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我的极品娇妻 > 第1089章 笑逐颜开

第1089章 笑逐颜开

作品:我的极品娇妻 作者:锦猪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话看上去是针对朱立诚刚才说的关于元秋生的事情有感而发,实则不然,他还是顺着他之前提出的那个问题往下说。

    说白了,朱立诚刚才的解释只能说明元秋生的问题很大,除了元都广场的问题以外,他还涉及到刑事案件,甚至古尚志的死,他也有脱不了干系,但这一切只是元秋生的事情,和朱立诚没有及时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朱立诚对于梁之放这个人是非常了解的,来到泰方市以后,他非常关注梁之放和元秋生,这两人身上都有一些他没有的东西,他注重观察与学习。

    梁之放这人除了有常务副省.长这座大靠山以外,自身的能力也是很强的,否则也不可能到泰方市以后,就和元秋生这个地头蛇平分秋色,甚至还有隐隐压制住对方的意思。

    朱立诚心里很清楚,对付梁之放这样的角色,你不要指望三言两语就能让他信了你的话,所以他在说刚才那番的同时,已经在考虑下面对方可能会这么问,而他又该怎么答。

    梁之放的这话说完以后,朱立诚就立即回答道:“书.记,这件事情你还真不能说我没有及时通知你,因为我也是在昨天晚上才知道这个消息,在这之前,我也只是怀疑,并没有证据,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不能向领导汇报了,你说是吧?”

    梁之放听到这话以后,心里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冲着朱立诚微微点了点头。他知道对方的话里打了埋伏,但此刻他除了相信,又能做什么呢?他要一个解释,而对方已经给出来了,就算这个解释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应该说也马马虎虎说得过去了,他要是再纠缠下去的话,那就是成心了。在这时候,如果和朱立诚撕破脸的话,对他而言也未见得就是什么好事情。

    朱立诚看到对方点头了,心里松了一口气。他也知道梁之放不会完全相信他的话,但只要大面场上说得过去就行了。他相信对方不会打破沙锅问到底的,那样对他也不见得有什么好处。

    梁之放看了朱立诚一眼,开口说道:“立诚市.长,以后遇到什么事情的话,别忘了先打个招呼,这样对大家都好,免得事到临头了,被动。我们在一起相处了也有两年的时间了,这算是我对你的一个忠告吧,你现在年龄还轻,有些事情等你再过个几年就会明白的。”

    朱立诚当然听得出来梁之放的话里面另有所指,但最后这半句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一下子还真有点揣摩不透,不过在这个场合,他却不准备向对方请教。他看了梁之放一眼,开口说道:“书.记,你的话我记下了,谢谢提醒!”

    “呵呵,立诚市.长客气了。”梁之放在说这话的时候,收起了那张拉长许久的马脸,还硬是在嘴角处挤出了一丝笑容,不过他这笑说得不客气一点,简直比哭还要难看。

    说完这话以后,他略作停顿,然后继续说道:“立诚呀,那位肯定是回不来了,政府那边可是有一大摊子事情在那呢,这段时间可要辛苦你了,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及时沟通,你看怎么样?”

    朱立诚听到这话以后,脸上也挤出了一丝笑容,不过他笑得却比梁之放要自然许多,他紧接着说道:“书.记,你只管把舵,有什么跑腿的事情招呼一声就行了,我带人去办。”

    他的话音刚落,梁之放笑着伸出右手的食指用力点了朱立诚两下,口中还不失时机地说了一句,立诚,你呀……哈哈……

    朱立诚见状,也跟在对方后面笑了起来。

    三天以后,泰方市公.安.局长元卫军也被省纪委的人带走了,省公.安厅要求孟怀远同志暂时支持市局的工作。

    在这件事情上,朱立诚是出了一份力的。在这之前,通过和孟怀远的交流,他知道元卫军这次十有八.九也要进去,因为他和元秋生之间的关系太密切了,已经查实的这些事情里面基本都有他的影子。

    得知这一情况以后,朱立诚就和卢魁取得了联系,言简意赅地把他的想法说了一下。卢魁也知道孟怀远这个人,去年对方从泯州的泾都调过来就是他让人办的。现在听朱立诚这么一说,当然明白其中的意思了,只不过卢魁并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泰方市的事情闹得这么大,省里的主要领导非常关注,尽管只是一个公.安.局长,卢魁也不能冒然松口。

