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京门风月 > 第九十章三月完婚

第九十章三月完婚

作品:京门风月 作者:西子情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go-->    李沐清在忠勇侯府所做的全鱼宴,不知怎地就流传了出去,一时间举京城哗然。

    人人都道右相府李公子谦和有礼,君子如兰,没想到竟然还下得了厨房,做得了一手好菜。很多心仪李沐清的闺阁女子都芳心欲碎,暗暗嫉妒谢芳华好命。即便和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毁了婚,竟然还能让李公子一心求娶。

    秦铮和谢芳华退婚的风波渐渐地被李沐清求娶谢芳华的言论掩盖。

    据说老侯爷对李沐清甚是欢喜,舅老爷对李沐清赞不绝口,右相对这桩婚事儿也不反对,有促成之意。两府门第虽然一个贵裔,一个清流,但也般配互补。李沐清和谢芳华游湖相处和气,一时间,京城很多人都见风使舵,很是看好这一桩婚事儿。

    全鱼宴第二日,大长公主府的金燕郡主下了帖子,说要来忠勇侯府看望谢芳华。

    谢芳华左右无事,对金燕又有些好感,便应了她。

    当日,金燕便来了忠勇侯府,与她一同来的还有秦怜。

    金燕的帖子没说秦怜要跟来,人来了之后谢芳华才知道。

    侍画、侍墨将二人请进了海棠苑,谢芳华如往日一般,在躺椅上看书,见二人进来,她放下书卷,“恕我腿还没好,没法迎你们。”

    金燕快走两步来到她面前,连忙道,“你有伤在身,请来你的府中玩,我就很高兴了。咱们有交情,不是外人,就别见外了。”

    谢芳华笑着点点头,请二人入座。

    秦怜后一步走过来,伸手拉住她的手,“自从我哥哥伤了你,我想来看你,却怕你将我打出去。想了好些天,今天才敢求着表姐带我来,还不敢让你知道。你不会把我打出去吧?”

    谢芳华失笑,看着她,“我认识的秦怜郡主可不是这么胆子小,你哥哥是你哥哥,你是你。”

    秦怜松了一口气,顿时笑逐颜开,“就知道芳华姐姐最好了!是我哥哥混账!”

    谢芳华笑笑,最近她听的最多的话就是秦铮是混账。

    金燕看着谢芳华的笑,似乎有一种掩饰的难受,她心下也跟着难受,低声问,“铮表哥对你一直那么好,我一直纳闷,你们怎么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谢芳华垂下头。

    “表姐,事已至此,就别问了,问了也白问,又不能让他们再变回去。”秦怜挨着谢芳华坐到她身边,“反正你要嫁给李沐清了。李沐清这个人像只狐狸,但是人还不错。听说他还给你做了全鱼宴,啧啧,比我哥哥强多了。他一定做不出来。”

    谢芳华想着这一桌全鱼宴做的,可谓是人尽皆知了。

    金燕闻言瞪了秦怜一眼,“铮表哥据说也会下厨做菜的,秦怜,他可是你亲哥哥。”

    “帮理不帮亲!”秦怜扬起脖子,“路都是自己走的,不能因为他是我的亲哥哥,我就去说他做的事情就一定对。况且他脾气奇差,毛病一大堆,说翻脸就翻脸,哪个女人受得了他?看他以后娶个什么样的媳妇儿,没准孤老一生。”

    金燕看了谢芳华一眼,叹了口气。

    “他说了,不喜欢我了,以后会喜欢上别的女人的。这天下,又不是只有我一个能喜欢。”谢芳华摇头,见二人看着她,她嘴角淡淡微笑,“你们来看我,总不能一直坐在这里说话,我带你们去后园子海棠亭赏海棠吧!”

    “要温酒煮海棠。”秦怜立即道。

    “如今天已经暖了!”谢芳华提醒她,“再说你喝一杯就倒,实在没量。”

    “我没酒量,表姐有啊!”秦怜看着金燕,“你还没试过温酒煮海棠吧!可好喝了。”

    金燕看向谢芳华,“她有伤在身,不能喝酒!”

