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愤怒的拳头 > 富贵平安闹新年

富贵平安闹新年

作品:愤怒的拳头 作者:吴宏庆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sh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

    时近年关,李富贵服装店的生意红红火火。腊月廿五下午,趁着午间闲隙,李富贵赶紧骑着摩托车去西环的服饰批发市场补货。正赶着路,一辆破桑塔纳贴了过来,驾驶位里探出一张麻脸来:“哟,这不是富贵吗?上哪去呢?”

    麻脸叫高东升,是李富贵的高中同学,他读书的时候就是个人精,上了社会后混着混着也不知怎么地就开了家公司,听说生意还挺好的。李富贵停下车,说:“是东升啊,我去批发市场批点货。”高东升笑骂道:“钱是王八蛋,没了再去赚!走吧,老同学多年没见了,一起去喝两杯。”

    李富贵犹豫了一下,驳不过情面答应了。两人进了路边的一家小馆子里,边喝边聊,喝了足足两瓶二锅头。正聊得尽兴时,高东升接了个电话,听完后紧张地说:“哟,富贵,对不住,我有点急事得先走了。”说着,他丢下三百块钱买单,匆匆走了。

    李富贵摇摇晃晃地跟着出门,服务员从后面追上来:“先生,你的包忘记拿了。”李富贵一看,包是高东升的,那家伙忘拿了,便顺手将它夹在了腋下。

    到批发市场选了货,交代商家配送到店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李富贵的酒劲上涌,眼皮子直往下掉,想着今天生意也做不成了,就躺在市场的花坛上睡下了。

    李富贵一觉醒来,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本能地摸了摸身上,手机皮夹子都在,于是就骑车回去了。刚到家里,女朋友小娟的电话打来了。小娟在酒吧当啤酒女郎,为了揽生意经常得陪客人喝酒,这会儿似乎又喝多了,声音有点儿飘:“富贵,你在哪?快过来接我吧。”

    李富贵放下手机,赶紧赶去酒吧。路上,手机又响了起来,接来一听,却是高东升的。

    高东升焦急地问:“富贵,有没有看到我的包?”包?什么包?李富贵迷糊了一阵反应过来,想起饭店服务员给自己的那个包,可是包呢?一拍脑袋,坏了,肯定是在批发市场睡觉时把包弄丢了。李富贵一阵紧张,支支吾吾地说:“这个,我……那个……”高东升有些急了,说:“富贵,包里的东西关系到我的身家性命,到底有没有在你那里?”见他说得这么严重,李富贵更是结巴了:“这……我……”高东升闻言冷笑说:“富贵,你意思我明白,钱是小事,只要你把包还给我,我给十万块!”

    李富贵冷汗顿时就流了出来,高东升要是知道自己把包弄丢了,还不得跟他玩命?看来眼下只能含糊过去,等明天再去批发市场找了,于是假装没信号一般,大声地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回头我再打给你!”

    放下电话,李富贵心中忐忑不安。一路想着,他来到了酒吧门口,远远地看到小娟跟一个大光头在那说着什么。南方的冬天虽然没北方冷,但也已经很凉了,大光头却穿着无袖大褂,露出两条刺满文身的浑圆肥厚大膀子,看起来是个混社会的。

    小娟看到他,对那光头说:“我男朋友来接我了。”又对李富贵说,“这是我刚认识的老乡,大虎。”

    “啥?你有男朋友了?”大虎看起来很郁闷,一把将李富贵搂住,使了一把力,把李富贵挤得龇牙咧嘴的。大虎喷着满嘴的酒气说:“小子,算你有福。以后要是欺负我的小老乡,我可不答应!”

    二

    一路上,小娟唧唧喳喳地跟李富贵说起认识大虎的经过。今天晚上小娟跟两个来酒吧喝酒的老乡聊天,大虎走过来用乡音跟她们打了招呼,于是大家就坐下来一起喝了。后来大家才知道大虎是这一带黑社会的头目,手下有不少兄弟。

    小娟说得热闹,见李富贵只是漫不经心地点头,说:“怎么不高兴的样子?嘻嘻,是不是吃醋了?”李富贵摇头说:“不是,我心里正在想一件事。”他把高东升的包的事说了出来。小娟听了眼前一亮,说:“十万块?天啊,有了这笔钱,我们就可以结婚了。”李富贵愁眉苦脸地说:“可是,包已经丢了。”

