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京门风月 > 第三十四章巨石机关

第三十四章巨石机关

作品:京门风月 作者:西子情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李沐清,听到他的话,谢芳华心下一暖。

    孙太医被杀案,明显就和西山军营杀人案有牵连,因为孙太医是在去西山军营的路上被杀的。而她随后出城,正好看到案发现场。这件案子牵扯的大,除了范阳卢氏和赵郡李氏外,还有永康侯府,英亲王府,左相府等,背后定然有阴谋,任谁不被波及却自己牵扯进来实属不明智。

    英亲王府是怎么都摆脱不了的,但是李沐清和右相府完全可以摆脱不牵扯。

    可是如今李沐清这般出来助她,就是牵扯进来了,并且冒着这么大的雨。

    “你不必来的,这些事情,我还是能应对的。”谢芳华低声说。

    李沐清笑笑,“我曾经说过的话,你可还记得?”

    谢芳华抿了抿嘴角,点点头,“记得。”

    “你记得就好,就不用我再重复一遍了。”李沐清话落,对刘岸拱了拱手,“刘大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刘岸对于李沐清冒雨出现这里,开始分外讶异,但见他来到后直接走到谢芳华身边,便恍然记起,曾经这位右相府的公子是求娶过〖¢,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的,只是可惜天意弄人,最后皇上二度下了赐婚的圣旨,将芳华小姐又许配给了如今的铮小王爷,而他的妹妹赐婚给了如今太子。

    虽然太子和右相府的李小姐的大婚未提上日程府,但是有赐婚的圣旨在,难保不会成为未来的太子妃。那么他就是太子的大舅子,也许会成为未来的国舅。

    虽然如今李沐清未入朝,但是凭借他的才华本事,将来前途不可限量,他自然不敢得罪。

    刘岸脑筋急转,连忙拱手,说道,“李公子来得正好,仵作毕竟是仵作,不懂武功,如今仵作所验的孙太医和这名车夫的死和小王妃所提出的意见有殊途,你是练武之人,可以帮着看上一看,最好不过。”

    李沐清点点头,“力所能及之事,在下定然尽力相助,更何况孙太医于右相府也是交情深厚,不能任他年迈却这般被遇害,所以,得到消息之后,我就匆匆赶来了。”话落,他又道,“我得到消息之后,派人去刑部报了案。刑部的人也已经来了,马上就到。”

    “孙太医身份不同寻常百姓,这案子自然要刑部接管,我这京兆尹怕是办不了这样的被杀大案。青天白日之下竟然在京城边上杀人,实在可恶。”刘岸道。

    李沐清点点头,走上前,仔细地查看孙太医和那车夫的死因。

    刘岸陪同着他上前一起看。

    李沐清看了片刻后,说道,“孙太医是被杀,这个车夫是自杀。懂武功的人都晓得,杀人的手法和自杀的手法,还是稍微能有不同的。”

    那两名仵作脸闻言更是白了。

    其中一人不甘心地道,“李公子,你刚来到就与小王妃通了话吧?”

    李沐清眯了眯眼睛,面对二人的质疑,并没有恼怒,而是淡淡道,“我和小王爷刚刚说的话并没有避着人,刘大人和众位若是耳目好使,应该都能听得清楚。”

    那人一噎。

    李沐清又道,“京中会武功的人不止我一人,刑部的人既然来了,让刑部武功极好的人看看,就能看出一二。”

    刘岸瞪了那两名仵作一眼,连忙道,“李公子说得是,只因孙太医身份不同寻常,这么多年,是太医院和皇上以及后宫必不可少的重要医者。关于他的死,一定要慎重再慎重。”

    李沐清点点头,不再多言。

    这么片刻间,刑部的人和孙太医府邸的家眷来到了。

    刑部来的一位大人叫韩述,他来到还没说话,孙太医的两位儿媳妇儿下了车后,便哭着冲上前,对着被害的孙太医哭成一团。

    孙卓眼看他娘和二娘要动孙太医的尸体,知道还没验完尸,便拦住二人说,“娘,二娘,祖父是被人杀害,如今正在查案,您二人不要动祖父。”

    “到底是哪个黑心的要杀公爹?这么多年,公爹可没得罪了谁?”孙卓娘痛哭道。

    孙卓摇摇头。

    孙卓二娘也接着哭道,“大伯不再府中,公爹这么出了事儿,我们太医府以后可怎么办?”

    孙卓咬着唇道,“娘,二娘,一定能查出凶手给祖父报仇。你们先让开一些,让刑部的大人上前查案。”

    二人一起点点头,哭着让开一边。

    “小王妃,李公子!”韩述上前给谢芳华和李沐清见礼。

    “孙大人!”二人依次还礼。

    韩述转头看向刘岸,“刘大人,目前是如何情况?”

    韩述比刘岸官阶大,刘岸连忙见礼,恭敬地回话,将来到之后的过程简略地说了一遍。

    韩述听罢后,说道,“这么说,小王妃和李公子和两名仵作验尸的结果说法不一样了?”