    “芳华姐姐!”秦怜拽谢芳华衣袖。

    谢芳华无奈,“好吧!”话落,吩咐侍画、侍墨去准备火炉。

    秦怜主动扶起谢芳华,嘻嘻地笑,“芳华姐姐,你真好,不管你以后嫁给谁,我可都认准你是我的姐姐了。”

    “臭丫头!现在说这种话了,早些天是谁想来看人又不敢来了?”金燕白了秦怜一眼。

    “噢,我忘了,还有表姐,以后不管表姐嫁给谁,我都祝那个人是一定疼你的。”秦怜嬉皮笑脸地看着金燕。

    金燕脸一红,“你再胡言乱语,看我不撕烂了你的嘴。”

    秦怜故意对她呶呶嘴。

    金燕又笑骂了她一句,三个人进了海棠苑。

    侍画、侍墨已经生起了火炉,火炉上放了酒壶,她们又去采摘海棠花,放在酒壶里。

    不多时,香味便飘散了出来。

    秦怜如馋猫一样地盯着酒壶,样子十分垂涎,对谢芳华道,“我从第一次喝温酒煮海棠的时候,就再也忘不了这个滋味了。幸好你这里的海棠和落梅居的梅花一样,四季盛开,花开不败。想这样喝酒就可以这样喝。”

    谢芳华不说话。

    “不过可惜,你若是嫁给李沐清,就要进右相府了,右相府可没有海棠亭。”秦怜又建议,“芳华姐姐,你会舍不得这里的海棠花吗?要将它们搬去右相府?”

    谢芳华摇摇头,“不搬去,听说右相府有个青竹园,也是极好。”

    “是极好,我去过右相府,不过也没看到。青竹园是李公子的园子。”金燕看着她,“你若是喜欢,嫁给他后,每日就可以看了。”

    秦怜嘟起嘴,“比海棠亭的海棠和落梅居的落梅还要好吗?”

    “各有景色,虽然不是个开花的物种,但是青竹四季常青。”金燕摇头,“各有各的好。”

    三人正说着话,侍书来报,“小姐,右相府的李小姐,永康侯府的燕小郡主来了。没提前下帖子,您可见?”

    “哎呦,她们两个怎么也和咱们凑一块来了?”秦怜看向金燕,奇怪地问,“李如碧她们知道咱们来这里?”

    金燕摇头,“我没说!”

    秦怜看向谢芳华,“你的前小姑子和未来的小姑子撞在一起,不太好吧!让她们明天来,否则没准我一个忍不住,就要跟她打架了。”

    “那你就为了酒忍着点儿,别打起来。”谢芳华瞥了她一眼,对侍书道,“将人请来这里。”

    侍书应了一声,去了。

    秦怜有些不高兴,“她们两个可都是喜欢我哥哥的,以前有多不待见你啊!如今这是看你和我哥哥悔婚了,心里指不定怎么高兴呢。”

    “你也说了是以前的事儿了,以前是以前。”谢芳华听到壶盖被里面烧热的酒壶顶的轻响,她拿开壶盖,放在桌子上,淡淡道,“不管怎么说,她快要是我小姑子了,不能拒之门外。”

    秦怜顿时吃味,咂咂嘴,但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不多时,侍书便领着李如碧和燕岚来到了海棠亭。

    谢芳华扭头看去,李如碧还如昔日一般,容貌姣好,端庄娟秀,燕岚比她容貌稍逊,但行止也不差多少。她想着举南秦高门府邸的女儿们,论起来,世代底蕴,她忠勇侯府的小姐最当得起大家闺秀的称呼,可是其实则不然,她是徒然背了这个称呼而已,是最不是大家闺秀的闺秀。

    李如碧和燕岚来到,见还有金燕和秦怜,似乎不意外,显然是知道二人来了忠勇侯府的。

    谢芳华含笑请两人入座。

    “唔,味道好香。”燕岚看着温酒的那个玉壶,问,“里面煮的海棠?”

