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神弃者(GL) > 第60章 凹地居民

第60章 凹地居民

67书吧 www.67shu.net,最快更新神弃者(GL)最新章节!

    在嘉尔蒂亚自己的赞同下,最终决定由那位名为麦迪布斯的元素魔法师给她做检查,确认她确实是人——当然,这一切必须在西芙的监视下。

    对于西芙所说的“监视”一词,有些人表达不满,如果他们确实对那只小夜耀兽有恶意,面对一名强大的元素魔法师的魔法,难道她监视着就有可能改变?

    只有嘉尔蒂亚莫名地确信,如果麦迪布斯确实有不正常的举动,西芙能立刻将他杀死。

    不过,这并不能让嘉尔蒂亚感到真正的愉快,因为她意识到,自己还是必须仰仗西芙的保护。而她,希望自家能够达到西芙那样的境界,可以让西芙同样地信任自己。

    在篆刻下八个魔法符文后,麦迪布斯让西芙将嘉尔蒂亚放到符文正中间,自己退后一步开始念咒。

    周围的魔法元素明显活跃起来,这个魔法需要以风元素和水元素为主,而事实上在这片海湾附近的凹地中,这两种元素确实非常充沛。

    很快,由魔法符文蔓延出耀眼的圆弧线条,逐渐合并到一起,再往中央的小夜耀兽冲去。光线在小夜曜兽身上交汇,发出暖洋洋得并不算刺眼的光芒,很快又重新消散在空气中。

    麦迪布斯睁开眼,微笑着朝哈洛提点点头,再将目光落在嘉尔蒂亚身上:“这的确不是夜耀兽,我想那是更接近人类的生命波动。”但是不是嘉尔蒂亚,这并不是魔法能够作出判断的。

    哈洛提的笑容更明显了一些,对着老法师做了一个感谢的动作,他走上前躬身对西芙作出邀请:“感谢你们的配合,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你们一定也饿了,我们准备好了足够的餐点和水,请这边来。”

    对于西芙来说,没有像一般人类进食的必要,但考虑到正趴在地上好奇打量四周的嘉尔蒂亚——早上她还与肉干进行了艰难的搏斗——她应下这个邀请,拎着嘉尔蒂亚便进去了。

    因为被禁止在外面围观,孩子们此刻都已经在餐桌旁坐下。那是一个高耸的房间,摆放着两排长桌,足够居住在这里的所有人坐下一起用餐。当然,那主要是发生在节日时。

    更多的时候,在这里用餐的只有所有的孩子们,以及负责照顾和教导孩子们的管事夫人和老师们。

    看到西芙和哈洛提、麦迪布斯一同进来,早就探听好消息的孩子们纷纷交换兴奋的眼神。

    显然,孩子们似乎很敬畏哈洛提,有他在场,不管怎么样兴奋,他们都乖乖地将午餐吃完,没有浪费任何一点,一切都规规矩矩。

    西芙获得了安静的午餐时间,不仅仅嘉尔蒂亚享受了一场虽然简单但味道很棒的午餐,就连西芙也喝了点味美的奶油蘑菇汤。

    当午餐就要告一段落时,有人匆匆跑来与哈洛提耳语几句,哈洛提神色严肃,与旁边的一名约二十岁左右的女子交代了两句,就跟着那人匆匆离开。

    西芙仿佛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嘉尔蒂亚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重新低头对付面前的奶油蘑菇汤——是的,作为没有手能拿汤匙的小夜耀兽来说,嘉尔蒂亚发现她对于这美味的汤,似乎只能埋头进碗里然后一点点用舌头将汤卷入口中。暗夜之神才知道她为什么非要喝这汤!

    想到这点,嘉尔蒂亚心安理得地用小爪子将碗推远,埋头咀嚼碟子里那块新鲜的嫩肉排,虽然因为没有汤会觉得有点干,但相比较肉干来说,这真是太美味了。

    因为体型变成了小小的夜曜幼兽,嘉尔蒂亚将肉排吃完,就觉得小肚子有些鼓了。

    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巴,她显得心满意足地趴在一边,克制自己想惬意地舔毛的生理冲动。

    可是,她没安稳多久,就有一只手将她划拉过去。嘉尔蒂亚闭着眼都知道那肯定是西芙,还有谁敢在西芙身边将她挪来挪去?

    很快她便停了下来,抬头疑惑地看向西芙,却看到她虽然蒙着双眼,却精准地伸手拿过被嘉尔蒂亚推远的汤碗,另一只手拿起汤匙一搅,舀起小小一勺递到嘉尔蒂亚嘴边。

    敏锐地感觉到自己嘴边的胡须被沾湿了一小点,嘉尔蒂亚惊愕地看着正面无表情、甚至连脸的朝向都并不是看着她的西芙:这是要做什么?

    一旁传来窃笑声,让嘉尔蒂亚回过神,随即意识到西芙是在喂自己喝汤,顿时尴尬起来。

    可是,看着一动不动被拿在眼前的汤匙,嘉尔蒂亚莫名地就脑子一热,不再去理会那些讨厌的窃笑声,就着西芙的勺子吞咽汤水。

    这一来一往的不过一会儿,那碗汤就见底了,让嘉尔蒂亚感到惊恐的是,她发现自己竟然冒出还想要的想法,这是多不正常的一件事!

    没等嘉尔蒂亚从震惊中回神,西芙便将她提起来放在老位子,而早就在不远处等待的乔娜——那名由哈洛提交代过的女子——也跟着站起来,快速走到西芙身边,有礼地表示由她带她们去休息的房间。

    西芙并没有反对,她很快表示让乔娜走在前面引路。

    她们离开这间大厅,从走廊拐上楼梯,可在进入二楼时,迎面却碰上一小群孩子。他们在吃完饭后就离开了大厅,却没想到有几人等在这儿。

    嘉尔蒂亚看了他们几眼,都不是卡米拉尼达遗族,其中为首的是一个非常健壮的男孩子,身上还穿着粗糙简单的皮甲,那工艺像是初学者自己做的。只见那孩子嘿嘿笑着,抽出腰间长剑,剑尖指着他与西芙之间的地面:“外来人,我要向你提出挑战。”

    乔娜露出诧异的神色,在男孩要拔剑时就想组织,却被男孩身后的几个孩子围着七嘴八舌推到一旁。

    当男孩拔剑提出挑战,这件事已成定局,哪怕是乔娜作为照顾孩子们的管理人之一,也只能在事后对那男孩的行为作出相应的训诫和责罚。

    鲁莽、冲动!这是嘉尔蒂亚对那男孩的评价,就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这是她这一辈子中第一次这样直接、负面地评价一个人,一个男孩。

    “嗬嗬嗬。”发出轻笑的当然是西芙,她没有像嘉尔蒂亚那样不客气地评价,她甚至连低头“看”男孩都没有,就这样保持着脑袋的平视简单地越过男孩,走到乔娜面前,“休息的房间,还有多远?”

    在她身后,男孩就这样重新将剑收回剑鞘,这举动和他脸上震惊的表情形成鲜明的对比。

    直到剑回鞘,男孩才终于喊出一句:“这不是我干的!”

    可这时候,西芙已经跟着同样震惊但很好地控制情绪的乔娜渐渐走远。

    “弗里德,刚才到底怎么了?你怎么会把剑放回去?!”孩子们纷纷围住了大男孩,询问刚才发生的奇怪事情。

    弗里德却始终看着西芙离去的背影,半晌才喃喃回答了一句:“我完全无法控制我的双手,这一次,罗威说的是真的。那个人……非常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