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京门风月 > 第二十章当面求娶

第二十章当面求娶

作品:京门风月 作者:西子情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长公主若是知道金燕甘心为了秦钰和南秦江山而毁了自己的一辈子,怕是会痛心疾首。

    她辛苦养大疼在手心里的女儿,却没想到反而选择了她自己没去走的路。届时怕是会悔不当初将荥阳郑氏的姻缘从右相夫人那里承接过来。

    可是哪怕有再多的感想,又能如何?到时候早已经晚了。

    谢芳华和明夫人商定后,从小书房出来,来到暖阁。

    二人刚坐下,外面传来一阵嬉笑嬉闹声,不多时,春兰领着金燕和燕岚来了。

    二人笑着进来,见明夫人坐在这里,连忙收整了笑意,给明夫人见礼。

    明夫人笑着摆摆手,“好些日子没见到燕小郡主了,你的伤势大好了?”

    “已经大好了,多谢夫人惦记着。”燕岚笑着直起身。

    “大长公主和侯夫人可都来了?”明夫人又笑着问。

    金燕道,“我娘来了,去寻大舅母了。”

    燕岚摇摇头,“我娘挺着大肚子,没法来,我来之前还听到她在叹气,说每年的赏花会都少不了她,今年肚子里揣了个东西,折腾苦她了。”

    明夫人好笑,“我听说侯夫人这次怀的是位小公子?”

    燕岚点头,笑着说,“是呢,还是芳华给把脉看出来的呢。”

    “侯夫人这回可高兴了。”明夫人道。

    燕岚摇摇头,“我娘不是最高兴的,最高兴的人是我哥哥,他说终于有以后顶着侯府大梁的人了。他以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明夫人大笑,“燕小侯爷最近些日子据说十分辛苦,看来给累坏了。”

    燕岚连连点头,“就是呢,每日他回府后倒下就睡,他说连喝酒的空都要挤出来。”

    “咱们南秦京中的这些少年公子们转眼都成人了,各个有才华,齐心协力,不惧北齐。”明夫人道。

    “正是!”燕岚哼了一声,“齐言轻欺人太甚,若是我见到她,一定将他大卸八块。”

    “得了吧你,齐言轻据说武功高着呢,若是真见到他,有多远避多远,傻子才上前去呢。”金燕推了一把燕岚,“你自己几斤几两?连卢雪莹都打不过,还将人家大卸八块。”

    “你又嗅我。”燕岚反推了金燕一把,嘎嘎嘴,“我是不行,不是还有芳华在嘛,她行。”

    金燕好笑,“你不是刚跟我说她要生孩子吗?怎么转眼就忘了?你敢把她拉出去,看秦铮不收拾你。”

    “对啊,忘了,那算了。齐言轻就让皇上他们收拾吧。”燕岚笑嘻嘻地挽住谢芳华的胳膊,“我就等着做孩子的干娘好了,这些日子,我和我娘学着做小孩子的衣服,我娘说弟弟的衣服都够穿了,接下来,我就做我干儿子的小衣服。”

    谢芳华无语,“还没怀上呢,太早了吧。”

    “不早,不早,你肚子里若是有了孩子,那该多娇贵?一天换洗百来套,早准备免得措手不及。”燕岚道。

    谢芳华无语。

    燕岚捅捅谢芳华,小声说,“昨天怀上没?”

    谢芳华脸腾地一红,伸手点她脑门,又气又笑,“你羞不羞?你还没议亲呢,这话也敢说出来。还有谁家愿意娶你。”

    燕岚吐吐舌头,“又没外人,没人娶我也不怕,我招个上门女婿算了。”

    谢芳华无语。

    金燕立即拍手,“这个好,我赞同。”

    三人正说笑着,外面又有说话声,金燕向外看了一眼,说道,“郑叶微、王紫茗、程玉屏、宋芩冉她们一起来了。”顿了顿,又说,“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跟要参加选秀似的呢,太隆重了吧。”

    她话一出口,金燕“噗哧”一下子乐了,“太后和皇上今日不是要来吗?这样的日子,也就是你还跟以前一样打扮,不精心。”

    “你不也是吗?”燕岚缩回脖子,反驳她。

    “我怎么能一样?基本上算定下婚事儿的人了。”金燕道。

    燕岚一听,立即凑过来小声问,“你真决定了?荥阳郑氏的郑孝纯再好,也不如咱们皇上啊。你以后若是后悔了,怎么办?”