    “正是。”

    “我也带来了人,让他们验验吧。”韩述对身后摆摆手。

    有两名仵作上前,那两名仵作看了半响,对看一眼,对韩述拱拱手,“大人,我二人觉得,小王妃和李公子说得有道理。孙太医是被杀,这名车夫是自杀。不过,也可能有误,毕竟差别实在是太小了。还需要找武功高手来再作证。”

    韩述点点头,对后面的两名侍卫招招手,“你们过来看看。”

    那两名侍卫立即上前,看了片刻,齐齐出声,“回大人,这孙太医是被杀,这车夫的确是自杀。一样的匕首,自己自杀和被杀,虽然模仿一样,但是也是有着区别。”

    “你们确定?”韩述问。

    二人齐齐点头。

    韩述看向刘岸,“若是这车夫自杀的话,看来这是一大疑点,先从这车夫身上查吧!”

    刘岸连忙道,“这等大案,自然是交给刑部彻查审理。”

    韩述叹了口气,“孙太医的身份,如今被杀,我要先去奏禀太子。”

    刘岸闻言道,“我听说太子在得到西山军营出事儿的消息后,前往西山军营了。如今不在宫里,也不在东宫。”

    韩述颔首,“这个我知道。”话落,他看向谢芳华,“小王妃,下官听说你和孙太医是要准备去西山军营的。”

    谢芳华点头。

    “按理说,孙太医应该和你一起出城才是。”韩述道。

    谢芳华看向玉灼。

    玉灼立即解释了一遍原因,他解释完之后,又看向侍画和侍墨。

    侍画和侍墨又补充道,“孙太医被杀,疑点重重,我们二人奉小姐之命前去京兆尹报案,去完京兆尹,就去了孙太医府传信,可是我二人去了之后,发现孙太医府已经得到了消息,据说是一个女子传的信,十分奇怪。”

    “竟有这事儿?”韩述看向孙太医府的家眷。

    孙卓立即道,“是,听说祖父被杀,得到消息后,我先来了。当时小王妃说是指派了婢女去报案和传信,我本来以为是她的婢女,但是如今看到她们二人,我敢肯定,去孙太医府报信的那女子,一定不是她们中的一人。”

    “也就是说,在我来到这里,发现孙太医之时,已经有人先一步知道了。”谢芳华道。

    韩述点点头,“这也是疑点,看来有女子早在小王妃之前知道孙太医被杀了,可是竟然不去京兆尹衙门报案,也不去刑部报案,却只知会了孙太医府。实在奇怪。”

    “孙卓,你回绘画吧?”李沐清问孙卓。

    孙卓点点头,“我虽然自小和祖父学医,但也学过书法绘画。”

    “你还记得那命女子的模样吗?”李沐清问。

    “记得。当时那命女子只跟大门口看门人说了一句,但正好我要出府,所以,看到了一眼。”孙卓说,“那女子离开后,我告诉了我娘和二娘,就骑马赶来了。”

    “这样,你将她的模样画出来。”李沐清道。

    孙卓点点头,立即对韩述道,“韩大人,现在就回城吗?回去之后,我立刻就能画出那名女子来。”

    韩述犹豫一下,看向谢芳华,“小王妃,天色不早了,你还打算去西山大营吗?”

    “自然要去,韩大人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谢芳华询问,“若是录口供,我的两名婢女可以代替我去。”

    韩述连忙道,“因皇上身体不好,又病倒了,但是孙太医被杀案,实在是大,我必须要尽快禀告给太子殿下知道。这样一来,就要立即去一趟西山军营面见太子。若是小王妃也去西山军营的话,下官与你同路了。”

    “那这里呢?”谢芳华问。

    “刘大人既然在这里,还有刑部的这些人,让他们先收拾了这里,带了人回去。”韩述道,“毕竟,孙太医被杀,恐怕与西山军营的案子有牵连。我执掌刑部,若是想将这案子查个水落石出,早晚都要走一趟西山军营,不如就趁现在去。”

    “也好。”谢芳华点头,看向李沐清。

    李沐清颔首,“我左右无事,也和你去一趟西山军营吧。天色不早了,下这么大的雨,我不太放心。”

    “多谢。”谢芳华也不推辞。

    就此商定后,韩述将刘岸叫到一旁,二人商量片刻,他又叫来刑部的人,吩咐一番。

    孙卓立即上前来,看着谢芳华,“小王妃,我祖父……”他顿住,咬了咬唇瓣,“你要去西山军营,那我祖父的案子,真能破吗?”

