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生为皇后 死入中宫 > 第八章 一生一世一谎言

第八章 一生一世一谎言

作品:生为皇后 死入中宫 作者:水色芙蓉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音醒的那个晚上,司徒南正和他新封的小妃子被浪翻滚,好不惬意。但一听夏音又有要醒的迹象,立马扔下娇滴滴的小妃子就往殊途殿去了。

    夏音这次是真醒了,半个身子靠在床上,面容憔悴,但精神不错,夏节正在一件一件地汇报小半年来发生的事情。夏音显得很沉稳,一件一件仔细的听着,脸上却没有任何波动。无论是听到夏盈背叛了她,还是夏容死了,亦或是知道枕边的司徒南下了这么一盘大棋。夏节心里觉得不安,她隐隐猜到了夏音的选择,但又不太相信自己的判断。

    司徒南赶到的时候夏音已经听完了,夏节出去为夏音煮食——夏音昏后一切事物皆由夏节主持。

    夏音很平静地看着匆匆到来的司徒南,她血管里的红水叫嚣的厉害,可司徒南又怎么会知道。

    司徒南对着又爱又恨的夏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静静地看着她枯萎却依旧夺目的容颜。

    “皇上走吧。凤印想来也不会在我这里。我很累,想睡了。”其实夏音一点也不想睡,满身夏容的鲜血叫嚣着支撑她的生命,它们很鲜活。

    司徒南在夏音的床前坐下,注视夏音。夏音瘦的只剩皮包骨头,眼睛深陷在黑窝里,发色也被连日的折磨烧得枯黄。司徒南眼神迷离,问:“阿音,你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夏音觉得很好笑,问什么?背叛就是背叛,理由再好听也没用。有些事情发生了,难道还会因为理由好听而重新洗牌吗?

    司徒南有些幽怨地吐着他的苦楚:“阿音,你没看好我。”

    哦。

    “阿音,你没有看好夏盈,竟敢沾染自己的姐夫。”

    哦。

    “阿音,你没有看好夏容,竟敢企图沾染皇位。”

    哦。

    “阿音,你没有看好夏家,竟敢权倾朝野地威胁帝王。”

    哦。

    “阿音,你没看好你自己,你怎么能这样贪心呢?权利、爱情你竟然要两全。”

    哦。

    司徒南盯着夏音一沉不变的神情,顿时觉得紧张起来,他忽然想起来他第一天手掌实权的站在高台上俯视他的子民们的心情:我为什么要对她低三下四!朕为什么要对夏音低三下四!

    “夏音!朕在和你说话!”厉声厉色。

    “司徒南,我和夏容都在听。”夏音平静地回答。

    夏容!呵呵,又是夏容!司徒南目眦尽裂地扑上去,压到夏音,夏音软的和棉花似的,一下子被他按在床上。

    夏音任由司徒南在自己身上作死,觉得世界上再没有比司徒南更蠢的男人了。

    司徒南到底还是没有得到夏音,因为武力值爆表的夏节回来了。

    夏节的红鞭翻滚,司徒南很快狼狈地伏了法,被夏节压在夏音的床前。

    夏音微微地笑,也不看司徒南,只是说:“皇上要拿这个身子做什么?它里面可是流淌着阿容的血啊。”

    司徒南对着夏音真的只剩满腔恨意。旧时夏家权可涛天,他在这个女人面前低头无可厚非。如今呢!他的江山已全部收归他手中,她的情人死在他手中,而美艳不可方物的她也是他的。可还是要仰视这个女人。即使她美才色天下难寻,即使她聪明无可比拟,但她只是一个女人!

    夏音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蹭了蹭,强压下体内狂躁的血珠子,漫不经心地看着半跪在地上的司徒南:“我呢,现在对活着已经没什么兴趣了。皇上的脸我看着讨厌,在我还活着的这几天里实在不想看到。夏节,送出去吧。”

    夏节利索地把司徒南扔出去了。

    寒风凛凛,司徒南站在殊途殿的门外,脸黑得滴水。他忽然想起,那晚他在云天阁外看见夏容站在夏音的门外,即使一身飘逸的白衫,可夏容却显得如此狼狈、如此落魄。如今的自己在死去的夏容眼里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呢?

    司徒南又想起那晚的夏音,对着自己真当是笑靥如花,柔情似水。

    刘瑾站在暗处看着他们大齐的皇帝,想着殿内的皇后娘娘,他心中一叹。自古痴情者大不知自己至痴,枉费了月老的一番心思。他轻轻摇摇头,拿着狐裘缓缓走上去为司徒南披好。

    “她说她不想活了,这怎么可能呢?好死不如赖活,而且她还有那么多理由活下去。刘瑾,你说是吗?”司徒南凝望着殊途殿,问。

    “老奴不知。”刘瑾恭敬地回答。

    夏音如此敬重她的父亲,但当她父亲死掉的时候,她不是也活的好好的?没道理死了个无亲无故的夏容,她就会殉情,对吧?

    司徒南在殊途殿门口站了站,直至殿内的火烛熄灭,才离开。

    殊途殿内,烛火灭了,可主人都还亮着。

    “谁让你救我的?”夏音冷冷的声音弥漫在空中,织成一道细细的网,朝夏节网了下去。

    夏节乖乖地跪在地上,一向蛮横的红鞭对着夏音大气也不敢出:“对夏节而言,小姐是最重要的。”

    “夏家是这样教你的?”

    夏节伏着脑袋,声音愈来愈低:“老主子教导:一切以夏家的前程为主。”

    “若我死了,夏容必反。你说是夏为国姓好,还是夏家转明为暗来得舒服?”夏音想说的狠一点,无奈没什么力气,只好用了个反问句。

    夏节自然听出小姐语气中的颓意,有些担心地抬头,小心翼翼地问:“小姐,可要休息一会?”

    夏音闭了闭眼睛,缓和了口气:“夏音第一,夏家第二吗?你和夏容那傻子一模一样……”长时间的沉默后,夏音再开口:“算了,你退下吧。”

    夏节服侍着夏音躺下,才要退出去。忽然听夏音的声音飘渺而至:“节儿,你不能死。你要替我守着……”

    守着吗?我会的。夏节有点心疼夏音起来。但她是阻止不了的。

    世间万物,不过是来来往往忙忙碌碌。可笑这一点,谁都不清楚。争天下的耗费心机,屠戮哀怨;保平安的殚精竭虑,负重不堪。有谁是只是为了不想活才死的呢? ——

    题外话——

    亲爱的读者们,么么哒!申明一下我更文的小规矩,日更2000,有事会向你们请假,然后厚着脸皮求抚摸求收藏求撒花求票票!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