    “不怕,咱不是还认识大虎嘛。”小娟说着立即打了电话给大虎,撒娇说:“虎哥,富贵丢了一个包,你帮人家找回来嘛……对,就在批发市场花坛那丢的。”大虎被小娟嗲得爽快,说批发市场正是他的地盘,让她在家等消息。

    放下电话,小娟得意地说:“看吧,有个混社会的老大罩着就是好。”李富贵可愁死了,说:“你说,要是包找不回来,咱还得欠高东升十万块钱吧?”小娟气得拧了他一下,说:“什么思路!如果包找回来,是他该我们十万块,这是他主动提出来给你的,不要白不要。”

    再说那大虎,接到小娟的求助电话后,没当回事,顺手就给长期驻守在批发市场的小弟张冒儿打了个电话。

    张冒儿这会儿正在批发市场的一家酒馆里跟人喝酒,突然接到大虎的电话,让他去查那莫名其妙的包,心里有几分不爽,但大哥的话不能不听,只得郁闷地放下酒杯走出门。猛地,他眼前一亮,看到了前面走过来的两个人。

    走过来的两人是这批发市场里揽活的搬运工,叫老平和大安。老平瘦小大安精壮,都一样长着一张苦瓜脸。以前老平是单干,没少受同行欺负,后来把大安带出来,本指望他力气大能打架,但没想到大安根本不是那块料,以至于到现在还是四处被人欺负。

    今天下午,两人在市场里转悠了几圈,还是没能揽到一笔活,大安垂头丧气地说:“哥,快过年了,不如回家算了。”老平拍了他一脑瓜,说:“镇定。天天想家能娶到媳妇吗?我告诉你,越是过年,这城里的机会就越大,指不定哪天就有一个装满钞票的包掉在你跟前……”

    话没说完,大安突然用胳膊肘捅了捅老平,示意他看旁边。老平一眼看去,见旁边的花坛上睡着一个人,肚子上还放着一个黑色老板包。大安“咕噜”一声吞了口口水,说:“哥,你说的机会来了。”老平吃了一惊,说:“镇定。大安,这可是抢劫,是犯法的。”话音刚落,躺在花坛上的那人翻了个身,“吧嗒”一声包掉地上了。大安惊喜道:“哥,现在是捡,可不是犯法了。”

    两人“捡”了包后,一口气跑回出租屋,正准备打开包看看里面有什么,一个老顾客就打来电话,让他们马上干活。两人只得匆忙出门,结果一直忙到现在才结束。这一下午,两人的心被那包挠得痒得不行,现在正紧赶慢赶地往回走呢。

    “喂,你们,过来一下。”张冒儿冲着两人喊道。

    老平和大安抬头一看,混混张冒儿正朝他们招手示意。两人赶紧走过去,哈腰道:“张哥好,有啥指示?”

    “我认识你们,叫什么什么来着。”张冒儿拍了拍脑袋,但实在想不起来这两人叫什么,一挥手,说,“是这样的,你们帮我去找个黑色的老板包,是今天下午在市场花坛边被人弄走的。妈的,要知道是谁拿的我剁了他的手!”张冒儿报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拍拍他们的肩膀说,“这件事做好了,以后再有人欺负你们,就提我的名字。”说完,他转身回饭店喝酒了。

    老平和大安面面相觑,半晌,大安才轻声说道:“哥,我们捡的那包,好像也是黑色的老板包。”老平赶紧捂住他的嘴,喝道:“镇定!不要命了?快走!”两人一路闷头走回家中,关上房门,看着扔在床上的那个黑色老板包,像看着一个快要爆炸的炸弹一般。

    “咕噜”一声,大安吞了一口口水,说:“哥,咋办?要不,我们把包还回去?”

    “还回去那不是找死吗?没听他说,要剁你的手吗!”老平一咬牙,一跺脚,说,“先把包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大安立即将老板包抱在怀里,“哧”一声拉开拉链。

    三

    包里,竟然什么也没有!

