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 第987章:毫无悔意

第987章:毫无悔意

作品: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作者:旧时绵绵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87章:毫无悔意

    要说最了解权南翟的人,肯定不是秦乐然,而是和权南翟做了几十年兄弟的龙翼。

    A国总统这个位置,对人的吸引力是巨大的,多少人为它丢了性命赔了身家都在所不惜。

    但是A国总统这个位置对于权南翟来说,可能仅仅是他为了完成母亲的心愿和证明他的能力。

    他要让那个从来都没有爱过他们母子二人的男人知道,他权南翟并不会比那个人其它的儿子差,那个人不爱他们母子二人是那个人这辈子犯的最大的错误。

    龙翼追问道:“说说看,我倒是很想从你的嘴里得到答案。”

    “想知道?”权南翟性感的嘴唇轻扬,似笑非笑地说道,“我费尽心思,弄掉了多少人才坐上这个位置,你觉得我会轻易放弃么?”

    “会不会不是我说了算。”龙翼手一抬,戳了戳权南翟的胸膛,“你小子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

    “那你呢?”自己的事情,权南翟确实是早有打算,他无心有权力斗争,早就给自己备了一条后退之路,现在他关心的是好兄弟今后的打算。

    “我一切都听小曦的,她说去哪儿,我就陪她去哪儿。”龙翼再次抬头,望向远处,“虽然这里是我们从小长大的地方,但是如今对这里却毫无留念之心。不知道是我们寡情,还是这座城市带给我们太多的伤害。”

    这座城市抚育他们长大,他们也爱过它,但是却也被它弄得伤痕累累,与其留下,不如离开,天下那么大,总有个地方能够敞开怀抱迎接他们。

    “不管去到哪里,有需要打个电话给我。”听说龙翼要走,权南翟也没有劝他,因为他知道,心走了,留住了人又有何意义。

    正如他一般,他人还站在北宫的城楼上笑看人生,可是胸腔里的那颗心却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南翟,虽然我没有你那样的万贯家财,但是要让小曦过上小康生活,我还是能做到的。”龙翼再一次收回目光,抬手拍拍权南翟的肩头,“南翟,保重!不管我走多远,你还是我兄弟。”

    “保重!”权南翟回应了两个字,眼睁睁看着龙翼在他的眼前毅然转身离开,眼睁睁看着他越走越远。

    或许,龙翼这一走,这一辈子他们都不会再见面,不过知道龙翼有心爱的女人陪着,权南翟也放心了。

    再次望向城楼下的车水马龙,身边少了一个人的陪伴,权南翟的心情也变得不一样了。

    一个人爬得再高,拥有的财富再多,倘若身边没有那个体贴的人陪着,手中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他想了想,还真想不到自己还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继续坐在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上身不由己。

    在权南翟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又是林家成不怕死地说话了:“先生,天快黑了,还要去疗养院么?”

    去!

    当然要去!

    他还要去看看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话要对他说,他还要去问问那个男人有没有后悔。

    ……

    疗养院。

    与往日不同的是这里的看守人员增添了一倍,以前看守人员是保护前任总统的安全,现在他们的职责是监视控制前任总统。

    权南翟到达疗养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院子里开了灯,灯火通明,看起来跟白天并没有什么两样。

    权立章坐在暖阁里,一直是呆坐着,目光涣散地看着某一处,再无半点往日高高在上的强硬霸道。

    权南翟站了好一会儿了,权立章都没有任何反应,仿佛他已经感受不到外界的一切干扰。

    “后悔了?”

    等了半晌,权南翟开口问的就是这么一句话,简短得不能再简短的问话,但是还是将权立章的注意力引了过来。

    “后悔?”权立章缓缓抬起头打量着权南翟,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跟他有着血海深仇的仇人,“后悔!我当然后悔!”

    “你后悔?”显然,权南翟并不敢认为权立章所说的后悔跟他所说的后悔是同一个意思。

    果然,很快权立章就给了他答案:“我后悔当年发现你有异心之时没有狠心除掉了。我后悔在你大哥想要除掉你之时没有全力帮助他。要是我当年清醒一点,就不至于被你蒙骗了那么久。”

    当年,他之所有没有除掉跟他有异心的权南翟,那是因为他料定一个小小的权南翟上不了天,不管他怎么折腾,他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直到后来,权南翟夺得总统之位,权立章才知道,原来一直都是他小看了这个小儿子。

    权南翟此人最擅长的就是隐忍与伪装,因此才能骗过了他,那么轻易就坐上了总统这个位置。

    权南翟骗了他,更让他身败名裂,他能不后悔么?他后悔得肠子都绿了,可是又有什么用?

    世界上买不到的就是后悔药。

    再一次,权南翟让权立章狠狠“捅”了他一刀,他以为事到如今,权立章多少会有一些悔悟。

    但是事实告诉他,是他多想了,是他的心里还念着他们之间名存实亡的那一点点父子关系。

    如今,权立章亲手抹掉了他们之间那本来就少得可怜的父子之情,权南翟也不会再在乎什么。

    他问:“你灭掉龙家满门,我倒是知道你的用意。那么几十睥前你让人毁掉你的亲妹妹夫妻二人,那又是为了什么?”

    权南翟从苏婉琴那里得到了当年权立章让人诬陷沈氏夫妇二人为间谍一事,却始终想不明白权立章为什么要那么做。

    “你想知道?”权立章反问。

    “是。我想不明白,只好来问你这个当事人了。”权南翟有想过很多理由,但是条条都说不通,还是想从权立章这里得到答案。

    “权南翟,你真想知道?”权立章又问,声音提高了几分。

    “是。”权南翟再次肯定道。

    “你想知道!”权立章却忽然大笑起来,笑了好一会儿才捂着胸口,目光狠狠地看着权南翟,“你想知道,可我就是不告诉你,你又能奈我何?”
本站推荐: 万古第一神 沧元图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神级文明 我是光明神 飞剑问道 开天录 修罗丹神 吞海 万世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