    秦怜白了她一眼,“是我要求温酒煮海棠的,你们两个有口福了。”

    李如碧对谢芳华微笑,语气虽然淡,但是比以往见面,多了些和气,“哥哥本来想来找你,听说金燕郡主和秦怜郡主都来了府中,料想你不会闷,便说明日再来找你。”

    谢芳华点点头。

    秦怜转头瞪了李如碧一眼。

    李如碧不以为意,反而对秦怜笑着问,“听说王妃病了,如今可好了?”

    “不劳你操心!”秦怜哼了一声,又看了谢芳华一眼,“我娘得的是心病。”

    谢芳华仿佛没听见,拿过酒壶,给每个人的面前都斟了一杯酒,“火候差不多了,你们尝尝。”话落,又问燕岚,“夫人这些日子胎势可稳当?”

    燕岚点头,“我娘如今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小心翼翼地养着身子,按照你给列出的单子安排每日的药膳,若不是不能走动,就想亲自来谢你了。”

    谢芳华闻言不再多问,端起酒杯,对四人示意。

    “小姐,您不能喝酒!”侍画走过来劝谢芳华,“您可是有伤的人。”

    “你这杯归我了。”秦怜一把夺了过去。

    谢芳华虽然想说喝一杯没事儿,但也不想争执,侍画给她倒了一杯茶放手里,她接过来,“那我就喝茶,你们自便吧!”

    “你本来就该喝茶!”秦怜嘟囔了一句,自己捧着酒杯喝了起来。

    金燕、李如碧、燕岚三人都是有些酒量的,端起酒杯,优雅地品着。

    两杯酒下肚,秦怜果然倒在了桌上。

    “是将她先送回去,还是稍后跟你一起走?”谢芳华问金燕。

    “先把她安置在你这里的客房吧!我走时带上她。”金燕道,“刚来不久,这小妮子就先醉倒了,我却还没待够。”

    “也好!”谢芳华对侍画、侍墨吩咐了一句。

    二人将秦怜托出了海棠亭,去了客房。

    剩下的四人便在海棠亭一边品着酒,一边闲聊起来。

    谢芳华两世今生加起来,鲜少有这种女儿家的聚会,她也不善与人相处,但此时到发现,若是没有那些揪扯的情事儿,嫉妒,勾心斗角,攀比,其实女子在一起,也是很好相处的。

    她与这三个人虽然以前交情都不好,但是后来打交道的每一件事儿却是深刻。

    与金燕,自然是因为茶楼她诉说一番心事儿,然后又因她告知,她才冲去了皇宫,救了中锁情引的秦铮。进而,撞破了李如碧不计后果对秦铮的爱。燕岚则是因她娘来求她。

    经历了事情,到如今,反而能平和地坐在一起闲谈说笑。

    三个人在府中待了大半日,响午饭则是在海棠亭用的。下午时候,天色将晚,三人才离开。

    金燕自然带走了还没醒酒的秦怜。

    谢芳华回到房间后,便倦得睡了。

    第二日,李沐清果然吃过早饭后就来了,见谢芳华气色不错,微笑地道,“听说昨日你太累,睡得早?可休息过来了?”

    谢芳华偏头瞅着他,“你今日来找我,是来陪我解闷,还是有什么安排?”