    老平不敢置信,一把抢过包来,将各个夹层都打开,可是连一张纸片也没找到。老平想了想,突然将大安扑倒在床上,两手使劲地在他身上掏着。大安挣扎道:“哥,我真没动……哈哈哈,你轻点,胳肢死我了……哈哈……”

    老平在大安身上掏了半天,什么也没掏到,他跌坐下来,苦恼地说:“难道是什么人抢在我们前面,把包给掏了?”大安连连点头说:“绝对的,市场上小偷多着呢。不知道哪个该死的,黑锅倒让我们背上了。”

    两人一下子陷入沉思之中。张冒儿这帮人长期在批发市场里横行霸道,他让你办事,往好里想是看得起你,往坏里想那是逼你。你要不给他个交代,以后就别想在这混了。现在的问题就是,不知道这包里原先装了什么,要是能知道,就是从别处偷也要偷来“还”给他。想到这,老平打了电话给张冒儿问那包里装的是什么。张冒儿还在喝酒,闻言不耐烦地说:“谁知道呢?还不就是钱啊卡啊什么的。”

    老平和大安对视了一眼,都看得出对方在想什么,吃惊不已。

    凌晨两点多,夜深人静的。老平和大安潜伏在这条小路上已经两个多小时了,一直想劫道,可临到头了又不敢。眼见着不能再拖了,两人决定,必须速战速决。

    不大会儿,从那边走来一个黑影,手里还提着一个皮包。老平捅了捅大安,说:“目标来了,你上!”大安紧捏手里的板砖上前冲了几步,却又缩了回来,转头问道:“干吗叫我去,你不去?”老平气极,狠命一脚踢在大安的屁股上。大安吃痛,“嗷”一声蹿到路人的背后。那人闻声回头,“咣”一声,大安手里的板砖同时在他的脑门上开了花。老平再从侧面跑来,一把抢过他的包,两人撒腿就跑。

    两人一口气跑回家中,喘了好一会儿大气后,老平这才哆哆嗦嗦地将包打开,一看,顿时怪叫一声,猛地将包扔在地上。大安捡起来一看,也是怪叫一声。

    包里,竟然有一把黑乎乎的手枪!而且,还有一张警官证,上面写着该警官叫王强。

    四

    李富贵和小娟回到家中,小娟想到即将到手的十万块钱,兴奋难耐。可李富贵有点心不在焉的,高东升的包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呢?想到这,他打了个电话给高东升。

    高东升接到电话后,第一句就是:“富贵,考虑好了没,包还我吧?”李富贵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一旁的小娟做着口形说:“问他包里装了什么?”李富贵依言问了。高东升很是迟疑,支吾半天才说:“这个……你别问了,反正你要是还我,我给你十万,不,十五万!”李富贵更害怕了,也不敢再说什么,忙把电话挂了,却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包找到还给高东升。

    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张冒儿接到大虎的电话,大虎让他这阵子低调一点,昨天晚上,有个叫王强的警察让人给抢了,连手枪带警官证都丢了。大虎又顺口问起包的事,张冒儿说正查呢。

    张冒儿放下电话,给老平打了电话,问他包查得怎么样了。老平支支吾吾的让张冒儿有些起疑,于是吓唬道:“老平,你可别知情不报啊,不想在这一带混了吧?”老平吓得赶紧说道:“我马上再去查查。”

    老平放下电话,跟大安说:“张冒儿发火了,你说这事咋办?”大安想了半天才说:“要不我们把那枪给他?反正他也不知道包里到底是什么?”

    老平思来想去,觉得大安说得有道理,张冒儿要查的包肯定不会是钱什么的,否则就不会这么着急,说不定还真是手枪,他们这些人有枪也不稀奇。反正现在自己已经被逼得走投无路了,不如拼一次。两人便将枪和警官证都放在“捡”来的那个黑色老板包里,然后提着包去批发市场找张冒儿。

    临近过年,市场里是相当热闹,扛包的,卖货的,买货的,人挨人,人挤人,一派欢天喜地迎春节的气氛。可老平和大安压根没心思去看这些,两人急于把包交给张冒儿然后完事。走着走着,大安突然感觉自己撞到了什么东西,一看,是个美女被他撞倒了。美女很泼辣,从地上翻身而起,揪着大安不放,嘴巴像机关枪一样喷道:“你长没长眼睛,往哪看呢往哪撞呢?哎哟,我的脚啊,痛死了!走,带我去看医生!”

