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泰迪大神住隔壁 > 第66章 番外一

第66章 番外一

作品:泰迪大神住隔壁 作者:寻香踪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nb到了九月,高朝的第二篇**文总算完结了,虽然两篇文的收益都还不错,但他还是听了陈随文的话,不再写**文了。陈随文也不是不让他写,就是不能同时双开,他要实在想写,可以全文存稿再发,或者等主站文完结后再写。

    &nb从去年严打起,两人的生活就开始奔跑在越轨的道路上,紧接着高家出事,生活彻底颠了个个儿,变得昏天暗地起来,至此差不多过了一年半,混乱才完结结束,两人总算回到原本的轨道上来了。

    &nb高朝停止了双开,专心只更他的无cp文,日更六千,对时速超过三千的他来说还是件比较轻松的事。平时抓紧存点稿,然后就能够安排出来假期,和陈随文到处走走看看。他的无cp文还没完结,游戏版权已经卖出去了,游戏公司先支付了一笔费用,这笔钱让他们将原本打算简装的房子可以好好装修一下。

    &nb这学期开始,陈随文也在高朝的要求下辞去了辅导中心的工作,暂时把写文当成了正职,按照他目前的收入,月入过万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专职写文也没什么不合适。最近还有一家文化公司跟他联系上了,想要买下时间沙漏和恐怖悬疑两本书的影视版权,准备投拍网络剧。最近网剧开始火热,许多公司又开始抢占某些偏门的ip了,比如不能上电视的灵异题材、**题材。陈随文吃不准这事的真假,全权委托给了爪机书屋编辑,市场行情和谈判这些,编辑是老司机,比他这个菜鸟去谈要好得多。

    &nb陈随文的文要卖影视版权,他自己倒是挺淡定的,就算卖出去了,网剧版权费也不会多。然而高朝却得意得忘了形,简直比他自己卖影视版权还激动,事情还没确定下来,去看向容和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告诉她了。向容和听说儿子的书要卖影视版权,当然也高兴:“真的啊?是不是要拍成电视剧或者电影?”

    &nb陈随文以手掩面掩饰自己的窘迫:“妈,这事还没影呢,有家公司来找我谈,我让他们去找编辑了,能不能成还不知道。再说卖出去了也未必能拍,我这个小说就算是拍了,也只能算网剧,上不了电视的,所以价格很低的。别听高朝瞎嚷嚷。当初你自己的小说卖影视版权你怎么不到处嚷嚷?”陈随文瞪着高朝。

    &nb向容和意外地看着高朝:“是吗?小高的书都卖影视版权了?拍了没有?”

    &nb高朝不好意思地笑:“卖是卖出去了,能不能拍还不知道,去年卖的,至今还没动静。”

    &nb向容和问:“要是不拍的话,会不给钱吗?”

    &nb“这倒不会,钱已经给了,拍不拍是影视公司的事。”高朝说。

    &nb向容和抚掌:“这不就结了,钱到手就行。儿子,你的书要是能卖出去,不管能不能拍都没关系,这是人家对你的肯定,只有写得好的书才会有人买吧。”

    &nb“对,妈,我就是这个意思,能卖多少钱也不重要,我就是替他高兴,这是一种认可。”高朝前不久才改口叫妈,但是叫得那个顺溜,完全没有犹豫和窘迫,真令陈随文佩服他的心理转换能力,至少他现在还没办法开口叫高朝父母为爸妈。

    &nb陈随文听他们这么一说,心里倒是有些期待影视版权能够卖出去,至少是件让母亲和高朝都高兴的事。

    &nb向容和问:“你们那房子装修得怎么样了?”

    &nb陈随文说:“已经装修完了,过两天我和高朝去挑选家具,等家具到位就可以了。”

    &nb“家具早点买好,再买几盆能吸收甲醛的盆栽放进去,过几个月再搬家,先散散味道。”向容和说。

    &nb“嗯,知道了。”陈随文从善如流。

    &nb过了两天,两人开始去买家具。没买之前,总觉得家具挺好办,看中了,付款,叫人送货上门就行,想着挺简单,事实上难就难在看中了这一点上。要跟装修风格比较一致的家具还真不容易,客厅里需要个什么样的沙发和茶几,卧室里需要什么样的床和柜子,书房里要个什么样的书柜,这些陈随文早心里都有个大概构想,偏偏那么多家具城,能满足他构想的却不多,他们挑了好几个家具城,最终都没找到合适的。

    &nb高朝说要是再找不到,就干脆去定制好了。定制家具也麻烦,价格贵不说,等的时间也久,所以陈随文还是想再去找找:“再看一家,如果不行,咱们就去定制。”

    &nb高朝没说什么,兢兢业业当着司机,其实他对家具没有任何异议,觉得哪套都可以,但平时极其随和的陈随文此时却不肯将就,一丁点不满意都不行,他说家是他们待得最久的地方,家具一定要尽善尽美,看着就心情愉悦,这样生活质量才有保障。

    &nb高朝笑着说:“咱们租的那房子家具那么简陋了,也没见你说什么。”

    &nb陈随文剜他一眼:“那能一样吗?那是个驿所,别人的房子,将就一下没什么。这是咱们自己的家,家具要是不能百分百满意,我看烦了怎么办?”

