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悄悄爱上你1老公,咱别着急 > 127.127想着自己舒坦却让我不安生,就是逼着我下狠手

127.127想着自己舒坦却让我不安生,就是逼着我下狠手

作品:悄悄爱上你1老公,咱别着急 作者:臧心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宁也森就算想要陪着林悄悄,也不得不照顾公司的事情。一来二去,就变成了上午出门马不停蹄的处理工作,下午回家马不停蹄伺候老婆。

    林悄悄觉得他这样太累了,就干脆直接到公司里去陪他。

    “你来这儿干嘛?怀孕了应该在外边多休息才对的。”宁也森正在忙着,谁知道听见开门声往外一看,就看见林悄悄拎着保温盒走了进来。

    林悄悄笑了笑,“放心,我买了一张大躺椅,已经送到楼下了,马上就送过来。你在这儿好好工作,我看看书,画画,睡睡觉。该”

    宁也森叹了口气,“那也是很辛苦。”

    林悄悄却笑了笑,“行了,你赶紧的吧,快去忙自己的事情去。”

    宁也森见林悄悄已经拿定主意了,也就没再多说。他一方面要对付宁峥嵘,一方面又要看着苗成生,现在还有了旭日那边的事情,事情确实多了起来。

    很快林悄悄订的那张躺椅就送了上来,宁也森见林悄悄确实不难受,这才安心忙自己的蹂。

    下午的时候,林悄悄躺在沙发上睡觉,宁也森也跟着多了一些睡意。

    趁着午休的时间小憩一下,宁也森也直接躺在了沙发上。

    苗成生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们夫妻两个人,各自躺在一处,睡的很熟。

    他是悄悄上来的,趁着午休时间谁都没有注意到这边。

    看见他们两个人的睡颜以后,苗成生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就要开口把人叫醒,却在看见林悄悄的那一刹那愣了一下。

    好像……很眼熟?

    抛开林悄悄这个人,苗成生觉得自己似乎能在她的脸上看见谁的影子。

    好像是多年之前……

    想到这里,苗成生的神色变了变。接着嘴角一勾,又安静的离开了。

    ————————————

    宁也森去开会,林悄悄就在办公室里画图。

    画到一半,心里一阵心慌。想着可能是怀孕以后身体难免虚弱了一些,林悄悄这才站起身来,准备到外边休息休息。

    推开门,刚走到走廊上,就看见旁边安全通道的门打开。

    苗成生一脸高深莫测的打量她,让林悄悄心里忍不住的一顿。

    “苗先生。”林悄悄尴尬的笑了一下,“你是找宁总的吗?他去开会了,你……”

    “我是找你的,”苗成生嘴角微微一勾,“你的父亲,是不是叫林辰光。”

    林悄悄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还记得他们怎么死的吗?”

    林悄悄的脸色难看下来,抿了抿嘴唇,“你想说什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爸妈并不是死于交通意外,或者说,至少不是普通的交通意外。”

    林悄悄脸上接着就是一白。

    “林小姐,我知道你跟也森的关系还不错。明人不说暗话,我现在要做的投资跟盛世有些牵扯,但是我那女婿心眼儿有点小,总是不趁我得意。”

    林悄悄看着苗成生,觉得他就像是一条恶心的臭虫,黏糊糊的贴在自己身上!

    “苗先生,你想做什么?”

    “小年轻嘛,总是能说得上话。要不,你替我在也森面前说几句话?”苗成生笑着伸出手,递过一张名片,“不过就是上嘴唇碰下嘴唇的事情而已,我却能给你带来一个惊天的消息。”

    林悄悄不想上当,但是父母的死对她而言确实是最大的打击。

    当年幸福的家庭就因为一场交通意外而彻底消失,甚至奶奶一直都因为这件事情而责怪她,不肯多看她一眼。

    林悄悄看着眼前的那张名片,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伸出手去,接了过来。

    而苗成生则笑了一下,像是十分得意似的,转身离开了。

    林悄悄狠狠地握了握拳头,身体有些僵直的回到了办公室。

    等宁也森开完会回来,就发现林悄悄似乎有些不对劲。

    赶紧上前查看,“怎么了,不舒服嘛?”

