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良陈美锦 > 第三百五十一章:激怒

第三百五十一章:激怒

67书吧 www.67shu.net,最快更新良陈美锦最新章节!

    顾锦朝明显能察觉到,今日有些不同寻常。

    采芙告诉她,昨晚前院潜入几个大汉,黑衣蒙面,皆不知为何而来。被值夜的护卫发现,缠斗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把他们拿下来了。陈义一整天都在审这些人,听说个个都是死士,受尽酷刑也没有开口。

    陈三爷听后皱眉想了会儿,立刻就增加了内外院巡护的人数。

    顾锦朝边喂长锁吃蛋羹,边听陈玄越讲这些事。

    “可能是来刺探情况的,”陈玄越说,“或者找三叔的把柄。反正有三叔在呢,您不用急。”他拨开花生壳,把花生仁扔到嘴里,嚼得很香。

    长锁看到也想吃花生,把母亲递过来的蛋羹都推开了。

    “那头连死士都派出来了,情形肯定很严重了。”顾锦朝就把蛋羹碗放在黑漆四方托盘上,让乳娘抱着长锁出去玩,他可吃不得花生。长锁却扯着母亲的衣襟不肯松手,“吃花生,娘亲,长锁吃。”

    顾锦朝笑着点点他的额头:“你也是个能吃的,看到什么都想吃!好好坐着,不准闹我了。”

    长锁委委屈屈地坐在顾锦朝旁边,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他九哥,又怕母亲不高兴,不敢开口明着要。

    陈玄越被他的小眼神逗得大笑。

    等到父亲回来了,长锁扭着小身子就往父亲身上扑,小胳膊搂住父亲的脖子,喊:“爹爹,”又告顾锦朝的状,“娘亲坏坏!”

    陈三爷抱着儿子坐下来。笑着问他,“她怎么坏了?”

    长锁咬着手指头说:“不给我吃香香。”

    陈三爷有点疑惑地看着儿子,听不懂他的童言童语,道:“什么香香?”

    顾锦朝笑得爬不起来,这孩子还记仇。懒得理他!

    她去给陈三爷端了碗参汤进来,问那几个死士的事。“张居廉也是被你逼得没办法了,再逼急下去就不得了了。他会不会真的谋反?我看他老谋深算的,估计可能性不大。”

    陈三爷只是笑笑,模棱两可地说:“看吧!”

    哄长锁睡下了,两人才睡下。

    半夜顾锦朝听到外面有人喊陈三爷。他很快就披了件衣裳起来了。顾锦朝顿时没有了睡意,半夜过来叫人,想必是很要紧的事吧!

    她起身用折子点了蜡烛,听到次间里有个男人的声音,非常陌生。

    “世子爷说事成了。现在宫闱里乱作一团,世子爷的人趁乱混进了锦衣卫里。再过一个时辰,消息就会传遍了……”

    顾锦朝又听到陈三爷的声音:“金吾卫指挥使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你回去跟世子说一声……叫他在锦衣卫那边先不要轻举妄动。”

    说话的声音悉悉索索的,很快又没有动静了。

    陈三爷进门来,看到顾锦朝正站在槅扇外偷听,白玉镶嵌的精致槅扇,烛火映衬得她侧脸暖融融的。她也笑得有点不好意思。轻声说:“哦,我就是看到您起来了才来看看的……”

    陈三爷拉着她往回走,就穿了中衣。她也不怕着凉!

    顾锦朝上了床盖好了被褥,陈三爷才躺进来,告诉她。

    “冯程山死了。”

    顾锦朝有点吃惊,“他……他不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吗?怎么死的?”

    陈三爷闭上眼睛休息,慢慢说:“谋逆。”

    冯程山是张居廉的人,准确来说……他地位与张居廉不相上下。但是做事情需要听从张居廉的指挥。张居廉都没有准备好谋逆,他怎么回去谋逆呢!

    顾锦朝怀疑地看着他:“真的?”

    陈三爷笑了笑:“我骗你做什么?有宫人看到了。他拿了匕首潜入皇上的寝殿欲行刺皇上,却被锦衣卫的人按下了。怀里还有张字条。是张居廉的笔迹,写的是‘丑末取人头,西山苑接应’。”

    顾锦朝翻起身,揪着他的衣襟说。

    “还说没有骗我呢,张居廉要是吩咐他这么重要的事,还会给自己留下个罪证?”她心中念头一转,立刻反应过来,“你想陷害他?”

    “谁说是我想陷害他了。”陈三爷伸手按下她,“你好好睡着,不要乱动……”

    “难不成这是叶限的计策?”顾锦朝想想也觉得有可能。

    叶限很可能想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陈三爷说:“是我的计策。”

    他顿了顿说,“不过陷害他只是顺便,主要是想除去冯程山。有冯程山把持着司礼监,皇上就没有能做主之日。古往今来太监把持朝纲,都是要灭国之兆。冯程山一死,张居廉在内阁的权益就不稳固了,他心慌意乱起来……那我说他谋逆,就不是在冤枉他了。”

    顾锦朝哦了一声,躺在他身边静了一会儿,然后又抬起头问他:“那些死士……是不是想刺杀您?”

