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隋末阴雄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杨广的恶梦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杨广的恶梦

作者:指云笑天道1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7书吧 www.67shu.net,最快更新隋末阴雄最新章节!

    宇文述的眼中冷芒一闪:“哼,流言一出,至尊肯定会对姓李的有所防范,只要我们抓住机会,给李浑制造一个谋反的罪名,那么他就是全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嘿嘿嘿嘿嘿。”

    裴仁基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朗声道:“仁基愿听从恩帅的调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宇文述微微一笑:“这就对了嘛,接下来,咱们好好商量一下具体怎么办。”

    杨广猛地从御床上坐起,手舞足蹈地大叫道:“来人,快来人啊,快,快救朕!”他的呼吸急促,脸色铁青,一阵手舞足蹈。

    身边躺着的萧贵嫔(萧皇后的族侄女,萧梁宗室女)连忙起身,一边帮着杨广揉胸捶背,一边大声叫道:“来人,快来人啊!”

    几个宫人婢女连忙跑了进来,杨广已经渐渐地恢复了平静,定下了心神,萧贵嫔给他披上了一件上好的貂皮袄子,以防着凉,可杨广的脸上仍然一副惊魂未定的神情,满头大汗,就连离着他几丈远的宫人,也能听到他“呯呯”的心跳声。

    萧贵嫔摆了摆手,示意那些宫人婢女们退下,然后柔声问道:“陛下,您这是怎么了?平日里臣妾只听到陛下在梦中杀贼不止,仿佛置身于千军万马之中,可也没见您象今天这样有些慌乱啊。”

    杨广长叹了一口气,一边抚着萧贵嫔那吹弹得破的脸蛋,一边说道:“宝贝儿啊,你有所不知,平日里是朕指挥千军万马,在战场上追杀敌军,攻城掠地,让那高句丽国王高元,跪倒在朕的面前,俯首称臣,那是何等的风光。何等的畅快!”

    “可是刚刚朕梦到的,却是朕在大兴城里,正在检阅三军将士呢,突然洪水滔天。一下子把整个城市都淹没,而朕也给淹在水里,抱着块木头漂啊漂,眼睁睁地看到爱妃你,还有杲儿。阿孩,还有你姑姑她们,所有朕的亲人,家人,全都给那滔天的洪水卷走,朕却无力去救,而这时候,朕却看到河中有一条巨大的蛟龙,两眼放光,直接就向朕扑来。张开了血盆大口!”说到这里,杨广又想到刚才梦中那可怕的景象,竟然不自觉地浑身象筛糠一样地发起抖来。

    萧贵嫔毕竟是女流之辈,又不似她姑姑那样处变不惊,也不自觉地跟着哭泣起来,杨广听到身边的女人哭起来,皱了皱眉头,沉声道:“好了好了,不过是一个梦罢了,不代表什么。你先回自己的寝宫接着睡吧,朕还要看一会儿军务呢。”

    萧贵嫔哭哭啼啼地穿上衣服,行礼离开,杨广叹了口气。这会儿也已经天色开始发白,他来回在御床之前踱了几十趟,越想越是后怕,下令道:“宣检校刑部尚书王世充。:”

    在这个时候,杨广突然想到找这个腹黑多智的家伙进来商量一下,这家伙可能真的能解梦呢。可杨广却听到殿外有沈光那拉长了的。中气十足的声音:“陛下,许国公求见!他已经在外面的雪地里跪了一个时辰了,说不敢惊扰陛下的清梦,只求陛下清醒后能通报一声。”

    杨广本能地皱了皱眉头,他实在是很不想听到许国公这三个字,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他本想说不见,可是突然转念一想,于仲文前几天刚死,这宇文述是不是也兔死狐悲,时日无多了呢,这才会赶在天蒙蒙亮的时候,雪夜来见,快七十岁的人了,居然还在外面的雪地里跪了一个多时辰,他突然心中有些不忍,一想到夺位时宇文述曾鞍前马后地出的大力,眼眶都变得有些湿润了。

    杨广高声道:“速速宣许国公入内,传旨,命御膳房马上做一份热姜汤来,快!还有,赐座,再多加一个火盆!”

    小半个时辰之后,一身紫色官袍的宇文述,身上披了一层特赐的貂皮大衣,坐在两个烧得旺旺的火盆前,一边用热绸巾不停地擦着决堤一样绵绵不绝的清水鼻涕,一边喝着那碗热气腾腾的热姜汤,时不时地还打几个喷嚏,整个大殿里都弥漫着一股生姜的味道。

    杨广一身龙袍,坐在宇文述的对面,面带微笑:“许国公,你已经是上了岁数的人了,有什么急事,可以白天再说嘛,就算要见朕,也可以直接叫侍卫把朕叫醒,朕是不会怪罪你的,可你这样在外面一跪就是一个多时辰,弄成这样,又是何苦啊。”

    宇文述连忙放下了装着姜汤的碗,起身想要下跪,杨广赶紧摆了摆手:“好了好了,许国公不必多礼,说吧,你深夜入宫见朕,有何要事?”

    宇文述咬了咬牙,脸上摆出一副忠正耿直的神色:“陛下,罪臣在萨水大败,丧师辱国,上对不起陛下的信任,下对不起那些死去的将士,之所以没有自我了断,就是想着有朝一日可以为陛下披坚持锐,以为先导,亲手消灭高句丽,以报国仇君恩。”

    杨广皱了皱眉头,这些陈词滥调,他在宇文述的几十道请求复出的奏折上都看得视觉疲劳了,本以为宇文述有什么新鲜的请求,可没想到还是老一套,实在是让杨广大失所望,他淡淡地说道:“许国公,朕也想用你,怎奈前次大败,众将心中对你颇有看法,若是再以你为帅,怕是众将不服,将帅失和,所以这回朕已经决定,以薛世雄为帅,你正好可以在后方多休养休养。”

    “再说了,此役只是攻取辽东,以后进军高句丽本土的时候,朕还是要重用你滴。朕让你一直随圣驾而不是回东都,就是想让你在朕身边,参议军机,你是老臣宿将,经验丰富,也可以一直帮朕分析前线战报,提出建议嘛,这一样也是报国忠君,不一定非要上前线才是打仗嘛。”

    宇文述摇了摇头:“陛下,您误会了,微臣此次寅夜求见,不是想要求将挂帅,而是有一件事关大隋江山社稷的大事,必须向陛下汇报,迟了的话,就怕陛下有被小人暗算的风险啊!”(未完待续。)