋不多时传来秦铮恼怒地喝声,似乎在喊听音滚起来,内外院的奴才婢女们听了不但不害怕,反而觉得有些心酸。

    铮二公子如何喜欢爱护听音,他们都是晓得的,如今听音到了英亲王府这才多久便死了。还是最奇怪的心之病,本来人人艳羡她被铮二公子看重的福气,如今都不由暗暗觉得可惜。也许是她根本就没有这个福气享受。

    秦铮恼怒地喊了一阵,屋中除了他的声音再无多余的动静,他一手捶在了床板上,床轰地塌了。动静极大。

    英亲王妃坐不住了,惊得站了起来,向里屋走去。

    孙太医也惊了一下,跟在英亲王妃身后想去看看。

    里屋的帘幕挑开,便见秦铮跌坐在地上,手蹭破了皮,鲜血模糊,在他的身后,床榻塌了,听音还是无声无息滴躺在倒塌的床上。

    “铮儿!”英亲王妃骇了一跳,连忙上前看他的手,训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孙太医也立马上前,“下官给您看看这手……”

    他刚凑上前,秦铮忽然抬起头,一把揪住了他衣领,“告诉我,怎么救活她!”

    孙太医面色一灰,颤巍巍地说不出话来。

    “你快放开孙太医,你这样抓着他,让他怎么说?”英亲王妃伸手拍秦铮的手。

    秦铮松开手,死死地盯着孙太医,似乎只要他说出个不能救的字来,他就杀了他。

    孙太医向后退了两步,不敢看秦铮的眼睛,“二公子,听音姑娘突然得的是心病,心跳都停了,别说下官医术浅薄,就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活啊。”

    秦铮忽然恼怒,就要对孙太医挥手。

    英亲王妃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秦铮的胳膊,喝道,“混账,救不活就是救不活了!你别拿孙太医出气!”话落,她对孙太医道,“耽搁你够久了!孙太医,你回去吧!”

    孙太医连连点头。

    “翠莲,送孙太医出去!”英亲王妃看了一眼翠莲。

    翠莲连忙应声,送孙太医出了房门,不多时,便离开了落梅居。

    屋中没什么人了的时候,英亲王妃才放开秦铮,瞪了他一眼,“如今做到这地步了,既然你回来了,下面你说,该怎么办!”

    秦铮揉揉手腕,回头看了塌陷的床一眼,沉默了片刻,对英亲王妃道,“谁家有新死的女尸,代替了她,入葬吧!”

    英亲王妃皱眉,“我本来想着先给她埋了,然后再悄悄弄出来。但若换个人,她是听音,万一有什么风声泄露,被发现里面埋的是假的……”

    秦铮嗤了一声,“听音本来就是假的。换一个人和换两个人,都不是她,有什么区别。”

    “也是!”英亲王妃点头,“我派人出去秘密查看,若是寻不到……”

    “寻不到就埋个空的。”秦铮道。

    英亲王妃点点头,“你这里是否搭建灵堂?”

    “搭建灵堂?”秦铮摇头,“又不是真的死了,搭建那东西做什么?晦气!”

    “人死搭建灵堂很是正常,若是不搭的话,万一被人怀疑,查出什么来……”英亲王妃犹豫,“我也觉得晦气!”

    “怀疑又如何?”秦铮忽然眯起眼睛,忽然改了主意道,“得了心之病,突然而亡,奇闻怪谈上不是被世人认为恶鬼缠了身突然取命,是为不吉之事吗?那么……寻到了死尸后,火葬了吧!不埋人,也不埋空,不设衣冠冢。看谁还能追查蛛丝马迹!”

    英亲王妃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好!”

    秦铮回转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假听音,有些郁郁地道,“那个女人……如今我们还要三年才大婚,她这个身份死了,以后这落梅居,还有什么意思!”

    英亲王妃闻言瞪了他一眼,“都是因为你,凭白地多弄出这么一个人,这么一桩事儿。如今徒惹麻烦。”

    “若不是凭白多弄出这么一个人,这么一桩事儿,若不是您儿子在一早就拴住了她,您当现在她会是您的准儿媳妇儿吗?”秦铮反驳。

    “也是!”英亲王妃不得不承认若不是谢芳华被他困在落梅居,也不可能对他了解许了些心意。如今她能把自己做锁情引的解药喂他,若没有对他之情,也断然做不到。她横了秦铮一眼,“接下来几日,你就别再去忠勇侯府了。”

    秦铮有些不愉,“你这么快动手,是不是就想我回来?”

    “你整日里待在忠勇侯府算什么事儿?你是男子,不惧怕流言蜚语。但华丫头毕竟是女儿家,一日没嫁给你,你就要顾及她的名声。”英亲王妃话落,出了屋,“你就在这屋子里待着吧!最好待个两日不出门,外面的事情我安排。”

    秦铮只能应声,有些郁闷地又坐在了地上。

    不大一会儿,一个人脑袋悄悄地从门外探进头,喊了一声,“表哥。”

    秦铮抬眼瞅了一眼玉灼,“什么事儿?”

    玉灼挠挠脑袋,指了指床上,“这……这女人……你看起来也没多伤心嘛!”

    秦铮瞥了他一眼,“多事!”话落,又对他道,“你去忠勇侯府传个信!就说我不回忠勇侯府了,这两日也不见她了。”

    玉灼眨眨眼睛,“给芳华姐姐吗?”

    “废话!还不快去。”秦铮瞪了他一眼。

    玉灼缩了缩脖子,“我也想看看忠勇侯府到底什么样。”话落,他又道,“你伤心欲绝,悲伤过度,未婚妻不是应该来安慰你吗?你不去忠勇侯府,芳华姐姐可以来英亲王府啊!”

    秦铮一怔,忽然笑了,“对啊!”

    ------题外话------

    月票~么么插~
本站推荐: 龙王殿 财运天降 重生之都市仙尊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