    “只要是有人做了,就一定能破,更何况还有这么多破绽。”谢芳华看着他,见一旁两个女人哭成一团,不能主事儿的样子,如今只这一个少年能抵用了。没想到孙太医府人丁这么单薄。她想了想道,“这样吧,你先跟随刑部的人回去,我会传信回英亲王府,请王妃照应此事,尽早破案。”

    “多谢小王妃。”孙卓恭恭敬敬地对她一礼。

    他觉得若不是谢芳华,刚刚那车夫是自杀的事情一定揭露不出来,她相信谢芳华。更何况他自小在祖父身边教导,近来,祖父时常说起忠勇侯府的小姐不一般,医术出神入化,他钻营了一辈子医术,却不及她,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云云。还说若是有机会,他能跟她学一二,定然对他医术大有进益。字里行间全是欣赏。所以,比起相信京兆尹和刑部来说,此时冷静下来,对祖父被杀一案,他更相信她。

    不多时,韩述已经吩咐完毕,玉灼重新套上了马车,谢芳华坐进了车内。

    李沐清和韩述身上都披着雨披,一起上了马。

    一行人继续向西山大营而去。

    侍画、侍墨坐在车内,离开了案发现场,低声对谢芳华说,“多亏了李公子请来刑部的人,若没有李公子,小姐定然还会再耽搁许久,无法脱身现在就去西山军营。”

    谢芳华不语。

    “小姐,今天这事儿实在奇怪,孙太医好好的,竟然就这么被人杀了。”侍画又道,“京城各府邸如今定然都已经得到信儿了。您说,若是为了阻止孙太医去西山军营,那阻止孙太医一个人有什么用?就算他死了,可是还有小姐呢。小姐的医术是比孙太医高的。”

    “那不同,孙太医是太医院的老太医,在京中多年,从来不参与各府邸和宫闱之事。”侍墨道,“小姐就不同了,小姐的医术虽高,但是无官阶,除了救过八皇子和永康侯夫人,被传言一番外,就无从被人得知了。”

    侍画点点头,还想说什么,见谢芳华不言声,便住了嘴。

    侍墨也不在出声。

    谢芳华静静地靠着车壁坐着,一直不言语。

    外面雨似乎更大了,雨帘噼里啪啦地打在车顶,除了雨,还伴随着风,无情地敲打赶路人。

    过了一会儿,谢芳华忽然说,“哥哥走了三天了吧。”

    “是,小姐。”

    “这雨看来下得普遍,哥哥在路上应该也能赶上这样的雨。”谢芳华道。

    侍画、侍墨齐齐点点头,“小姐不必担心,这么大的风雨,若是顶不住,侯爷会找地方落宿的,毕竟还有怜郡主跟着。”

    谢芳华颔首。

    马车继续往前走,除了风雨敲打声,再无别的声音。

    这样走了十几里路,拐进前往西山大营的山道,刚入山道,忽然山坡上一阵声响。

    李沐清大喝一声,“快后退!”

    玉灼当即反应过来,立即拽着马缰绳,马车趔趄了好几步。

    李沐清纵马上前,拦在马车前,挥手夺过马缰绳,用力一勒,马车蹬蹬瞪地退了十几步。

    紧接着,几声巨大的“砰砰砰”的声响,似乎从山坡上滚落下来。

    侍画、侍墨一惊,刚要出去,谢芳华抬手拦住二人,伸手挑开了帘幕。只见前方山坡上正有几十块巨石滚落,从半山腰处,一路滚下来。刚刚若是躲避不及,那么,被巨石砸下,定然车毁人亡。

    她面色一寒,转头去看李沐清。

    李沐清也正勒着马缰绳向她看来。

    玉灼的脸已经吓白了,“这里……怎么会有山石滚落?”

    “有山石滚落自然是人为!”谢芳华拇指和十指放在唇边,轻轻打了个口哨,身后十多米暗处忽然现身了十数黑衣人,立即如箭一般地向半山腰巨石滚落的地方奔去。

    李沐清似乎本来也要喊人,见此放下了手。

    刑部的韩述也吓得够呛,刚刚他是和李沐清并肩骑行的,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李沐清将他的马推后了数步,而他自己则拦去了前面,他是眼看着巨石堪堪从李沐清面前滚落,他若是武功差一点儿,就会被巨石砸死。

    巨石震天动地地响了一阵后,将面前的路堵死两墙高。

    “这……这一条路上,怎么会……即便这雨下的再大,这么大块集中的山石也不可能一起滚落,偏偏在我们路过时砸人。”韩述恼怒,“到底是什么人,岂有此理!”

    “等片刻就知道了。”谢芳华沉静地道。

    “看来今天的事情,真是不同寻常了。”李沐清忽然笑了,“多年来,到没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了,先是昨日半夜西山军营杀人案,紧接着是孙太医被杀案,如今这又是巨石谋杀案。”

    “西山军营和京城仅仅隔了三十里。如今这路刚走了二十里,还差十里。这么大的巨石,一块就是百来斤,搬完之后,天也黑了。”韩述道。

    “天黑也要到军营,我到要看看,西山军营有什么去不得的。”谢芳华冷笑。

    韩述忽然发现小王妃面容冷的时候,看起来分外的凌厉肃杀,与寻常温婉的女子不同。这等场面,若是寻常女子,恐怕早吓得尖叫腿软了。怪不得能得铮小王爷费劲手段娶回府门。

    等了大约两盏茶,轻歌带着人返回,对谢芳华道,“主子,没抓到人,巨石是早先就根据机关布置好的。在山的另一头,安置了机关,只要拉动铁绳,巨石就会滚落。我们到时,山的另一头已经没人影了。何况这么大的雨,除了布置的机关,没留下痕迹。”
本站推荐: 龙王殿 财运天降 重生之都市仙尊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