    大安一下慌了神,老平上前赔笑道:“这位小姐……”

    “谁是小姐,你才是小姐,你们一家人都是小姐!”

    老平忙改口道:“那,姑娘,对不起啊,我们身上没钱……”

    “没钱?没钱你也敢撞人?”泼辣娘们说,“我不信,你们搜搜兜让我看看有没有钱。”

    老平无奈,只得顺手将包交给大安,翻起口袋来,果然只有十几块钱。轮到大安时,他身上的钱更少。那泼辣娘们自认倒霉般地说道:“算了算了,算姑奶奶我倒霉!”说着,拨开人群就走了。

    老平和大安被这泼辣娘们闹得心神不宁的,不过还好,这泼辣娘们并没有要求开包查看。两人来到市场中心的一幢楼里,敲开了一间房门,见到了张冒儿。

    张冒儿开门见山:“包呢?”老平双手把包交了上去:“在这呢。”张冒儿接过包,拉开拉链,手进去掏了掏,面色顿时一凛,将包摔在两人身上,吼道:“你们两个是来逗我玩儿的吗?”

    老平和大安困惑地捡起包来一看,顿时傻了眼,包里竟是空的!可是出门前明明是把枪和警官证放在包里的啊!老平拼命回忆一路走来的情景,猛地,他想起了那个吵架的娘们,他把包递给大安时,难道……是先递到了别人的手上,别人调了包再交到大安手里的?

    五

    在老平和大安挨揍的同时,李富贵和小娟两人正托着下巴,四只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那个黑漆漆的家伙——枪。

    一个小时前,李富贵和小娟一起去批发市场查包的下落。刚到那,李富贵就发现两个劳力模样的人手中正提着一个跟高东升那包一模一样的包,他忙拉住小娟说:“看到那两人手里的包没有,就是我丢的那个。”小娟立即看了过去,问道:“你确定吗?”李富贵点头说:“没错,一个牌子的。再说那两人也不像是拿这种包的人。”

    小娟拿起电话正要请大虎帮忙,但一想,如果自己能把包拿回来,岂不省了给大虎的那笔钱?于是她放下了电话,在路边的一个地摊上买了个一样的山寨包,然后跟李富贵制订了计划,跟着,她冲上去撞向了其中一人……在逼那两人搜口袋时,年纪大的那位将包递给年轻那位时,被李富贵拦截下来,又顺手将新买的空包递了过去。时机用得恰到好处,谁也没发现。然而,两人回家打开包后,发现里面竟然是一把枪。

    李富贵干涩地说:“小娟,我们是不是弄错了?”

    “你不是说没错吗?”小娟思索道,“我寻思着,高东升一直不肯说包里是什么,肯定是装了见不得人的东西。说不定是他生意失败了,想持枪抢劫;或者被人坑了,想杀了对方报仇。因为怕你报警,所以就不惜以十五万的价格要从你这里拿回来。”

    李富贵挠了挠头皮说:“可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要不然,你觉得他还有什么东西是值十五万的?”小娟最后断言道,“没错,这肯定就是他的包。手机给我,我来给他打个电话。”说着,她把李富贵的手机拿过来。

    李富贵忙拦住她,说:“咱们不能这样啊,别说是我把他的包丢了的,就说这枪,也应该去报警的。”

    小娟推开他,气恼地说:“你还叫富贵呢,活该一辈子不能富贵。”说着,她打了个电话给高东升。高东升一接电话便开口问道:“富贵啊,该把包还给我了,要不然……”小娟打断了他的话,说:“你的包就在我们这,但你给的钱太少了吧?”

    “什、什么?”高东升一愣,吃惊地说,“包就在你们那?还嫌我出的钱太少了?”

    “没错,高老板,一口价,五十万如何?”小娟正准备和高东升讨价还价,没想到高东升突然把电话挂了,她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李富贵见状,埋怨道:“跟你说了,报公安局吧。”

    小娟很是气馁,正要说什么,电话响了,接来一听,是高东升的,高东升问道:“在哪交易?”