    李沐清看着她,“若是你不太累,歇过来了,我想今日请你去我府里逛园子。”

    谢芳华一怔。

    李沐清温柔地道,“昨日妹妹回去与我说,听你曾提了右相府的青竹园。今日便打算带你去逛逛。也让你看看我的院子和园子。”

    谢芳华想了一下,“以后多的是时间。”

    李沐清认真地看着她,低声道,“你真这么觉得?我却不敢肯定。”

    谢芳华看着他,半响后,笑了笑,“好吧!今日就去先赏一赏右相府,我的确还没去过。”

    “右相府虽然没有温酒煮海棠,但是有一种庄子送上来的果子酒。酒味极淡,你有伤也不怕,也能喝一些。”李沐清道。

    谢芳华笑着点头。

    侍画、侍墨为她收拾装扮了一番,二人去了荣福堂,忠勇侯自然不拦着,大手一挥,让他们出了门。

    忠勇侯府距离右相府隔了三条街,也不是太远,不多时就到了。

    李沐清扶着谢芳华下车,向府内走去,过了一门,便见右相夫人带着人等在二门的垂花门外,她一怔,“你娘……”

    李沐清笑看着她,“她听说我要去请你,知道你来,便等在了这里。”

    谢芳华有些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走上前,给李夫人见礼。

    李夫人一把拉住她,笑得和气,“你身上有伤,快别多礼。清儿今日临出府才跟我说了要请你来。我匆忙之下,没什么准备,就怕怠慢了你。”

    “夫人客气了!”谢芳华看向李沐清。

    “娘,我带她去我的园子赏青竹,自己人就不用您客套陪着了。您不是今日打算出府去看永康侯夫人吗?去吧!”李沐清对李夫人道。

    李夫人瞪了他一眼,“不去了,看永康侯夫人改日再去。”

    李沐清一叹,“娘,您就去吧!让妹妹留下来就行。您是长辈,有您在,我们不自在。”

    李夫人似乎没想到自己儿子如此直白地赶她,似乎噎了一下,点头,对谢芳华道,“那你们自己玩,我去去就回,中午你留下来吃饭,咱们再闲聊。”

    谢芳华自然点头,“好!”

    李夫人又对李沐清道,“你妹妹在准备果子酒和茶点,你们先去你的院子,她稍后应该就会找去。”话落,又嘱咐了两句,才离开。

    李夫人带着人离开,谢芳华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李沐清揶揄地看着她,“你似乎看到我娘有些紧张?”

    谢芳华想着右相夫人这种女人,哪怕心里再不喜欢什么,应该也是会笑脸相迎的。李沐清求亲,她不见得喜欢她。这是人的直觉。没有哪个母亲愿意看着自己的儿子娶一个为了别的男人闹得轰轰烈烈受伤的女子做儿媳妇儿,在母亲的心里,自己的儿子最好,自然值得更好的。

    “估计受你曾经给我说的那些事情影响。”谢芳华自然不会对李沐清说她的感觉,低声问。

    李沐清笑了一声,“别怕!稍后让妹妹给永康侯府的燕小郡主传个信,让她想办法尽量地留她在永康侯府待一日。”

    谢芳华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免得谁都不自在。”李沐清扶着她向他的院子走去。

    谢芳华不再说什么。

    不多时,来到李沐清的院子,他的院子只有三两个小厮,院中有几株花木,甚是寻常。小厮见李沐清扶着谢芳华进来,连忙见礼,之后悄悄避远了。

    “青竹园在后院!”李沐清笑着道,“与你的海棠苑差不多,是个园中园。”

    谢芳华点头。

    李沐清扶着她直接越过前院,来到后园。入眼处,亭台水榭,两旁种植的是青竹,绿油油的,甚是葱翠。水榭上是竹子编的桌椅。不远处有一处暖阁,窗帘没挂落,隐隐可见到藏书。

    “那是书房?”谢芳华指着暖阁问。

    “嗯,夏天的时候,这里有水榭,凉快,我大多时候就在这里看书。冬天的时候,便在院中的书房。”李沐清笑着道,“要去看看吗?”