    &nb高朝说:“看烦了咱们就换一套。”

    &nb陈随文看高朝一眼:“就知道浪费。”不过眼里还是浮上了笑意,他就喜欢这样霸气的高朝。

    &nb他们去的最后一家是家新开的家具城,档次比较高,款式新颖,做工精良,就是价格贵了点,但令陈随文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我决定了,就在这儿买,不用去定做了。”

    &nb高朝见他满意了,也高兴了,找了个懒人沙发坐下来:“你去看,我歇会儿。”

    &nb陈随文见他窝进懒人沙发里就几乎看不到人了,眼前一亮:“这个好,弄两个回去,放在露天阳台上,然后坐在里头看天山云卷云舒,想想就美死了。”说完也紧挨着高朝坐了进去,沙发超级软,两人一下子就滑到一块儿去了,陈随文也不挪屁股,就那么靠着高朝感受沙发的柔软,想象将来他俩的美好日子。

    &nb这沙发仿佛就有磁性,将人粘进去就不放开了。陈随文逛了几天,这是第一个令他满意的家具。他坐在沙发里,对高朝说:“就买这个了啊,你去跟导购员说。”舒适得声音都变得慵懒了。

    &nb高朝突然听着他的声音,突然想起了这个沙发的妙用之处,将来可以在沙发里各种圈圈叉叉:“好,我去买。”他挣扎着想要从沙发里站起来,然而这沙发太软了,起身简直是一种折磨。

    &nb高朝还没从沙发里挣扎出来,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说:“我们买这个沙发吧,我喜欢。”

    &nb高朝抬头一看,没见到人影,懒人沙发后背比较高,挡住了视线,他努力爬起来,刚一转身,就跟秦安之四目相对。秦安之正和一个跟熊一样高壮的男人站在一起,看见自己,脸色十分怪异。

    &nb陈随文将手伸给高朝:“我好像听见秦安之的声音了,拉我起来。”

    &nb高朝将陈随文从懒人沙发里拉了起来,陈随文扭头一看,乐了:“还真是你,秦安之。这位是,我想起来了,养猫的那位先生。”猫脸男叫什么百舸来着,姓氏给忘了,因为名字比较特别,他记下来了。

    &nb周百舸看见陈随文,似乎还有点印象,朝他点了一下头:“你好!陈先生。”

    &nb秦安之回过神来:“真巧啊,陈随文,在这里遇到你们,你们这是来买家具?”

    &nb陈随文含笑看着秦安之:“对,刚装修完房子,来挑家具。你们也是来买家具?”看样子秦安之跟这猫脸男发展挺稳定啊,一起来买家具,多半也是定下来了,秦安之居然肯跟一个男人定下来,可见猫脸男魅力不小。

    &nb高朝本着看热闹的心态:“随文,不给介绍一下吗?”

    &nb陈随文笑着说:“应该让秦安之帮忙介绍才对。”

    &nb秦安之脸色略窘,说:“这是周百舸,我——男朋友。陈随文是我邻居,你已经知道,这个是他男朋友,高朝。”

    &nb高朝朝周百舸伸出手握手:“你好,幸会!”

    &nb周百舸微微一笑:“你好,你好!很高兴认识你。”他的模样不笑的时候略严肃,乍看还有点凶,但是一笑却跟冰雪融化似的暖了起来,看着十分舒服。

    &nb陈随文对秦安之笑:“恭喜啊。”

    &nb秦安之扭捏了一下,低头看着那对懒人沙发:“你们也看中了这个?”

    &nb陈随文说:“对,坐起来特别软,适合发呆犯懒。打算买两个回去。”

    &nb秦安之颇有种英雄所见略同的兴奋感:“我也觉得特别舒服,想买两个。”

    &nb周百舸微微皱眉:“太软了,对脊椎不好。”

    &nb高朝猛然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对啊,软沙发对脊椎不好,咱们不买了。”

    &nb陈随文看着高朝:“咱们又不常坐,只是放在阳台上的,偶尔去坐坐,买一对没关系吧。”

    &nb高朝犹豫了一下:“可是你的颈椎不好,咱们还是换硬点的吧。”

    &nb陈随文见他处处为自己考虑,便不再坚持了:“好吧,不买这个了。”

    &nb秦安之将头扭向周百舸:“我颈椎挺好的,我也不常坐,咱们买吧。”

    &nb周百舸说:“不买这个,买刚才那个。”

    &nb秦安之眼睛歘地亮了:“好啊,不要这个,买那个吧。”

    &nb陈随文有些好奇:“你们看中哪个沙发了?”