    “不后悔。”金燕断然道。

    燕岚嘟起嘴,“可是你嫁入荥阳郑氏去,太远了啊。”

    “也不是太远,只要不怕折腾走路,说回来就回来,你去看我也行。”金燕道。

    燕岚眨眨眼睛,想了想说,“我还没出过京城呢,若是你出嫁,我去给你送嫁吧。”

    金燕愕然,“有手帕交去送嫁的规矩吗?”

    “规矩是人定的嘛,当初芳华大婚,我们还不是去了皇宫陪着?”燕岚转过头问谢芳华,“芳华,据说荥阳很好玩,到时候咱们俩一起去吧,行不行?”

    谢芳华眸光微动,笑着点头,“届时若是可以,去送金燕也无妨。”

    金燕抬眼看谢芳华,正好与她目光相对,忽然一笑,“你们两个若是不怕路远,真能送我出嫁,那也好,免得我紧张。”

    燕岚立即说,“你也答应啊,那就这么说定了。”

    “她答应不管用,得大长公主答应。”一直没接话的明夫人笑着说。

    “也是!”燕岚看向谢芳华,精神劲儿在听到大长公主时顿时散了一半,“大长公主最是讲究了,估计不见得喜欢我们两个去,怕我们两个捣乱。”

    谢芳华笑了笑,“如今荥阳郑氏的人还没进京,说这些都为时过早。”

    金燕点点头。

    三人话落,郑叶微、王紫茗、程玉屏、宋芩冉等人来到,暖阁内顿时挤满了。

    众人互相见礼,寒暄片刻,明夫人站起身,笑着说,“你们姐妹聊吧,我去寻夫人们待着。”

    “夫人们都到了吗?”谢芳华问向几人。

    几人齐齐点头,“我们都是与娘一起过府的。”

    “六婶母,这样,我们一起去水榭赏花吧。”谢芳华道。

    “对,在这暖阁里也只是干坐着聊天,没花可赏。”燕岚摆手,“咱们一起去吧。”话落,又对明夫人道,“我听说夫人小姐男客们的坐席都是分开设的,不过都在水榭,夫人不必自己走了。”

    明夫人笑着点点头。

    一行人说说笑笑离开了暖阁,前往水榭。

    今日天气晴好,阳光不太热,水榭有湖风吹来,有些凉爽。

    谢芳华等人来到水榭,见夫人们与英亲王妃待在一处说说笑笑赏花,满庭处处花香,人人衣着光鲜,衣香鬓影。

    谢芳华、金燕、燕岚等人给夫人们见礼。

    夫人们笑着打量众位小姐,虽然谢芳华纤细瘦弱,但是眉目如画,气质尊华,在一众小姐中亭亭玉立,分外出众。众人暗赞,怪不得这小王妃惹得京城多少人痴心,皇上和铮小王爷险些反目。

    一番寒暄后,英亲王妃笑着对谢芳华问,“雪莹呢?”

    “伊妹妹想看紫荆花,大嫂带她去了。”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笑了起来,“我们大公子院子里的紫荆花的确值得一观。”话落,又笑道,“刚刚秦倾来了,将秦浩拽走了,也说要去看紫荆花,凑巧了。”

    明夫人一怔。

    谢芳华心思微动,抬眼向紫荆苑看了一眼,正看到谢伊挽着卢雪莹远远走来,谢伊脸色似乎不太好,她想起了那日秦倾在落梅居与秦铮、燕亭等人吃酒时说喜欢谢伊的话。

    燕岚也看向卢雪莹和谢伊来了,立即说,“她们回来了。”

    明夫人等人也都向二人看去。

    这时,谢伊忽然抬手用袖子遮了一下脸,不过一下,又放下,整张小脸瞬间笑容明媚,见众人看来,她扬了扬手。

    “哎呦,看到谢伊这张脸,让人整个心情都好了。”英亲王妃笑着说,“每次见这孩子,都有活泼劲儿,她这笑脸比我这满院的花还好看。”