    林悄悄伸出手一把抱住宁也森的脖子,趴在他肩膀上哭了起来。

    宁也森更加紧张起来,“怎么了?”

    林悄悄伸出手,将一张揉皱了的名片递到宁也森的面前,将今天下午苗成生说的话说了一遍。

    宁也森听完以后整个人都炸了起来,要不是林悄悄怀孕受不得惊吓,估计他这会儿直接就冲出门去揍人了!

    “你别急,先帮我想想办法,怎么得到消息好不好?”林悄悄看见宁也森那副气恼的样子,心里也不舒服,拉着他的手不肯放开,就怕他一着急会做什么事情。

    “你爸妈的事情,难道不是正常车祸?”林悄悄从来不会跟他多提这些事情,今天苗成生能够一句话让林悄悄变成这副样子,就肯定是当年的事情有些问题,让林悄悄都自己怀疑了才对。

    林

    悄悄点点头,“当年撞车了以后,我没有接着晕过去。迷迷瞪瞪的看见对面的车灯亮了亮,却没有看见人。后来警察来调查,却说那辆车子是停在那里的,是我爸妈开车没看清楚撞了上去。”

    宁也森脸色难看了几分。

    “我当时伤的也很重,在医院里一直都在休养。后来休息好了去把这件事说出来,但是周围的人都当我年纪小产生了幻觉,不肯相信。”林悄悄想到这里,脸色更是悲伤,“其实我想过的,我爸妈当年做的药物研究,虽然不至于多么有名气,但是在某些领域也是不错的了。他们去世以后那个研究就停了下来,直到一年前,才有一个他们之前的同事研究出结果。”

    宁也森眯了眯眼,“是关于什么的?”

    林悄悄抽了抽鼻子,将眼泪擦干净,“关于延迟细胞老化的。”

    宁也森一下想起前段时间很有名的一个医学博士,似乎就是在这方面做出了巨大的成绩。

    只是……

    “我也不想把事情想得太黑暗,而且也没有任何的证据支持我的想法,这么多年了我才不断的告诉自己当年只是车祸。只是,今天……”

    宁也森半跪在林悄悄的面前,将她抱进怀里,“别怕,万事有我,有我……”

    林悄悄一个劲的哭着,大概是哭累了,或者是情绪太过激动,哭了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宁也森把人给抱起来,直接抱到里面的休息室去,又把所有的灯都关上,点上了一点薰衣草精油,这才从里面走了出来。

    坐在椅子上,宁也森打开电脑想了想,接着就搜索了一个名字。

    宁也森没记错的话,宁峥嵘之前曾经资助过一个药物研究会,主要的方向就是针对延迟衰老的。当时他资助的研究室一共有六个人,五个人都已经因为各种原因去世。

    而那个唯一活着的,就在一年前拿了一个医学大奖。

    想到这里,宁也森的心里沉重了许多,点了“搜索”,就看见满屏幕是那个人的照片。

    ————————————

    晚上回到家,宁也森直接让林悄悄去睡了。自己却到了书房,找出小时候的日记本。

    他一直都有记日记的好习惯,大了以后甚至会喜欢去翻阅。不为别的,只是看着那稚嫩的文字,以及曾经清晰的记忆,会让他记住在宁家他曾经失去了多少温暖。

    找到高中时候的一篇日记,他才仔细的看了起来。

    当年宁家并不是像现在这般,宁峥嵘从老爷子手上接下了宁家,却并没有好的经商头脑。

    一来二去,反而是将原本家里的家底给掏出不少,赔了不少的生意。

    当年地震海啸频发,国外不安生,国内就找到了新的出路。

    宁峥嵘动了医药方面的心思,就让人找到当时业界名气比较好的六个医生,开创了一个医学团队,来研发新型药物。

    刚开始弄出的抗过敏、抗癌类药品还是不错的,虽然没有十分有效的快速药品,但是对于控制病情还是不错的。

    在家里几乎是一事无成的宁峥嵘,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一条好路子,所以将药品这条路试图拓宽。