    朱立诚听后,倒是不以为然,他很清楚这事只要能办,卢魁绝对不会和他打马虎眼的,同样,如果不能办的话,说明在这当中出现了问题,他也没有办法。现在最终的结果出来以后,说明朱立诚的判断还是非常准确的。卢魁当初虽然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说法,但却悄悄地帮他把这事给办了,这说明他当初确实有所顾忌。

    一周以后,省里来文,明确要求梁之放同志暂时兼任泰方市的市.长一职,朱立诚同志协助。这个安排应该是中规中矩的,在华夏国出了类似的事情,也基本都是这么办的。梁之放书.记、市.长一肩挑,当然只是一个暂时的举措,在华夏国不管在什么时候,稳定都是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这样的安排恰恰是为了确保泰方市稳定的需要。

    至于说后面的那句“朱立诚同志协助”,这就要看各人怎么理解了。有人可能认为这是提拔的一个信号,毕竟这个通知上面只出现了两个人的名字,梁之放和朱立诚。梁之放已经是市.委书.记了,他当然不可能屈尊来做这个市.长,那剩下的一个名字——朱立诚就显得很有希望了。

    这是亲朱立诚一方人的理解,当然也有人对其不以为然。朱立诚本来就是常务副市.长,他的本职工作就是协助市.长做好市政府的各项工作。现在梁之放既要忙市.委这边的事情,还要照顾到市政府这边,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省里点名要求朱立诚协助,这是意见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持这种想法的人也不在少数,比如市.委副书.记薛必溱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薛必溱在这之前一直和元秋生走得比较近,除了两人都是土生土长的泰方本地派干部里面的代表以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本以为元秋生有问鼎一把手的机会,那他跟在对方后面也能升一级,成为市.长,这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当梁之放从沽源空降泰方以后,薛必溱就没了希望。元秋生升不了市.委书.记了,只能在市.长的位置上原地踏步,那这样一来的话,自然就没他什么事情了。人一旦没有了追求的目标也就坦然了,薛必溱觉得能保住目前三把手的位置也是不错的,那些水中花、镜中月还是少花点心思,免得劳民伤财,最终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从那以后,薛必溱就变得比较低调了,虽然也跟在元秋生后面帮了几回腔,但那都是随口一说而已,他并没有做出相应的动作。林之泉出事之前,船舶集团的那艘货轮出事的时候,市里让他和朱立诚负责调查此事,他也把具体的工作推给了朱立诚,他只是躲在幕后,给对方帮帮腔。

    这些都不能说明他没有野心,而只是不愿意插手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就拿货轮侧翻这件事情来说,不管是谁的问题,但总归有一个或几个人和这件事情有关系,否则的话,好好的船不会说出问题就出问题了。不管这事牵扯到谁,你去查了必然是意见得罪人的事情,这恰恰是薛必溱不想看到的结果,所以他这才有意识地往后面退。华夏人都相信一句老话,退一步海阔天空,薛必溱可以说是深蕴此道。

    现在元秋生突然出事被拿下了,这可和调查船舶集团的那事不同,对于薛必溱来说,是难得的机会。他今年才四十五岁,这年龄往上走一步的话也还行,虽然已经已经基本到了尾巴上了,但也还说得过去。

    薛必溱对“朱立诚同志协助”就意味着朱立诚要做市.长了这种论调很不以为然,要说泰方市市.长从省里空降或者从其他市里平调,这些他都能够接受,毕竟别人和他所处的位置不一样。如果说朱立诚做市.长的话,那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这里面有两个原因,其一,朱立诚的排名不如他,按照党委里面的排名,他是市里名副其实的三把手,而对方再怎么牛叉,那也得排在他的后面;其二,朱立诚的资历不如他,对方今年才三十二、三岁,说句不客气的话,他在官场上过的桥比对方走的路都多。

    这种情况下,朱立诚要是做了市.长的话,薛必溱无论如何也不会服气的。

    意识到这个情况以后,薛必溱当然也不能坐以待毙,他决定从两个方面入手:

    第一,当然是省里,泰方市.长是正厅级职位,必须要由省里最终拍板的,这点薛必溱很清楚,所以决定要花大气力,请省里有关领导帮他说话;

    第二,则是梁之放这儿,虽说市.长一职,市里没有拍板权,但市.委书.记是有建议权的。这点,省里还很看重,毕竟选出来的人是要和梁之放搭班子的,如果还没上任呢,双方之间的关系就搞得很僵,那接下来的工作如何开展呢?
本站推荐: 财运天降 重生之都市仙尊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我要做阎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