    六

    老平和大安两人此时已经是满脸青肿了,张冒儿给了他们三天期限去找回那个包。两人互相搀扶着出了门,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一时间竟有再世为人的感觉。想到这两天受到的委屈,大安抽泣着说:“哥,我要回家过年。”老平捂着青肿的腮帮子,有气无力地说:“镇定。别那么没志气,城里机会多。”

    一连两天,两人都像没头苍蝇一样在市场里胡乱转着,希望能见到那个吵架的泼辣娘们,可是毫无结果。第三天中午,两人走在路上时,老平的眼睛突然一亮,他看到了那个泼辣娘们。

    小娟是来和高东升交易的。李富贵不愿意来,他觉得这种事太龌龊了。小娟心想留下他也好,这样高东生就有顾忌,不会对自己下黑手。她来到跟高东升约好的那家茶楼,走上了二楼。老平和大安也尾随了过去。

    高东升还没来,小娟要了一杯茶,两个点心吃了起来。可等了很久,也没见高东升来。于是给他打了个电话,但那边却是关机的。

    高东升现在在哪呢?其实他就在这间茶楼二楼的包间里。包间有个花玻璃窗子,里面的人凑在玻璃上能看到外面的人,外面的人却是看不到里面的情景。当然,声音是听不到的。

    只有高东升自己才知道,他那个包里其实什么也没有,是他有意地将包落下的,包括请李富贵吃饭,都是特意设计的。他的皮包公司早就倒闭了,再不弄点钱只怕都过不了年了。也是凑巧,有一天无意中听同学说起李富贵的服装店生意不错,于是就想讹李富贵。那天他在路边假装偶遇一般,请李富贵喝了酒,又有意将包落下来,出站上了车后,他并没有开走,远远地看到服务员将包交给了李富贵。

    作为老同学,高东升知道李富贵有酒后睡觉的习惯,他一路跟着李富贵去了批发市场。果然,李富贵酒劲上涌,睡在了市场花坛上。看到这里,高东升也就走了。这个市场小偷横行,清醒的人还经常丢东西,睡着的人就更不用说了。后来,高东升给李富贵打电话,要以高价换包。他本以为李富贵会坦言说自己把包弄丢了,这样就可以讹他一笔钱。可是万万没想到,李富贵竟然会让他的女朋友给自己打电话,说包在他们手上,而且,还要他拿五十万元来换。这可真是奇了,他们是脑袋坏了,还是另有所图?高东升控制不住好奇心,早早地就来到茶楼的包间里观察着。果然,他看到了两个男人尾随着小娟上了楼。看来,李富贵是早知道自己在讹他,带了打手来。

    过了一会儿,有四个膀大腰圆的人上茶楼来了。当中的那位大光头,穿着无袖对襟大褂,两条粗胳膊上文了龙虎图案,额头处还有一大块青肿,他一坐下来便大大咧咧地叫道:“伙计,饺子,要大肉馅的,不大不给钱!”

    这四个人刚一坐下,在旁边的老平就像触了电一样捅了捅大安,轻声说:“那个光头,像不像那天晚上我们抢的那人?”大安一看,差点跳了起来,老平赶紧将他拉下,轻声喝道:“镇定。”他四处看了看,见边上有个包间,两人闪了进去。

    包间里的高东升看到他们进来,以为被发现了,正要求饶,不想那两人看到他,却只是抱歉笑了笑,然后一起凑到玻璃上往外看。

    大虎一眼看到小娟,就叫道:“小娟老乡,这么巧啊,过来一起坐。”小娟其实早就看到他了,但想到求他找包,结果自己却把包找回来了,觉得挺内疚的,所以一直没打招呼,这会儿大虎叫她了,无奈,她只得坐了过去。

    说话间,陆陆续续地来了几拨客人。张冒儿也走了上来,他跟大虎打了招呼,又指着小娟问道:“老大,这位眼生,是……”大虎哈哈笑道:“是我老乡。我不是让你找包吗?就是她丢的。”

    张冒儿一眼看到小娟手里的包,顺口说了句:“看来你对黑色老板包很有兴趣啊,刚丢了一个,现在又有了一个。”小娟大惊失色,下意识地将手里的包往身上拉了拉。大虎看到小娟面色大变,心中生疑,跟张冒儿使了个眼色。张冒儿会意,一把将包抢了过去,跟着打开包一看,面色一变,忙将包递到了大虎的面前。大虎一看,倒抽一口冷气,猛地将包拉上,起身说道:“走,带她一起。”