    他不再满足于一般的疾病防治,甚至开始去肖想美容方面。而女性作为这一领域的绝对主导,抗衰老一直是她们的首要目标。

    于是,那个工作室开始开发抗衰老药剂。

    只是开发到一半,因为工作室的人意见不合,险些出了大乱子。

    两个医生在一个月里相继出走,一对医生夫妻也决定放弃研发。只有两个男人坚持到了最后,其中一个却在研发药物的时候因为过度疲劳而死在试验台上。

    宁也森看着自己厚厚的笔记本,几乎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来记述当时的那件事情,也清楚的看见自己写了一个人死掉,又一个人死掉。

    宁也森想到现在或者的那个唯一的享受成果的男人,眼里是浓浓的化不开的担忧。

    宁也森并不敬重宁峥嵘,但是他此刻却无比的希望这件事情与他毫无干系,要不然,他要如何面对林悄悄?

    ————————————

    林悄悄既然把事情告诉了宁也森,就不会再隐瞒他苗成生的过分请求。

    宁也森听到林悄悄的话以后,皱了皱眉,“看来他还是没吃够教训!”

    林悄悄点点头,给他倒了杯牛奶,“他为什么认准了你是他的女婿?我感觉自己听到好多次了,他一直想要让你跟苗青青复婚。”

    宁也森挑眉,“怎么,吃醋了?”

    林悄悄摇摇头,“我只是好奇。”

    宁也森有些失望,“你骗骗我也不行吗?告诉我你吃醋,我才会觉得自己有魅力。”

    林悄悄喝了一口牛奶,笑着看他,“我是对你有信心。”

    宁也森想了想,点点头,“这个理由我喜欢。”

    两个人又聊了一

    会儿,宁也森就开车带林悄悄到盛世去了。

    林悄悄依旧画图,宁也森除了工作,就是观察林悄悄。

    林悄悄又不是傻子,感觉到他的注目,无奈的抬头看他,“差不多就行了,老是看我做什么,好好工作!”

    宁也森抿了抿嘴唇,“我在想,我要不要真的放苗成生一马,这样,说不定你就能知道当年的事情了。”

    林悄悄的神色黯淡了许多,看着宁也森,微微一笑,“我昨天是有些被吓到了,所以才惊慌成那样。但是后来想一想,才觉得事情疑点太多了。他怎么会知道我爸妈的事情呢?而且恰好他跟你跟我的关系都不怎么好。当年的事情我身为当事人都没有办法了解,他又怎么能知道?”想到这里,林悄悄淡淡的看着窗外,“除非当时他在车上,可是警察说了,车子上没人,而且我也没看见人影。”

    宁也森握了握手里的笔,轻声“嗯”了一声。

    ————————————

    午饭时间,林悄悄去休息室休息,宁也森就给欧歌昊打了电话。

    “怎么突然要查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一桩车祸而已啊。”欧歌昊听见宁也森要查几年前的案底,忍不住的有些吃惊,“怎么了,跟现在有什么关系?”

    欧歌昊知道现在宁也森也算是四面楚歌,既然他要查这些,就只能往周围的人身上引。

    宁也森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

    欧歌昊听完以后吃惊不已,“你怀疑是宁叔动的手?”

    宁也森手指紧了紧,“我不确定,但是我希望不是这样。”

    欧歌昊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当年他们年纪也不大,现在也说不上话。

    “你放心,我觉得应该不会的。宁叔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胆子不大。要是照你这么说,两条人命啊……”

    宁也森“嗯”了一声,“所以我才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样,你帮我查一下吧,这种事情肯定是有案底的。”

    欧歌昊答应下来,临挂电话之前想要劝宁也森几句,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默默地叹了口气。

    挂上电话,宁也森将情绪收敛了一些,这才继续工作。

    林悄悄三点的时候醒了过来,宁也森让人买了果盘,他也停下工作,陪她休息了一会儿。

    下午回家,林悄悄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奶奶打了电话过去。

    如同往常一般的问好,林悄悄纠结了半天,才想着要问问当年的事情。

    “奶奶,当年我爸妈车祸的时候……”

    “我睡了。”林奶奶二话不说,直接挂了电话。

    林悄悄的手还举在半空,听见对面的嘟嘟声,眼眶就是一热。

    赶紧擦了擦,林悄悄整理好情绪,这才到厨房去看宁也森。

    “今晚上不是我做饭吗?你进来做什么。”宁也森正在做汤,系着围裙围在灶台边,手里还拿着大勺,看起来傻兮兮的。

    林悄悄一下就觉得心静了下来,上去从背后抱住他,“没事,就是想你了。”