    谢芳华摇摇头。

    “那就去亭子里坐吧!歇一会儿,你又出汗了。”李沐清扶着她向亭子走去。

    来到亭子,谢芳华坐下,便见李如碧和婢女端着茶点匆匆走来。

    李如碧的笑容比昨日多了些,在李沐清的面前,显然是个被宠的妹妹,他先是嗔了李沐清一眼,“昨天我回来见你的时候,你可没告诉我要接她来,今天一大早就接了人来,还去得太早,让我好一阵忙乱。”话落,又对谢芳华笑着道,“我从来没有见过哥哥急成这个样子。”

    “右相府实在是太客气了。”谢芳华笑了笑。

    李如碧放茶点的手一顿,便若无其事地笑着坐下,“若是我和哥哥,便也会如去你忠勇侯府一般,闲话自在。可是我娘有命,一定要好好招待你,我就不敢怠慢了。”

    “娘被我支走了!你可以怠慢她。”李沐清给谢芳华倒了一杯果子酒,“你尝尝,喜不喜欢?”

    李如碧扑哧一声笑了,“哥,也真有你的。你没看到,娘离开的时候,脸都被你气紫了。”

    谢芳华端起酒杯,品了一口,“挺好喝的。”

    “你若是喜欢,稍后给你送府里去一些。”李沐清道。

    谢芳华点点头。

    李沐清见她没拒绝,笑容深了些。

    这一日,果然如李沐清所说,右相夫人去了永康侯府,便被养胎多日不能出府门的永康侯夫人拖住,聊了一日的闲话。而右相府内,李沐清、李如碧陪着谢芳华,从水榭的凉亭,到李沐清的小书房,又去了李如碧的院落逛了一圈,中午在右相府留饭,悠闲消磨了一日才被李沐清送回府。

    一直关注李沐清和谢芳华动静的人,纷纷宣扬,这二人情投意合,有成就美满姻缘之像。

    转日,便到了右相府和忠勇侯府约定换庚帖的日子。

    本来这样的日子,谢芳华身为闺阁女儿,是不方便露面的,但是父母早逝,兄长又不在府中,老侯爷也不是古板避讳之人,所以,一早就派人去请了谢芳华。

    侍画、侍墨精心地给谢芳华装扮了一番,去了荣福堂。

    右相今日特意请了早朝的假,辰时已过,便和李沐清进了忠勇侯府。同时带了媒人,请的是翰林院王大人。

    一众人刚在画厅入座,王大人很好地充当媒人的角色,将男女双方夸了一番,简单走个过场,然后请双方拿出庚帖,交换了庚帖,婚事儿便定下了。

    庚帖刚拿出,外面便传来一声尖着嗓子的高喊,“圣旨到!”

    众人齐齐一惊。

    右相和忠勇侯对看了一眼。

    李沐清看向谢芳华,抿起嘴角。

    谢芳华也看着李沐清,片刻后,也抿起唇角。

    片刻寂静后,忠勇侯摆手,众人随她一起出外接旨。

    传旨的人是吴权,并没有进府,而是高喊了之后,便等在了府门口,见一行人出来,他笑道,“老侯爷、相爷、王大人有礼了!杂家手里有两份圣旨,一份是忠勇侯府的,一份是右相府的。”

    忠勇侯和右相齐齐点了点头。

    吴权拿出一卷圣旨,展开宣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忠勇侯府小姐谢芳华,温婉端庄,知书达理,才貌过人,德贤淑良。英亲王妃心甚喜之,宁死也愿得此儿媳。英亲王于南秦有护卫江山之功,朕不愿他晚年孤苦。另,谢芳华对秦铮情深意重,痴心一片,不惜性命闯落梅居,检验其情其心。秦铮虽然自小顽劣,秉性奇差,但也不是无故伤人之辈,这中间定有误会。忠勇侯府于南秦江山有鞍前马后之功劳,朕再三思索之下,不愿坏此姻缘。今开古之先例,特在收回圣旨之后再复下旨,特赐婚于二人。秦铮有生之年,不准休妻。圣旨后,三月内完婚。钦此!”

    ------题外话------

    最近,我真是亚历山大,打滚,撒泼,卖萌,画圈圈,亲爱的最美的你们,有票没?别留着啦,我容易么我……<!--over-->
本站推荐: 龙王殿 财运天降 重生之都市仙尊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