    &nb秦安之对陈随文说:“我带你去看看,我觉得那个特别舒服,但是他非说不符合家里的装修风格,不买,结果我要买懒人沙发,他倒同意买那个了。”

    &nb陈随文跟着秦安之去看了那个沙发,是个现代中式的贵妃榻,可坐可卧,确实也十分舒适,陈随文也很喜欢,办歪在贵妃榻上问:“你们俩这是在一起了?都一起买房子了?”

    &nb秦安之说:“算是吧。不过房子是他买的,我刚毕业,哪买得起房。”

    &nb“你家里怎么办?”陈随文也有八卦心。

    &nb秦安之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先拖着吧,拖一天算一天,反正现在也还能拖两年。不过想到出柜我就头大,我妈肯定会打断我的腿。你和高朝这是都出柜了?”

    &nb“嗯,都出了。”陈随文想到这个就觉得开心。

    &nb“真好啊。高朝家里是什么态度?”他急于了解别人出柜的状况,好为自己找点勇气。

    &nb陈随文说:“还行,没说什么难听的话,他挨了他爸一茶杯,反应还不算太激烈。”说实话,如果不是他哥家出事,他们的出柜绝对没有这么顺利。

    &nb秦安之耷拉着脑袋:“我家里要是也这样就好了。偏生我还是个独生子,我爸妈都指着我呢,简直不敢想象,我都想逃到外太空去。”

    &nb陈随文说:“你男朋友呢?”

    &nb秦安之扭头看了一眼正在和高朝聊天的周百舸:“他家里都他说了算,没人敢干涉。他随便我,说我要是扛不住了去结婚也行,但是我俩就得分手。”说到这里他满脸的委屈。

    &nb陈随文看一眼周百舸,以他上次对自己的敌意,这么强的占有欲,绝对不可能任由秦安之去结婚,不过这也说明了人家有本事,将秦安之吃得死死的,看样子秦安之这柜是出定了。

    &nb秦安之问:“你们房子买哪儿了?”

    &nb陈随文说了自家的地址,秦安之张圆了嘴:“不会吧?他的房子也在那,你们是几期?”

    &nb陈随文说:“三期。”

    &nb“他是二期,这可真是巧了,以后咱们就可以做邻居了。”秦安之显得十分兴奋,相同性向的朋友还能做邻居,还有比这更好的事么。

    &nb高朝过来了:“看好了吗?随文,周先生跟我们住一个小区呢,以后可以一起去打篮球了。”小区里正好有运动场,四个人还能来个小对抗赛,简直是再好也没有了。

    &nb陈随文笑:“可以啊,我很久没打球了。”

    &nb秦安之说:“但是我不大会打球。”

    &nb周百舸淡淡地说:“没事,有我。”

    &nb本来是两个人买家具,然后就变成四个人选了。人多了,参考的人就多了,买起东西来自然也更快,他们很快就选好了家具,然后一起去吃饭。

    &nb周百舸年龄比他们都大一些,自己开公司,事业小有成就,秦安之就在他手里工作,给他当助理。“助理简直不是人干的,这家伙一工作起来六亲不认,我打算过阵子就换工作去。”

    &nb周百舸看他一眼:“换哪去?给别人也是干,给我也是干,你以为别人会对你更温柔些?”

    &nb这话充满了歧义,听得陈随文和高朝忍不住噗地笑出声。秦安之脸微红了一下:“说话能正经点吗?别胡说八道。”

    &nb周百舸说:“别总想着跳槽,在我这里,至少我什么都亲自教你,别人那儿谁理你,都得自己摸索。好好干,等学点东西再说。”

    &nb秦安之果然不再发牢骚了,周百舸说的是实话,就算他再严厉,也没无故冲他发过火。

    &nb回去的路上,高朝想起秦安之,忍不住哈哈笑起来,笑了很久都没停。陈随文看着他:“你发神经啊,吃笑药了?好端端的笑什么。”

    &nb高朝好不容易止住笑声:“我是想到秦安之就觉得好笑,你说他也真够倒霉的,白天在公司被周百舸操,晚上回去了还要□□,他这人生,简直是就是□□的人生,哈哈哈哈!”

    &nb陈随文说:“行了,积点口德啊,人家也没怎么得罪你吧。”

    &nb“怎么没得罪,不过咱也不跟他计较了,祝福他□□的人生越来越美好吧。”高朝也不提那家伙曾是自己情敌的事了,一个小受,没资格跟自己做情敌,嘿嘿。

    &nb天还没黑,夕阳低垂,高远的蓝天被染成了淡金色,云朵轻软,悠然来去,高朝说:“秋高气爽,正是旅游的好时节,咱们出去玩吧?”

    &nb陈随文说:“去哪儿?”

    &nb高朝想了想:“九寨沟吧,听说这个季节是最美丽的季节。”

    &nb“好啊。,“还叫别人吗?”

    &nb“不了,就咱俩。”不要电灯泡,这样才能玩得尽兴。

    &nb“好。”陈随文看见金色的夕阳铺洒下来,将前路笼成一条金光大道,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他愿和高朝,在这条大道上一直往前,直到幸福的尽头。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