    *

    “你怎么突然要查这个?”艾佳看着欧歌昊拿了一大堆资料在桌子上翻找,“十几二十年前的案子了,哪里还有什么详细记录。”

    欧歌昊不想让艾佳知道自己要找什么,她问的时候他只是说几年前的一次重大车祸事件,想要看一下案底,研究一下是不是有什么可以用的经验。

    艾佳不知道欧歌昊到底要找什么,就无法帮上忙,只能围在他身边像小狗似的。

    欧歌昊也不想让她担心,所以脸上也是十分轻松的样子。

    “就是想看一下,我对交通事故一向不是很熟。”

    “你不是办经济案的嘛,怎么这种事情也插手。”

    欧歌昊看着她皱了皱眉,“难道你想打一辈子离婚官司?”

    艾佳缩了缩脖子,“那倒不是……”

    “作为一个律师,在某一方面专长确实比较容易打出名气,但是也代表着其他领域的不足。你要是有时间,不如也多学学。”

    艾佳点点头,接着又坐到他腿上,“我也不是什么别的意思嘛,晚上了,难道你就不想研究研究别的?”

    欧歌昊挑眉,“研究什么?”

    “比如人体艺术啊,了解一下人体的柔韧度啊,就算是你想学解剖或者了解人体骨骼、肌肉分布,我也可以帮忙的嘛!”

    欧歌昊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脑子里除了床上那点事,还能想什么?”

    艾佳沿着他的脖子往下看,很快来到裤子的交叉处,“想你那儿算不算?”

    “……正经点!”

    艾佳撅了撅嘴,“我马上就要大姨妈了,你要是不让我舒坦舒坦,我就让你一直不舒坦!”

    艾佳大姨妈的时候跟别人正相反。

    一般女人那几天都会不死不活的,像是生了病似的。<

    /p>

    但是艾佳却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恨不得天天扰民、跑马拉松。

    之前欧歌昊就见识过,在大姨妈的时候她穿着比基尼在他眼前跳燕舞,把他钩的火旺旺的,却一个人笑哈哈的在床上染红了一片!

    一想到上次的场景,欧歌昊就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艾佳也知道自己大姨妈的时候有些不对劲,所以才想着趁着自己还有能力伺候这位爷,就赶紧给喂饱了。

    欧歌昊不是个冲动的人,做事也有分寸。

    按照艾佳以往的经验,只要狠狠地喂上一次,他就能安稳上四五天。

    当然,这所谓的安稳是说他不会眼睛发绿,但是撩拨起来的话,他也是绝对没问题的。

    欧歌昊直接把人给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

    一夜不睡,金枪不倒,第二天早上艾佳觉得自己真的是幸福的合不拢腿了。

    ————————————

    林悄悄知道父母的事情不能急于一时,而且也不想着了苗成生的道,就让自己不要多想那件事情。

    倒是宁也森变得深沉了许多,林悄悄就觉得他或许因为自己被威胁的事情而不开心了。

    越是这样,她就每天越是让自己开开心心的,希望他的心情能好一些。

    宁峥嵘与苗成生两个人虽然关系不错,但是到底两个人都是为了利益不顾一切的人。现在明显宁也森要比他们势强,这两个人也不是傻子,肯定不会直接作对。

    而按照宁也森的意思是,既然他们都不是东西,就索性赶紧收拾干净了。

    “宁总,宁董毕竟是……”蒋南听了宁也森的安排,脸上忍不住的有些担心,“真的要闹起来,外边的人还不知道会怎么说你。”

    宁也森手指敲着桌子,看着电脑上的资料,冷冷的说道,“你觉得他对我下手的时候顾及到父子情了?”

    “可是你真要这么做,等于掐断了宁董的财路。到时候,他不是还得来找你要?”

    宁也森抬眼,看向蒋南,“按照我说的做,他要是没钱了,我可以给他养老送终。但是想着自己舒坦却让我不安生,就是逼着我下狠手!”
本站推荐: 龙王殿 财运天降 重生之都市仙尊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