    陈三爷简短地道:“嗯。”

    顾锦朝把他的腰抱得更紧了些,感觉到他身体的温暖。

    “我现在每天都在帮您念经。”顾锦朝说,“我听伺候您的嬷嬷说,我难产的时候,你跟佛珠说只要保我平安,就为他手抄佛经。现在我每日去小佛堂里上香,也是这么跟他说的。不如我也跟着母亲信佛好了,祈祷的时候,应该就能显得虔诚一些……”

    陈三爷听后心有所动,终究是睁开眼,侧过身看着怀里的她。

    “你信佛吗?”

    顾锦朝其实是不太信佛的,她说:“我觉得,敬畏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是最好的。”

    陈三爷笑着顺她的头发:“你别勉强自己了。”

    顾锦朝又看他:“真的不要?我看咱们家就娘一个人信佛,你又是个半吊子……”

    陈三爷只管搂着她笑,佯装认真地说:“真的不要了。”

    顾锦朝看他的脸离自己这么近,深褐色的眼瞳,因为总是笑,所以就是不笑的时候,他嘴边都有淡淡的笑痕。但抿着唇又不见了,就像现在,他嘴边就有淡淡的笑痕……

    她凑上去,轻轻地亲了他的嘴角一下:“那好吧,睡了。”

    陈三爷一怔,她主动亲他,就好像没有亲一样,轻轻一点水就走了。水面上却满是涟漪。

    她却把脸埋进他怀里,真的睡了。

    陈彦允只能闭上眼,嘴角的感觉却好久都没有消失。

    紫禁城内城却是全城戒严。

    叶限一整晚都不敢睡,坐在书房里听那些人来回话。大晚上的,老侯爷也拄着拐杖过来找他。他那些新旧部下都让叶限给喊去了,不惊动他才怪!老侯爷坐在太师椅上问叶限:“你这是干什么?”

    叶限摆弄着茶盅。

    “爷爷,长兴侯府现在我当家。”

    老侯爷气得发笑,“所以你就真当自己做主了?别以为我真不知你在干什么。”

    叶限摆摆手,笑:“反正我又不会害了咱们家,您说是不是?”

    老侯爷不知道说什么好,梗了半天:“你……行!反正我告诉你吧,你想和陈彦允合作,可以。但是咱们家能用的兵力再加上陈彦允能用的,都比不过五军都督府。”

    叶限说:“要是比得过的话,我早就弄死他了。就是因为比不过,才跟他玩儿这些阴谋阳谋的。”

    又有人进来汇报,说是左都督傅骏带着人去张居廉那里了。

    老侯爷坐着喝了会儿茶,看到自己孙儿已经把事情吩咐完了。他过来拿了披风跟老侯爷说,“我要进宫里一趟,您先回去吧。”

    老侯爷眉头一皱:“这时候去做什么?”

    叶限淡淡道,“我怕张居廉假戏真做。”

    他带着人很快就出门了。老侯爷看着自己孙子离开半天,挥手让人去找侯爷过来。

    张居廉只是和傅骏谈了一夜。

    从知道冯程山死的那刻起,张居廉就知道大事不好了。冯程山究竟有没有做,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那么谁嫁祸冯程山的,就相当明显了。不会是陈彦允,陈彦允在锦衣卫和金吾卫势力很弱,那肯定是叶限!

    冯程山说这两个人结盟了,也并不是在诳他。

    他也有人在金吾卫里,那张纸条上的内容,他也很快就知道了。

    傅骏道:“冯秉笔这一死倒是不要紧,却把您给拖下水了。等明日消息传开了,恐怕非议您的人更多,以后在内阁里,没有了冯秉笔,凡事就要皇上过目了,到时候恐怕才不好办!”

    张居廉垂眸思考,找了幕僚过来问:“司礼监可还有有用之人?”

    幕僚们点来点去的,也算是推出了几个,却没一个能压得住皇上的。

    张居廉摆摆手让他们下去了。

    他脸色阴沉如水。

    还是小看了陈彦允啊,没料到这时候他会除掉冯程山。其实他早就应该料到的,就算他这边布置得再严密,冯程山却是他管不了的。冯程山每天要贴身伺候皇上,难不成派人去保护他?

    傅骏小声问:“那……您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张居廉笑了。

    “陈彦允把路给我铺好了,苦心费尽,就是希望我去谋反。”张居廉心里有股怒意,声音却越发的冷静,“那我就谋反给他看看!”

    以为能用谋反的罪名来压制他么?那陈彦允大可来试试,最后到底是谁撑不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