    “王妃快别夸她了,我都替她脸红了。”明夫人连忙道。

    “看到她,就想起怜儿了,自从数日前来了一封信,说她在临安城养伤,至今再没消息传来,不知道伤好了没。”英亲王妃又道。

    “娘放心吧,这么些日子了,伤势应该好得差不多了。”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点点头。

    这时,卢雪莹和谢伊来到近前,一起给众位夫人小姐们见礼。

    谢伊语调欢快,“夫人们好,各位姐姐好。”

    “明夫人真有福气,快别多礼了。”一位夫人笑着摆摆手。

    英亲王妃刚要再夸谢伊两句,抬眼看到秦浩和秦倾随后走了出来,秦倾耷拉着脑袋,走在秦浩身边,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她好笑地道,“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没精神?”

    众人无人接话。

    明夫人看了谢伊一眼,见她已经放开了挽着的卢雪莹,转而去挽谢芳华,脸上笑容依旧明媚,手下悄悄拉谢芳华衣袖,似乎要与她说话,全无在意别人,她移开视线,看向秦倾和秦浩。

    谢芳华感觉谢伊拽着她的衣袖有些紧,虽然她笑着,似乎掩饰着心里的不安,气息里还带着些恼怒。她隐约猜出秦倾来到英亲王府后,应该是要找谢伊,听说卢雪莹带她去紫荆苑了,估计央求秦浩带他去了,看样子他应该是与谢伊说了什么。她拍拍谢伊的手,没说话,以示安慰。

    谢伊又拽了拽谢芳华衣袖,用不好意思最近几人都能听得的语气悄声说,“芳华姐姐,我想小解,刚刚且顾着赏花了,你带我去找茅房好不好?”

    “这孩子,让婢女带着你去就是了,你拽着芳华做什么?”明夫人回头轻斥了谢伊一句,“芳华还需要招待客人呢。”

    “没关系,都是要好的姐妹,不用招待。我知道谢家的这位伊妹妹最粘她的芳华姐姐,快带她去吧。”燕岚立即笑着推了谢芳华一把,取笑说,“免得她走错茅房。”

    谢伊脸一红,“燕姐姐取笑我。”虽然是这样说着,但还是拽了谢芳华就走。

    谢芳华知道谢伊怕是有话要对她说,如今在这里人多不方便,她点点头,笑着与她一起又走出水榭。

    迎面碰到秦倾和秦浩走来,谢芳华淡淡地给秦浩见礼,“大哥。”

    秦浩连忙错开一步,避开她的礼,多日不见,一改曾经的模样文质彬彬十分客气有礼地还礼,“弟妹不必多礼。”

    谢芳华仔细打量了秦浩一眼,眉目间的轻浮之气已经散去了,看来真是改正良多。她笑意也多了些,“秦铮不在府内,今日来府的男客就辛苦大哥招待了。”

    秦浩连忙道,“弟妹客气了,都是自家人,二弟不在,我尽力周全。”

    谢芳华点了点头。

    秦浩向英亲王妃等人走去。

    秦倾脚步顿住,抬眼看向谢伊,张了张嘴,刚要说话,谢伊忽然冷声警告,“我告诉你,今日你若是敢在这里胡言乱语半句,我定然饶不了你。”

    秦倾面色一变。

    谢伊拽着谢芳华走了。

    秦倾转过身,见二人已经走出几步远,他咬咬牙,喊了一声,“芳华姐姐。”

    谢芳华看了谢伊一眼,见她小脸紧绷着,她移开视线,看向秦倾。

    秦倾咬着唇,面色露出央求之色。

    谢芳华叹了口气,转回头,跟谢伊转过了回廊。

    秦倾见二人走得没了影,他垂下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秦浩走了几步,见秦倾没跟上,他想折回去,见众位夫人们都看着,他犹豫了一下,又向众位夫人们走去,来到近前,给众位夫人们见礼。

    “倾儿这孩子怎么了?”英亲王妃摆摆手,问秦浩。

    秦浩抬眼看向卢雪莹。

    卢雪莹对他细微地摇了一下头。

    秦浩立即道,“他有一对蛐蛐,十分喜爱,今天带来了这里,刚刚被燕亭抢去了,不高兴呢。”

    “哥哥也来了?”燕岚看向秦浩,“怎么没见他?他去了哪里?”

