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诡命法医 > 断更

断更

67书吧 www.67shu.net,最快更新诡命法医最新章节!

    没错,这个被叫做向南的中年男人,拿出来的,正是一个巴掌大,生铁铸造的算盘。

    我虽然早有预料,可看到这熟悉的铁算盘,一时间仍觉百感交集。

    对向南这个人,阿穆和大背头或许不熟悉,可在我看来,他的脸孔,活脱脱就是我初次见到段乘风时的模样!

    这让我不得不感慨,轮回竟是如此奇妙。

    铁算珠拨动,只发出轻微的“啪啪”声,修长的手指覆在算盘上,声音戛然而止。

    向南眉心拧出一个疙瘩,脸色阴沉的就好似要下雨一样。

    突然,他低垂的眼帘一抬,缓缓转过了头。

    我和大背头、沈三都吓了一跳。

    见向南眼珠一错不错的看着这边,沈三小声说:“他好像……好像看到咱们了。”

    大背头举着两只手,夸张的挥了挥,放下手笃定的说:“他肯定看不到咱们,丫眼珠子都不动。”

    我没理这不着调的家伙,径自和向南对峙。我可以肯定,他未必就真看到了我们,但一定是觉察到了什么。

    片刻,向南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眉头渐渐舒展的同时,转向汤守祖,沉声说道:

    “原来阁下早已有所部署,倒是我哥俩多此一行了。”

    汤守祖脸上动容,拱手道:“哪里话。两位果然是金典高人,汤某失敬了。汤某有个不情之请,唐突之处,还请海涵。”

    向南嘴角一挑,“不必说了,就按你们的计划行事,必定能够成功救下凌五爷。”

    说着,和三瓣子嘴同时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双双起身向汤守祖施了一礼,转身向外走去。

    见大背头还在关注汤守祖,我下意识的跟了出去。

    走出院子,三瓣子嘴立时低声说:“师兄,咱们这趟来,是为了凌五爷不假。可是你一定也算到,徐二爷出事了。徐魁星虽是公门中人,但和凌五爷一样,同时英明远播,侠义过人。咱们难道见死不救?”

    向南停下脚步,像是沉吟了片刻,忽然转过了身。

    这一刻,我开始怀疑他能够看到我。因为近距离内,两人的眼神对了个正着。

    三瓣子嘴也向着这边看了看,但明显没看出异样,再次低声问道:

    “师兄,你改主意了?是不是打算将此事告诉汤守祖?”

    向南缓缓摇了摇头,抬起手凌空点指了一下。

    我心中剧震,他果然是看到我了!

    向南只朝我指了指,便既转身向前走去,边走边沉声说道:

    “师弟,你虽是铁嘴断言不假,但功力还尚是浅薄。你算的是不错,但对于徐魁星的为人,只是人云亦云。你并没有亲眼见到过他,所以无法施展相语之术。”

    “怎么?难道徐魁星名不副实?”三瓣子嘴问。

    向南点了点头,“何止是名不副实,实乃奸诈阴毒的伪君子也。如无意外,后日午时,便是他命归黄泉之日。至此,牵涉这件凶案的所有案犯,真就全部伏法了。”

    三瓣子嘴讶异道:“师兄这样说,难道是指,徐魁星才是此凶案的主谋?”

    “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啊。”

    向南叹息一声,似无意般放慢了脚步,声音却是抬高了一些:“想那徐魁星,是大有来历的。早在秦朝,便已是这四灵之地的缔造真主。这趟他犯下滔天恶行,死后势必会被打入血池地狱受刑。如此一来,这四灵村的气势便会逐渐没落。乃至千百年后,气数败尽,就会被埋没成为死地。”

    三瓣子嘴咧了咧嘴:“师兄,你这就未免有泄露天机的嫌疑了。莫说千年了,你我兄弟,能再多活一个甲子都是奢望,谁还能管得了那时候的事。”

    向南摆手示意他住口,“你这么说,是因为你算不出那徐魁星的真正身份来历。要说起来,此人实在是有通天彻地手段的不世奇才。我刚才已然算出,他在被人算计以后,曾落下血咒。这一来,不光是四灵村的村民,就连咱兄弟二人,也逃不过诅咒,此其一。

    其二,他身死之时,血咒落定,他所替代的金冠盗爷凌四平,必定首当其冲,会被遗祸千年。待到千年以后,凌氏后人,会因为诅咒,成为血池恶鬼利用逃脱的工具。若是被那恶鬼得逞,如今四灵村和咱师兄弟二人的后辈,定然无一幸免成为殉祭的祭品。”

    三瓣子嘴脸色大变:“那该如何是好?你可算出,该如何才能破除血咒?”

    向南的步伐更加缓慢,“徐魁星身份特别,他施下的血咒,无人能够破解。”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说这话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像是有些虚弱。

    只听他话锋突然一转,对三瓣子嘴说:“师弟,乾坤既定,你我难以扭转局势。你且依我三件事:一,我此番泄露了天机,只剩七七四十九的步履之数,待我死后,你不必将我的尸首带回老家,只焚化了,藏在你所带来的玉佛之中,再将那玉佛置于咱们来时经过的义庄。”

    “师兄……”

    “你听我说完!”向南身子摇晃了两下,每踏出一步,竟都变得十分艰难,“第二件事,你回去以后,替我照顾好我的妻儿;第三……第三……你要发下毒誓,千年以后,你一定无论如何要找到今日将徐魁星处置了的那人,到时咱们师兄弟恐怕再难相认,但却一定要辅佐那人,怎都不能让那血池恶鬼脱出!”

    说到这里,二人已经走出了村镇。

    向南在三瓣子嘴的搀扶下,走到一棵大树下,转过身盘膝而坐。

    我本来一直跟在两人后边,这时才发现,短短一段路程,他竟然像是老了几十岁,本来犀利的眼神,也变得浑浊黯淡。

    他竟然抬手间再次指向我,声音沙哑道:“本是凡尘一粒沙,怎奈天人踏足过;雄心似火还如浪,反转乾坤千年煞;生来人间做恶鬼,正邪只在一念间;鬼身入道行不易,却又煮海丧道行。你,好自为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