    躲在包间里的高东升诧异不已,那包确实是他的,但一个空包怎么会让那几个混混都吓得变了脸色?只有老平和大安知道为什么,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为什么那个泼辣娘们跟混混们是认识的,混混们又为什么会把她带走?不过,看起来似乎一切都过去了,他们正准备跟高东升打个招呼再走,却发现他已经走了。

    高东升下了楼,还没站稳,就被两个人夹住:“别出声,跟我们走。”两人将他带进了路边的一辆面包车里,高东升看到,小娟也在里面。两人都用无限哀怨的目光看着对方。

    车子开动后,大虎对高东升说:“你这种小把戏能骗过小娟,却骗不过我。好了,废话也别说了,告诉我,这包是你的吗?”高东升惊恐地点了点头。大虎又问道:“知道这包里装的是什么吗?”“没东西,是空的。”高东升的话音刚落,头上便挨了大虎一巴掌,大虎喝道:“空包你能用五十万来换?”

    高东升只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了一遍。小娟一听大怒:“好你个狗贼,竟然设了这么一条毒计来害他,亏你们还是同学。”

    “闭嘴!”大虎直挠头皮。

    七

    大虎记得很清楚,这把枪是他抢来的。那天晚上他喝多了,走在路上时,看到路边有个带着包的行人。大虎是靠抢劫出身的,虽然现在早就不必亲自动手了,可眼下酒意上涌,突然来了兴趣,于是他拍了那人一砖头,抢了包就跑。跑了一会儿停下来,他打开包一看,里面竟然是一把枪和一张警官证。敢情,人家是警察!大虎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这事,眼前突然一黑,醒来后就发现刚抢的包又让别人给抢去了。

    大虎怎么也想不通,这枪怎么跑到小娟手上了?从小娟的嘴里,他问出了高东升。但在高东升的诉说中,他却越听越糊涂。这时,张冒儿突然想起什么来,把老平和大安两人在市场跟一个泼辣女人发生争执的事说了出来。大虎一听,忙问小娟这包是怎么来的。小娟哪敢隐瞒,就直说了。大虎听完后,让张冒儿赶紧给老平和大安两人打电话。

    老平和大安亲眼见到高东升被两个混混拿刀带走了,吓得不轻。两人战战兢兢地回到出租屋,正发着呆,突然,老平的手机响了,一听,原来是张冒儿让他们过去一趟。老平连连点头称好。等他放下电话,大安急道:“哥,这不是找死吗?那光头要知道是咱们抢了他的,指不定会怎么害咱们。”老平拍了他脑袋一下,骂道:“你傻啊,还真去?”

    因为面包车的司机没得到大虎的指示,就在市区里转悠着。这时,一辆小车从后面冲上前来,与面包车并肩而行。张冒儿看了一眼小车,突然失声叫了起来:“条子!”大虎一个激灵,透过车窗看去,看到那小车里坐着的两个人也在看着他。张冒儿说:“老大,咱们被条子盯上了。这车里的两人我记得很清楚,刚才在茶楼里也见过!”

    正不知如何是好时,那辆小车却“呼”一声开远了。大虎长舒一口气,突然看到手中的提包,像捂了个烫手芋头一般,赶紧扔给张冒儿。张冒儿吃了一惊,本能地传给了下手的小娟。小娟也急了,扔给了高东升。高东升不知道这包里装了什么,有点茫然地打开一看,顿时吓得叫了一声“娘呀”,又丢给了大虎。大虎虎着脸,说:“小娟老乡,这包是你拿来的,你得拿回去。”他把包塞进了小娟的怀里,“不是老乡我不帮你,你说你们弄啥玩意不好,非得弄这东西来。”

    小娟着急了:“包是高东升的。给,还你!”说着,又把包塞进了高东升的怀里。高东升委屈极了,道:“我就是想讹你们点钱,没必要拿这东西来报复我吧!”又丢给了大虎的小弟……老板包转了一圈又转到了大虎手里。大虎生气了:“这弄啥呢?咋又弄到我手里来,还讲不讲道理?我可是跟这包一点关系也没有的。”他把包又推给了张冒儿,张冒儿哪肯,又把包塞给了别人……