    秦浩摇摇头,“抢了秦倾的蛐蛐后就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秦倾找不到他,生气呢。”

    英亲王妃闻言顿时笑了,“都多大的人了,还玩蛐蛐,竟然还有人抢。”

    “他的蛐蛐一定很好,一般蛐蛐我哥哥看不上眼的,别说抢了。”燕岚道。

    秦浩点点头。

    话落,对秦倾招手,“倾儿,过来。”

    秦倾闻言抬头看来,连忙收整了神色,走了过来。

    他来到近前,给众位夫人们见礼。

    英亲王妃笑着问,“太妃怎么没来?”

    “太妃说她是老人家了,就不凑这个热闹了。”秦倾道。

    英亲王妃好笑地说,“太妃哪里老了?”话落,对他问,“秦浩说你的蛐蛐让燕亭抢了?”

    秦倾看了秦浩一眼,点了点头。

    “稍后大伯母帮你要回来,别不高兴了。”英亲王妃看着他苦着的脸,笑着拍拍他的头。

    秦倾脸一红,犹豫了一下,忽然鼓起勇气,抬起头,看着英亲王妃,认真地说,“大伯母,您还真得帮我要回来,我那对蛐蛐是准备提亲用的。”

    英亲王妃一愣。

    众位夫人也跟着愣了,都看着秦倾。

    秦倾的脸在说完这句话后,便涨红了,后退了一步,但依旧没在众人的视线下落荒而逃。

    英亲王妃一愣过后,忍不住笑了,“你要拿一对蛐蛐提亲?哎呦呦,快来说说,让大伯母听听,你相中了谁家的姑娘?”

    秦倾咬着唇瓣,没言声。

    英亲王妃凑近他,“还害羞了?我听说这些日子以来,太妃一直给你物色人选,可是你都不中意。原来是心里有了喜欢的姑娘。”顿了顿,又说,“今日里来的这些姑娘们,一个个都如花似玉,要才华有才华,要品貌有品貌,都十分出挑,没一个差的。你说说是哪个?夫人们都在这里,没准就应允你了。”

    秦倾又看了英亲王妃一眼,没说话。

    众位夫人们都看着他,心下又是好笑又是揣测,想着这位八皇子看上的谁家的姑娘?

    “你若是说出来,大伯母正好帮你说项说项。你若是不说,我们可就赏花去了啊。蛐蛐我也不帮你找燕亭要了。”英亲王妃笑着逗秦倾。

    秦倾闻言立即说,“我想……”话落,他看向明夫人,肯定地说,“向明夫人求娶贵府的二小姐谢伊。”

    众人齐齐一怔,有些知晓谢氏六房老太太和林太妃给谢惜做媒的内情的人都顿时暗暗唏嘘。

    英亲王妃似乎早已经知晓,闻言没多少意外地笑着说,“原来是谢伊那小丫头啊,你小子还真挺有眼光。”话落,她看向明夫人,笑了起来,“刚刚我夸谢伊,你还说脸红,如今怎样?求亲的都上门了。”

    明夫人刚刚便觉得谢伊为了拽走卢雪莹让她和谢芳华说话而去了紫荆苑赏紫荆花,怎么恰巧秦倾也去看紫荆花了?他出入英亲王府多少次,难道没看过紫荆花?更甚至,谢伊刚刚回来时便脸色不对,她还奇怪,没想到竟然是……

    她一时间不知如何答英亲王妃的话。

    家里有个谢惜,喜欢秦倾喜欢得愈来愈自闭,自从得知他拒绝了之后,瘦得不成人形。

    如今他竟然看上了妹妹谢伊。

    这让他做娘的怎么说?

    这么多年来,八皇子的确不曾与谢惜交往,谢惜如今的样子,也的确怪不得他。但是他怎么喜欢谁不好,对谁求娶不好,竟然求娶谢伊?

    而且还一对蛐蛐求娶,古来少有。
本站推荐: 龙王殿 财运天降 重生之都市仙尊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