    八

    刚才跟大虎他们那辆面包车并肩而行的确实是警察。而且,有一位就是丢枪的警察王强。

    李富贵根本不同意小娟去敲诈高东升,如果包是高东升的,那枪和警官证是哪来的?如果包不是高东升的,那他看到枪之后必然大惊而报警。不管怎么样,都没好果子吃。可是他又劝不了一心想要发财的小娟,思来想去,还是去报了警。

    王强莫名其妙地丢了枪,这几天心火正旺。他听李富贵说小娟和高东升要在茶楼里交易枪,便立即带人化装成生意人赶了过去。不想却看到小娟正与混混大虎等人在一起,不知他们想做什么,便暂时没有动手。等大虎等人挟持小娟以及高东升走后,他们也跟了上去。一路上,却见大虎的车只是在市区转悠着,心里很是疑惑。他们难道是在寻找目标想持枪抢劫?王强立即通知各部门配合,自己则在前方停下,然后又跟在面包车后面。

    这会儿,老平和大安二人正提着大包小包像贼似的走走躲躲,老平再也没法镇定了,决定跟大安回家过年。两人来到火车站,却不想人山人海的,排了两个多小时队好容易轮到他们,却被告知票已经卖完了。这么一折腾,天已经黑了。大安急了,说:“哥,多在这里留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啊!”

    老平一咬牙一跺脚:“过年了,咱也阔气一回,打的去!”

    老平和大安坐上出租车时,大虎的面包车还在城里漫无目的地转着,现在那个烫手的包又回到了大虎的手里。大虎直挠头皮,光头上泛起丝丝血迹也不觉得痛,他圆瞪双目,突然一把拉开车门,对小娟和高东升吼道:“不管怎么说,这包是你们两人的,谁再丢给我,我就把谁丢下去!”说着,他把包丢给了小娟。小娟哪敢要啊,又使劲地塞给了高东升。高东升习惯性地正要丢给大虎,却看到大虎那怒睁的眼睛,一激灵,忙塞回给了小娟……这边在磨唧,那边王强从白天一直跟着他们到天黑,等得实在不耐烦了,他令车子追上去,准备直接盘查。面包车的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下午曾经见过一次的坐着警察的车,本能地猛踩油门。王强见他们想逃,立即通知各小队收网。几辆一直跟在面包车后的警车立即靠了过来,跟随着风驰电掣般地驶出了市区。

    这时,张冒儿突然灵光一闪,大叫道:“老大,把枪扔掉!”

    一语惊醒梦中人,大虎立即将还在几个人手中转的包抢过来,掏出枪,使劲地从开着的车门中扔了出去。这一瞬间,大虎似乎看到路边停着一辆车,跟着隐约地听到“妈呀”一声惨叫。没等他看清楚,车子已经一闪而过了。

    那辆车正是老平和大安打的出租车,两人准备连夜离开本市,可这车开到了这里后却突然熄火了。老平和大安只得下车准备再拦一辆,可这条路不是国道,半天也见不到一辆车。好容易看见一辆面包车驶过来,两人赶紧招手示意,却没想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突然从车里飞出来,“咣”一声,正好砸在老平的鼻梁上。老平顿时像电影里中了子弹的人一般,慢动作倒地。

    警车来到老平和大安身边时,大安正双手托着那个砸晕老平的物件,脸上说不出是悲怆还是委屈……

    九

    转眼到了大年三十的晚上,牛年即将过去,虎年即将到来,神州大地处处喜气洋洋,千家万户热闹非凡,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庆。李富贵更是如此,皮包事件过后,小娟彻底从一夜暴富的美梦中醒悟过来,说要跟他踏踏实实地过日子。这会儿,两人正手挽着手一起去饭店吃年夜饭。到了饭店后,一看,鼻梁上贴着邦迪的老平和大安也在,他们最终还是没能回老家。再一看,高东升和王强警官也在,他们互相打着招呼:“几位,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恭喜发财,健康顺心!”

    哦,对了,还有大虎和张冒儿,这会儿两人正手扶铁窗,听着外面的烟花鞭炮声,口中喃喃自语:“伙计,上饺子,要大肉馅的,不大不给钱!”

    此时,新年的钟声响了,新的一年到来了……
本站推荐: 七根凶简 我的鬼尸新娘 闺秘 民间山野怪谈 不良笔探 青菲舰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捡个鬼仙当男友 走尸档案 龙骸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